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博讯2004年11月26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从网路论坛上看到一篇被多次转贴而且点击率和跟贴率还很高的文章(内容见附件),谈的是学术界的腐败问题与出路。可以说明两个问题,就是其普遍性和严重性,都到了足以引起社会不满和关注的地步。 (博讯 boxun.com)

    在那篇文章的摘要中指出:“中国学术界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学术腐败。学术腐败不仅危害学术界本身,它还危害整个中国社会,并且腐蚀中国的下一代。但对学术腐败的根源,却有许多不同看法。本文提出以下观点:造成学术腐败的根源之一是中国学术界的学术水平低下,而造成学术水平低下的原因并不是政府资金投入过低,而是中国学者的个人素质太差。本文着重讨论了学者素质问题,并且从文化传统、政治环境、教育制度这三个方面分析了中国学者素质低下的原因”。还针对中国学术界的三个问题,学术腐败,学术水平低,学者素质差。提出整治、挽救 中国学术界的三个相应对策。

    可以认为,这的确是一篇在相对比较深刻的层次上,用指名道姓的事实,以尖锐、不留情面的言辞,揭露、批判了当前已经普遍泛滥的学术腐败现象,及其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和严重后果。可以说是起到一定振聋发聩的积极作用,应该予以肯定和支持。

    不过,除非仅仅是为了满足情绪性的发泄,只图在口头、笔头上出出气就算完(或再指望依赖出一个“伟人领袖”来替自己解决问题),到头来还是“想骂娘(批评腐败)”的继续骂娘,要“吃肉(搞腐败)的还是吃肉”,总之一切照旧。否则,已经有足够多的经验或教训可以证明,学术腐败就像当前社会上存在的所有腐败现象一样,不仅不会消失、减少,反而肯定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像恶性肿瘤般地扩散、蔓延开来,直到原有的载体死亡。而且就算被新的载体取代,更不能保证“癌细胞”不会被“继承或遗传”,这早已被历史的经验所反复证明。而且理论上也有下这个结论的足够把握。因为包括本文提及的文章在内,无论观察多么深刻、细腻、准确,都只不过是在“只知其然”的认识初级层次上,描绘看到的事物表象,最多只能做到像照相般真实就不错了,是根本不能指望靠如实揭露出来的“表象图”解决问题的。

    为了表示对这篇文章的肯定和支持,以及不是“泼冷水”的诚意,作为“抛砖引玉”,准备换一种方式,以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和其所依据的认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方法,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来探讨一下“学术腐败”的根源,提供一个比较、鉴别的条件,以免人们最后发现“反”不下去、或越反越多时,不知道去检讨自己是否找错“病因”吃错药,反而又再次想起毛泽东枪毙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等的的一系列“经验”,重新做起依赖伟人、清官或法制之类的“春秋大梦”来,总是犯只有蠢人才会犯的“第二次同样错误”!

    一,贪污腐败是人类“自私、贪婪”等无法去除、消灭的生物“天性”,在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条件下的具体体现。

    在原始丛林中,天性是包括动物在内的一切生物,为适应大自然生态环境中必须遵守的运动规则—丛林法则的生存本能(不具备这种本能的,早已陆续被淘汰掉),在那种自然环境条件下的具体表现。就是尽可能多吃一点(最多以撑死为限),或者再往自己窝里搬一点(多了会变质烂掉而白白送给生物链上的其它下家),所以应该被认为具有推动生物链稳定、正常运转的积极、进步的意义。

    但是在“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中生活的人类,已经从一个环境(大自然)坐标系统,进入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非自然的人类社会)坐标系统,靠执行另外一个和“丛林法则”完全不同的运动规则,实现了分工合作的可能,从而创造了原来大自然环境中不可能有的物质文明,不仅解决了食物的充足提供,还享受到任何生物享受不到的、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这时,原来具有积极、进步意义的“天性”,在新的坐标系统中,反而成了破坏系统稳定、妨碍进步、被称为“贪污腐败”的消极因素(详细阐述请参阅拙文《论社会》)。所以有史以来的人类社会,无不都要想方设法地来消除或限制这种消极因素,于是出现了东方文化中的所谓“道德”,和西方文化中强调的“法制”这两大体系。只是因为都没有认识到天性“江山易改,天性难(不能)移”的本质,所以人类社会中的贪污腐败现象,就从来没有被消灭过,最多只能因为特殊的时代环境条件(最近的如毛时代)而受到暂时的抑制。现在反而因为物质或财富的日益增加、丰富,为这种行为,提供了扩大、普及的空间和条件。所以到了今天,人不分民族中外,地不分东西南北,职业不分教授、贩夫或娼妓,这种行为现象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代表性特征之一(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看起来似乎不明显,是因为他们有以武力从全世界“贪污腐败”的条件,而暂时可以不吃或少吃“窝边草”,让那个社会中的多数民众好像感觉不到而已)。

