[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旺才:从矿难事故看底层民意的无奈——谨以此文献给在各种矿难事故中受害的无辜平民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4年12月02日)
    

    这个事件憋了很几天,必须要说说,但愿这文字来得不算迟。

     最近,惊人的重庆矿难特大事故,我们通过网络和电视传媒看到了,发生“井喷”的矿井是罗家16H矿井,属于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发生事故至今,按照有关部门的说法,是“胜利”关闭了井口,“圆满”处理了事故。因此,这事情该告一段落了。 (博讯 boxun.com)

    我想,这发生在西部重庆的灾难,况且发生在偏远的开县小山村,一般我们只就只能通过相关部门和媒体的报道,才能窥知整个事件。所以,消息来源,大抵也来自所谓“权威”媒体的报道了。所以,事情不明,很多话无从说起。如此的大事情,其实看看我们这个较“开放”的网络社区,和关心现实的网友,也说不上什么。毕竟,我们的知情权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解释”和“说法”了。可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详细关注此事,通过媒体前后关于此事件的连续报道,依旧有许多耐人寻味而不得明白的疑问,在此,我作为一个有和开县一样同样生活于农村的西部乡亲父老的普通人立场,来“换位思考”,从他们的角度看看民意如何得到漠视和无力宣泄。

    就采用公开合理合法合情的资料,我们也来解读一下矿难事故中受害的无辜百姓甚至于无力无助的声音。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阿克洛夫、斯宾塞和斯蒂格利茨,在其研究的非对称信息市场分析方面揭示:由于信息资源的拥有不平衡,“ 隐藏行动带来道德风险,行动不容易被观察到的人追求自我利益时会不负责任地损害他人利益。”我想,事件的最终原因正是如此,一方在占据强大信息资源的同时在最求利益的最大化,而另一方在没有任何警示和对相关信息的甚至无知状态下成了不折不扣的受害者。

    作为重庆矿难的当事者和制造者,中石油集团代表了强大的利益群体,他们的背后有中石油和当地政府,在开矿井发掘资源博取巨大利益的同时,占有无比强大巨大的地位。而事件受害的最大方,是地处偏僻的开县高桥镇罗家(地名)周围的普通百姓,根据事后清理完毕数据表明:此次事故中的死亡人数已达234名(注:1)。我们现再来看看事件发生的前后经过,从公开的消息,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矛盾之处,想来,这也是我们作为普通人的“信息不对称”之处吧?!但,既然是公开的,我们有眼睛有思想就应该思考,请看:据人民网消息(注:2):“二十三日二十二时左右,地处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罗家十六H矿井发生天然气井喷事故。自二十四日记者从有关部门得到第一个死亡数字之后,时隔不到二十四小时,死亡人数从最初的八人激增二十余倍,截止今天十九点,井喷事故已造成一百九十一人死亡。开县井喷事故死亡人数为何一夜之间剧烈增加?“-----二十四日中午十一时许,本社记者接到广东东莞某工厂负责人的电话,声称该厂大部分开县籍工人突然集体请假要求返家,他们说当地发生“煤气”中毒事件,已有数十人死亡。-----记者立即与有关方面联系,得到的答复是确有天然气井喷事故发生,死亡人数为八人。当地已紧急疏散三万余群众,约五公里的范围已被封闭。” 直到二十四日,“宣称只有八人死亡,而且情势已迅速受到了控制。”通过这样的报道,和后面公布的消息,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说明了当时-------地方政府还在刻意隐瞒消息!

