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Eric:汉族人,请听我说
(博讯2004年10月27日)
      Eric    近年来,在各民族共同努力之下,在坚持对外开放的环境下,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不和谐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近年来的愤青误国思潮和各种事件也发生得越来越频繁,而这些愤青普遍存在于中文世界,在现实中和网络中无处不在。作为义和团的传人,这些愤青在民族属性上,同样几乎清一色以汉族为主。而这个民族属性是和他们的各种政治主张一致的。而这些政治主张又是和他们的传统文化相对应的。 (博讯 boxun.com)

      近期,又有人不断提到了所谓的中国文化复兴,以各种名义,各种形式,不过主张者也全为汉族人。本来在一个缺乏文化,爆发户和农民当道的国家,学习世界上的先进文化还来不及的时候,有人却要提到传统文化,还要“复兴”,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可疑。而且以试图恢复汉服为标志,把汉族文化的外在表现提高到中华文艺复兴的高度,这就已经不是汉族自己的事了,而是把中国的所有民族都拉下了水,因为中国不仅是汉族的中国,同时也是几十个兄弟民族的中国,汉族并不能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所以复兴汉族文化完全不等于复兴中华文化。

      中国有56个民族,汉族是否能够有资格作为中国的文化代表?汉族文化是否需要复兴?汉族文化复兴是不是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这些问题并不是汉族自己的问题,而是汉族的很多作为使得所有中国人不得不一起思考的问题。

      这个问题本来是不应该专门提出来讨论的,但是汉族人和汉族文化一直致力于在其他民族之外追求一种独特性,体现一种优越性,这就让人觉得很有必要把汉族和汉族文化仔细分析一番了。

      毫无疑问,汉族是中国的人口大族,但是人口大族是否一定等于文化大族呢?未必。中国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也有很多,伊斯兰文化在底蕴上,对世界的影响力上,都强于汉文化,为什么伊斯兰文化不能成为中国文化正统代表呢?为什么不能得到复兴呢?

      中国还有一个民族叫俄罗斯族,是个人口小族。但是俄罗斯民族可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大族,俄罗斯文化在灿烂程度上至少绝对不逊于汉文化,中国也是俄罗斯族的中国,中国人又为什么不能选择俄罗斯文化作为正统复兴对象呢?在我看来,这至少不比复兴汉文化的诉求更不合理。

      中国人如果在是非不分的情况下贸然选择汉文化作为复兴对象是有可能犯巨大错误的。而且中国是否还需要复兴某种固有的传统文化?如果是,需要选择哪种文化作为“正统”复兴?凭什么是汉族文化?这些问题作为主张者,汉族人都需要对内对外有一个好的交代,否则对内有大汉族主义的嫌疑,对外有是非不分,抱着垃圾当宝贝的嫌疑,而这就是有可能侮辱全体中国人智商的事了。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本文将就汉族人和中国的其他民族在历史上的记录客观比较,相信这些记录可以客观反映汉族政权和少数民族统治中国的异同,也希望这些比较可以对汉族文化是否需要,是否有资格成为中国正统文化而加以保留,甚至发扬光大,还是需要被作为垃圾抛弃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中国的几千年历史中,有很多不同的朝代,这些朝代中有些是汉族政权统治的朝代,有些是少数民族政权统治的朝代。自秦朝统一中国开始,中国历史上也偶尔出现过那么几个号称是“盛世”的朝代。分别是,唐代的一小部分,汉代的一小部分(有时候人们用脏唐臭汉形容这两个朝代),和满清的康雍乾时期。

      所有朝代中,汉族政权掌权而且达到过“盛世”状态的,只有在汉代一次。除此之外,汉族政权执政的好记录几乎是一片空白。物逝人非,这个所谓的盛世实在是太遥远了,当年成为盛世的一切条件都不存在了。这样的盛世只能依赖于某种偶然性,而这样的偶然性是不可重复的。这样少的“盛世”率,不可重复的偶然性,是否足以证明汉族文化是中国的救星,而需要得以“复兴”并成为中国人的希望?我认为这是大可怀疑的。以恢复汉族文化期待下一次“盛世”,我不认为几率会大于在树桩边等候,一直到有兔子会撞在上面。  因为需要比较,我会着重介绍一下中国的少数民族政权朝代,表现的差异自然会一目了然。  唐朝是中国古代最为发达的时期,这是没有什么人有疑问的,所以可以略过不表,唐朝是鲜卑族政权。中国古代空前绝后的盛世并不是在汉族人统治下出现的。

