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橫眉:共产党疯狂掐紧你脖子,再让你喘口气…
(博讯2004年10月09日)
      关于呼吸空气这种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如果有人对你说应该感谢某些人,因为在从前,某些人喜欢紧掐着别人的脖子,令别人根本吸不着多少空气,很多人都憋死了。现在呢,某些人巳经把手松开了不少,让别人能喘口气了,我们真该知足啊,不要再嚷嚷要某些人拿开手,要自由呼吸了。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说法实在荒谬,这呼吸空气本来就是自己的权利嘛。难道掐脖子的倒有理了﹖

       今年的七月一日香港大游行之前,从中央政府到特区政府,再加上各方面的“爱国拥共”人士、机构、传媒都做了不少动作,发出了不少声音,冀望能制止这次旨在要求“民主自由”、“还政于民”的游行付诸实行、或缩小其规模及声势。其中不乏“掐脖子”理论:中央对香港的政策巳经很宽松了,内地的人哪有香港这样的自由﹖能让你们上街游行就是证明中央在确保“一国两制”。“七一”本应庆回归,上街示威是大逆不道。不要再喊出类似“还政于民”、“取消一党专制”这种挑衅中央、刺激中央的口号了…。 (博讯 boxun.com)

      “民主自由”、“还政于民”、“取消一党专制”这种“政治空气”都是当年中共要全国人民为它浴血夺取政权前,给人民许下的诺言。也正是人民相信了中共是会为他们拿开那只掐着脖子的手,才前赴后继地支持它上了台。没想到中共掌权后,人民脖子上的那只手不但没拿开,还掐得比从前更紧。所以,中共是欺骗了人民,欠了人民的债务的。本来债主向欠债人讨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在中共的统治下,一切都变得诡异和黑白颠倒。就连真正的商业交易中,居然真的由传说中的黄世仁逼死杨白劳,变成了现实中的杨白劳逼死黄世仁。债主就算是跪在欠债人面前苦苦哀求他还钱,结果也是缘木求鱼。弄不好还会“挑衅”、“刺激”了欠债人。政治现实中同样如此,而且中共这个“杨白劳”要凶恶得多,他曾因为一场“讨债风波”而拿起凶器把来讨债的债主打伤打死!

      现在这个忘恩负义的“杨白劳”认为自九七年始,他掐香港人脖子的手放松不少,被掐的人应该觉得很宽松了,能多喘几口气了,相比在内地的人民的脖子还被掐得紧紧的真有天壤之别,可是香港人竟还得陇望蜀,不识进退,连续两年的七一回归日均有数十万的普罗大众走上街头要求“民主自由”、“还政于民”、“取消一党专制”,不对中共感恩戴德,不以温饱为满足。所以,在中共及其帮凶口中,贪得无厌的、不安分守己的,破坏稳定的反而是这些参加游行的香港人。

      一位貌似客观,自称是“香港大学历史系博士侯选人”的帮凶在报上撰文讥讽冒着酷热游行的香港人,我摘录少许稍为不那么恶心的段落如下:

      “…在香港批评中国,是一个最容易的行当。你不需要有多大的学问或丰富知识,只要口中念念有词,说出一个词便可,那就是民主!“民主”是这年代的好东西,说它是东西,因为它无法名状,民主已不只是一套制度,它可以是一个理想;可以是一种态度,一把尺度,当然,更多的时候,民主代表了一张票,一张让老百姓过短暂主人瘾的票…。

      …我发现,谈民主愈久,愈弄不清它究竟是甚么,你知道吗?”

      其实这位“候补博士”无需故作谦虚,要弄清民主“究竟是甚么”也的确不用“要有多大的学问或丰富知识”,就象人生出来就懂得呼吸一样。简单地说,在有民主的国家里,起码一定不会让执政党随心所欲地践踏人民的尊严、良知和生命,也就是说不会有“肃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这样的噩梦发生。不会有人以言论获罪、以思想获罪、甚至因提出“还政于民”、“结束一党专制”获罪。

      只有掐着别人的脖子,剥夺别人自由呼吸的权利才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松一松手让别人喘了一口气,还妄图逼别人感激零涕那更是禽兽所为。说怕手松快了,别人恐因不惯自由呼吸而反生意外﹔更是欲盖弥彰的鬼域技俩罢了。

      掐着人民脖子的手如不趁早拿开,迟早是会被人民斩断的。香港市民巳继往开来地迈出了第一步,中共何去何从﹖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呼吸空气这种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如果有人对你说应该感谢某些人,因为在从前,某些人喜欢紧掐着别人的脖子,令别人根本吸不着多少空气,很多人都憋死了。现在呢,某些人巳经把手松开了不少,让别人能喘口气了,我们真该知足啊,不要再嚷嚷要某些人拿开手,要自由呼吸了。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说法实在荒谬,这呼吸空气本来就是自己的权利嘛。难道掐脖子的倒有理了﹖

