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笑拳:美食天堂在北美
(博讯2004年9月27日)
    我出生在魚米之乡的江南,又成長在淝水之滨逍遥津畔,从小吃慣了大米饭。忆往昔下放农村时光,待到新米上市时,无需小菜,白飯可吃三大碗,也绝不是什么夸张之言。后來稻米改良,那香糯黏润的农垦五八号,还有什么贡米新稻,至今回想起來,那松柴烧红烟熏缭绕的灶堂,那新米出汤浓郁扑鼻的清香,眼前恍若又是香溢满厨间。

     如今,移居到盛产小麦的加拿大,十几年下來,食事竟不自觉地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來以米食为主的,竟不自觉地让位給了不仅价廉物美,而且极易变化多端的面食。 不过,我这个江南人,与面食結缘,也绝非始自移民。 小時候的某一年开始,生活來了一個陡然之变。那是在三面紅旗高悬的年代里。毛泽东人民公社好的大幅题词标语,並沒有把我們带到美妙的共产主义境界,〞大跃进〞的結果,反而使得著名的魚米之乡,慢慢变得不但少米,而且更几乎到了无魚的地步。一天放学回家,见饭桌上摆的又是一锅端的〞瓜菜代〞,筷子未动,眼泪潸然:记得当时年纪小,好想吃顿大米饭!但,那哪兒是饭?分明是连菜帶汤的面疙瘩。却原來,那年头让共产风刮得不仅连粮食要定量配給,后來还要硬性搭配一定比例的面粉,甚至玉米粉,山芋干等粗谷雜糧。 其实,江南人倒不是不爱吃面食的,比如說无锡小笼包,上海雪菜阳春面,绿杨屯汤云吞都是名扬五湖的美食。不過,那是南方人吃噱頭的玩意,外出游玩点点心倒是可以的,可是要他們日日当正餐,就好比赶鴨子上架,有点蛮来了。再說那年头谁家能天天上馆子呢,餐餐买,买不起;天天做,又沒時間。 说真格的,从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那的确是個蛮荒的年代。那年头沒让饿死,或者饿出毛病來,就是不幸中的大幸,谁还有心思穷讲究什麼米食面食呢? 中国人逃亡,开始饥馑是最大因素。远的不說了,六十年代有个逃亡潮,那时人多就近逃,大多只跑港澳;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日新月异,中国社会已及〞小康〞,那屠夫說大家只要有口饭吃,就不存在人权的问题,然而为什么到现在,还有那么多的人要逃跑? (博讯 boxun.com)

    这是题外話,按此不表。表只表這加拿大尽管经济不怎么样,但生活素质却始終不差,某些方面,比如食住,甚至要高過东京港澳。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对廉价的面食津津乐道哩? 不錯,加拿大的面粉的确是很便宜的。此地大米虽說也不贵,以前加元強劲之時,四五元都可买到不錯的十公斤一包,后来加元疲弱,免不了的带动米价大幅上揚;反之,加国小麦粉愈显廉价,当時比米价还高的面粉,现在平价十公斤仅五元上下。米面价格如此起落,食事是否因此而受影响? 应該說,米食給面食让路,价格差是可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但那毕竟不可能是主因。试想,一个成人就是放开肚子吃,无论米食还是面食,至多也不过消耗十來公斤,任你机关算尽,也省不了几块钱。何况现在,蔬菜肉类的副食比重已经远远超过了传统的米面主食。 问题在于:面食可做的花样确实是米食难以相比的。鬼佬的面包烙饼皮萨帕斯塔就甭提了。拿我們江南小笼包子阳春面锅贴饺來說,也实在不需要什么高不可攀的技艺。刚到加拿大我曾到一家面厂打過工,以后失业在家我又钻研过几项面技。节假闲來无事,什么菜包子肉包子,水饺虾饺,云吞锅贴,細仅发丝的寿面,粗如筷子的伊面,技艺绝对不亚于无锡元头渚上海城隍庙。 另外一个原因是时间。加拿大的生活节奏不像香港东京那么赶,八小时之外都是你自己的时间,生活起來悠然自得。如果文化娱乐单调,还令你有一种有坐移民监的味道。 好在我这个人生活兴趣广泛,加上好吃好动。以前还为這一辈子沒有福份当美食家而深感懊恼。如今为煞煞嘴馋,也为了打发业余时间,于是低头寻思,北美大地,物产丰富,价格低廉,时间充裕,加上电视讲座天天教授五洲四海烹饪技艺,能有條件当个业余烹调师也不错嘛!于是咬咬牙上了锅台,就这样奋发图〞香〞地干上了。 事实上,食也是文化,烹调也是一门活生生的艺术。当年要吃那种糊里糊塗如同猪狗食的〞瓜菜代〞,实在是五千年文明的大倒退!那年头,皇上他老人家怎么好意思唱得出〞六亿神州尽舜尧〞的高调呢? 俱往矣!如今舜尧般的东方儿女,纷纷到西方〞插队落戶〞,吃米吃面,当然悉听尊便。不过,我这个江南人还是發現了在这北国之春的新大陆:吃面食,的确能吃出更多的花头名堂,的确能吃得更加美滋美味。

    为了使一个自由民主的北美新家园进一步至臻完美,且让我们努力再加餐,加餐再努力!/东元5004年9月26日修稿于多伦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笑拳:《胡哥也是义和团》
  • 章笑拳:胡哥也是义和团!
  • 章笑拳:《难道我们永远逃亡》
  • 章笑拳:《中山狼为何变老鹰》
  • 章笑拳:《论坛的脸 悄悄在改变》(《驰骋网络战恶浪》之四)
  • 章笑拳:忆同学少年 忽然天涯沦落人
  • 章笑拳:自由的日子,真好!
  • 章笑拳:吃遍天下 还是北国好
  • 章笑拳:驰骋网络战恶浪(三)笑拳歌谣翩翩来
  • 章笑拳:败絮其内谈神州
  • 章笑拳:金玉其外话金牌
  • 章笑拳 驰骋网络战恶浪(二)两度封喉志愈坚
  • 章笑拳:驰骋网络战恶浪(一)
  • 章笑拳:关于血卡的祖先和血肉馒头的故事
  • 章笑拳:一桢照片引起的回忆(图)
  • 章笑拳:21世纪中国民工的自嘲 和30年代鲁迅的自嘲
  • 章笑拳:中国的朋友在哪里
  • 章笑拳:究竟是谁 玩残了中国
  • 章笑拳:从历史和现实的斩首行动 看文明和野蛮的区别
  • 章笑拳:中国的历史,一部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历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