      蒙古帝国横跨欧亚,蒙古人统治着这个空前绝后的巨大国家。这个国家被汉族人称做他们的元朝。欧洲和亚洲第一次和彼此有这么近的距离和通道。这对于文化和商品交流的便利性都是任何一个汉族朝代没有实现过的。欧洲小城威尼斯的一名叫做马可波罗的青年,横跨欧亚,在蒙古帝国的版图上一直到达了中国的中心。当时元代的繁荣让这个欧洲人震惊,而如此繁盛的景象正是蒙古人经营的。在蒙古人的等级秩序中,马可波罗是色目人,这让他有机会得以成为一名中国的官吏,管理着等级更低的汉族人。  时过境迁。当年的色目人后代在历史书籍中,用“Barbarian”称呼成吉思汗和他的军团。而当年比色目人还要低上一到二级的汉族人,却仍然把成吉思汗作为他们的英雄。这只能以两种理由解释,除这两种理由之外,我找不到第三种理由。第一,汉族人和蒙古人同样在欧洲人眼中属于“Barbarian”,因为文明程度相当,所以不以对方为野蛮;第二,汉族人有一种天生的奴性,使只有像成吉思汗那样的统治者才能在他们眼中成为英雄。这条理由同样有很多别的案例支持。

      蒙古族先祖成吉思汗是蒙古人的英雄,这是毫无疑问的,也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是对汉族人来说,这无论如何需要一个理由。

      时移势迁,满族入关夺取了中国的政权。这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朝代。我会在后面对这个朝代介绍更多。康雍乾盛世是很久以来汉族政权没有实现过的状态了。清朝的疆土同样大过任何一个汉族政权朝代的面积。而汉族人声称的清朝的危害,并没有提出超过任何汉族政权危害的部分。

      如果把统治中国作为一份考卷,在完成过这份考卷的各民族中,我们完全可以基本判断一下分数。其中汉族的平均分数并不高,而且不仅不高,很可能还是最低的。当然,现代的一个汉人政权也把这个平均分拉低了不少。在政权作为,政治自由,对人性禁锢,腐败程度,疆土面积,文制武功诸多标准上衡量,汉族政权的表现往往最差。而且无论哪个朝代,汉族人的被统治方式都没有质的变化,无论是什么民族执政,包括汉族自己。所以这种被统治方式不能在执政民族身上找原因。

      而以游牧民族主导的少数民族政权,得分却普遍非常优异。他们往往都在初期有很好的发展,而在中后期逐渐被汉族文化同化后,统治方式都会被改变,统治效果也会越来越趋向于汉族政权。这说明汉族文化越多,一个制度越停止发展,而且必然会带来腐败,人性禁锢和自由压制,权力争斗越激烈。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居然找不到一个反例。

      这是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文化决定的。汉族人的表现和思维方式是基于他们的文化的。没有一个游牧民族不是视自由为生命,性格放荡不羁,能歌善舞的。这种文化在被汉族文化同化前,不可能造成汉族人特有的政治制度。而只有在被汉族文化同化后,才会像汉族一样。而汉族的特点我后面会专门提到。

      除了直接的政权之外,在每个朝代中,都会有破坏生产力的事件出现,而这些事件的主导者也大多是汉族人。

      农民起义是汉族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清代为例,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对于中国的发展进程,汉族人需要承担多少责任。提倡汉族文化是否是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

