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三部:往事如烟(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博讯2004年11月22日)

2008年7月18日下午1点,华盛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

     (博讯 boxun.com)

    国家安全会议成员半月形围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那张大办公桌前面,总统半躺半坐在桌子后面那张大皮椅上,无论是从神态还是精神上都看不出他过去一个星期都在戴维营陪同中东客人喝酒聊天、打高尔夫球。

    戈斯从西厢情景室出来时顺道上了趟厕所,所以进来时又是最后一个,一进门,总统的眼光就像粘上了他。他想找个靠墙角的地方坐下,或者找个偏僻点、总统需要转头才能看到他的地方坐下,不过总统正对面的沙发上空了一个大位置,正好在国务卿和副总统之间,他犹豫了一下。他知道,那个空位是除副总统和国务卿之外的会议主角的位置。今天的主角是自己,虽然他并不想当这个主角。副总统向他招了招手,他不情愿地走过去,小心地把屁股放在柔而不软的沙发上。

    “先生们,这是我高尔夫球成绩最好的一星期,本来送走中东客人后,我想再创辉煌!”总统用兴奋的眼光扫视着房间里的人,可当眼光停在戈斯身上时,戈斯注意到,那眼光像一簇荒野的篝火,飘忽闪动了几下,倏然熄灭,最后变得阴沉沉死灰般。“局长大人,你是否可以告诉我,北京的致命武器既然真像你说得那么厉害,为什么直到这武器部署完成了,你们才发现?他们为什么如此急着要使用这个武器?我们的台湾朋友到底怎么想的?我们有什么方法阻止他们?如果无法阻止,我们是否有取胜之道?”

    戈斯心里有些发怵,这些问题可不都是他能够回答的,他只不过是中央情报局局长而已,总统大概气糊涂了。副总统这时解围地说道:“就我们目前的资料看,这个称为‘致命武器’的攻台计划确实是致命的,本身不单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良策,而且如果台湾稍微不慎,还为北京送上了战争的借口,让北京成为发动战争的正义之师,而如果台湾不计后果,采取了武力对抗的话,中国大陆就将有一切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战争任意升级甚至使用非常规武器。不幸的是,按照这‘致命武器’计划的设计,到时即使北京使用了核子武器,正义和全世界的同情仍然在他们那一边!”

    “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岂有此理!当今社会竟然有一个大国对一个小岛使用核子武器而仍然让正义和全世界人站在他那一边?!”

    “总统先生,我恐怕情况确实如此,这‘致命武器’计划妙就妙在这里!”

    “妙个屁!这就是说,我们已经无法阻止它,也没有办法战胜它?”

    “这个……”国防部长插进来,“如果我们早点发现的话,也许可以……算了,不说这个,总之,现在太晚了!

    国防部长显然对总统的怒气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戈斯心里忿忿不平。

    “可是,各位!”总统提高了声音,口里喊着‘各位’,眼睛却盯着戈斯,“过去多少年里,你们不是每年都向我汇报过大陆攻击台湾的几种最有可能的方法和方案,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类似这‘致命武器’的计划?”

    副总统和中央情报局局长这时注意到总统桌子上的几叠厚厚的案卷,戈斯心中不觉对白宫总管暗暗佩服,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总统桌子上摆放的正是过去几年国安会议和中央情报局向总统汇报的所有关于台海形势的报告,特别是那些对于北京有可能采取的战略战术的应对措施以及五角大楼每年两次针对台海局势的兵棋推演的结论报告。

    “我记得,中央情报局最关注的一直是北京对台湾发动经济战。过去几年你们至少向我提过十几份类似的报告,而且我也专门就此给你们增加了大量的经费!”总统顺手翻着面前的卷宗,脸上现出讥笑。

    “不错,总统先生,”戈斯说,“北京在军事准备不足,对自己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信心不够的情况下,我们确实一直相信,使用经济手段对付台湾多次成为他们的政治局会议的议题。”

