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总统大选评估
(博讯2004年10月22日)
    于时语/美国总统大选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按照民调数据,布什和克里双方仍然旗鼓相当。最后究竟鹿死谁手,要到大选日才能见分晓。

       就历史传统而言,大选的主要决定性因素是美国的经济。布什是上世纪经济大萧条以来第一位在任上就业不增反减的总统,美国劳工部的最新统计数字,再次证实就业市场的疲软。目前华尔街道琼指数重新跌破1万大关、代表高科技的纳指始终在2000以下徘徊。再据伦敦《经济学家》周刊调查,布什政府的双重高赤字(财政赤字和外贸赤字)政策遭到绝大多数经济学家的指责。所以从传统角度,布什应该没有连任的指望。 (博讯 boxun.com)

      目前的实际选情却表明布什仍然有相当大的连任可能。以笔者之见,这里有两个主要因素:第一是布什因九一一袭击获得的意外政治资本,至少在美国国内仍然强盛;第二便是共和党的竞选战略战术以及组织工作,都远比民主党精明有效,在若干关键问题上逆转了民主党的天然优势。

    布什班子擅长“肮脏策略”

      先说选战策略。今年年初,布什的“越战逃兵”疑案对比克里的“越战英雄”历史,本来给了民主党极大的优势。可是共和党阵营出色运用“肮脏策略”,先是大肆播放所谓越战老兵反对克里的电视广告,甚至不惜暗示克里在越南有意负伤而得以回国。这批恶意中伤的负面广告尽管后来在民主党抗议后被撤消,可是已经对克里造成极大的政治伤害。

      接着又出现了关于布什“逃兵疑案”的假文件事件,美国自由派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大牌电视主播不慎上钩,播送了这批文件后,被共和党抓住辫子大加渲染,使得民主党方面从此无法再提布什的“逃兵”案。

      这两桩出色的策略,前者完全出于布什阵营策划安排,证据确凿;后者十分蹊跷,但是与超级师爷卡尔罗弗的惯用“肮脏策略”非常合拍。总之,越战时代布什在大后方游手好闲而克里在越南出生入死的强弱优势,因此完全逆转。如果不是后来的电视辩论,克里班子简直将会一蹶不振。

      无怪美国自由派传媒纷纷抱怨:共和党在竞选中玩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手段,而克里代表的民主党却自命清高地走“君子”路线。这虽有为民主党涂脂抹粉的成分,却也反映了克里班子在“肮脏策略”方面确实逊于布什班子一筹。

      再看九一一政治资本。本来布什面对伊拉克泥沼,再加发动伊拉克战争的两大不实借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萨达姆与“基地”组织有牵连)的暴露,本来应该给民主党极大的优势。可是布什班子却利用普遍的九一一悲情,再加“反恐”烟幕,有效地化解了这些不利因素。至今为止几乎所有民调中,布什在“反恐”和国家安全问题上稳超克里。

      《纽约时报》的大牌国际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因此指责布什政府对九一一事件“上了瘾”,不顾一切地利用这一悲剧为自己的党派利益和连任服务。弗里德曼的自由派倾向不计,这一批评充分说明:尽管有伊拉克的困境,民主党仍然无法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掌握主动权。

    共和党基层组织强大

      其次比较一下两党基层组织的优劣。几十年前,民主党的基层组织非常严密有效,远非共和党可比。1960年大选中尼逊不敌肯尼迪,可以说便是败在基层组织动员上,尤其是芝加哥等地的民主党组织发动“死人投票”,共和党毫无招架之力。

      可是今非昔比,民主党原先基于工会和城市基层的组织,遭到两大历史潮流的摧折: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和工业结构的变化,导致工会会员数目的大幅度减少,以及城市人口向近郊和远郊(exurb)大规模迁徙。相比之下,以郊外居民为基础的共和党基层组织,联合庞大的白人基督教教会系统,构成民主党很难匹敌的政治机器。

      再看一下美国选民的人口趋势。笔者曾经指出,美国人口的长远趋势是“左倾化”,其近期发展,特别是从东北部向中南部的人口移动,却对共和党有利。另外一点便是从罗斯福到约翰逊时代成长、倾向自由派的老年人口的自然减少。《华盛顿邮报》著名保守派专栏作家乔治威尔最近洋洋得意地计算:从2000年至今短短四年中,大约700万属于这一年龄组的老人去世,为倾向共和党的下一代取代。

      注意美国的青年一代却有明显的自由派趋向,特别是伊拉克战争的泥沼引起青年人对美国恢复征兵制的恐惧。布什近日不得不再三强调不会恢复征兵制。但是青年一代的投票率向来不高,不致引起共和党的过多不安。

      还有一点是投票日之前可能出现的意外因素。1992年大选前夕的一个意外因素,便是表面属于共和党却实际倾向民主党的“武器换取人质案”特别检察官,突然提起公诉里根总统的国防部长温伯格,制止了老布什民望的回升而落败。今年如有意外,除非纯属个人丑闻,哪怕是新的恐怖袭击,多半有利于现任布什总统。

    第三党举足轻重

      两党势均力敌之际,第三党便举足轻重。2000年戈尔“险败”,可以说全坏在左翼第三党候选人纳德身上,正如1992年老布什被右翼第三党候选人佩罗坏了大事一样。纳德今年继续参选,再次被人挖苦为“当众手淫”,也是对民主党的重大威胁,甚至因此得到共和党的暗中支持。

      今年美国选民严重两极分化,目前剩下的骑墙游移选民很少,选战的关键因此在于两党支持者各自的投票率。这是一个很难预测的题目,民主党方面有2000年被布什“窃取”总统宝座的悲情,预计会增加投票率;可是共和党方面利用教会组织的动员,以及安排许多州“同性恋结婚”法律同日投票,也可望大幅增加己方的投票率。还有共和党利用各种资源,阻止少数民族和下层选民注册投票,尽管遭到自由派媒介的广泛批评,却仍是另一非常有效的“肮脏策略”。

      总之,从具体政绩特别是经济状况而言,布什实在没有连任的希望,但是上述各种人为和客观的因素,却提高了布什的胜算;这是今年大选结果难以预测的原因,而若干“战场州” 的两党均势,更增加了2000年选票争议重演的可能。无怪两党都在为此预先组织律师班子。从两党支持的地理分布情况而言,布什再度以选民票少数和选举人票多数上台,也是一个可能的结果。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