    我想,新一届政府提倡“亲民”“爱民”的务实作风和姿态才是此次事情迅速转机的原因。随着国务院和国家媒体的介入,才使得这个当地政府的说法破产:25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一再急遽提高。181人死亡的事实突然公诸于世。而当地人透露说,死亡人数还会持续上升。但是,所谓的官方“权威”却对一夜之间死亡人数暴增的奇怪现象无法解释,却指称,在安全监督局调查人员在统一领导指挥下,救难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从报道中我们了解到:“当地大约有290人入院治疗,还有3000多人出现结膜炎和发冷等症状。邻近村镇居民纷纷涌进医院求治,使医院应接不暇。事故发生之后,已经有41000人紧急疏散。”“局势在今天上午急转直下。上午十时许,记者了解到死亡人数增至六十余人。午饭后,这个数字变成一百零三人。下午四时许,死亡人数增至一百六十三人。两个小时后,这个数字变成了一百九十一人。记者估计,该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人数极有可能继续增加。”

    其实,中国的矿难事故多了,我们天天在新闻里看到各地处理事故,就如昨天晚上(2004年1月2日)CCTV的新闻报道一样,河南烟花爆炸案当事者和管理者受到了处理,可这已经是2003年7月的事情了。从近年来各种报道于众的矿难事故分析,我查找了许多资料,得出的结论就是-----------重庆这事件是其中最大的一起了!

    在查找资料的同时,我意外的得到一组数据:中国政府今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在2003年1至10月,已经有13283人死于各种工厂或矿井事故,比去年年同期上升了9.6%!岁末年初,在举国人民清点一年收获的同时,重庆开县矿难特大事故,这赤裸裸的社会现实给这动荡的世界和中国划上了一个深刻的句号!让人震惊!

    2在003年12月31日的报道中,井口喷涌被堵住;2004年1月2日的报道中,“有关专家对事件的起因做了权威调查和分析得出了结果”,该事件是由于“矿井工作人员操作不规范”“对矿井地质情况的不了解”和“疏忽大意”所造成。其中,有个报道中提到的一些细节我很在意,在CCTV采访“12.23”事件总指挥和抢险队两名队长的访问中,除了三人极力表现抢险过程的“危险”和“勇敢”后,主持人问到矿井平时在维护和操作中有些个细节值得关注,第一是当地矿井的最小警戒距离为直线100米;第二是其中一名队长“表示”,平时还是给周围的老百姓“要说一些的”(原话:指矿井的危险性)。

    好了,下面我这个普通人又要忍不住进行分析和联想了。我想,作为一个普通人看到的而进行思考,这大脑的思维不得不让我正常的进行联想和置疑,且听听,且看看,且想想,作出符合正常事物规律的判断来如何?!

    一、底层民意的知情权无法正常保障是事故最大的隐患

    由于信息不对称,普通民众无法得知一个工程一个开发一个矿井生产对环境产生的重大影响,工程人员知道,地方政府知道,当局者知道天然气矿井的危险性和对周围环境存在的重大隐患。其实,别说是这天然气矿井,煤矿、小煤窑、烟花爆竹、化工制造、甚至一些巨大的基本建设,那样都是对环境要造成一定影响的,中国老百姓众多,生存环境恶劣,历来是问天吃饭。而西部广袤而贫瘠的土地上,比比皆是如此这般的农民。

    这里,要了解一下这个地方的社会状况和发展水平,请看如下数据:拿重庆来说,人口3097万,当地官员得意的宣称重庆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城市”,其实,其中城市人口不过1000万左右,有近2000万的农村人口,占人口比例的三分之二,比国内其他大城市的城市化水平平均水平要低得多。发生事故的开县在重庆直辖市下面是最大的农业大县,人口140多万,按照重庆市区人口已经占去近1000万来算,开县农村人口达到90%以上。川东(重庆未划分直辖市以前)沿长江各县,多是人口大县,据北京大学学者一项对三峡工程以前的调查显示:由于建国后对三峡工程上马与否一直争论不休,沿长江三峡各县,因为基本建设要受未来大坝建设和未来蓄水的限制,所以,建国后一直对此地区各项基本建设不支持或采取限制,90年代其中一些地方的统计数据表明,这些贫困地区中的偏远地区,生活水平甚至不如建国以前!可见,这些地方地层百姓的生存状态是极其糟糕的。

