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荻: 今天我们该怎样对待政府
(博讯2004年10月06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波兰团结工会的领袖之一亚当.米奇尼克回顾了波兰历史上的两类「改革派」——修正主义和新实证主义——失败的原因:当「体制外」的抗议沸腾、随后遭到政府镇压的时候,「体制内改革派」的危机就到来了:他们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是站在镇压者一方、还是站在被镇压者一方——两派改革者都不能这样做,因此都失去了民众的信任。 (博讯 boxun.com)

    而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在今天的中国,与其说改革没有希望,倒不如说「改革」是大有希望的。只不过这「改革」,是把老百姓手里的钱「改革」到当权者的手里而已。中国现在所处的阶段不同了,在这「改革开放」20多年的后极权主义时代,「党」早已由一个意识形态机器,成功转型为一个既得利益集团。所谓「改革」变成了寻租,变成了以改革的名义捞钱。这是任何人在今天论及「改革」时不能回避的现实。不要天真地以为任何「改革」都是导向开放社会的。目前正在进行的这场「改革」,实际上只是导向抢劫而已。

    今天中国能够产生真正的体制内改革派吗?我认为希望是渺茫的。让我们来假设一下:假设上天赐予我们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改革者,而且,他现在就坐在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姑且让我们假设他就是胡锦涛。那么,这个改革者会遇到什么呢?如果他所要进行的政治改革只是动动嘴皮子,丝毫不会触动既得利益集团手中的利益,那么,所谓的政治改革也就只是说说漂亮话而已;但是如果他要进行的是真正的政治改革,「还政于民」必然会损害既得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那么,这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最可能做出的反应,是立即将这个影响其既得利益的改革者拿下,哪怕他身为最高领导人。更常见的情形是:这个改革者根本爬不到最高领导的位置,就已经被既得利益集团消灭了。这几乎是改革者在今天中国的政治格局中的必然命运。

    「建设我们自己」

    如此说来,我们是不是就毫无希望了?既得利益集团是如此铁板一块、连最高领导人都奈何它不得?对此我要说不,既得利益集团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具体的例子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大的不说,现在中国两个派出所之间为了争功(即争夺寻租的机会)都能够打起来。原因是:既得利益集团是由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组成的。理性人有两大特点,一是个人利益重于集体利益,二是眼前利益重于长远利益(只要想想借钱为什么要付利息就明白了,今天的一元钱等于明天的二元)。这两大特点决定了既得利益集团内部必然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充满了纷争、矛盾和冲突的。理性人的特点能够让人们倾向于选择合作,但前提是对未来的长期合作充满信心。人们对未来失去希望和信心时,便会倾向于短期行为,倾向于背叛和损人利己。某贪官的「共产党早晚要不行的」便是最好的证据。理性人的特点也导致了「外部性」:虽然猖獗的寻租行为损害的是整个体制,承担后果的是整个体制、乃至整个社会,但贪污者个人却是能得到好处的;另一方面,「后果」可能几十年后才会降临,而利益却是眼前唾手可得的。这些都决定了既得利益者今天可能会为了寻租而依附这个体制,从中捞取好处,但明天在一定条件下——尤其是对体制没有信心的情况下——也会选择「跳船」,背叛这个体制。中共的各级官员纷纷把子女送出国门,把存款转移到瑞士银行,也是很好的证明。

    上面分析了既得利益集团不是铁板一块,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打破的。下面的问题就是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够达到这个目的。由于无法存在真正的体制内改革派,那么做「幕僚」、希望以此来影响决策的路是走不通的。有些人可能希望利用既得利益集团内部的分裂与矛盾来达到目的。这在一定条件下是有可能成功的。这个条件就是:要参与权力斗争,我们必须有力量。我们手中不掌握国家这个暴力机器,我们的力量从何而来?来自米奇尼克所说的「权力的其他来源」,来自社会,来自组织起来了的个人。原子化的个人是没有力量的,我们必须团结起来。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时,我们必须也有力量与之抗衡,才能够参与谈判和搏弈。

