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赵达功: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博讯2004年8月15日)
赵达功: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黄金更多文章请看黄金专栏

     由于向人民网投书《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目前处境极为艰难,用走投无路形容也许最为合适。之所以投书人民网,是因为黄金高反腐败投诉无门,险棋走最后一招——求助媒体,求助网友,求助社会舆论。可惜他这一招看来已经失败,他将面临福建党政机构的口诛笔伐,党纪处分是肯定少不了,是否有大狱之灾也很难说。 (博讯 boxun.com)

    黄金高投书的人民网已经看不到有关黄金高的新闻、报道和评论,强国论坛网友的议论已经被封锁,所有官方媒体和三大门户网站很难再看到“黄金高”三个字了。对于网友和全国读者来说,“黄金高”、“防弹衣”好像一夜之间就没了,恍惚就是一场梦。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艰难地找到关于黄金高的新闻及评论,请读者打开福建“东南新闻网”(http://www.fjsen.com/),那里的主栏目闪动着赫然大号黑体字:“关于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事件,福州市委、市政府经初步调查作出正面回应”,并且刊登了批驳黄金高的6篇声讨檄文:《黄金高的烦恼 法盲的悲哀》、《“猪案”是黄金高组织查处的?》、《猪案为何最后没有追究黄金高责任?》、《黄金高在“猪案”中扮演什么角色?》、《谁在威胁黄金高?》、《黄金高何时开始穿防弹衣?》,6个标题5个问号,咄咄逼人,火药味十足,我们已经感觉被呛的喘不过气来。而我们无法看到对黄金高事件另外不同的声音,当然更看不到黄金高本人的辩解。党的声音和权力的威严是唯一的显示,黄金高不仅体无完肤,看来也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总结福州市委、市政府的“正面回应”以及6篇声讨檄文,发现黄金高有“六大罪状”:

    第一条罪状: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

    《回应》一文说,黄金高投书人民网“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极端错误行为。其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 “面对这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全市各级领导干部都要与省委、市委保持高度一致,旗帜鲜明、态度坚决,牢记使命、守土有责,以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心,把福州的工作做好,维护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势,不让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海外民运分子、法轮功分子妄图搞乱福州进而搞乱福建、搞乱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图谋得逞。”

    第二条罪状:目无法纪,擅自弄权。

    《黄金高的烦恼 法盲的悲哀》一文中说,“自诩‘反腐斗士’的黄金高不学法、不懂法,擅自弄权,在法律面前只能自寻烦恼。”

    第三条罪状:贪组织之功,为自己脸上涂金。

    《“猪案”是黄金高组织查处的?》一文中说,“从中央媒体对查处‘猪案’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将涉及‘猪案’的所有贪官和黑社会分子绳之以法的全过程,是由福建省委和福州市委组织领导的,是各级纪委、检察院、法院具体执行的,不是一个市财委主任所能做到的。黄金高在给人民网一封信中,对这一点的阐述黄金高,是贪组织和政法机关之功,给自己并不光彩的脸上‘涂金’。”

    第四条罪状:扮演“反黑英雄”,实则自己“失职”。

    《猪案为何最后没有追究黄金高责任?》一文中说:“黄金高当时成功扮演了‘反黑英雄’形象有关,在社会将矛头指向市财委和黄金高时,黄金高突然向市委市政府多次反映收到黑社会恐吓电话,妻子、儿子为此深受伤害,全家无法正常生活,请求市里对其采取保护政策,并传出了其穿上防弹衣的消息。黄金高还利用各种机会向媒体、人大代表介绍他坚持查处生猪私宰促动了黑社会利益的情况,引起媒体、社会对他的同情,将其归为‘被黑社会仇恨之人’。善良的人们遵循“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的思维定势,淡忘了正是黄金高的失职,导致郑依清壮烈牺牲和生猪死宰屡禁不止的真相,而只关注到了黄金高的生命正在受到黑社会的威胁。以给予他充分保护和重用的形式,来反击黑社会对他的伤害。”

    第五条罪状:编造“威胁”,炒作自己。

    《谁在威胁黄金高?》一文叙述了关于黑社会威胁黄金高的调查,认为黄金高已经知道了真相,这就是,有人编造出“有人要杀黄金高,然后再替黄摆平这件事”是谎言,“这个案件已经大白天下,黄金高同志也知道一清二楚,而在致人民网的信中黄又‘炒作’了一次自己。”

    第六条罪状:6年随身防弹衣,子虚乌有。

    《黄金高何时开始穿防弹衣?》一文说,通过调查,没有人看到黄金高身穿或携带防弹衣。

    黄金高的以上“罪状”不过是根据那些“回应”和“檄文”的总结,最后如何给黄金高定罪,究竟还有多少条罪状,我们不得而知。黄金高是吃了豹子胆,竟敢与权力集团斗法,到头来必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可能看不到黄金高的自我辩解,也是百口难辩。他现在是“黄泥巴掉到裤裆上——不是屎也是屎”,我们等着看好戏吧。

    2004年8月15日

    原载《大纪元》

(Modified on 2004/8/15) (Modified on 2004/8/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