    戈斯接着说:“以中国大陆这些年经济发展的速度以及其在世界经济格局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言,使用经济杠杆作为武器对付区区的小岛台湾自不在话下。而且这些年下来,台湾的经济已经越来越依附大陆,可以说,在两岸经济关系上,北京打个喷嚏,台湾就会得重感冒,北京若果得重感冒,台湾也就感染了非典。在这种情况下,北京一些机构包括国家安全部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台办公室都曾经秘密讨论过对台进行经济战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显示,北京对台领导小组在2001年6月、2004年5月和2006年7月共三次在会议上正式讨论过对台实行经济封锁和制裁的具体做法和时机问题。按照当时的情况研判,如果大陆对台湾实行经济封锁,台湾经济将一夜之间陷入谷底,甚至会崩溃,在这种情况下,民进党政权下台,主张‘一中’原则的政党上台,甚至那些主张实行‘一国两制’的人士当权都极有可能。这是我们不乐意看到的。”

    “但是,局长先生,他们并没有使用经济战,不是吗?”总统问。

    戈斯转头寻找财政部长,平时这类会议财政部长不必参加,但今天他就坐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看到戈斯眼光停在自己身上,财政部长开口道:“总统先生,如果这个世界只有大陆和台湾的话,北京使用经济制裁作为武器完全可以达到军事无法取得的效果,但是这个世界还有其他国家,还有我们美国。中国大陆经济发展虽然迅速,可正如台湾经济日益依赖大陆、离不开大陆一样,中国大陆的经济也日益依赖美国和世界其他经济强国。大陆当然可以对台湾实行经济战,包括经济制裁和经济封锁或者深入岛内的其他形式的经济破坏,但是他们不能确定如果这样做的话,美国会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我们使用相同的经济战对付他们,那么北京的经济将同样会受到致命的打击!这一打击甚至远远超过台湾受到的伤害。因为台湾是一个小小的经济体,受到打击后如果得到美国的支持,会很快恢复过来。但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国一旦经济发展的势头被阻止,势必在较长时期内陷入经济低潮,甚至一蹶不振。”

    财政部长一口气讲完,向戈斯点点头,显然把话题又还给了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补充道:“我们部门一直担心北京对台实行经济战,但在和经济部门沟通后,才发现我们其实掌握着更加强大的经济武器。如果我们对大陆实行经济制裁,他们的经济会急速滑落,世界工厂的称号也将很快被印度等国家瓜分。中央情报局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通过特殊的管道多次向北京当局发出了信息,让他们知道对台湾实行所谓的经济战是自找死路!”

    椭圆形办公室的气氛缓和了一些。总统淡淡地说:“我想信息战超限战也大同小异了?这也是你们经常在我耳边吹来吹去的,而且也投入了不少美国纳税人的钱!”

    “不错,总统先生。”戈斯挺了挺腰杆,“北京这些年也意识到在传统战争中,远远不是美国的对手,于是以解放军为首主战派和少壮派主张不按常理出牌,不按美国的游戏规则玩,抓紧研究非常规战、不对称战和所谓的超限战。其中尤其在信息战的领域取得了一些成就,解放军还在南京和福建战区设立了专业的信息作战部队。一段时间以来,北京借助港台以及海外亲华势力控制的媒体,大肆宣扬解放军有能力使用电磁脉冲武器、信息炸弹和网络骇客一举瘫痪台湾的三军指挥系统、政治枢纽和民生中心,这些宣传让台湾当局和民众都很紧张。说实话,由于台湾处于大陆的势力范围内,拥有十三亿人的大陆在这些信息战方面又人才济济,如果真要实行瘫痪台湾的信息战,让台湾夜晚陷入黑暗,让台军无法互相联系,让民众躁动不安等,并不是难事,可是问题是——”

    “问题是有我们美国存在!”总统声音响亮地说,“上帝保佑美国,美国保佑世界!”

