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博讯2004年9月03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今年5月24日,华盛顿邮报发表《在网络夹缝中生存的网络管理员》(Webmaster Finds Gaps in China's Net)的长篇报导,文章主要通过《民主与自由》论坛坛主吴伟先生的抗争事例,揭露中共当局控制互联网,侵犯人权,压制言论自由,迫害异议人士的中国现状。报导是这样开头的:中国广州──当吴伟的网站第23次被关闭的时候,中国西部城市成都的警察用他们自己的站点代替了它。去年夏天的一连几天,当人们想要点开他的民主自由论坛的时候,在屏幕上取而代之的是大红字的信息。 信息内容是:「由于这个站点包括非法信息,现要求管理员立即与成都公安局网络安全部胡警官联系。」警官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博讯 boxun.com)

    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引起当局的震怒,他们千方百计开始了对吴伟先生的迫害。

    吴伟的名字很陌生,我们还是习惯叫他的网名「野渡」。我曾经去过野渡的住处,这是在天河区边缘一个农民房居住区内,密密麻麻的矮小楼房挤在一起,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野渡的住房大概只有10平方米,屋内除了一张床外,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角落里的一张小桌上放著一部电脑,还有一把破椅子。我也只能坐在床上,而手中虽然端著他太太递过来的一杯清水,却没有放水杯的地方,只能将水喝完将纸杯丢进垃圾桶里。之所以居住在这样一个恶劣环境和这样狭小的房间,一是野渡太穷了;二是因为这里有宽带设置,上网方便。

    昨天,野渡接到房东通知,要求他搬走。问房东:为甚么?房东说是公安找他,要他这样做的。房东还善意告诫野渡「要注意了」。野渡好不容易找了个学校代课工作,但学校已经不在聘用了,个中原因我们猜想也不差哪里。失去了工作,又失去了住房,接下来野渡的日子将很难熬。

    为了打压异议人士,当局是甚么卑鄙手段都用的出来。何清涟女士曾经撰文谈到中共采取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江泽民统治后期,更是确立了一条『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的原则,对所有『政治思想罪犯』与『良心罪犯』,不是罗织贪污腐败及各种刑事犯罪罪名,就是用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罪』、『泄露国家机密罪』及『阴谋颠覆政府罪』等入人以罪,使『思想罪犯』与『政治罪 犯』连争取社会同情的可能都彻底丧失。」君不见,深圳异议作家刘水先生被构陷「嫖娼」罪名收容教育两年;君不见,许万平被成都公安蓄意栽赃,以「毒品交易」为由关押;君不见,「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以台湾间谍嫌疑罪名被国安迫害。还有的异议人士被以「偷盗自行车」、「造谣」、「漏税」、「收赃」等所谓「罪名」关进监狱。

    对付野渡这样的异议人士,当局使用了另外的手段,这就是挤压你的生存空间。当局的潜台词是:当你生存都成问题时,我看你如何还去争取民主自由?你申请ADSL我不批准,让你无法上网,我看你还如何去搞你的「民主与自由」网站?

    不过,我了解野渡的性格,他是决不会向当局求饶屈服的,这种压迫只能激起对自由的更强烈追求。不知道野渡将搬到哪里居住,我们衷心祝福他,一如既往支持他、关心他。一句话:要挺住!

    2004年9月3日

    (大纪元首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