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宾雁:走向势均力敌?
(博讯2004年9月08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一个社会里最重大的变化,往往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间发生的。1971 年九一三林彪出事,大家是知道了,可是中国人对共产党、对毛泽东的态度从那时候起开始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共产党本身也开始解体,这个过程就是大家看不见的了。1989年六四以来,又有一个变化,到现在才露出头角。那就是共产党要维持它的统治,已经遇到了不可克服的障碍;它历来所使用的那一套统治办法已经失灵了。 (博讯 boxun.com)

    在所有执政的共产党中,中国共产党是最重视意识形态,也就是最重视控制人民的思想的。中共从来也没有正式放松过对新闻出版的控制。凡是发生了松动的时候,往往都是新闻出版界内部和社会力量起来挣扎和斗争的结果。1956年、1979年和1989年都有过这种起伏,结果都是争取新闻自由的一方被镇压下去了。江泽民统治那十几年,也是如此。近两年,出现了一个新情况,就是中共领导极力要加紧对新闻出版的控制,几乎到了不择手段的程度;但是另一方面,它的控制能力却明显地越来越不灵了。一个例子就是《中国青年报》最近发生的一个事件。青年报的上级机关团中央的二把手来到报社讲话,要求青年报回到1951年创刊时那个状态,就是老老实实做个团报,不要管社会上的事。威胁说今后谁不听话就走人。想不到起了相反的作用。编辑、记者七十多人起来抗争,著名记者卢跃刚代表大家在网上发表一封长信,直接点名批评团中央书记,维护报纸已经得到的新闻自由,还对六四事件公然表示不同于中共中央的见解,同时不客气地批评了江泽民如何搞个人迷信等等。这就不仅是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而是在政治上接近反叛了。据我所知,1949年以来的新闻史上还没出过这样的事件。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官方居然没有任何反响!

    这是一个值得瞩目的动向,表明大权在手的官方和手无寸铁的民间这两种力量形成了一种拉锯状态,谁也制服不了谁。江泽民亲自决定逮捕了蒋彦永医生,那绝不会是随随便便做出的决定。据说要把台湾间谍的罪名强加在蒋医生身上。可是一个多月以后又不清不楚地放了。改变主意,显然不是由于发了善心,而是不得不放弃原来的计划。《中国青年报》事件暴露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上级机关对下属单位行使领导权不灵了;一个是党的领导制服下属官员最后的一手----不听话就把你赶走,夺走你的饭碗,也不灵了。这都是过去没有过的。中共中央宣传部是除中组部外最有权威的一个部门,前几年只听说中宣部整别人,没听说中宣部叫别人给整过,但是这是过去没有过的。但是不久以前,北京大学教授焦国标发表了一篇文章公然声讨中共中央宣传部,也不见官方出面处理。在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也露出了类似的迹象。比如上访问题。二十几年来一直是采取阻挠、拦截、强迫押解回乡等等办法。现在一概不灵了。对于上访者中间的领袖人物采取逮捕、判刑等办法,也不灵了。这才不得不采取最后的一着。九月二号,官方索性动员大量军警,把滞留北京的一千多名上访者拘捕起来。这难道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当然不行。这就证明了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人民的一个优势是人多势众,进京上访者绝不会减少,那么你有多大的监狱,能经常不断地抓人吗?

    现在大陆还没有出现社会动荡向社会动乱转化的明显征象,统治者上层已经这么紧张并且显得这样无能为力和无计可施了。如何应对愈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和冲突,胡锦涛、温家宝和江泽民一派不会一致,因而社会动荡只能使上层核心内部斗争进一步激化。而上层内斗的激化,永远是有利于社会变革力量的成长和壮大的。

    (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宾雁:吸毒与中共的非人化
  • 刘宾雁:破坏教育的后果
  • 评:刘宾雁: 人在中国,价值几何?
  • 刘宾雁: 人在中国,价值几何?
  • 刘宾雁:冤假错案继续攀升
  • 刘宾雁:维权需要大家行动
  • 刘宾雁:如何处理孙大午案意义重大
  • 刘宾雁:胡温新政改进可见,人权进步尚待推动
  • 刘宾雁:借周正毅案能否揭开上海的盖子
  • 刘宾雁:谈香港七.一大游行的成功
  • 刘宾雁:大饼越来越大,穷人的份越来越小
  • 刘宾雁:江泽民见好不收
  • 刘宾雁: 磐石出现裂缝,新的转折时机到来
  • "以薪养廉"能行得通吗?-- 刘宾雁
  • 刘宾雁:六四以来,中共放弃阳光道,走上独木桥
  • 刘宾雁文章:寻找共产党
  • 略谈刘宾雁认为的清官徐匡迪
  • 廖亦武、刘宾雁和王力雄获得赫尔曼/哈米特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