    “一点也不错,总统先生。”戈斯也提高了声音,“在信息发展特别是信息战相关技术方面,中国大陆比我们落后整整十到十五年。他们沾沾自喜得意洋洋地用以研究出那些信息战法的超级电脑基本上是我们十年前就淘汰掉的美国货,被他们的间谍偷偷从黑市和欧洲市场上买回去当个宝贝看待。至于他们的电脑黑客,虽然被自豪地称为‘红客’,但大概只有我们美国的中学生水平而已,侵入色情网站盗取密码偷看免费色情图片还凑合,真要和我们中央情报局正在培养的超级黑客交手的话,我怕他们到时连键盘都搞不清楚。另外,如果我没有说错,中国军方目前所使用的所有电脑中有三分之二是美国的牌子。我想如果他们真不识时务,偏要班门弄斧的话,信息战一旦打响,他们的军委主席会发现自己进口的电话很不好使用的!”

    哈哈…哈哈…,一串压抑好久之后终于爆发出来的笑声让椭圆形办公室屋顶嗡嗡作响,笑声突然停下来,因为坐在那块厚厚的防弹玻璃前面的总统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先生们,以上是你们经常告诉我的中国大陆最有可能采取的两种攻占台湾的特殊战法,我一直深信不疑。这么多年你们该不会忘记,在这两个领域,我给你们拨了多少款吧?现在你们告诉我那些拨款都拨错了?原来北京部署了我们完全不知情的致命武器,而且让我们措手不及?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谁该负责任?”

    办公室陷入沉默,大家互相张望着,最后中央情报局局长戈斯小声说:“毫无疑问,总统先生,我们中央情报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谢谢你,局长大人!谢谢你帮我承担责任!”总统脸上带着讥笑,口气生硬地说了这么一句就再也忍不住了,他“霍”地站起来,挥舞双手,“可是,你可以辞职,你可以一走了之,美国人民把眼睛盯着我,你知道吗?今年又是大选年,我还真得谢谢你提前告诉我选举结果呀!美国的长期盟友、准军事同盟即将被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独裁国家吞并,你让我如何向美国人民交代!我……!”

    总统愤怒地扫视着房间,看到大家都垂头丧气,只好无奈地颓然坐下:“好,谁能够告诉我,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你们找到了什么办法?”说罢,他的眼睛停在国防部长身上。

    国防部长微微倾了下身子:“总统先生,在这种特殊的致命武器面前,我们以前一直认为固若金汤的三道防线已经一夜之间失去作用,不错,就是我们国防部的强大军事力量也有力使不出,除非不计一切后果……不过,对付这种特殊的武器,我认为只有中央情报局的特殊手段尚可力挽狂澜。”

    总统和大家一起都同时把眼睛再次转向了戈斯。戈斯心里更恶毒地诅咒着国防部长,表面却露出谦虚的样子:“部长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哦,”国防部部长扶了一下眼镜,皮笑肉不笑地说,“使用特务渗透,破坏他们启动致命武器计划!千万别告诉我你们没有这样的计划?”

    他妈的,戈斯心里恨恨地骂道,这部长要么是看太多007电影,要么是有意让自己难堪。

    “这倒是值得一试的方法,我的007,你有什么要说的?”总统扬起眉毛问。

    戈斯突然觉得连椭圆办公室的空调也不怎么制冷……其实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中央情报局没有这样的间谍,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很难有——可是他却无法把这个简单的答案说出来,因为在这个简单的答案后面,是美国纳税人每年要用几十亿美元供养中央情报局去物色、发展和派遣人力间谍。他沉默了一会,决定用另外一种方式敷衍过去。

    “总统先生,我想太晚了,我们在中国大陆的间谍已经无能为力。”

    “这倒新鲜得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总统肆无忌惮地嘲笑道,“我的中央情报局局长竟然在中国也有间谍,我还以为你们把那几十亿美元都私下瓜分了呢!”移动了一下转椅,总统严厉地追问:“你说晚了,是什么意思!”

