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荻:部落中国
(博讯2004年10月24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列维-布留尔的《原始思维》中说,原始人的思维是“神秘”的,是“原逻辑”(即不遵从逻辑,无法被经验所改变的)的,是遵从互渗律的。这种思维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中国人几千年来说过的最有逻辑的话,就是“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和“白马非马”的诡辩。至于互渗律,从“天人合一”到今天的“辩证法”中都有它的影子。互渗律很明显是由于原始人类的自我意识较弱,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还没有截然分开。而对于“原逻辑”的思维,我也有自己的一点看法:经验和逻辑是主体认识客体,即人认识世界的工具,因此当主体尚未成型,人尚未完全从自然中独立出来的时候,经验与逻辑就毫无意义。 (博讯 boxun.com)

     原始人的自我意识较少,关于这一点有很多例证,其中最为流行的故事是:人类学家给部落首领画了张肖像。首领问画的是什么。人类学家回答画的是你。部落首领却说不是,随后他在地上画出自己部落的图腾,说:“这,才是我。”原始人尚未从自然中完全独立出来,个人也尚未从社会、即部落中独立出来。部落是建立在血缘关系的基础之上的,部落意味着家、安全、温暖、光明、自己人,而部落首领在原始人心中不仅是部落和部落图腾的化身,而且就是自己的父亲,神圣不可侵犯。部落外面的世界,丛林和陌生人则意味着危险、黑暗和敌人。这种思维对于原始人来说是非常自然的,因为他所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丛林中的野兽和同样可怕的其他部落的人随时可能蹿出来将他吃掉。但是同样这种思维,如果出现在“现代人”的头脑中,那就可以说是有问题了。

     原始人的“社会”是部落,而现代人的“社会”是民族国家。这二者的区别极大,如果把从原始人的心中遗传下来的“部落”投射到现代的民族国家上去,就会犯极大的错误:

     比如把比部落庞大得多的民族国家中的绝大部分你所不认识的“陌生人”当作部落中的“自己人”。

     比如把比如把现代的国家领导人和政治领袖当作国家的象征和自己的父亲来顶礼膜拜。

     比如把“外国”和“外国人”当作部落外边的黑森林中奇怪而又凶险的敌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今天,一个“国人”可能会是你的仇敌,而一个“外人”却可能是你的朋友。

     今天,国家领导者只是我们花钱雇来为我们服务的雇员。他既不是图腾,更不是你的父亲。

     原始人的安全建立在武力的基础之上,而现代人的安全更多地建立在信任、合作、相互依靠和市场上面。闭关自守和军备竞赛只能带来更多的不安全,只有市场才是实现人类最终的安全的保障。在市场上没有“自己人”与“外人”之别,有的只是生意;而且与自己人做生意和与外人做生意,在市场上是没有区别的,生意就是生意。市场使我们相互依靠,谁也离不开谁;市场让我们彼此做生意,而不是作战;市场让我们成为斤斤计较、讨价还价的理性人,战争所花费的成本太大,因此是不经济的,没有什么是不能通过谈判桌上的讨价还价来解决的,没有什么是不能通过市场来得到的。

     原始人的财富来源是自然。原始人创造财富的能力很低,自然几乎是他们唯一的财富来源,土地就是他们唯一的资源,你抢得的资源就是我失去的资源。但是对于现代人来说,最重要的财富不在自然中,而在我们的头脑中。财富是我们创造出来的,而不是靠掠夺自然和他人得来的,因为靠掠夺不会增加世界上的财富总量,而我们头脑中的资源创造出的财富是无限的。比起当今世界上诸多创造财富的要素,如科技、资本和劳动来,自然资源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世界上以出口自然资源为经济命脉的国家没有发达国家。中东地区有着大量宝贵的石油,但该地区最富裕的国家,却是几乎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以色列。同样,市场也是我们创造财富的工具,而不是靠抢劫和欺骗来转移财富的工具。我们没有人能够完全靠自己制造出一支圆珠笔来,但是通过市场的力量,我们只需工作很短的时间,就能够用赚到的钱买到一支圆珠笔。因此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要来玩一场用自己头脑中的资源来创造尽可能多财富的游戏,而不是一场拼命掠夺和瓜分世界上的有限财富的游戏。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都应该用现代人、而不是原始人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在现代社会中,安全要靠与邻居做生意而不是加高围墙来获得;同时,邻居比你富裕也不是因为抢劫了你的钱,而是因为他头脑中的资源创造了更多的财富;自给自足和抢劫都不是获得资源和财富的好办法,市场上买到的东西质优价廉;最后,无论与你做生意的是自己人还是外人,所获得的财富是一样的,有时候外人还是比自己人更好的生意伙伴。我们都应该抛弃自己身上的“原始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荻: 今天我们该怎样对待政府
  • 刘荻:谁来保卫我们的规则
  • 刘荻:不锈钢老鼠上网记
  • 孙文广:致刘荻
  • 李树波:通向请愿之路:言说的权利与权利的言说——“关注刘荻”签名请愿活动的案例分析
  • 关于“签名信定稿”——纪念“营救不锈钢老鼠刘荻签名活动”一周年
  • 芦笛:呼吁中共当局解除言论管制,“开关延敌”──欣闻刘荻等人获释感言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 草庵透露些关于释放刘荻案件的内幕
  •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 刘荻等三人获释:用自己的人民作赌注,还有比这更下流的政府吗?
  • 草庵透露些关于释放刘荻案件的内幕
  • 润涛阎:几千年来以言治罪的结束--刘荻无罪释放的历史意义
  • 赵达功: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 推广刘荻, 提倡杜导斌--他山之石
  • 刘荻事件背後迷雾重重
  • 西风烈:听说要放小刘荻,我眼泪都出来了!
  • 刘晓波:刘荻:一个「大写的人」
  • 纽约时报报道“不锈钢老鼠”刘荻近况
  • 不锈钢老鼠刘荻享受「部长级」待遇
  • 刘荻、刘晓波软禁 蒋彦永出差 吕加平失联(图)
  • 刚刚出狱后的刘荻
  • 刘荻接受BBC中文部独家采访
  • 北京检察当局一石三鸟 中共倒成刘荻恩人 (图)
  • 刘荻谈对她免于起诉
  • 刘荻谈对她免于起诉
  • 刘荻等三名网络异议人士获免起诉
  • 刘荻最新消息
  • 刘荻回家希望重返北师大完成学业
  • 传刘荻不能与外国记者接触(图)
  • 记者无国际谴责中国释放刘荻出于虚伪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有关刘荻被释放的声明
  • 胡锦涛过问 刘荻保释(图)
  • 温家宝即将访美 刘荻等三人获释
  • 刘荻等三名因特网上异议者获释
  • 中国网路不锈钢老鼠刘荻遭羁押一年后获释(图)
  • 网上异见者刘荻保释出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