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中国,总是以自己的腐败制造出丑闻和笑柄
(博讯2004年8月19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因腐败给社会带来最大的损害就是教育系统和医疗卫生系统,一个是要“为人师表”,另一个是要“治病救人”,现在一旦“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实际上已经在把我们的后代当作商品,把病人当作商品了,其结果是腐败进一步蔓延,后患无穷。
    
     我是在当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里,看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这个招生丑闻的。对广西南宁考分750分的学生还要敲诈10万元钱,表面上看起来,除了要说明腐败的大学老师们是怎样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之外,还要说明了这与北航大学长期在招生工作中缺乏监督和制约的机制十分不开的。当教育者敲诈被教育者的时候,这些教育者已经堕落到了极点,这已经成为我们整个社会的悲哀与灾难。
    
     我熟悉的广西朋友对我说,北航这几个教师在广西招生收受黑钱何止今年,以前也是如此,横行了有许多年了。北航在广西老百姓中的名声一直很坏,北航是许多广西官员的子弟学校,北航的这几个教师每年都要以各种名义来广西旅游,有时甚至是他们的亲戚朋友,所有花费一个电话就由广西全程负担。每当到了招生的时候,就好像北航是他们私人开的,只要交钱就行,交钱的数目也很随意,广西的官员和普通人都争相巴结。
    
     而且,熟悉内情的人进一步说,国防科工委所属的几所大学,腐败的程度都大同小异。不光是在北航,就是在国防科工委所属的北理,南理,南航,西工大,都存在这种招生上收黑心钱的腐败现象。陕西省原公布计划招生500多人,但实际扩招至1000多人,这种扩招的数量极不正常。学校怎么会有这么多教学空间来容纳增加进一倍的学生,莫非本来就可以招1000多人,故意只招500多人,剩下的通过扩招,可以额外的收很多的钱。在经济并不发达的河南省,每扩招一人也是10万元,从贫穷的学生那里赚这么多钱,国防科工委的高校就不想想将来建设国防的栋梁骨干对你们怎么看。
    
     我虽然久不教书了,但我的弟弟还在北大教书,而且还参与每年北大新生的招生工作,对各高校招生中的提档、定向、批条、录取的各个环节中所人为产生出来的发财漏洞,使学校,也使许多参与招生工作的教师个人从中发财致富,这早已成为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当整个社会陷于腐败的泥潭之后,幻想在某些大学里还保留有一片净土倒是不正常的。
    
     实际上,这次北航招生中的丑闻暴露的正是目前高校招生工作中多年来一直在运行的潜规则。与国家教育部一项政策的出台有着密切的关系,早已超出了个人腐败的范围,属于制度上的腐败,同招生教师个人人品的好坏,是否极端贪婪有一定的联系,但没有决定性的因果关系,是由目前中国的具体国情和现行政策所决定的。
    
     具体来说,中国现阶段的教育资源非常有限,高等教育尤其是优质高等教育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教育部为了充分调动各高校自主招生的积极性,扩大招生数量,减少失学人数,允许各高校对属于“扩招”的学生实行收费政策,所收取的费用可用“赞助费”或其它合适的名目进行,用于改善自身的办学条件,调动高校教师的教学积极性等等。
    
     2003年开始,有22所高校开始开展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工作。2004年,经教育部批准进行自主招生试点的高校增至28所,都是教育部直属重点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招生人数控制在试点高校年度本科招生计划总数的5%以内。用教育部的解释来说,自主招生是国家为积极探索多样化选拔培养高素质及拔尖人才的途径而进行的一项招生改革试验,是考试机制与国际接轨的一种努力。
    
     高校招生过程中运行的潜规则就这样产生了,招生潜规则的流行一方面是因为教育资源的短缺,另一方面是因为招生录取过程缺乏必要的透明性,黑箱操作,缺少或干脆没有外部的社会监督,决定许多考生命运的事情往往掌握在极少数招生大员手里,在招生工作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下,招生指标很容易成为教育部门某些人的敛财工具。
    
