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博讯2004年9月30日)
    毛泽东的"泽东"有润泽东方之意,本来意思不错,但偏不料"泽东"前面却有个"毛"字,"毛"者,有毛躁,鲁莽之意,毛躁鲁莽地施以润泽,必然会"好心办坏事",润泽不成,反而造成灾祸,老毛这个奸雄与江泽民那"闷声大发财"的奸贼所行不同,他是十足的理想狂,真的想把中国建成共产主义天堂,但是共产主义只是老马魔性发作,走火入魔臆想出来的歪理邪说乌托邦,所以老毛不但建不成天堂,反而建成了地狱,正应了"毛泽东"的意思.

      其实,"泽"字表面意思虽好,却牵连着大灾难:一则,"泽某",有把某变成湖泽,泽国之意,进而指大灾难."毛泽东"三字,就有毛躁鲁莽地在东亚大地(祸及朝鲜半岛,越南,柬普寨等东亚地区)造成大灾难的意思,且不说建国后水灾频发,毛时代的人祸,就远甚于"泽国"之难. (博讯 boxun.com)

     二则,"泽",与"贼"近音,特别在湖南江浙方言中,二音非常相似.因而,"毛泽东"就有"毛贼东"之意,再加上,"毛"与"矛"同音,"矛"者,暴力之象征也,意即毛贼以暴力称霸为患于东亚大地.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自暴力起家,历经占山为王,四处流窜,站稳脚跟,扩充势力地盘,到乘国难之机发展壮大,除有藉之施行精神控制的马列邪教理论外,其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分赃的"革命"行为方式与土匪强盗流氓杀人抢劫团伙作案毫无无不同,只是规模巨大得多而已."解放"后,毛共更借助国家机器,制度化高效地洗劫有产者,并对后者施行群体灭绝,其所作所为,无异于一伙绑架了整个国家的黑帮匪徒.毛泽东等人慷老百姓之慨,对外输出共产瘟疫,对金日成,越共,柬共共产黑帮势力在邻国的夺权上台起了重大的扶持作用,导致这些国家与中国大陆一样生灵涂炭.这,活生生地应了"毛贼东"之意! 有人指出,老周,老朱,老毛这三个人的姓本身就有微妙的互动关系,有"粥"(周)才好养"猪"(朱),猪养肥壮了,才能长出浓密的共产黑帮这身贼毛.于是而,在一九七六年他们三个好日子到头之际,老周先死,"粥"顿时没有了,于是在折腾了几个月之后,老"猪"(朱)也没了生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老毛在老朱走后,也接踵去见了马克思.这些事若是纯属巧合,为何合得那么巧,巧的那么多?即使此先存不论,但从三人的世俗功用关系,也与其姓名相合:老毛雄才大略,高瞻远曙,善于运筹帷幄,少了老毛,则共党无魂,必然重蹈大顺军覆澈,但老毛脾气暴躁,傲慢自负,不利其与其他领导人融洽相处,更不利"统战工作",因而,极需要老周这样人鬼两面不露痕迹的"道德楷模"式的外交家发挥润滑剂,粘合剂的功用,但是资本家出身的老周习惯于衣冠楚楚,仪态高贵,舞姿潇洒,不利其与红军八路内的匪盗贱民土包子粗人将领"打成一片",而德高望重,又长得象印第安土老包酋长的老军人朱德,却最适合团结军队将领的这一需要.所以,这三人历史上的功用关系也符合他们的姓名:必须有朱,周相助,老毛的贼毛才能长得繁盛,最终毛遍中华,否则,老毛只能割地称王,或象波尔布特之流一样,在短暂地瞎闹一阵后,又进山落草为寇.

     曾节明 2004年九月三十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 曾节明:陈独秀名字之奥妙
  • 曾节明:误动肝火,兼悟“飞虎队”起错了名
  • 曾节明:新中国宜建都武汉
  • 曾节明:追忆一位英年早逝的民运知己
  • 曾节明:不同的“盛世”背景-《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 曾节明:江泽民比吕加平更具进步作用
  • 曾节明:请不要用势利眼看待血和泪
  • 曾节明:驳“历史的必然 ”和“历史不容假设”
  • 曾节明:新中国-中华联邦国名,国旗,国歌方案及其说明 (图)
  • 曾节明:试论中国国旗沿革及变革方案
  •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六)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五)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四)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三)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二)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