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中共新闻的特色
(博讯2004年11月24日)
    郑贻春更多文章请看郑贻春专栏

     (博讯 boxun.com)

    郑贻春(辽宁)

    说到中共新闻的特色,八九年学生运动风行一时的著名口号完全可以提纲携领,一语破的、直透本质:<人民日报>,胡说八道;<光明日报>,一片黑暗。中国大陆十五年前的新闻状况直今未变,依然故我,还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舆论管制,还是脱离不开伟光正新闻的故有特色。总之一句话,中共对新闻的封锁、控制与垄断,业已达到了令人不齿且惨不忍睹的程度。在资讯广泛普及并迅速传播的当今世界,除了金家王朝有朝鲜特色社会主义的极其严密的舆论管制之外,恐怕还找不出比中共的新闻管制更加荒谬绝伦、也更加混账透顶的了。其实,连中共自己也开宗明义地、赤裸裸地再三强调,其新闻不过就是作为宣传机器、作为党的喉舌的宣传而已。所谓的喉舌,是中共对其掌控的舆论媒体,包括报纸杂志、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宣传机构的一般称谓;所谓的宣传,则是为发布、传达、扩散中共及其党魁意志而进行的舆论攻势。从这种意义上讲,党的宣传实在算不得什么新闻,也根本或从来就不具备新闻本质所要求的哪怕是最起码的客观性、公正性与时效性;反过来说,新闻与中共的宣传,实乃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异质之物,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根本不是一条路。中共的新闻,说到底是打着新闻的幌子而从事的自我宣传,是中共利用其所掌控的媒体所进行的肆无忌禅的文字轰炸、声音轰炸、图像轰炸,或者干脆地说是抢夺、霸占、垄断中国大陆的舆论阵地,以期达到延续其极权专制独裁的根本目的。中共新闻的特色,由此拉开了粉墨登场、极尽表演、巧取豪夺、连蒙带唬、连骗带吓、拉大旗作虎皮,堪称是琳琅满目的种种无耻特色:

    一、 权力新闻。

    中共新闻是权力新闻,是红朝顶戴花翎即共产官帽之新闻。举电视新闻为例说明之,如每晚7:00----7:30是CCTV新闻联播时间。面向全国播放的新闻联播一开始必定是中共头目按照权力顺序排例,依次出现在不断行进的镜头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们一个又一个地鱼贯而出,每一个高官出镜都必然地占有新闻联播一定的时间长度。如果九名常委各占一分钟,那么新闻联播的三分之一时间就算玩完。常委们或做报告发表毫无新意且老调重弹的重要讲话,或兴师动众、前呼后涌、劳民伤财地视察农村、企业、机关、学校、公园、街道、广场等地,或接见国外政要来访,并几乎异口同声地重复着刻板公式似的共产语言,如:感谢贵国政府对中共在西藏、台湾与人权等领域的(支持)立场; 我们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关系以前不错,现在挺好,将来会更好,等等。七点至七点十分之前的新闻内容基本上被共产王朝的一品顶戴们代表人民无商量地霸占而去。此种镜头在中国大陆一般说来是司空见惯的习惯性动作。但也有一些例外,即如果偶尔碰上共产头目的一命呜呼,例如在共产二世皇邓小平死了时,大陆新闻便都忽然间变成了一片哀嚎、痛悼的新(闻)天地。从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到,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在邓小平追悼大会上如丧考妣地哭鼻子,泪人儿似地感恩戴德,感恩戴德地不能自已,边哭边念念不忘地创立纯系胡诌八扯、子虚乌有的”邓小平理论”。邓小平的去逝,几乎使中国大陆的共产新闻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恢复元气,差一点就背过了气去,或者说,似乎比死了他老爸还要难受似的?!后来才逐渐地化悲痛为无奈,慢慢地从哀悼的氛围中挣扎着走出来,又进入到半死不拉活的新(闻)境界!

    应该说,每晚7:00----7:30这个时段是中共头目面向全中国显示其伟光正权力的黄金时段,委实不可错过也!各位中共头目都以混个脸熟的心态极尽所能地矫装打扮,以坚决彻底地把握执政为己的绝对先机为能事。比如,江泽民之所以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官僚迅速成长为中共党的下三滥核心,与其在每晚7:00----7:30频繁的出镜率恐怕具有千丝万缕、决不可以等闲视之的联系。

    二、 文山会海的新闻。

    除了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出镜之外,中共的各种会议,以及会议报告、决议,甚至会议规章等也占据了每晚7:00----7:30新闻联播的一定时间,对于此类会议报道,三五分钟不算短,七八分钟不算长。各种各样、名目繁多、五花八门的大会小会: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政府会、部委会、人民团体妇联会、工会、青联会、各个行业会、消(费者)协会、文代会、武术会、宗教协会、批判二李(李登辉、李洪志)会、表态会、声讨会、揭发斗争会、斗倒斗臭会,口号连绵杀声震天会、批斗地主富农会、批判资本主义走社会主义道路会、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誓师会、入党入团会,如此等等在在表明,文山会海业已、正在并将继续淹没中共新闻的特色报导。

