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星巴克的糖
(博讯2004年8月15日)
    -(注:是记者拯救者在大陆的某论坛发现的此文,看来大陆的民运还是倍有新人)

     依旧来到星巴克,依旧坐在靠窗的老位置,依旧点了蓝山咖啡,依旧的打开那笨重的IBM......轻轻地掀开窗帘,任由那淡淡的阳光和微风拂过我的脸。我端起了咖啡杯,轻轻的酌了一口,脑海里浮现起以往那种苦涩中带有淡淡的甜味的感觉。但是,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那只是一种由外及内的深遂的苦涩,由舌尖扩散到我那铁石般坚毅的心,并非以往的那种滋味,那种感觉,那种回忆...... 糖,咖啡里没有放糖,再也没人给我的咖啡里放糖了。性格坚毅的我眼中不由的湿润起来,她始终还是去了,带走了我的那种淡淡的甜味的感觉,留下的只是无尽的、深遂的苦涩和我身旁始终空着的座位。 (博讯 boxun.com)

    1

    回到二十三年前的同样的一个下午,我来到星巴克,只为在这个幽雅,宁静,高尚的环境中消磨我的无聊的时间。我要上一客蓝山咖啡,打开IBM,就能在这里呆上整个下午。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享受着窗外清新的气息和优美的旋律。在电脑上处理一些繁琐的文件,并品味着不加糖的蓝山咖啡,品味那深遂的苦涩。时而陷入对现实的思考,进而考虑自己的未来。

    大约一小时后,我有点累了,便打开我钟爱的仙剑奇侠传......这时我慢慢的发现呼吸中带入了一种淡淡的香水味,我知道这不是来星巴克的白领小姐们常有的那种庄重的气息。而是优雅少女们带来的如同春雨过后的微风般清新的感觉。这是我在星巴克从未遇见过的,因为这里不是少女们常来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回过头去,看见一位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女好奇的盯着我的屏幕。我情不自禁仔细的观察着她,虽然有些唐突。她并非通常所说的美丽或性感,而是在可爱的外表下渗出特别的清纯和狡黠。

    “喂,小子,我爸爸说我可以来找你玩玩。”她的美丽的声音几乎一下冲破了我的防线,但我还是能守舍心神。

    “小姐,我们好像还没有缘分认识吧?你爸爸,是哪位?”

    “我爸爸就在那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发现不远处的桌边坐着她父亲和几位外国人。原来是我外公的朋友,和我很熟识的一位诚实的中年商人,他向我点点头回礼。我似乎知道他有一个比我小1岁的女儿,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珍珠般美丽的女孩。

    “妹妹,你是秦梦吧,我和你爸爸很熟的,我是风。”

    “哦,我爸爸经常提到你的,说你是非常正直和聪明的,我就是秦梦。”她的确继承了她父亲习惯赞扬别人的特点,尽管我是她刚认识的同龄人。

    “来,请坐下,我们慢慢聊。”我俨然如同绅士一般起立请她坐下。“妹妹,你需要来点什么吗?茶或咖啡?”

    “谢谢,不用了,你是仙剑的高手吧?”

    “这个。差不多是吧。我很喜欢它的音乐和感人的剧情。你也玩过吧?”

    “恩,我也很喜欢的,不过我玩得不好,嘻嘻。”

    我按照以往的习惯,拿了一颗方糖放进嘴里。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极端的人,我喜欢咖啡极端的苦涩与糖极端的甜蜜。喜欢两种极端交融的感觉。

    “嘻嘻,你这样吃糖啊,这糖不是放进咖啡里的吗?”妹妹对我的举动很是奇怪。至少,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

    “我喜欢清咖啡,喜欢那种深遂的苦涩。我还喜欢这样吃糖,你试试吗?”

    “不,咖啡要放糖才好,我来帮你。”她带着少女的特有的刁蛮,竟然在我的咖啡里加了2颗方糖。“恩,好了,你试试。”

    为了表示我的风度,为了不扫这美丽少女的兴,我只有庄重的端起咖啡,慢慢的搅拌着。说实话,我还从没有喝过加糖的咖啡。我尽量露出欣赏的神情,轻轻的喝了一口,仔细的品位......

