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方觉:由改革的执政党逐步转型为现代左翼民主政党
(博讯2004年9月30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4年9月29日 (博讯 boxun.com)

     最近公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这是中共执政55年来第一次思考自己的执政能力,表现出中共新的领导层觉察到了中共执政面临的一些新问题、新困难、新挑战。

1949年以后中共由一个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在现阶段新的国内条件和新的国际环境下,中共面对的历史需要是怎样由改革的执政党逐步转型为现代社会的左翼民主政党。

现代社会的一个根本特点,是利益群体的多元化,各种利益群体都希望公开、合法地表达并追求自己的利益。因此,出现反映多元利益的不同的政治团体或党派是正常的、必然的。所以,一切民主政党的基本准则,就是承认其它政治团体或政党有合法存在的权利。中国共产党需要接受这个现代政治的基本原则。

     当前中国存在着几个被中国共产党认可的党派。但是,所有这些党派都是在1949年以前的革命时代产生的,都不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民主政党。这些非中共党派不能充分代表中国正在形成并将扩大的多元化的利益格局,它们缺乏广泛的现实的公众基础。因此,中国政治改革的一项重大需要,是在现有党派之外允许产生新的政治团体,并在条件更成熟的时候,允许产生新的政党。毫无疑问,不论是新的政治团体,还是新的政党,都应该尊重民主规则、遵守法律、愿意保护国家利益。中国共产党需要在这项政治改革上迈开最初的步伐。

     现代社会任何政党执政的合法性,都必须在普遍选举中由人民确认。因此,逐步而及时地实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另一项重大需要。目前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和教育程度,超过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公众的社会责任感和政治参与意识也有了明显提高,扩大直接选举的条件已经具备。至少在中国比较发达的大城市,实行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市长的直接选举并不存在无法解决的操作困难。中国共产党需要把执政的合法性建立在民主选举的基础上。

     现代社会的政党执政,在很大程度上要通过议会进行,执政党要向议会提出立法建议和政策设想,由议会独立立法并制定重大政策。所以,应该扩大中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与作用。中国共产党应该更多地通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民主执政。与此同时,要提高中国各级行政首长的独立性。行政首长应该更多地代表大多数人民,而不是更多地代表政党,这是行政公正的重要保证。因此,中国共产党应该逐步减少对行政事务的直接干预。长期以来在所有行政机关设置的起领导作用的中共的党组织应该逐步撤销。

     中国共产党的执政,主要是在立法方面和行政方面。司法与政党分离、司法与政治分离,是司法公正的重要条件,也是法治的重要内容。所以,长期以来主管司法的中共的各级政法委员会应该逐步撤销,所有司法机关内起领导作用的中共的党组织同样应该逐步撤销。

     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一个重要体现,是具有中共领导人身份的国家主席统帅中国军队。这就需要相应建立以政府的国防部为中心的现代军事领导体制。革命战争的特殊时代形成的由中共直接领导军队的体制,一直沿用到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已经不适应中国的民主化,不适应现代军事变革。

     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是在政权领域,不应该包括社会领域。如果执政党全面领导社会,有可能压抑社会的活力和创造性,也有可能加剧权力与金钱、权力与其它物质利益的腐败交换。因此,有必要逐步撤销企业、事业(学校、媒体、文艺单位、科技单位等)、群众团体(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社会团体中起领导作用的中共的党组织,也有必要逐步撤销农村的村和城市的居民委员会中起领导作用的中共的党组织。

     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是在政治天地,不应该扩大到精神天地。执政党可以有自己的信仰,也可以在社会中宣传自己的思想。但是,思想多元化和信仰多元化是社会的多元化与现代化的表现。执政党有必要容忍思想自由与信仰自由。

     上述重大的政治改革,都要求中国共产党逐步转型为现代左翼民主政党。这一转型将有利于国家的民主化,有利于中国的全面进步,有利于社会和谐,有利于中国同国际主流社会的交往,也有利于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健康发展。当然,这种转型并不容易。这种转型不仅需要中国共产党进行更深刻的改革,而且需要其它现代社会力量建设性的推动。 (完)

    (作者是在美国的中国政治活动人士)

(Modified on 2004/9/3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觉:促进中国的发展•改革•开放——关于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
  • 晨海:中国应出“戈尔巴乔夫”——与方觉先生商榷
  • 晨海:论任畹町和方觉之争
  • 方觉:回应(任畹町)诽谤
  • 方觉:正确计算人权比分
  • 方觉同“中国人权” 的讨论
  • 方觉:宪政神话与修宪局限
  • 重新刊发《扩大中国的政权基础》/作者:方觉
    —庆贺2004年中国春节—

  • 方觉:远离毛泽东
  • 方觉:中国民主需要等待多长时间?
  •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方觉最新论述:中国的转型与全球战略重点的再转移
  •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方觉对中国新领导层的分析和建议
  • 方觉:政治改革的新幻想
  • 方觉:非民主政权没有前途
  • 方觉 :SARS 与中国的政治改革
  • 任畹町:《博讯》网 惧怕暴露“方觉现象”
  • 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
  • 中国的大变革要在第四代领导人之后-美国之音对方觉的直播电视采访
  • 美议员与方觉谈中国人权状况和政改
  • 方觉:中国新的领导层的人权政策与过去相比,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
  • 刘晓波、杨建利、方觉和张昭富获颁“杰出民主人士奖”
  • 方觉谈六四
  • 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 方觉:北京仍然没有春天
  • 方觉:新形式的政治流亡
  • 方觉获释后在美国的第一次学术演讲(图)
  • 人权人士康原就方觉获释感谢中国
  • 方觉来美创「合法公民被随意放逐」记录
  • 方觉被警方解送赴美飞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