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博讯2004年11月02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10月6日上午,深圳金宝通企业有限公司(深圳美芝海燕电子厂)3000多名员工因不满薪水太低,走上街头示威讨说法,致使深圳市交通要道——北环大道被堵塞长达4小时之久。 (博讯 boxun.com)

    9月14日,陕西咸阳市的纺织厂咸阳华润公司的工人们因不满大幅裁员和留职的工人合约的苛刻,再也无法压抑愤怒的心情,没有号召,没有组织,上万人自动聚居在咸阳天王集团门口……,罢工已经持续了20多天。

    9月13日起,陕西精密金属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在公司门前的枣园东路上静坐示威,他们打出大幅标语表示:“强烈要求省政府派工作组进驻陕精,彻底查清国有资产流失情况!”公司大门上的横幅标语是:“我们要恢复生产,不要破产!”“誓死捍卫国有资产!”“孩子要上学,老人要吃饭,我们要工资!”

    9月中旬,吉林市的上万名出租车司机,为了去尽力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力,发起为期数天的集体大罢工,

    7月30日,由于不满出租车报废年限由8年改为5年,出租车司机派代表到银川市政府上访,无果,,银川市6800多辆出租车集体罢运。

    7月中旬,山东菏泽地区工人因抗议有关方面出卖工厂土地,连日举行罢工,有三名工人代表被拘捕。菏泽市第一涤纶厂的数百名职工从七月中旬开始一直举行罢工,抗议出卖工厂土地。

    …… ……

    上面所列出的仅仅是近期海外媒体有报道的事件。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中国劳工已经不再沉默了,他们开始闹工潮了。在发生工人罢工、静坐、示威、游行等事件中,很明显的是政府站在资方一边,把工人当成政府的对立面,当成社会不稳定因素。政府经常动用警察武装镇压工人,逮捕所谓“滋事分子”,而很少看到追究资方违法。中国不是有工会吗?但在这些事件中,我们看不到工会的影子,当然更看不到官方劳动部门出面维护工人权益。当工人权益受到危害时,工人有权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可以通过工会与资方谈判,但大部分企业没有工会,即便是有工会,那大都是资方或政府的代言人,官方工会的屁股坐在资方一边;工人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没有律师为工人打官司,深圳曾经有个著名的“打工律师”周立太,正是因为维护工人权益,被权力机关赶出深圳;工人可以通过媒体来诉说自己被压迫、被剥削的苦处,用舆论力量来震慑违法资方,但媒体都是官方的,记者想报道但媒体不敢说话;工人可以找“清官大老爷”、“人民公仆”来维护权益,但这些人却都与资方串通一气,大都是腐败分子……,那么工人就没有活路了,于是为了生存,只有闹工潮,只有呐喊,只有走上街头一条路。

    今年4月21日夜晚和23日夜晚,几乎都是在夜晚11点钟左右,这是加班工人下班后吃饭的时间,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镇的一家台资公司——兴昂国际有限公司所属的两家鞋厂,分别是兴雄鞋厂和兴昂鞋厂,分别发生1000多工人“暴乱”事件。“暴乱”工人对资方的办公室、车间、饭堂、小卖部、保安室及厂内车辆、机器设备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损毁和破坏。根据记者的采访报道和律师的辩护词,导致工人“暴乱”的直接原因就是资方拖欠和克扣了工人工资(减少工资),律师对被捕证人的笔录证实了这些。不过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工人长期被压抑,工资太低,尽管也符合东莞最低工资标准;资方管理缺少人性化,工人处在像猪狗一般被奴役的地位;加班过多,尽管资方虽然也按劳动法规定给予加班工资;伙食太差,工人营养无法补充高强度劳动消耗的体力。调查人员曾经到这两个工厂与公司总经理见面交谈,他说了一些真话,也说了一些假话。如问他资方是否有违反中国劳动法,他坦率承认,如在购买劳动保险方面,但责任不在资方,而是当地政府允许的,换句话说就是当地政府允许资方违法。据调查所知,这个厂工人每天工作11小时,一个星期有六天都是如此,而这位总经理却告诉我,每个星期只有四天加班,符合劳动法规定。为什么会发生工潮?这位总经理竟然说自己也想不通。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我们来分析一下。东莞最低工资标准是450元,折合美金是54.5元,假定工人不加班,工人每天伙食费5.5元,每月26天算就是143元,住宿费每月58元,一共就算是200元,那么工人的工资还剩下250元,折合美金就是30.3元。250元人民币的购买力目前在中国可以购买30多斤猪肉,工人要穿衣,要有日常用品开支,要有瞻家汇款,可能谈恋爱,可能要有娱乐活动,可能要有朋友交往,可能购买书籍,可能到城里去花费交通……,这样算下来,工人还能剩下什么?

    那么为了多赚钱,工人的唯一途径就是加班,许多工人“渴望”加班,不能加班的工厂工人不会选择。这么看来,工人加班是“自愿”的,而资方为工人提供加班是帮助了工人,工人应该感谢老板,怎么还会闹工潮?闹工潮似乎“无解”,这位总经理说找不到“解”,表面上看是“无解”,真的是“无解”吗?