      清代有几次有名的汉人主导的事件,对中国的生产力造成了巨大破坏。

      从清初说起,本来有希望取代明朝的汉族匪寇李自成,在残暴程度上不亚于任何异族统治者。如果李自成能够掌权,中国的发展绝对不会好于满清。这是用脚就可以想出来的。

      在清朝政权稳定运行时,中国的经济还是一直在发展,一直到欧洲人的到来。除了坚船利炮,欧洲人同样带来了现代文明。学习西方,实现西化在当时是符合中国利益的选择。无论主动与否,清朝对沿海各地逐渐开放,这对中国来说并不是坏事。但是两次汉族主导的农民运动葬送了中国继续西化的能力。

      汉族文化的典型代表,义和团和太平天国没有体现任何建设性,除了对生产力肆意的破坏。这是中国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元凶。

      如果没有义和团,满清开放口岸,割让土地给西方列强即使不是主动的,在今天看来都是有巨大建设性的。满清之前的汉族朝代,一直实行海禁。如果没有满清,中国现在也不一定有几个象样的沿海城市。大多的沿海城市都是在满清出现雏形的。

      在中国各族人民最需要团结一心面对变局时,汉族人主导的义和团和太平天国运动,耗尽了中国的元气,这在当时是完全不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相对来说满清的选择和决策比汉族的作为还是要明智得多。而内讧,不团结正是汉族文化的致命组成部分。

      在西方列强进入中国之时,汉族出现了义和团,这是和满清政权没有关系的。我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是一个汉人政权,自下而上的愚昧一定会犯下更多的错误。   而这时的满清政权,其实已经是被汉族文化同化的一个汉族政权了。

      在被汉族完全同化之前,康熙大帝的开明是举世皆知的。游牧民族比农耕民族更加开放,更加乐于接受新事物,这也是不同的文化决定的。  被汉族人的义和团和太平天国耗尽了元气的大清王朝,甚至已经不再有能力和权威维持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用于支持一次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改良机会。改良不能成功这个责任也必须汉族人来承担。

      以君主立宪方式实现民主改良,在晚清已经是一种明显的趋势,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而能够以和平的方式实现改良,保留满清皇帝作为中国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是完全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但是汉族人再次以错误的选择把所有的民族都和他们自己一起拉下了火坑。

      以革命的方式推翻清朝完全是为了汉族人的权力争斗,而不是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曾经并不是没有机会由君主立宪渐进到全面民主制度。只是汉族人不给中国人这样的机会。这被历史证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上个世纪的无数人祸皆由此而起。这个责任必须由汉族人全数承担。

      事实证明,历史上的异族统治中国毫不比汉族统治中国的效果差,而且通常反而更好。相反,汉族文化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数不胜数。所以汉族文化是否有必要再次被提倡是值得所有中国人警惕的。

      相比于汉族,中国外的异族对于中国人的统治又有什么效果呢?或许被满清推出火坑的香港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至今为止,中国最好的沿海城市几乎都曾经是殖民地或租界,这些城市最好的发展时期都不是汉人统治的。没有万国租界,我想不出现在的上海会是什么样子。汉族的传统文化中海禁是表现形式之一,这样的文化又如何能够适应海洋时代。这样的文化,又有什么理由无耻到自我叫嚣需要“复兴”!

      中国的少数民族政权为中国人带来了巨大的国土,如果没有蒙元和满清,至少今天的新疆,内蒙古和东北都决不会属于汉族人,而今天这些土地都已经成为汉人生存空间的一部分。相比之下,这些政权为中国人带来的危害不比任何一个汉族政权大,但是带来的好处是任何一个汉族政权不能望项背的。中国的兄弟民族之间本不需要仇恨,但是汉族人又总是以恩将仇报的方式破坏和谐的民族关系。这同样是汉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这样的文化有什么资格无耻到自我叫嚣需要“复兴”。

      大量的汉族人进入了内蒙古草原,大量的汉族人进入了满族先人白山黑水的龙兴之地。只用了几十年时间,内蒙古草原消失了,几千年游牧方式没有破坏丝毫的草原原生态被汉族人的农耕生活破坏殆尽。东北地区已经被耕种过度,曾经丰富的自然资源被一抢而光。从曾经的大草原吹来的沙尘暴覆盖了整个中国北方地区,一直吹到了北美西海岸。这又如何是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