    特别要强调指出的是,今天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理论的主流、以“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为基础发展出来、却是绝对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对这种行为起到教唆和推波助澜的作用,说它是“罪魁祸首”是一点也不过分的。因为这种理论非但不能正确认识人、解释人类和人类社会,认识到人类早已离开原来和动物等其它生物一起生活过的“自然生态环境”,进入自己创造出来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的客观事实,不仅不能为其找到、或创造出正确适用的“运动规则”,反而还把自己当成是一直在和动物为伍“同居”的老伙伴,哭着喊着坚持要在新的坐标系统中按“老皇历—丛林法则”办事。所以,可以科学而有把握地断言,今天人类社会面临的,包括战争和贪污腐败在内的一切弊病和灾难的无一不是源自于此!

    其实,只要用简单、起码而有点先天不足的“理工科思维”来想一想,按被他们奉为圭臬的“丛林法则”和经济学原理,不难发现,“贪污腐败”乃是既合(丛林)法,又合(种内竞争)理、而其“风险效益比”更是最高的投资理财方式。这也是中国文化优秀的反证,因为这种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早就在潜意识上懂得运用这个原理了。只是受限于过去社会道德大环境的制约(所谓“盗亦有道”或“君子敛财,取之有道”之类),让大多数人“心动而不敢(或不愿)行动”罢了。一旦这种制约被冲破,中国人被公开告知自己的确就是无须顾及“廉耻”(因为西方文化中无此一说)的“高等动物”,应该并可以按“丛林法则”,来“正大光明”地争名夺利。他们的“天性”当然就像“脱缰的野马”般奔驰起来,这些人一旦在精神上解除了人性的“道德约束”,要像猴子般肆无忌惮地,从负面运用起他们的聪明和才智,要是做不出令全世界其它国家的人都瞠目结舌、自叹不如的贪渎大案、要案来,那才真是应该砸掉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块老字号的金字招牌了。更应该强调指出的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西方社会的这种“贪污腐败”现象,不是愈来愈少,反而呈现日益严重的趋势,这种典型后知后觉的“跟屁虫”现象,说明那里的文化一点也不比中华文化“先进”!

    什么是“学术腐败”?“学术腐败”就是一种有读书人行业特色、但本质上和自私贪婪的天性表现完全相同的“贪污腐败”或“假冒伪劣”形式。

    这也是为什么“学术腐败”在整个社会腐败现象发生的顺序中不能算是“名列前茅”的原因,完全符合中国读书人“有贼心无贼胆”的特点。他们本来因为读了比较多的书,有相对牢固的道德基础,所以面对各种利益的诱惑,虽然不免心动,但是精神上要受到“非礼勿行(动)”之类的道德牵制,左顾右盼、蠢蠢欲动而不敢贸然行动。但是,当他们一旦发现社会正在有意识地形成、或默许、甚至提倡鼓励这种天性的自由发挥时,一些人当然连石头都不用去摸地,运用文化提供的现成聪明和才智,轻车熟路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就地取材地搞点假冒伪劣的“学术产品”,让自己“先富起来”了。

    客观地看,无论学术腐败、或者还有医术腐败或艺术腐败、以及官场上的职务腐败等,本质上都是生物贪婪天性,在社会不同分工场合中的具体表现,是以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和“丛林法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西方社会理论指导下,人类社会进程合乎逻辑的必然结果。而我们对某些具体方面的不满和表现出来的愤怒,其实只不过是在社会财富普遍不当分配中,因“分赃不均”产生的“红眼病”而已。因为这些人的“卑鄙程度”和另外一些危害更大却名利双收的人相比,只能用一个“偷牛”和一个“拔桩”来形容和比较了。

    所以,真正应该做的,不是根据表象来开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药方,这是早已被中国近代史事实所否定的办法。而是要在揭露、批判、摒弃现有的错误社会理论基础上,重新建立起一个科学的、经得起推敲或实践检验的正确、有效的社会理论。否则,我们还将因为接受错误的理论指导,而继续不断地受到客观事实的惩罚!

    

    (注:所有的相关文字,可直接浏览网站《新里程碑》的同名文章中,直接点击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4/czl40827.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美国正在迈向“独裁”之路
  •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如何反恐
  • 潘一丁: 别了,美国!
  • 潘一丁:明哲保身-逃避现实、逃避责任的巧妙遁词(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十)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 潘一丁: 另类社会学词典
  • 潘一丁: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探讨之八)
  • 潘一丁: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 潘一丁: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