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宾雁:吸毒与中共的非人化
(博讯2004年8月26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我小的时候,汉语里还没有吸毒这个词。那时候,是按照所用的毒品,分别叫做抽大烟,抽白面,就是海洛因,或者扎吗啡。一个人只要上了瘾,要戒掉就很难。倾家荡产和家破人亡是常见的事。前几年读一本小说,女作家毕淑敏写的《红处方》,才知道几十年后的今天,毒品是有了很大的进步,海洛因的精纯度是越提越高,要戒掉毒瘾也就更难了。费了很大劲好不容易戒掉了,一出戒毒所,没多久,就禁不住诱惑,又吸上了。至于人们对于吸毒者的态度,似乎也没多大变化。六十年前,他们是社会上最受蔑视的贱民,现在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同情,你吸上了毒,你又戒不掉那个毒,至少是意志薄弱,没有出息吧。 (博讯 boxun.com)

    从孔夫子到毛泽东,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把人身上的毛病一概归之于一个人本人的思想或道德问题。。事实上,人的思想并不那么自主,不但受到客观环境的影响,也离不开自己生理机制的支配。毛泽东不承认人的肉体的存在,把人的最基本的欲望和合理的需要都看作人的错误思想的产物,极端夸大思想的决定性作用,这就为他控制人和强迫人去做他的驯服工具,提供了方便。像吸毒这样的事,在毛泽东时代自然就是一种犯罪了。

    近年来西方科学界付出很大力量研究人的大脑,发现人的主观世界,也就是人的心理、思想、感情和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是和大脑的功能分不开的。有一门学问叫神经生物学,在研究人的吸毒问题上就取得很大进展。他们发现,人染上各种嗜好,包括吸烟、喝酒、吸毒等等,都使他脑子里的一个叫做“快乐通道”的区域活跃起来他们已经能够用肉眼看到吸毒在大脑活动里引起的微妙变化,可以持续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于几年之久。吸不吸毒。起初确是一个人自主决定的事,但是在那条路上走过一个临界点,脑细胞就开始发生变化了。大脑里的那条“快乐通道“,从原始时代就主管人的食欲和性欲的,这时候就叫吸毒的欲望所占据了一个位置,从此以后,人就不能自主,而被大脑的功能所支配了。

    20世纪30年代,人类发明了一种戒毒的药,叫梅塔东,当时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但是这种药也能使人成瘾,美国有些地方已禁止使用。近年来有一种新药,叫做布普连诺芬,发明出来,被认为是在对海洛因和鸦片的戒毒上是三十年来的一个极大的突破。去年,美国的一个戒毒所治好的43个病人里只有五个在六个月后又吸上了毒。成功率达到88%。在法国,这种药上市不到十年,由于过度吸入海洛因和鸦片而死亡的人数,已经下降了80%

    我在前面说了毛泽东时代的哪种偏向,就是把不是人所能做主的事业归咎为人的思想问题和道德问题。现在必须加上一点补充,就是现在,和很多其他问题一样,中国走上了一个和毛泽东时代相反的极端,同样危险。如果说毛泽东把人的最基本的欲望和需要都看作人的错误甚至犯罪,那么现在主导社会的倾向就完全相反了。中国人至今仍然享受不到很多比中国穷困得多的国家里人民所能享受到的起码的政治自由,但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却给了中国人以另一种自由,那就是只要你不关心政治,不反对党的领导,你就可以把自己的任何欲望都放纵开来,直至去干任何邪恶的、伤天害理的事。毛泽东曾经为了实现他的野心、把中国人变为他的驯服工具而极力把中国人变为阶级斗争和生产的工具,也就是非人。现在的共产党为了维持其统治,极力纵容中国人身上属于动物本能的一面,也是把人变为非人。这种变化,是和25年来经济的发展同步进行的。经济发展有多块,中国人向动物方面退化的速度就有多快。一个中国人只要有一点想象力,想起不愿的将来,还不该不寒而栗吗?

    (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