    她狡黠的大眼睛紧盯着我,看着她可爱的神情,回味咖啡那种苦涩中带有淡淡的甜味的感觉。真的,我第一次觉得星巴克的糖是这样的美妙,正如美丽、清纯的她一样,开始慢慢的攻破我的防线,走入我坚毅的心灵。

    “爸爸叫我了,我该走了,下次见,你要好好的喝我调的咖啡噢。记住了吗?”看来,他父亲的事已经办好了,她也该走了。

    “有缘见到你很高兴,下次再见。”此时的我依然对她不太在意,只是客套的告别,仅此而已。

    “那,那你经常在这里吗?”她好像还很遗憾似的。

    “对啊,这里环境我很喜欢,这个假期的下午,我一般都在这里。”

    “拜拜,下次我来这找你玩啊,哥哥。”她送我一个甜甜的微笑,渐渐的消失在星巴克的门口......我发现我破例的把视线一直定格到她消失,她的甜甜的微笑,正是给了我把星巴克的糖直接放进嘴里的感觉。一种很熟悉,很眷恋的感觉。

    不过我依旧能静下心,继续我自己的事......

    2

    很快的过了两天,我依旧在星巴克里,一切如同两天前的样子。只是我把她放进了我自己也难以找寻的记忆之中,渐渐淡忘了,我对这种两性的情感从来是淡漠的。也许是在我的强烈的爱国情感和复仇情感下,已经没有了位置,也许吧......

    我正认真的阅读着国外刚刚发来的新闻,突然,我的双眼被人轻轻的用手矇上了。我一贯自我保护意识很强,非常警觉。我知道在星巴克,是不会突然碰见能和我开这样的玩笑的朋友。所以我迅速的用右手卡住那手腕,左手从腰间抽出了防身匕首......

    “哎呀!是我啊,秦梦啊。”忽然那人从我背后发出了这带着哭腔的惊叫。天啦,竟然是她,我竟然冒犯了这样一个清纯的少女。我赶忙收手,一时间陷入了茫然。

    “对不起,妹妹,我实在是太警觉了,对不起。”回头看见她那惊恐的神情和腮边的泪滴,我实在不知要怎样安慰她。

    “你怎么这样啊,别人好心来找你......”我知道,这次真的把她吓住了。她的美丽的眼睛内闪出了惊恐的目光。

    “好了,没事了。来,快坐下,消消气。”我下意识的用衣服盖住腰间的匕首,拉住她的小手,让她坐在我的身旁。这样,我们的距离竟在这样的情况下拉近了,这实在让人难以预料。

    “你,你这小子,你就这样招待朋友啊?讨厌,放开我!”她余愠未消,努力的想挣脱我的手。我猛然发现她的手腕竟然让我卡出了淤青的伤痕,可恶,我竟然对她用了这样的蛮力,实在是很没有绅士风度的。我紧紧的握住她娇小的手,似乎是我伤害的一件圣物。

    “我,你的手受伤了,真对不起......”

    “哎呀,你的劲真大啊,难怪我爸爸说你是练过的,不过没什么了,一场误会。”她已经收起那余愠未消的样子,容忍和宽恕是她遗传父亲的高尚品质。这竟然是让我感觉很被动,握住她的双手竟然忘了松开。我自己竟然内心难以化解这样的愧疚,我是否太在意她了,我是否......算了,我没理由多想,我还有很多工作,至少我个人认为如此。

    “你还不放手啊,你真坏......”少女毕竟脸红起来,抽回了她的小手。

    渐渐的,我们放松起来,我一边阅读新闻,一边和她聊聊闲话。她却对我的大背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奇的翻看里面的东西,一件件的放在咖啡桌上。话说回来,我是一个喜欢游玩的男孩,我的背包了几乎有大家能想到的一切东西:便携式电脑,手机,DC,DV,GPS,PALM,零食,水,ZIPP的火机,地图,药......我有的时候也很奇怪,我竟然会带这么多的东西。我奉行这样的原则,把我需要的,能带的一切都带上。