     举例说,一所国家重点高校,它今年招生的实际能力可容纳1000名学生,可是在它上报今年招生计划的时候只报了800人,另外200人就属于“扩招”,允许收受在学费以外的“赞助”费用,所收款项归自己支配。
    
     在具体实施上,经常采用的是提高录取分数挡的做法。
    
     比如说,这次北航在广西招生,录取名额是69人,如果分数线定在745分以上,可一次有选择的将学生全部招满。但是这样做就没有钱可收了。于是,将录取分数线定在758分一档,758分以上的考生不另外收钱,低于758分的考生另外收钱。也许一个低于2到3分的考生只收了3万或5万,一个750分的考生被收取10万元就是这个高校在广西的价码。
    
     只不过,这个本应该在私下运行的潜规则给暴露到了警方和新闻媒体那里,潜规则被打破了,一切都要重新回到“公事公办”的状态中去。
    
     我有许多非常要好的同学和朋友还在大学里从事教学或行政工作,每当我看到他(她)们一旦涉及到要帮助某位学生进入到大学念书的时候,眼睛里,言谈话语里总是不由自主流露出一种对自身利益攸关与共的特殊表情,隔得老远,我也能感觉到那种优越行业所赚取的金钱的铜臭味道,这已经不能用单纯的贪婪问题来解释,这已经形成为一种自然的本能,一种由于多年来因众多人有求于高教行业而形成的对利益追求的潜意识。
    
     在今天的中国,再没有什么比一位学生家长送自己的孩子去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事情了。在一个权力缺乏监督和约束机制的社会环境里,发生索贿和敲诈的事情是很自然的。自律只对极少数的人才有效。多少年来,我亲眼看到我的多少师长、同学、同事、亲友陷于腐败的泥沼,最终东窗事发的只是微乎其微的极少数,一个要想保持自身廉洁的教师挺身同腐败的制度去斗争,最终只能像那个与风车做无谓搏斗的堂吉坷德,除了显示出自不量力之外,没有任何有效的积极结果。
    
     其实,中国教育系统的腐败何止在大学的招生,重点小学的招生,重点中学的初中和高中的招生都是如此。只要每年一到招生的时期,无形中也就是某些教育界人士发财致富的好时期,以国家的教育资源为本钱,以学生为商品,大敲学生家长的竹杠,只赚不赔的无本生意就这样在“教育产业化”的旗号下形成了。
    
     你可曾见过,在哈佛,在耶鲁,在伯克利或斯坦福,因为学校的“重点”地位而划分出录取高分的界限,低于高分者,在学费之外另收取一笔数万美元到10万美元不等的“赞助费”,这种情况在美国社会一旦出现,给学校带来的将是致命的危害。这种事情唯独在中国存在,而且作为一项官方教育政策庇护下的合法行为,每年都在许多的高校里发生。
    
     所以,北航这几位教师在南宁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是个案,其实是普遍现象的一次意外曝光。这十多年来的中国高教的招生改革,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有利于高教体制的改革,方便工作和避免作弊,但实质上是打着市场经济和高校走向市场化的幌子,唯一的目的就是要钱。北航的这几名教师顶着风浪去南宁收钱。收来打到北航下属的公司,图的就是企业灵活好做帐。国家的教育部三令五申不许教育乱收费,只要不曝光,不捅到新闻界,不激起社会公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
    
     退一步说,万一被发现,有关部门的处理上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总是不了了之,蒙混过关,因为这是一个利益均沾的官场格局,环环相扣,只能相互包庇,只是苦了这些成千上万的学生家长,这种教育上的黑钱为了孩子还不能不交,实在交不起的,只好选择休学这条路,沦为失学者。当然,还有卧轨自杀这一条路。
    