    据人民网记者关于事件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窥知当地一些情况:“……作为一个较为偏远的农业大县,开县现有医疗条件难以有效应对这一突发事件造成的大量中毒人员救治的需要。医疗手段和设备的落后以及应急措施的匮乏可能造成一部分中毒人员未能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此外,由于事故发生地农村人口众多,尽管政府采取了紧急疏散的措施,但不排除信息闭塞、交通困难,以及民众对如何防护天然气中毒的相关知识缺乏了解,从而导致大面积的中毒情况出现。……该事故死亡人数的剧增,媒体报道数据前后两天悬殊巨大,主要原因是当地政府和媒体情况掌握不明造成。但是否还有其他隐情,记者至今不得而知。”

    开县边远地区的百姓生存说明了一些现实,由于经济不发达、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当地农民的教育和知识水平都是很低的,普通民众对建设、办厂或资源开发肯定是持支持态度,因为不了解危害,只要不出事故,像中石油这样的垄断部门只要能对当地政府财政做出贡献,或是对当地民众略有补偿,就是当地的座上客,是在此地到处受人尊敬的大财神,享有特权。

    也就是说,因为生存状态的恶劣,开县矿难事故主要是因为普通民众的知情权无法和开发资源的利益集团相提并论,所以,不但是信息不平衡,不对称给事故的发生就预埋了土壤,并且由于是两种不同类型实体和群体在一种条件下的共存,草菅人命的现实情况就难以和追求利益处于同一水平上抗衡了。

    二、资源的掠夺式开发在短期内诱惑是主要的内因

    其实,国家对西部的开发,主要还是基于对资源的开发,随着东部较发达地区的资源匮乏和大量能源材料消耗的需要,西部山区的各种矿藏和资源都有了利用价值,随着三峡工程的上马,西部水资源现在正在大量进行梯级的掠夺式开发,长江上游各支流主流水系的大量水坝工程巨资投入和数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疯狂状态,完全不考虑对当地生态和国家生态的长远巨大负面影响。西电东送、西气东输无不是建立在掠夺自然破坏生态的基础上。

    这里要说明一点,就是现在在西部搞起来的大量工程,在短期和只要不出事故的基础上,对当地百姓眼前发展和摆脱贫困是有正面效应的,推而广之,对当事的任何一方都是急剧诱惑的。其中,现在有象中石油这样的国家性质大集团参与开发,随着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造过程,暴富的是一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和群体,而依附在其中抓住机会的民营经济介入,也足可在较短期内赚个盘满钵满。对于当地当局的政府行政官员,任期内考核的标准就是“经济”和“建设”的数量,只要是有“政绩”支撑,也就有了挺直的腰板了。

    中国的富余劳动力,大抵在这些地方向全国辐射,这里有全中国最廉价的劳动力和成本,自然成为了“招商引资”富有“吸引力”的最大基础。随着中国东部城市化、工业化进程的步伐,一些有一定素质和生存能力的劳动力可以步入城市打工者的行列,而地层百姓中,这些偏远又无法走进城市文化意识素质皆弱的群体,自然对当地资源开发持欢迎态度。投资者在最求利益的驱使下走到不发达地区这些人的家门口,短期内他们可以参与打工或发展起依附试的经济模式。虽然,在此次事件中,这不是最显著的情况,但的确在短期内是有些受益的。这里我要举出个例子来:1998年大洪水后,政府采取措施,对长江中上游天然林下达“禁伐禁采”令,而在之前的天然林资源蕴藏密集的边远地区(例子中为四川一少数民族自治县),由于当地财政最大收入就是砍伐木材,当地百姓参与从采伐到运输、加工、销售各环节,都是建立在“木头财政”的基础上。社会消费流通的各个环节确实在期间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国家对天然林禁伐后,对当地财政巨额补贴,对退耕换林的百姓采取粮食补贴等措施,然而相对对经济的负面影响逐渐浮现出来。由于都是靠山吃山的资源开发来促使经济发展,现在收入没有了,各发展起来的相关行业就就衰落了。当地农民本来可以参与采伐劳动和经营相关产业发展都没有了,社会商品零售和流通由于没有现金流动而停滞不前乃至倒退了。当地百姓都说,现在吃的国家给了,但几乎找不到任何生财之道,用的花的也就没有了。这就是依靠资源掠夺式发展中可以预见的长期效应。