    她看看DC,又玩玩火机,好像总有无尽的乐趣,刚才的惊恐,竟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至于我的背包,是从来没有人动过的,我自己也想不到,我竟能容忍一个少女这样的玩耍。我越来越不敢正视自己的情感,似乎我已经很难清楚的认识

    我自己,或者,眼前这个清纯、美丽的少女,真的像星巴克的糖一样,深深的渗入了我的坚毅的心。

    “你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我爸爸说你是学生,又懂得政治和经商,我实在不明白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早预料的这好奇心很强的天真的少女会有这样的疑问,她并不觉得这样问有什么不妥。至于我,其实我自己也很难明白我到底是作什么的?到底是怎样的人?不惑的人生,真的存在太多的疑问。正如天边的流云,像什么,是什么了。

    “你猜猜?”

    她再次的在我的咖啡里加了两颗糖,慢慢的,细心的搅拌,递到我的手里。我个人感觉,离开母亲身边后,再未像受过这样尽心的待遇了。

    “嘻嘻,你先享用着我的咖啡,让我好好想想。”她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我的装束......而我享用着她调制的咖啡,渐渐的觉得这深遂的苦涩中的淡淡的甜味更加明显起来。真不知道是我的味觉欺骗了我的大脑,还是大脑影响了味觉。我无意识的感觉到她在我心中的影响逐渐的加剧。

    “你穿着法国原产的梦特娇衬衫,二流专卖店的休闲裤,PLAYBOY的鞋,竟然带着限量发行的瑞士军表。你的品位很独特哦。”她也和同龄的少女一样,对服饰很有研究。至于我的行头,大多是母亲、亲戚、朋友给我买的,我自己通常不太在意。不过我也很奇怪,她竟能认出我的军表,看来,真的是经济条件决定了她的品位的高尚。而我,是典型的由意识形态决定了品位。

    “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我爸爸也是这样说的。”不错,以她的生活阅历,肯定不能对我有更深刻的了解。如果她真的太深沉,我就不会和她过分接触了。

    “呵呵,你爸爸觉得我是一个怪物吧?你也怎样认为吧?不过没什么,我不在意。因为你爸爸是个好人,我很喜欢他。”我实在不愿意和这样一个天真的小妹妹谈论更深层次的问题,我不愿意她受到我的影响。

    “可我很在乎,很在乎你!你别总是拿我当小孩子,我知道你是有很大志气的人,所以你不愿意让我知道,你这个自大狂!”真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我被迫不得不重新认识她-这个清纯的妹妹,至少,她也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孩子吧。

    我似乎想的太远了,在我充满对未来的思绪的时候,我又品位到这咖啡中深遂的苦味,来自我心底的感觉,这种味道,并非星巴克的糖或秦梦清纯的笑靥可以掩盖的。在这一点上,我总觉得自己是很理智的。但是我很清楚,一旦有了感情,就会失去理智了,特别是爱情。

    “妹妹,我们认识不久,对你,我的确还不太熟悉;对我,你也不太了解。以后有机会,我们会进一步的沟通的。”至少,现在我既不愿意失去这样的异性朋友,又很难和她更密切的交往。因为她给我压抑的生活带来了清新的感觉,给我枯涩的咖啡中带来了淡淡的甜味。但是,她毕竟是生活在与国内大环境完全不同的圈子中的孩子,她现在很难明白,在这富丽堂皇,尊贵典雅的星巴克门外,是一个怎样的社会;除去她见过的商人阶级及统治阶级以外,还有怎样的中国人;她更难明白,我既然已经有了很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还要对这个社会不满,从而与专制统治阶级对抗。

    换句话说,她是一个很典型的生活在无忧无虑的小圈子中的“槛外人”。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毕竟,梦还只是一个孩子,呵呵。