      汉族人这些对中国的破坏都是永远不可恢复的。

      中国不仅是汉族的中国,而是56个民族的共同家园,把汉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就是人人得而诸知的大汉族主义。就像妄图把汉族文化置于中国文化之上,这样的思维和行为必须得到所有中国人的彻底批判。大汉族主义已经无数次被历史证明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而满清的政策是禁止汉族人在游牧民族聚居地农耕和定居的,这个政策现在看来明智无比,是非常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的。

      基于上面的事实,如果有人认为,汉族是一个很适于被异族统治的民族,而不适于统治自己和任何其他民族,我将非常容易被说服,这个观点比“汉族文化是优秀文化,汉族文化代表中国文化”的观点更加接近真理。

      汉族人的品质来自于汉族的传统文化。汉族人通常以勤劳,智慧,勇敢自诩。其实这些品质并不是汉族人的特质。汉族人勤劳不过大和民族,智慧不过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勇敢不过满蒙民族。如果说汉族人的特质,客观评价,绝无贬义,可以总结为:狡诈,阴险,坚韧,不诚实,在艺术上惊人地乏味,懦弱,奴性,精于权术等。当然这些品质并不是只在汉族身上,所有民族都有这些人性的弱点,但是却没有一个民族能在这些方面和汉族相比。如上的品质,如果其他民族有,则汉族会表现得更加过分。我确保我能在这些方面找到足够的案例支持。所以这些品质被认为是汉族人的特质。这些特质都是这个民族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所有的少数民族,在接触汉族之前都是很少有这些特质的,但是被汉族同化越严重的民族,这些特质就越多。这是中国古代不断衰败的根本原因。

      一个拥有这些特质的民族,一个因为自己民族利益和传统文化,给所有中国人带来无数人祸的民族,又有什么资格号称自己的文化博大精深呢?又有什么资格自夸自己的传统文化是需要被“复兴”呢?如果这个“博大精深”和“复兴”是中国人的灾难,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对此极力反对。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深信,尤其对于汉族来说,目前最符合中国利益的事是老老实实夹着尾巴西化,先进的西方文化完全可以在任何部分成为落后的汉族文化的替代品,因此没有理由恢复已经消失的任何汉族文化的形式或内涵,因为它们和西方文化相比都是垃圾,这是不符合中国利益的。

      所以关于近日甚嚣尘上的“汉服”炒做,我是极力反对的,不仅反对汉服,还反对汉服背后的整个汉族传统文化,因为这不在西化的方向上,对此我还有几点看法如下:

      一, 历史原因

      汉族并不是一个纯种的民族,而是一个混血最为复杂的民族。严格来说,中国有55个民族,剩下的,不属于这55个民族的任何一个,也就是没有民族的人,统称为汉族人。对一个没有民族的民族,没有自己的民族服装再正常不过。完全没有必要炒做,更没有必要以历史上的民族仇恨作为卖点,这是可耻的。也是不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如果把汉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就是不折不扣的大汉族主义,人人得而诛之。    二, 地理原因

      托少数民族政权的福,汉族人拥有了他们的祖先想也不敢想的广袤土地,成为在古代分布最广的民族之一。在这些土地上,针对不同的生存环境,汉族文化自己又衍生出无数的亚文化,由各地民居的巨大差异可见一斑。服装也是一样,我不认为汉族人在种属上和任何其他人类有什么质的区别,所以我不相信对于一个正常人类族群来说,曾经有过任何统一的叫做“汉服”的服装样式,在一片同一季节不同地区温度差异可以超过50摄氏度的土地上被所有人同时穿着。这是人类在生理上不可能实现的。而这样的说法是在侮辱中国人的智商。

      三, 审美原因

      汉族人的气质可以概括为一个字:土。所以传统的汉族服装一定是不能脱离这个设计方向。这是在审美上没有什么价值的。来源于满人的旗袍可以在满汉民族的共同修改下,成为最具有东方风情的服装之一,这是在审美上被公认的。个人来说,非常喜欢旗袍。这是个人品位问题,不多说。

      所以,汉族人,作为中国人的一个民族,也应该致力于反对汉族传统文化“复兴”。这才是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