     中国这几年在农村和贫困地区人为制造了那么多失学的文盲和半文盲,“教育产业化”政策不能说不是首要的罪魁。
    
     在任何一个社会,教育要起到的社会作用是非同小可的,教育要通过自身的培养教育功能,起到进行社会阶层结构的平衡,以及重新调整社会结构的巨大作用。一个人可能出生低微,家境贫寒,一无所有,但是只要他在社会上有享受到公平教育的机会,只要他肯学,有一颗时刻进取,不甘停顿的心,他的未来就会充满成功的希望,他的成功榜样也会为更多暂时处于社会底层的人指引方向,因为知识可以改变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一个阶层,一个民族的根本命运。对于那些生活在社会低层的中国城市贫民和农民子弟而言,参加高考几乎是他们彻底摆脱贫困,通往社会高层、实现自我价值的唯一通道。
    
     如果中国的教育界一旦变成衙门口那样,只知道朝钱开,有分没钱莫进来的时候,教育界通向穷人的那扇大门就彻底被关闭了。一旦穷人的希望彻底破灭,整个社会的最终结局都是毁灭性的,破坏了高考制度中的公平性和公正性,其后果直接危害到整个社会的公平与公正制度,给社会民众对国家政策的信任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彻底动摇国家稳定的社会根基,到了那个地步,你们富人的生活能安定得了吗?
    
     最后提醒你一点,作为腐败的社会,每个行业里都存在着自身的潜规则,你要想在这个行业里长期混饭吃,就必须要牢牢遵守这个潜规则。
    
     这么说怎么有点黑社会的味道,事实上就是如此。
    
     比如说,黑社会要遵守的一条最主要的潜规则,就是自己内部的问题自己解决,不得牵扯警方的介入,否则就破坏了黑社会的潜规则。
    
     今天中国的官场也是这样,它也有这种类似的潜规则,不过名称叫做“组织纪律”,它要求凡属自身产生的一切问题都要在“组织”的范围里,通过“上级领导”来协调解决,绝对不允许捅到新闻媒体上去,福建连江县委书记破坏了这条官场上共同遵守的潜规则,他受到官场上的围剿、批判和打压是毫不奇怪的。
    
     遏制中国教育界的腐败现象,有没有起死回生的良药妙方?中共中央最近发出《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文件中提出了“进一步推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学生头脑工作”。把“三个代表”看作是万能的救命稻草,这无疑是找错了对象,用错了地方,是一副风马牛不相及的庸医药方。
    
     用强制的手段,灌输执政者的意识形态及其观点,在教育界对学生进行强化政治教育,推行“三个代表”,不仅解决不了任何实际的问题,反而又制造出比北航招生更大的政治丑闻和笑柄。前些时候,庄严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竟然通过“一致决议”,把“三个代表”写入宪法,成为国家根本大法的一部分,这已经显得不伦不类,荒唐不堪,也成为继1969年,中国共产党把“林副主席”写入“党章”时同样的政治笑柄。
    
     只是中国的教育腐败,乃至整个社会腐败的根本原因不在学生,而在极其昏庸的政治制度。否则,学子之心,切肤之痛,你赚到的,是一些贫困家庭有限的10余万元钱,而你伤害的,却是中国这个国家的未来和希望。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水正在覆舟,你发现了吗?
  • 言信:从“民运”、法轮功到家庭教会
  • 言信:在三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北京,让人头疼的社会治安
  • 言信:不仕为隐
  • 言信:扩大国内民主政治的渠道在于及时依法建立全国性社团组织
  • 言信:从目前中国国内收入的不平等看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社会的不稳定状况
  • 理论札记:社会主义问题研究/言信
  • 言信:独立思考是人的一种美德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言信:一场不该被遗忘的战争
  • 言信:关于妓女的话题
  • 言信:中国社会的信用危机——谈谈今天中国官方的可信度问题
  • 言信:关于共产党政权最终结局的一点思考
  • 言信:中国共产党在当代走向全面腐败的起点问题
  • 言信:回顾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问题
  • 言信:什么是中国的好人与坏人
  • 言信:谈谈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
  •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