    车上,她立刻对我的座驾产生了兴趣。

    “呵呵,双座的跑车,标准的花花公子装备哦?咿。比我爸爸的老爷车高档多了。”的确,只要是年轻人,就会对新的,时尚的东西感兴趣。她当然不会明白,我的小宝马的价格只是他父亲老爷车的十分之一。她更不会明白,我不是为了勾引女孩而买的跑车,而是为了时刻准备着逃命的工具。

    呵呵,我就是一个如此可怜的中国人,已经拥有了不错的物质生活,却从未有过真正的快乐,我在不断的追求着、寻找着;追求中国的国民从未有过的自由、民主及共和,寻找着中国人早已失去的曾经的辉煌和尊严以及近现代被瓜分的国土。而现在我却时刻准备着在独裁者的打手的枪口下逃命。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中共独裁者会轻易的将坦克的炮口对准手无寸铁的爱国民众。这一点,秦梦现在是不会明白的,而我和她的父亲都亲身经历过89年中共对爱国学生的大屠杀。

    “好了,下次再见。”她像小鸟一般在我的脸上啄了一下,便脸红着飞快的跑进了她家的小洋楼。我多么希望像她那样从小作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可是…….

    3

    此后的几星期,我依旧常来星巴克,但再也没看见梦,她和她父亲也没和我联系。国内的经济出现了较大的动荡,官商勾结,共同欺压国民的局面愈演愈烈了。我预料到秦伯可能要出什么事了。

    果然在一个晚上,梦的父亲给我来了电话,说他将要作一个重大的决定,需要听听我的意见。当晚,我们来到了星巴克。

    “我,现在生意的局面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官员把我们企业逼的太紧。”看见秦伯竟然几星期不见就憔悴了不少,看来他真的遇到了大麻烦。

    “对,像你这种堂堂正正作生意的越来越少了。又有什么官员来找你的麻烦?”我只有试探性的问道。

    “愈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我实在不能向这帮败类行贿,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有我作人处事的道德地线,我绝不能做伤天害理,昧良心的事。”说着,秦伯坚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泪滴。这种报国无门,救民无路的感觉我是异常熟悉的。当年中共建国后拒绝承认双重国籍,抛弃爱国侨胞和现在准备和台湾打内战时,那些爱国志士们不都是这样的感觉吗?

    秦伯稳定了情绪,“我对你说实话,我准备到国外去了,对现在的中共,我已经彻底的放弃希望了。”说着秦伯拿出了一些文件,“风儿,我们认识已经很久了,我挺佩服你的爱国情意的人品,这次我是真的决定全家加入美国国籍,所以我的一些事和东西必须托负给你。”

    “这?你真的决定了?好,我的确没什么说的,在国内,你堂堂正正的的确没办法再经商了。若你能在美国蓬勃发展,以后能够报效中华,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国内的一切善后事宜,交给我好了。”在这时,我的确挺心痛的,中共的黑暗独裁统治,已经逼走了太多的华人精英,现在我的朋友们也一个个都去了国外,我自己也是快萍踪不定了。

    “我这里有国内的一些股票,还有我的家的房子和车,我都舍不得抛掉,就交给你,你要作大事,这也算是我还有中国国籍时为中国的民主共和,以及复兴进一些绵薄之力吧。”说着,秦伯把文件连车钥匙等东西一并交给了我。我的确需要一切爱国力量的帮助才能继续我立下的誓言和未尽的事业,所以我没有推托。但我忽然想到了梦,

    “秦伯,梦―――”我不禁问道。

    “你讲实话,你是喜欢她的,对吧。她,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加入美国国籍吗?秦梦可是被你小子给迷住了。”秦伯打断了我的话。

    “对,我是喜欢她,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和她走到一起,所以我并不会爱上她。你们家做了几辈子的好人,该到国外去享福了,你,你让她别来见我了。你们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忘掉在中国的苦难吧。至于我,我不可能放弃斗争,陷人民于水火,自己加入发达国家国籍,我有我的理想,我的仇恨。当年我发下的毒誓你还记得吧,我终究要完成我的事业,这是我的宿命。”一旦提到我的远大理想,个人感情就变的不那么重要了。