    我们知道,能量的积聚的结果总会以一种形式释放,就像地表下活跃的岩浆,当能量聚集到一定程度,就会以火山爆发形式释放这种积聚已久的能量。中国劳工长期被压迫剥削,工资太低,劳动时间过长,劳动强度过高,身心都受到极大伤害,而政府、劳动部门都站在资本家一边,工人没有自己的组织,没有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工人们往往被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久而久之,工人的愤怒总会以激烈的形式爆发出来。东莞兴雄和兴昂鞋厂发生工潮,发生工人“暴乱”,就是被压抑的怒火爆发。据了解,4月21日夜里11点多,兴雄鞋厂下班后身心疲惫的工人借酒浇愁,其中一个工人情绪激动,将一只啤酒瓶从楼上扔下,并开始了喊叫,于是众多工人弟兄出来助威,最后竟然发生1000多工人集体发泄,对工厂一些设施进行破坏。

    我们来看看政府怎样对待兴昂闹工潮的工人。据《中国劳工观察》报道,“在事发之后,兴昂鞋厂通过举报方法,每举报一名工人,工厂奖励1000元人民,根据工厂提供的工人名单,东莞长安公安局拘捕了大约70名工人。东莞市公安局以经对大部份的工人进行了治安处罚,目前仍有五名工人没有被释放,在关押四个多月以后,在8月25日东莞法院不开庭审理仍被关押的五名工人(注:实际上是10人,这里说5人是其中一个工厂)。其中一位性陈的工人是一个小女孩子,只有16岁。”

    中国的司法有多么的黑暗?受政府指使,东莞市在开庭审理这一“暴乱”案件中扮演了资本利益的卫士,面对六位工人辩护律师,法官无视法律程序和公正,无视律师的人格尊严,无视工人群体利益,无视事件的过程和事实,企图以权力压制正义。北京辩护律师高智晟愤怒写道:“2004年8月25日,广东东莞市法院开庭‘审理’了一群‘暴动者’,五名被告人、数百页证据材料、六名辩护律师,‘庭审’神速令人惊悚,仅一个小时零六分钟。‘庭审’中法官追求的最高准则即是一个‘快’字,任何企图超过三分钟的发言都将被武断地制止,‘庭审’最显著的特征即是对事实及法律的绝对不感兴趣,同时对任何企图对事实及法律抱有兴趣者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故而,两次与我冲撞起来——可怜的中国律师!无用的中国律师。……”

    案件的公诉人是东莞市检察院,而不是兴昂公司。律师和调查人员曾经企图说服资方慎重处理被捕工人事件,但资方借口他们没有起诉,是政府方面行为,他们没有权力。事实上,了解中国国情的都知道,资本和权力是绑在一起的,他们是一根绳上的两个蚂蚱,是不会拆散的。我们自然相信,起诉被捕工人,兴昂公司起了重要作用。资方大概也希望通过政府对工人的暴力镇压,通过政府公诉人的起诉,达到阻吓工人“闹事”的作用,并以此向工人群体显示资本的威风和资本的力量。的确,如果政府、劳动部门、公、检、法屁股都坐在资本家一边,这种情景对于弱势工人群体意味着什么?那肯定是灾难性的。劳资双方在利益上肯定会有矛盾,民主社会与专制社会不同的区别在于,前者由于存在独立的司法系统和独立劳工组织、雇主组织,也由于政府的作用在于协调,劳资矛盾一般不会激化,谈判桌上往往就能解决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工人有权用罢工形式来抗争;后者由于是专制制度,权力支配法律,工人没有独立的工会组织(兴昂公司连挂名工会都没有),当工人为维护权益发生与资方激烈对抗时,政府完全站在资本的立场上,以暴力和国家机器镇压工人“暴乱”,东莞兴昂事件的处理过程就是一个明证。

    截至笔者此篇文章写作时,东莞市法院拖延案件判决一个月,结果估计被捕工人凶多吉少。值得深思的是,东莞兴昂公司鞋厂工潮引起海外媒体关注,尤其是引起西方劳工组织的注意。其实,庞大的行昂国际有限公司仅在东莞一处就设立六家分厂,员工数量达6万多,“暴乱”鞋厂是其中两家。资方并不惧怕受压榨剥削的中国工人“暴乱”,因为他们背后有党和政府撑腰。兴昂惧怕的是西方劳工组织的干预,因为他们的产品都是为西方国家生产的世界名牌产品,西方国家不仅有法律要保障生产这些产品的工人权益,西方劳工组织也有能力施加影响,迫使撤回受迫害工人企业的订单,行昂国际公司最惧怕的就是这个。说到底是具有讽刺意义的,中国工人的权益不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工会组织,不是中国法律可以保护,而只有西方国家的劳工组织来维护中国劳工权益。没有得到证实的消息说,在西方劳工组织的干预下。兴昂的产品订单已经部分撤销了。这对于兴昂资方是一个沉重打击。

    中国政府和司法机关最讨厌的就是敢于说真话,敢于拿起法律武器,敢于维护正义、维护公民权益的律师。莫少平、张思之、郭国汀、浦志强、高智晟、刘路(李建强)、周立太等律师敢于维护法律尊严,敢于为维护正义进行斗争,他们事实上都已经成了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周立太曾经在深圳专门为工人当辩护律师,维护了工人的正当权益,但最终他被深圳市政府赶出了深圳;李健强由于为不同政见者辩护,干脆被政府取消了律师资格。借用高智晟的叹息:可怜的中国律师!

    中国工人权益得不到维护,长期积累了劳资矛盾,实际上也是积累了社会矛盾,这种矛盾积聚和爆发,对中共专制政权和中国社会都是灾难性的。

    2004年10月12日

    原载《中国劳工观察》电子杂志《中国劳工研究》2004总第一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劳工观察新闻稿:江苏盐城拘捕两领头反对买断工龄女工
  • 中国劳工观察新闻稿:深圳工人抗议日企管理人员辱骂中方员工
  • 中国劳工观察招聘一名全职的工作人员
  • 中国劳工观察招聘一名全职的工作人员,我们有下面的要求:
  • 中国劳工观察提供实习的工作机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