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
(博讯2004年11月18日)
    郑贻春更多文章请看郑贻春专栏

     人的健康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身体健康,另一种是精神健康。所谓的身体健康,就是身体没有器质性疾病,可以从事正常活动;所谓的精神健康,就是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思维正常、理智。身体健康与精神健康互相影响,缺一不可。对一个人是这样,对一个社会也同样如此。故此,建设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对于从事全面现代化建设的中国大陆来说,实为紧迫而必要。 (博讯 boxun.com)

    据有关资料统计,中国人的身体普遍处于亚健康状态。所谓的亚健康,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不那么健康,但是还尚未发展到患有疾病的程度。亚健康的人群范围之广、人数之多,恐为世界所仅见。但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的精神始终处于亚健康或不健康的不良之状态。

    一、 精神卫生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大陆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据中国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十月十日说,目前,中国大陆各类精神病的发病率已达千分之十三点四七,精神患者人数达到一千六百万。精神病症不仅影响了患者及其家属的工作和生活,同时也带来了沉重的社会经济负担。此外,中国大陆儿童行为问题、学生心理卫生问题、老年性痴呆和抑郁、药品滥用、自杀以及重大灾害、心理危机等问题也明显增多。须知,如此严重的精神病患只是中国大陆诸多病症的一种,但这也足以证明,中国大陆的公共卫生制度、精神病医疗制度、精神科咨询制度等均无可争议地存在著极大的缺陷。在防治精神疾患方面,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差距甚大。精神卫生问题已然成为中国大陆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二、 精神不卫生的原因探究。

    精神病患的发病机理复杂多样,不一而足。发病初期,可能由于一件或两件对心理造成不良刺激的事件所引发。如果不良刺激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宣泄出来或表达出来。例如,找朋友说出来或自己写出来,就有可能消除精神不卫生的根源,精神不卫生的后续发展就可能适时地戛然而止,但实际情况却常常不是这样。精神病患者之所以疾患在身,乃是由于在不良刺激之后无从发泄,而只能憋闷在肚子里怒火攻心,不理解、委屈、难过、悲愤等情绪一股脑地占据了整个身心,精神在茫茫无际的绝望中终于发生惨不忍睹的断裂、崩溃,精神病于是诞生出来。这是精神疾患的主要内因,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精神疾患的外因几乎无孔不入,危害巨大。精神病患如此众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大陆的社会制度实际上是一种制造精神病患的残忍暴虐的罪恶制度,中国大陆的社会氛围实际上就一种制造冤屈、形成灾祸的不公不义不正的邪恶氛围。进而言之准确地说,社会主义社会为精神病患的普及打下了雄厚的政治基础。没有精神病似地丧失理性、疯疯颠颠的党领导及其所由造成的社会主义社会,没有造成精神病症的伟光正制度,又怎么能有那么多人成为痛不欲生的精神病患者?中国大陆每年又怎么能有大约二十五万人平白无故地死于自杀?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没有讲理的地方或干脆就不让讲理。这样的环境只有把人一直逼到精神病的程度,才算是社会主义优越性正常的表现吗?在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是党控的、都是官办的情况下,老百姓要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要宣泄自己内心的痛苦,就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公正合理的反映。老百姓就只能眼睁睁地看著党控媒体一天到晚地撒谎而无可奈何。这样被逼无奈的景象显然是极权专制主义制度所造成的精神不卫生的糟糕的社会环境。官商勾结圈地,强行拆迁老百姓住了几十年的房子,补偿也给得很少甚或根本不给,致使老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这让老百姓怎么活?打官司也打不起。法院是有理无钱莫进来。即便进来了,也要一拖好几年,让你吃不了兜著走。公正谈不上,合理谈不上。在走投无路、绝望连绵的情况下,精神还能奢谈什么健康吗?精神还能够卫生得了吗?

    三、 建立完善的防治体系。预防精神病患的发生,必须杜绝其所发生的根源。笔者认为,有必要当机立断地和刻不容缓地根除危害中国人民身心健康的制度隐患,告别暴力、摆脱恐怖、消除谎言,对于每一个需要申诉的人给予无差别的宪法救济与法律救济;应当著重培养大量的心理咨询医生,并广泛地建立解除心理疾患的心理咨询诊所;要尽早地形成有话可说、有冤可诉、有理可讲、人人心情舒畅的社会环境。如是,中国人的身体不但会变得比以往更加健康,而且,中国人的精神也一定会展现出青春快乐、丰富多彩、健康美满的局面!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人大应该制定中共基层组织及其活动为非法的法律
  • 郑贻春:黑箱作业的中共
  • 郑贻春:官僚视察略考
  • 郑贻春:反抗暴政是美德
  • 郑贻春:封网的伟光正立场
  • 郑贻春:封网的伟光正意见
  • 郑贻春:五星红旗 你的名字真的比生命更重要
  • 郑贻春:五十五年共産统治,何功之有?
  • 郑贻春:割喉与封网
  • 郑贻春:归来兮,紫阳!
  • 郑贻春:关闭《一塌糊涂》网站的伟光正意见
  • 郑贻春:从美国大选辩论所想到的
  • 郑贻春:最高法院应该成立审江特别法庭
  • 郑贻春: 一烂烂一窝
  • 郑贻春:希拉克总统,你不能如此地无知无识
  • 郑贻春:胡锦涛,你怎么能这么做?
  • 郑贻春:从美国大选辩论所想到的
  • 郑贻春: 西西里化的中国大陆
  • 郑贻春:中共总结的封网之反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