      今年的七月一日香港大游行之前,从中央政府到特区政府,再加上各方面的“爱国拥共”人士、机构、传媒都做了不少动作,发出了不少声音,冀望能制止这次旨在要求“民主自由”、“还政于民”的游行付诸实行、或缩小其规模及声势。其中不乏“掐脖子”理论:中央对香港的政策巳经很宽松了,内地的人哪有香港这样的自由﹖能让你们上街游行就是证明中央在确保“一国两制”。“七一”本应庆回归,上街示威是大逆不道。不要再喊出类似“还政于民”、“取消一党专制”这种挑衅中央、刺激中央的口号了…。

      “民主自由”、“还政于民”、“取消一党专制”这种“政治空气”都是当年中共要全国人民为它浴血夺取政权前,给人民许下的诺言。也正是人民相信了中共是会为他们拿开那只掐着脖子的手,才前赴后继地支持它上了台。没想到中共掌权后,人民脖子上的那只手不但没拿开,还掐得比从前更紧。所以,中共是欺骗了人民,欠了人民的债务的。本来债主向欠债人讨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在中共的统治下,一切都变得诡异和黑白颠倒。就连真正的商业交易中,居然真的由传说中的黄世仁逼死杨白劳,变成了现实中的杨白劳逼死黄世仁。债主就算是跪在欠债人面前苦苦哀求他还钱,结果也是缘木求鱼。弄不好还会“挑衅”、“刺激”了欠债人。政治现实中同样如此,而且中共这个“杨白劳”要凶恶得多,他曾因为一场“讨债风波”而拿起凶器把来讨债的债主打伤打死!

      现在这个忘恩负义的“杨白劳”认为自九七年始,他掐香港人脖子的手放松不少,被掐的人应该觉得很宽松了,能多喘几口气了,相比在内地的人民的脖子还被掐得紧紧的真有天壤之别,可是香港人竟还得陇望蜀,不识进退,连续两年的七一回归日均有数十万的普罗大众走上街头要求“民主自由”、“还政于民”、“取消一党专制”,不对中共感恩戴德,不以温饱为满足。所以,在中共及其帮凶口中,贪得无厌的、不安分守己的,破坏稳定的反而是这些参加游行的香港人。

      一位貌似客观,自称是“香港大学历史系博士侯选人”的帮凶在报上撰文讥讽冒着酷热游行的香港人,我摘录少许稍为不那么恶心的段落如下:

      “…在香港批评中国,是一个最容易的行当。你不需要有多大的学问或丰富知识,只要口中念念有词,说出一个词便可,那就是民主!“民主”是这年代的好东西,说它是东西,因为它无法名状,民主已不只是一套制度,它可以是一个理想;可以是一种态度,一把尺度,当然,更多的时候,民主代表了一张票,一张让老百姓过短暂主人瘾的票…。

      …我发现,谈民主愈久,愈弄不清它究竟是甚么,你知道吗?”

      其实这位“候补博士”无需故作谦虚,要弄清民主“究竟是甚么”也的确不用“要有多大的学问或丰富知识”,就象人生出来就懂得呼吸一样。简单地说,在有民主的国家里,起码一定不会让执政党随心所欲地践踏人民的尊严、良知和生命,也就是说不会有“肃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这样的噩梦发生。不会有人以言论获罪、以思想获罪、甚至因提出“还政于民”、“结束一党专制”获罪。

      只有掐着别人的脖子,剥夺别人自由呼吸的权利才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松一松手让别人喘了一口气,还妄图逼别人感激零涕那更是禽兽所为。说怕手松快了,别人恐因不惯自由呼吸而反生意外﹔更是欲盖弥彰的鬼域技俩罢了。

      掐着人民脖子的手如不趁早拿开,迟早是会被人民斩断的。香港市民巳继往开来地迈出了第一步,中共何去何从﹖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橫眉:胡锦涛还能有多少可做得更开明的空间﹖
  • 橫眉:要独何须有理由﹖
  • 橫眉:阿扁大意失荊州,記者會上講漏口
  • 橫眉:有人暗杀﹖阿扁无所谓﹔民众游行,官邸要戒备﹖
  • 橫眉:是中共把台灣逼上獨立之路
  • 橫眉:朝楚暮秦,行若犬彘的四大护法
  • 橫眉:没有共产党,就不准有中国﹖
  • 橫眉:一国两制是中共的内部事务吗﹖
  • 橫眉:爱国者是永远站在人民一边的!
  • 橫眉:只许洲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 橫眉:明将郑成功还是爱国人士吗﹖
  • 橫眉:港人要“还政于民”,中共恼羞成怒!
  • 橫眉:“我恨中共,但我更恨台独…”
  • 橫眉:邓小平就是“爱国不爱党”的始作俑者
  • 橫眉:除了中共,还有谁最希望中国保持一党专制?
  • 橫眉:究竟是要反对中共专制还是反对中国﹖
  • 橫眉:也来闲话“法轮功的低级错误”
  • 橫眉: 莫非SARS病毒都投奔了自由﹖
  • 橫眉: 我站在中共的角度, 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抱不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