    具体的方法就是米奇尼克所说的「重建社会」。在中国我宁愿将之描述为「占领社会」:将被权力控制的社会从权力手中夺回来。既然我们的目标是建立限权政府,是「小政府,大社会」,即使在未来民主政府建立之后,大部分事业也是要由社会而不是政府来承担的,那么今天,社会就不妨率先承担起它当然的责任。米奇尼克和他的朋友们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地下出版机构、「飞行大学」、保护工人委员会。在这方面我们也做过一些努力,并且取得了一些成功:2003的公民维权年,网友们自发组织的聚会、讲座甚至签名和抗议活动;为北京街头的上访者和乡村建设学院的募捐;NGO组织保护环境、帮助爱滋病人等种种努力。用米奇尼克的话来说,就是「建设我们自己」,而不要指望一个「体制内的改革派」,指望一个「好皇帝」。

    这个原则也可以指导我们的发言和写作。按米奇尼克的说法,我们的发言应该面对公众,面对社会,而不是面对极权政府;我们应该告诉公众如何行动,而不是告诉政府如何改革;我们发言的目的是为了促进社会的觉醒、发育和团结,而不是为了「上书劝进」,乞求政府接受我们的改革方案。

    这里顺便谈一谈我对「保守主义」的看法。我认为当前某些学者对保守主义的理解有误。保守主义的含义是保守我们今天拥有的东西,而不是保守几千年前我们曾经拥有过的东西,保守主义不是复古;另外,保守主义也不是固步自封,而是主张循序渐进。用保守主义者柏克的话来说,不能改变的东西也就不能保守。具体来说,在今天的中国,我们所要保守的,不该是几千年前的所谓「文化传统」,而应该是「改革开放」20多年里我们已经争取到的点滴自由、社会行动的空间和权力的边界。最近我们在为北大《一塌糊涂》BBS的被关闭组织签名抗议、在质问签名的目的时,一位网友的回答非常精彩,我认为这回答体现了我们今天真正的保守主义精神:「从大的角度来讲,当国家打破已有的平衡,把权力伸向社会更深的角落的时候,表达出社会的一种意见,让国家感觉到存在的阻力,可能会有助于它更好地考虑这个问题。毕竟,这里不是政治反对派,不是麇集的反党分子。我们只是想保卫已有的东西不被夺走,至少不被稀里糊涂地夺走。

    <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荻:谁来保卫我们的规则
  • 刘荻:不锈钢老鼠上网记
  • 孙文广:致刘荻
  • 李树波:通向请愿之路:言说的权利与权利的言说——“关注刘荻”签名请愿活动的案例分析
  • 关于“签名信定稿”——纪念“营救不锈钢老鼠刘荻签名活动”一周年
  • 芦笛:呼吁中共当局解除言论管制,“开关延敌”──欣闻刘荻等人获释感言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 草庵透露些关于释放刘荻案件的内幕
  •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 刘荻等三人获释:用自己的人民作赌注,还有比这更下流的政府吗?
  • 草庵透露些关于释放刘荻案件的内幕
  • 润涛阎:几千年来以言治罪的结束--刘荻无罪释放的历史意义
  • 赵达功: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 推广刘荻, 提倡杜导斌--他山之石
  • 刘荻事件背後迷雾重重
  • 西风烈:听说要放小刘荻,我眼泪都出来了!
  • 刘晓波:刘荻:一个「大写的人」
  • 黄河清:刘荻小妹生日快乐
  • 纽约时报报道“不锈钢老鼠”刘荻近况
  • 不锈钢老鼠刘荻享受「部长级」待遇
  • 刘荻、刘晓波软禁 蒋彦永出差 吕加平失联(图)
  • 刚刚出狱后的刘荻
  • 刘荻接受BBC中文部独家采访
  • 北京检察当局一石三鸟 中共倒成刘荻恩人 (图)
  • 刘荻谈对她免于起诉
  • 刘荻谈对她免于起诉
  • 刘荻等三名网络异议人士获免起诉
  • 刘荻最新消息
  • 刘荻回家希望重返北师大完成学业
  • 传刘荻不能与外国记者接触(图)
  • 记者无国际谴责中国释放刘荻出于虚伪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有关刘荻被释放的声明
  • 胡锦涛过问 刘荻保释(图)
  • 温家宝即将访美 刘荻等三人获释
  • 刘荻等三名因特网上异议者获释
  • 中国网路不锈钢老鼠刘荻遭羁押一年后获释(图)
  • 网上异见者刘荻保释出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