    开县天然气矿井周边百姓情况大致如此,开发资源的期间对中石油集团、当地政府和百姓短期效果是看得到的诱惑。可几万周遭百姓,随时受到不安全因素的威胁,而在这当中,除了给百姓的一些蝇头小利外,这些贫困的农民,几人能明白压在他们生存繁衍的土地,竟然是颗可怕的毒气弹!

    三、民意呼声的脆弱无力显示社会现实的不公正性

    好了,既然我们生存的土壤是孕育灾难的温床,我们也来看看事后处理的一些细节中看看底层民众失声的呐喊吧。

    我们知道一件事。就是同样是农民,同样是重庆这遍土地上的生存者,重庆云阳县农妇熊德明因为温家宝总理帮助她追讨工钱而成为“2003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然后说明“她说了一句实话,让全社会都“听”到了。我们关注她,更关注她身后的9亿农民。”(项怀诚 语)景遇的不同,在于关注者身份地位的差异和着眼点不同。

    我相信,新一届领导人以身作则的“亲民务实”作风的确说明了我们这个社会民主法制文明的进步。而重庆矿难事故后,由于权威媒体话语的方向是一贯性程序化的“善后”和“处理”,给出大家的答案是“事故圆满处理和平息”,“高桥小学学生今天已经上课”等信息。这么说来,受害者得到了一定的赔偿,受伤者得到了救治,相关责任人正在调查等等,那么,事情就该结束了?!

    从两个事件的信息中,给我这个普通人得出的结论却完全不同,怎么就没看到相关受伤和救治的百姓没有任何“表白”和“态度”呢?出了事故,都要处理,这是先决条件,是必须,是合情合理,是理所当然!------需要这么高调的渲染和宣传吗?!受害人怎么讲?!有什么心情?!当事单位如何交代?!对百姓的事前知情权、了解权恐怕要做出调查和给个说法吧?!事前当地百姓对可能发生事故或后果的了解到底有多少?!我想来,这都是疑问了。

    没有任何人跳出来说明,只有典型的中国特色的马后炮般的“新闻”,大量的受害者具体的想法看法一点都没有,这就是所谓的“话语权”?!

    我想,作为受害者,一定会有想法,有看法,对事件善后处理满意不满意?赔偿到具体个人、数量、受伤害的程度、都应有个说明。前段时间看电视新闻,对日本遗留化学武器对中国公民的伤害,同样是伤害了普通的个人,我们得到的信息是全面公正客观的,具体日本采取了什么措施,赔偿了多少钱,都有明确说明,对受害者的情况和过程我们也一目了然。而重庆矿难,只有高歌高奏胜利般的声音指称,国家安全监督局调查人员在统一领导指挥下,救难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而没有一点关于这个地方百姓事后实际情况的讨论、思考。难道,他们都成了哑巴、聋子、愚民?!

    反观网络这个全中国最自由的公众社区中,对于此事件并没有超出意外的反应看来,这事件真是被处理得“太好了”,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圆满”了!可,这是真的吗?!

    余(略)先生说得好:“......我看到电视上那些眼睛受伤、衣衫褴褛的孩子的时候,心中像刀割一般疼痛。事故发生的区域是重庆比较困苦的地区,就在官方洋洋得意地号称中国人均收入突破一千美元大关,已经趋近于“小康社会”的时候,这些地区还有相当数量的老百姓处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极端贫困状态。我有好多朋友的家乡就在这片地区,我曾多次听他们讲述童年悲苦的生活。“小康社会”与他们毫无关系,“知情权”“民主”更是他们无法理解的复杂名词。从古代到现在,这些生活在长江边上的老百姓,一直都是金字塔最底部的奴隶。这场事故让他们雪上加霜。这次事故也印证了今天中国的一个极其残酷的现实:越是贫困,你就越是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