    “据我们确切情报显示,北京将在一个月内启动致命武器,他们——”

    “停,停,停,”总统马上坐直身子,双手作了个体育比赛中常用的暂停的动作,“局长先生,停一下,虽然我只喜欢高尔夫球,而高尔夫并不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项目,可是我还是知道夏季奥运会每四年开一次,基本是在八月份,而且今年的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所以,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一个月内北京奥运会就将开幕!”

    “总统先生,很遗憾,你一点都没有记错!”

    “哦,那就好,好,你接着讲!”

    “我恐怕,”戈斯用舌头舔了下干燥的嘴唇,“中国正是要在奥运开幕式的同时启动‘致命武器’计划,如果在他们启动这个计划前我们无法阻止他们,在启动后我们无法击败他们的话,我想,奥运会结束时,台湾将作为中国的一个新省份在闭幕式上亮相!”

    总统差一点从转椅跌到地板上,“我的上帝,当时我们把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拱手让给北京的时候,多少人指责我们,可是无论是谁,都不得不承认让北京举办奥运的一个好处,那就是北京为了成功举办奥运会,一定会让台海保持几年的和平。这些年北京为了奥运会而不得不容忍台湾慢慢走向独立。可是——”总统不客气地指着中央情报局局长,“可是现在他们竟然要在奥运会期间采取行动,我的天,到底怎么回事!?”

    “总统先生,这‘致命武器’很特殊,奥运会期间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致命武器,致命武器,”总统喃喃道,“真是致命,他们是怎么搞出这么个玩意的,为什么可以在不知不觉中部署,而且就算我们发现后也无法反击?并且这个致命武器好像正好抓住了美国的弱点。”

    “总统先生,据我的情报了解,这个致命武器的概念早在1997年底就被提出来,我们当时不清楚具体内容,只知道提出这个概念的是一位非常熟悉美国的国家安全部局长。”

    “非常熟悉美国?你是什么意思?”

    “总统先生,”戈斯再次舔了舔下嘴唇,“事实上,提出这个致命武器概念的人出生在美国,是天生的美国公民,小学和中学都是在美国读完的,不过,1950年新中国成立后,他随父亲回到中国。后来一直效力于中国情报部门,1983年国家安安全部成立后,他一直主管对美对台情报直到退休。他是退休前提出这一‘致命武器’概念的。”

    “哦,你说的这个国家安全部的局长,”总统若有所思,随即抬起头问:“他叫什么名字?”

    戈斯好像没有听清楚,国务卿又重复了一遍总统的话,戈斯边在腿上的档案中翻找名字,边笑笑回答:“总统先生,名字我记不清楚了,此人早已退休,而且退休前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局长而已——”

    “你是说那个小小的局长让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唉声叹气?”总统冷冷地盯着戈斯。

    可怜的戈斯被总统眼睛瞪得头皮发麻,手忙脚乱了好一会,好不容易找出了一张纸。

    “他叫——”他把嘴巴做成了奇怪的形状,卷着舌头,拼出了三个绕口的汉字:

    “周——玉——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风清扬:《致命武器》透露-美国CIA曾经利用“误炸”使馆事件对海外华人进行摸底情搜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十章:盲流指南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胡鑫明:《I, Robot》和《致命武器》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九章:拆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李赛峰:《致命武器》:通过盲流的眼睛……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八章:垃圾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三个代表是什么?谁是真正的三个代表?——读杨恒均先生最新政治间谍小说《致命武器》有感/黄长义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七章:流浪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第六章:土地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第二部:盲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第五章:较量
  • 《致命武器》第四章:残肢
  • 《致命武器》第三章:断臂
  • 《致命武器》第二章:血迹
  • 《致命武器》第一章:阳具
  • 《致命武器》第一部:残肢断臂
  • 《致命武器》开始连载
  • 《致命弱点》一书作者致读者及新书《致命武器》预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