    三、 旧瓶装旧酒的新闻。

    有人说,中共新闻除了日期和天气预报是真的之外,其它都是假的。此话不无道理。但旧瓶装旧酒,仍是中共新闻的一大特色。何谓旧瓶装旧酒?所谓的旧瓶装旧酒,就是老生常谈、毫无新颖之处也,就是味同嚼蜡、枯燥之至、乏味至极也。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共新闻却乐此不疲,流连忘返,沉迷其中,反来复去地大肆张扬,以期达到彻底洗脑、使民昏昏的险恶目的。比如,说到改革开放的巨大成果,背景显示出麦浪滚滚、钢花飞溅、立交桥上汽车开来开去;搞所谓的三个代表,背景还是显示出麦浪滚滚、钢花飞溅、立交桥上汽车开来开去;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五周年,背景仍然显示出麦浪滚滚、钢花飞溅、立交桥上汽车开来开去,胡温新政粉墨登场后,抓基层党建也好,大搞亲民秀也罢,背景仍然显示出麦浪滚滚、钢花飞溅、立交桥上汽车开来开去。似乎中国新闻界的大脑贫乏,无以复加,难以言喻,莫此为甚矣;再比如,春耕时节农民忙于田间地头,秋收时节农民忙于田间地头,工人做工,教师授课,歌唱家唱歌,舞蹈家舞蹈,画家绘画,等等,这些与新闻十万八千里的事情竟然都统统地成为中国大陆每晚7:00一7:30新闻联播的必然内容。试问,工人不做工,歌唱家不能唱出优美动听的歌曲,难道还要让他们去喝西北风吗?况且,教师不教书,农民不种地,又如何让他们养家糊口?这些稀松平常之事,根本就不应该成为莫名其妙的新闻,也不应该浪费宝贵时间地进行报导。更为可笑的是,连下雨天刮大风,连下雪天风不小,连冬天冷来夏天热、春秋两季景色好等这些纯属大自然的季节变化,竟也堂而皇之地成为中国大陆每晚 7:00一7:30新闻联播的必然内容。旧瓶装旧酒的此种玩意儿,不知究竟有何新闻价值?恐怕除了滥竽充数之外,就是无所顾忌地浪费社会时间;除了无所顾忌地浪费社会时间之外,就是让中国人昏昏欲睡、稀里糊涂、既不知其然,又不知其所以然了。

    四、 对于境外新闻进行歪曲报导。

    CCTV每晚7:00----7:30新闻联播根据中共及其党魁的统治意志,对于境外新闻概莫能外地进行所谓的”正确舆论导向”。在去年伊拉克战争期间,CCTV一边倒地支持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而反对美英领导的”自由伊拉克行动”,并把一个伊拉克小男孩不知何故哭泣的画面,以及他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与一个美国士兵拿枪瞄准的镜头嫁接在一起,并一股脑地呈现给中国大陆十三亿的泱泱观众,其意是不言自明的,也就是要告诉中国人民:美国是侵略者,伊拉克人民正在遭殃;全中国的愤青们,支持萨达姆,雄纠纠气昂昂,打败美帝野心狼!CCTV这个坚定反美的共产立场,可谓是由来己久,一以贯之。无论对罗马尼亚共产党魁首齐奥塞斯库,还是对大搞种族屠杀的前南联盟独裁者米洛舍维奇,CCTV均惺惺相惜,也毫无保留地给予鼎力支持。

    五、瞒与骗的新闻。

    必须强调的是,凡是不利于伟光正的境外新闻,CCTV常常是连一个字都不予报导。去年和今年的七月一日香港回归纪念日,五十万以上乃至上百万港人反抗中共暴行的游行示威,党控媒体竟连提都不提,干脆就当起了缩头乌龟,似乎根本就没有过这么回事儿似的。真让人不由得啧喷称奇:瞒与骗竟厚颜无耻到此种史无前例的恶劣程度,也算是让人大开了眼界了!

    从上述分析不难得出必然的结论就是:中共的新闻媒体,乃是红朝谎言的集散地,是中共愚弄、欺瞒、诈骗中国人民的极其重要的作案工具;而中共新闻的特色,诚如前此所述,乃是充斥着中共及其党魁不可告人诸多秘密的大染缸!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原载《议报》第173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在取缔铁饭碗的基础上实行竞争上岗
  • 郑贻春:自欺欺人的中共
  • 郑贻春: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
  • 郑贻春:人大应该制定中共基层组织及其活动为非法的法律
  • 郑贻春:黑箱作业的中共
  • 郑贻春:官僚视察略考
  • 郑贻春:反抗暴政是美德
  • 郑贻春:封网的伟光正立场
  • 郑贻春:封网的伟光正意见
  • 郑贻春:五星红旗 你的名字真的比生命更重要
  • 郑贻春:五十五年共産统治,何功之有?
  • 郑贻春:割喉与封网
  • 郑贻春:归来兮,紫阳!
  • 郑贻春:关闭《一塌糊涂》网站的伟光正意见
  • 郑贻春:从美国大选辩论所想到的
  • 郑贻春:最高法院应该成立审江特别法庭
  • 郑贻春: 一烂烂一窝
  • 郑贻春:希拉克总统,你不能如此地无知无识
  • 郑贻春:胡锦涛,你怎么能这么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