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之三)
(博讯2004年11月09日)

——奉王希哲先生命致答海内外民运朋友(系列之三)

     诸位师友同仁: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赵昕奉王希哲先生之命,把这些天与徐文立先生的书信来往,转发给睿智的朋友们看看,并请方便时提出建议和忠告。

    作为说明,需要郑重申明以下几点:

    1、赵昕发给徐文立先生的信,讲明:“本文只发给文立一个人先看,可能的话,也请你转发给万军、有才看看。有什么意见,请尽快在11月9 日之前回复。”文立先生一字不复,反而把此信转给了王希哲先生,首先未经商量授权,独自把我此次与徐文立先生民运人士个人之间正常内部交流的意见公开化(即使是与万军、有才,我也只是请文立先生在“可能的话”情况下,转发给他们看看,并未自己发给他们看过)。请问文立先生,难道连民运人士个人之间内部交流,表达点个人不同意见的自由权利都没有了吗?!我一私下表示不同意见,立即就要遭到“胡说八道的赵昕!”,“放马过来!我王希哲为徐主席挡箭,先与你战三百回合!”等等斥责和恐吓,真可怕!

    2、赵昕与谢万军先生从未见过面,也未通过电话,发过邮件,甚至我现在也没有他的Email,只好请哪位朋友把此信转给他。特别讲清楚的是:赵昕只是在网络上看过他的文章,很少了解他的信息。并且,在此郑重表态:赵昕并不完全了解谢万军先生的情况,也不赞同任何人未经“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选举”就“自号自封主席总召集人”的反民主反道义的专制主义投机主义个人英雄主义做法!!!我只是说了一句:“如文立先生执意要成立新的组织,并担任主席一职(万军只是宣布为总召集人,且做了不少实事呀)”,不赞同再闹出国际笑话,再给海外民运和中国人弄乖丢丑而已,何谈什么“你赵昕那样支持他”!希哲先生简单地“黑白两分”,“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人”的毛泽东式的逻辑,也太武断了罢?!哪您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怎么又反对台独?!请希哲先生三思。

    3、赵昕并不反对任何人担任中国民主党主席,只是强调我们一定要坚持民主政治的“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基本原则和底线!并且,为了取信于徐文立先生,使他听得进逆耳忠言,“郑重承诺:我个人为避嫌僚,愿意在将来合乎民主程序合法地投票选举党的领袖时,把我的一票投给徐文立先生。”至今,这一承诺依然有效。

    4、希哲先生说:“文立改建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及其主席身份,叙述非常清楚,法源来自1999年2月6日北京十几个党部联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决议。”敬请希哲先生和文立先生,拿出“1999年2月6日北京十几个党部联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决议”来,公开给大家看看——是哪些在1998年11月8日宣布成立的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五十三名委员选举投票了(即使由于种种原因,以授权或电话形式投票),即便是简单过半,只要拿出可靠证据来,并经本人确认,我们也愿意承认“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的合法性!所谓“十几个党部”,据公布出来的,也不过八、九个而已!何况“党部”一说,始作俑者是谁?根本就违背了大家都公认的中国民主党的“公开、理性、和平、合法”四大原则,给中共以镇压口实,导致了中国民主党内的分化瓦解和惨重损失!

    再认真研究一下所谓“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三十一名委员组成名单: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王希哲、陈忠和、张汉江、萧诗昌、吕新华、魏林文、钟积林、刘飞跃、吴树江、王志强、王泽臣、王文江、付升、刘世遵、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王志新、王平渊、冬钱、林伊缅、魏晓冰、王强、施军、王根田、王林海、陈晓昶、丁贵雄等,无论从地域性、代表性、合法性、合理性上,还是从组党运动传承的角度看,恐怕都经不起推敲吧?!更何况,就是被被动加为主席的首义之人王有才先生,也从来未承认过他是这个未经民主政治“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选举”而匆忙出笼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主席!当然了,希哲先生也是四“主席”之一,但总不能不允许成员个人表示一下质疑和商榷呀!!!

    5、希哲先生说:“正是这个坏蛋,在联总的帮助下来到海外,却另拉山头,自封“总部”,自封“总召集人”大作移民生意,对王希哲百般“良药苦口”不听,从此开了海外“民主党”各自随意自拉山头的恶例!”赵昕部分表示同意,但是对以下两点也不敢苟同:a、到底是谁先开了“各自随意自拉山头的恶例!”查查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的大事表,即可一清二楚!!!b、即便希哲先生所说属实,万军先生犯了错误,也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犯同样的民主政治的原则性错误呀,对不对?!

    6、希哲先生慷慨激昂地宣战道:“赵昕,你威胁文立说:“那么我先诚恳通报:我将把此文公开,以使真理越辨越明!”么? 放马过来!我王希哲为徐主席挡箭,先与你战三百回合!”如此老当益壮,誓死保卫徐主席,真是可钦可佩之极!

    只是我这个胆小鬼虽然被吓得浑身发抖,还是要再多嘴地问一句:文立先生都还只是自己宣布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筹建工作的召集人、对外发言人”,您德高望重的民运泰斗希哲先生,如此深谙自由民主高深原理,怎么就自己先封他为“徐主席”了?!莫非“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党员代表大会已经提前在“恰当的时机、选择恰当的地点”胜利召开胜利闭幕了?!已经经过民主政治“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选举”徐文立先生为徐主席了?!您已经被“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党员代表大会一致通过,推选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政治顾问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虽然缺了赵昕一票,我也应该服从“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政治原则和组织决议,尊尊敬敬地喊一声:伟大领袖徐主席、永远英明王政治顾问,筹委会成员赵昕向您二位报告!

    7、鲁迅先生说:“辱骂与恐吓决不是战斗”!赵昕作为后进晚辈,有许多地方需要向希哲先生、文立先生学习,并曾经为二位先生的牺牲和奉献所感动、激励。但是,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大局计,也为了通过苦苦劝诫,使两位先生能够明白道理,爱惜羽毛,不犯原则性错误,保住大节,还是不得不有所为有所不为,真诚希望通过理性的交流与商榷,助诸位先生力挽狂澜于乱局之中,以免使中国民运贻笑天下。

    8、虽然赵昕是一个无名小卒,也不能不站出来进一言:诚恳劝告所有海内外的民运人士朋友,沉重劝告所有已经申明加入中国民主党筹备工作的成员,沉痛劝告世界各国所有支持中国民主化事业的政府、组织和个人,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在关乎民主政治的最根本的“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原则”问题上:如果我们纵容“各自随意自拉山头的恶例”一开,纵容反民主反自由反游戏规则的恶例一开,中国又要出超级救星毛泽东,党阀党棍党外棍康生了!!!

    9、赵昕呼吁:犬儒主义可以休矣!如果我们老是因为爱惜羽毛,以“不肯淌入浑水,洁身自好”来作理由和借口,即使是在面对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在关乎民主政治的最根本的“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原则”问题上,也三咸其口,纵容反民主反自由反游戏规则的恶例先例,那么,我们还追求什么民主自由,这个悲惨世界还有什么指望???!!!暴君都是好人惯出来的啊,诸君!

    10、再次恳请我们每个人扪心自问:我们投身于中国的民主事业,究竟是所为何来?!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

    诸位师友同仁,孰是孰非,历史将会给出公正无情的结论。

    赵昕急书于北京

    2004年11月7日凌晨快7点 _(博讯记者:子轩)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昕:致所有关心胡石根们悲惨遭遇的朋友的公开倡议书
  • 赵昕:胡石根的惨况拷问每个中国人的良心
  • 赵昕: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 赵昕:论日本右翼的“进入”史观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