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若思:奥运冠军的“注水猪肉”文凭
(博讯2004年8月20日)
    林思云先生《奥运金牌的陷阱》一文一针见血,击中了中国“爱国主义”面子工程的要害。在我看来,奥运冠军在给面子工程添砖加瓦之后,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开始经营自己的“面子工程”—进军中国著名高校,“以争金牌的精神”拿名校文凭,这些奥运冠军自身的“面子工程”同样是要不得的。

     二十年来,中国除给奥运冠军日益丰厚的物质奖励以外,还有保送进名牌高校等精神奖励。只要当上奥运冠军,就理所当然不必通过高考的鬼门关,堂而皇之进入中国最好的大学读书,似乎已经和高额奖金一样成了重奖手段,我不知到世界上还有没有第二个“体育大国”是这样奖励选手的。 (博讯 boxun.com)

    记得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曾在报纸上读过某著名国手退役后因无一技之长,又没有获得当教练的机会,只好到工厂当工人,此位老兄吃惯了体委大院的好鱼好肉,吃不惯工厂食堂的粗茶淡饭,不禁牢骚满腹,觉得“我为祖国争得那么大荣誉,牺牲了学文化的时间埋头训练,退役后心理实在不平衡!”

    后来,大概是这样抱怨的人越来越多,体委开始安排著名国手退役后先去体育学院进修,然后当官—省体委副主任之类。虽然好选手未必是好领导,但以如此方式安慰他们,似也不算太离谱。

    但是自从中国的奥运工程启动,冠军们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去体院进修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虚荣心,而是开口便要去名校,选择计算机、英语、国际贸易、工商管理等热门专业。假如他们的文化基础能够胜任这些专业的学习,倒也罢了。问题是他们与这些专业其他学生在文化基础上的差距,比那些同学与他们在体能和技巧上的差异还大。接了“国民英雄”烫山芋的大学校方不敢直接了当让他们去附小做回少先队,只好让他们在大学里偷偷摸摸读小学。那位做了梁太的著名国手读了半天清华大学,穿着写满英文脏话的裤子招摇过市竟然浑然不觉,还要等着记者大人“提醒”。

    中国作为一个想做“体育大国”的穷国,不得不以穷国的办法办体育。今天的冠军都是从儿童时代被精挑细选到业余体校,体校名为“业余”,实际上对文化课要求甚低,而体校生的运动成绩越好,越有“潜力”,接受文化教育的时间越短。公平地说,某些著名的冠军连小学的加减乘除都不会算,不是他们自己无能,而是畸形的体制造成的恶果。

    当年我所在的大学就请来一位奥运冠军,她金口一开说要读英语系。本校英语系一年级新生尽是各省市英语竞赛的头几名,冠军小姐却连英语字母都认不到二十六个。校方不敢驳冠军的面子,就安排附中的英语老师给她单独开课,结果她虽是”某某大学”的注册学生,大学期间一直跟着这位“私人教师”扫盲,从未与她的同班同学上过一堂课,最后还以某某大学的文凭毕业。本来,拿这这张真的假文凭,应该像拿着假的真文凭方鸿渐一样低调些,可是这位“注水猪肉”文凭得主偏偏还恬不知耻地向记者夸耀:“我以争奥运金牌的精神完成了大学本科课程学习”。天啊,难道中国大学本科课程是扫盲班不成?

    如今保送奥运冠军上名校好像已经成了永久性的奖励项目,清华大学干脆建了校跳水队,好像要长期无条件地帮今后的跳水奥运冠军扫盲。假如那些选手的确有进入大学学习的文化水平当然无话可说,问题是他们住在大学宿舍却在学小学课程,他们的大学文凭只有小学毕业证的分量,是十足的注水猪肉文凭。

    从中国人对面子工程的执著来看,体育官员们恐怕到二十二世纪也未必会放弃那个误人子弟的“体校选苗”制度,也就必须面对如何处理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金牌英雄的“文凭自卑”。假如中国的体育官员真是有心弥补“奥运工程”耽搁选手学业的损失,不妨聘请教师给他们单独开办学习班补课,或者针对他们各自的情况由国家出钱聘请私人教师,能达到大学入学水平的再去深造,有一定文化水平的进行专业化培训,让他们成为懂科学训练的教练员,帮助全民提高身体素质。而用注水猪肉文凭去安慰奥运冠军,不比“手上的老茧就是上大学的资格”强去哪里,那完全是对高等教育的侮辱。

    同时我也对这些到大学去上小学的奥运英雄感到疑惑:如果金牌是凭实力得来,而不是仰仗禁药,为何还要用水货文凭来麻醉自己?不过也难怪,他们满足了国人的虚荣心,国人也只好满足他们的虚荣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