    生命是最宝贵的,公民遭受意外事故的突然伤害,其实,发生在他们头上,就成了宿命乃至必然!他们安静的生活在田间、地头、学校、床上、家里,突然降临的不幸扼杀了最宝贵的生命!这是必然吗?侥幸的隐瞒潜在危害带来的必然性,让这些老百姓感觉大祸降临,面对这人为的灾害,他们无法解释,无所适从。还对事后处理事件的政府感恩戴德!所以,在这里我要说:我们的老百姓,是最善良,最无辜,最不幸,而最悲哀乃至最轻贱的了。

    看看现在遍地进口的洋垃圾、化工废料、日本人出钱就地处理的化学武器,我们生存的土地上正在天天演绎一次性的悲哀和轮回,灾祸发生在什么时候,发生在什么地方,都属于侥幸,难道这就不是对人性的漠视和戕害吗?从10多年前至今,“绿色和平组织”在一起起核废料污染化工原料的运输一次次的大胆行动和进行抗议;韩国农民为争取自己的利益而战斗;加拿大妇女为保护红杉木将家搬到了树上,用身体对抗以被卖掉的“财产”;今天,我们可以看见发达社会的民众可以毫无顾忌的表达对私有财产和自然资源的保护,用公民享有法律赋予的人身权利来保障自己和社会的安全。而反观我们的社会,虽然民主法制日趋完善,但是,低层百姓的生存状态却屡遭破坏,这个国家是民众的国家,如何保护私人财产,人身自由,自然环境需要还大家一个开放透明而平等的平台,不管你是穷困也好,不管你是富有也罢,只有获得了相同的话语权、知情权,才是我们社会真正进步的动力。而面对善良无辜的人们,对自己生存权都无法明白的百姓,对无法预见却又具有必然性的人祸灾害,这是多么的无力?!

    重庆矿难的确是过去了,只所以让我这个普通人关注,不过是因为它“大”,来得突然,离奇!其实,这样的事情在整个西部天天发生,在整个国家天天发生,随着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政治文明的逐渐进步,使得我们可以通过传媒报纸中得到消息,至少,“掩盖”和“隐藏”是没有市场了,而故意“淡然化”处理,故意“息事宁人”的引导,让普通民众对残酷的社会生存显示漠视,而变成连篇累牍茶余饭后的谈资,当良心变成快餐式的渲染,这是我们今天的悲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壮士断腕?——再谈治理矿难和污染
  • 中国矿难频生谁之责 - 垚远
  • 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到此为止吧
  • 人民网人民时评:南丹矿难,假如让知情者言而无忌
  • 河南大平矿难首批4名事故责任人涉嫌犯罪被逮捕
  • 陕西铜川矿难:井下166人全部遇难,矿区戒严(图)
  • 陕西铜川矿难罹难者增至166人 运出21名矿工遗体
  • 河北矿难每名死者赔四万八
  • 陕西矿难现场戒备森严 家属与公安冲突(图)
  • 中国矿难频生 死亡者众多 (图)
  • 陕西矿难已找到50具遗体
  • 陕西铜川矿难:矿领导为多拿40万奖金逼人下井
  • 陕西矿难其余141人生还希望渺茫(图)
  • 中国矿难死亡率高过伊战百倍(图)
  • 陕西铜川陈家山矿难续:仍有166人被困井下 (图)
  • 邯郸鸿达煤矿矿难瞒报案 16名渎职嫌犯被查处
  • 河北矿难暴露童工泛滥:200米井下每天做16小时(图)
  • 国务院正式成立调查组调查河北沙河11•20矿难
  • 河北沙河市特别重大矿难有关负责人被全部监控 (图)
  • 河北11•20矿难已有61人死亡(图)
  • 河北沙河矿难已查明被困矿工达106人
  • 四川彭州宏盛煤矿矿难已造成12人死亡7人失踪
  • 中国一周一特大矿难 百万吨死亡率是美国100倍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