    “你要推翻中共的黑暗、邪恶封建独裁统治,清算这些人民的公敌;你要血洗中国的国耻,消灭日本,消灭俄国;占领和中国发生过边境冲突和屠杀过华人的国家;你要收复历代中国被侵占和被瓜分、割据的国土;要积极建立自由、民主、共和的新政权,让中国恢复昔日的辉煌。对吧,是啊!多么振奋人心的誓言啊,中国的确需要像你一样的热血青年的努力,才会有重建天日的一天啊。好了,我不会拖你后腿,秦梦那里,我会让她慢慢把你忘掉的,你放心的努力吧。”

    我们心领神会的同时站起身,庄重的握住手,相互作最后的告别。

    “风,祝你成功!”

    “秦伯,中国会拨开云雾见月明的,到时候你们所有的海外华人都会拥有中国的国籍了。”

    我脱下腕上的军表,交给秦伯,说:“这留给梦作纪念吧。”

    4

    此后,我就再未和他们联系了,我想,他们到了一个新的国家,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最好还是忘掉国内比较悲惨的经历。而我,自然不便去打扰他们新的生活了。不料2月后的一天,梦居然打来电话。

    “你个混蛋,我走了你也不见我,不留我,你是不是一点也不在乎我?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在乎你?我爸爸让你也来美国,你为什么不来?”梦一连串的质问,是我觉得似乎真的对她有所愧疚,但是,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梦,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们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你们可以很明智的选择离开,而我……我对中国的国民立下了毒誓,实现我的誓言成为了我奋斗不息的目标和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答应了很多的中国人,我会为中华的复兴而奋斗的。我希望你能理解和支持我的选择。”我略微的顿了顿,接着说:“梦,同时我也祝愿你,能够重新开始创造全新的、美好的生活,能够忘掉国内所有的不愉快。如果我的誓言实现了,我们还会再见的。”

    语罢,我毅然挂掉了电话……

    后记

    这种未加糖的咖啡的独特的深遂的苦涩使我很快恢复了常态,盯着我身旁始终空着的座位,我竟然浮现了惘然若失的感触。

    “总统先生,时间已经不多了,关于战后前日本地区的重建问题,还需要你向过会提交一份议案……”邻座高级顾问的一句提醒,把我彻底拉回了现实,我很清楚,我的誓言基本快要全部实现了。但我的确为此付出了太多的代价,至少,我和秦梦自那个电话以后,就永远失去了联系。话又说回来,在我自那以后的斗争生涯中,秦伯等海外华侨从各国匿名对我们反共阵营提供了极大地援助,可以说,没有这些同胞的支持,我们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就推翻了中共封建专政,清算了这些人民的罪人,中国的败类;建立了真正的自由、民主、共和的新中国,实现了中华的复兴,收回了失去的国土……是啊,为了这些誓言,多少有志华人在无私奉献着,在努力奋斗着……

    “好了,耽误大家的时间了,现在马上回去开会,讨论议案。”,说着,我和一行人走出了星巴克,门外的记者立刻聚集上来。

    “总统先生,有个匿名者给你的邮报,已经检查过了,是一只手表。”

    我忽然预感到了什么,迅速的打开邮包,果然是我当年送给梦的军表!

    “总统先生,请问你现在对未来有什么打算?”狡黠聪慧的记者们或许捕捉到了我的异样情绪,马上提出了如此深刻的问题。

    我会心一笑,紧紧握住这只军表,平静而带幽默的说道:“中国现在民主和法制建设已经步入正轨,相对完善了;所以,中国的未来将由所有中国人自己决定,将由国民选举出的新的总统考虑。至于我自己,我迫切希望我在本届总统任期满后,能够退休去找寻我曾经失去了的东西,去过我向往的无忧无虑的自由恬静的生活,并要真正的感受和体会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的荣耀和自豪。” _(博讯记者:拯救者)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