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8月13日)


1、联合国特使:南部非洲面临最严重人道主义危机
     (博讯 boxun.com)

    新华网约翰内斯堡6月22日电(记者袁晔):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任命的南部非洲人道主义需求特使詹姆斯.莫里斯22日在这里对新闻界说,南部非洲正面临着全球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莫里斯刚刚结束对马拉维、莫桑比克、斯威士兰和纳米比亚的访问。他说,艾滋病、食品供应危机和公共服务的短缺正在加重南部非洲国家的人道主义危机。
    
      他介绍说,南部非洲是全球艾滋病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博茨瓦纳、斯威士兰等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已高达40%,而且尚无下降的趋势。这一地区现有约266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去年一年有230万人死于艾滋病。联合国预计因艾滋病泛滥而产生的孤儿将从现在的1100万人猛增到2010年的2000万人。
    
      莫里斯说,当医务人员、教师等群体也受到艾滋病侵袭时,由此造成的人力资源枯竭将进一步削弱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从而形成致命的恶性循环。
    
      他还指出,撒哈拉以南地区的艾滋病患者中60%是女性,而她们一直肩负着粮食生产和照料家庭的重担,这无疑使该地区的状况雪上加霜。
    
      尽管南部非洲各国已制定了保障粮食供应的计划,但莫里斯认为,各国政府缺乏足够的能力使这些计划真正得到实施,世界各国、国际组织和联合国机构提供的援助是否能真正惠及当地百姓也是个问题。(完)
    


2、艾滋病: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几天前,在搜狐国际要闻看到这篇新闻时,本就忧悒的心一下子紧缩起来。
    联合国特使詹姆斯.莫里斯介绍到:博茨瓦纳、斯威士兰等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已高达40%,而且尚无下降的趋势。 为此,莫里斯向全世界发出紧急报告:南部非洲正面临着全球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可怜可悲的南部非洲人民呀,谁会向你们,也是向自己,伸出有力的关爱之手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密切关注着国内国外的新闻。除了网络上有一些少量跟贴外,
    各国政府,各主要媒体,各大非政府组织,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依然在国攻国,民攻民,依然在兴致勃勃地玩着自己的把式,依然是那么的冷漠麻木,那么的冰冷苦毒。即便在艾滋病例的首发地——美国,也是如此。
    
    我是一个关心祖国前途的中国公民,也是一个深切关心着人类命运的自由大同主义者。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会在哪一年,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达到南部非洲40%的比例?会在哪一年,地球村的公民迫不得已,不得不面对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1981年,第一个艾滋病例在美国出现。1985年,中国首次报告发现艾滋病病例。从此,中国人也随着全球化的浪潮,不得不承受着艾滋病毒传染病带来的大冲击和大困扰。
    
    艾滋病的医学全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英文缩写AIDS),是由艾滋病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引起的一种严重传染病。艾滋病病毒侵入人体后破坏人体的免疫功能,使人体发生多种难以治愈的感染和肿瘤,最终导致感染者死亡!
    
    艾滋病主要通过性接触、血液和母婴三种途径传播,是一种病死率极高,几达100%死亡率的严重传染病,目前还没有治愈的药物和方法,但可以预防。尤为危险的是,被艾滋病毒感染的三至五天后,感染者毫无感觉,却开始具有传染性了!三至十五年发病后,目前无药可救。
    
    至2003年底,乐观的统计是:全球共有大约4000万人感染HIV病毒,中国HIV感染者的人数在一百万左右,在亚洲列居第四,全球排第十七位,占中国总人口的比例的0.1-0.5%。之间,与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北非几个国家相当;悲观的统计是:全球共有近一亿人感染HIV病毒,中国HIV感染者大约在800万以上。距今为止,全世界共有3200万人——相当于加拿大的总人口——死于艾滋病。目前,全球每年死于艾滋病的人数为600万,是自1918年全球流感病毒大传染导致2500万人死亡以来,最为致命的一次传染病肆虐,是当今人类的第四号杀手。仅仅在2003年,全球就新发现了5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
    
    仅以乐观统计而论:从一个到4000万,加上已经死于艾滋病的3200万人,从1981年到2003年,全世界用了22年时间,翻了7200万倍,平均每年近330万倍;中国从一个到100万,从1985年到2003年,用了18年的时间,平均每年5.6万倍。而稍具流行病统计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象艾滋病这种致命的传染病,每年都是以上年基数的N倍速度传染的(中国政府公布的是每年正以30%以上的速度递增)。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国情特殊的国家,已经到了或者早已经到了艾滋病毒传染病大爆发的高峰时期,即便以N=2的最小速度传染流行,即便以乐观保守的基数计算,在中国这个“黄经济”从业妇女最少已达500万人以上的国家,在中国这个网络新贵们天天疯狂鼓吹“性解放”、无耻贩卖“一夜情”的国家,在中国这个拜物主义、享乐主义、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喧嚣盛行,精神信仰严重缺失的国家,在中国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国家,在中国这个“人口最多、人均占有资源最少、道德水准最低下、欲望最贪婪”,“最多的人口与最贪婪的欲望之乘积怎么用最少的资源满足?” 的国家,也许到2012年,仅仅八年时间,新华社就要向全世界发出通稿:
    
    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已达5亿人!!
    
    2012年,即便是官方的预计,也将达到1800万人!!!
    


3、人类除了团结起来共同抗争之外,别无选择
    
    我不寒而颤。这将是怎么样的人类悲剧呀!
    
    肯定会有形形色色的人儿批判: 盛世危言或胡言;科学会发达的,灵丹妙药会出来,科学战无不胜;现在已经有80多种治疗和预防艾滋病的药物,其中高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HAART】就非常成功;你的计算模式大有问题;政府已经很重视艾滋病的防治了;民间力量已经开始行动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我要极欣慰的告诉大家:感谢你们的批评,越是汹涌尖锐的批判,越能激起这个麻木不仁、物欲横流的脆弱世代的人们,关注反思地球村人类共同体的命运和前途!我希望你们是正确的,我也真诚希望我这是危言耸听、扰乱人心,但愿如此。
    
    可是,请看看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何祚庥、曾毅、钟南山等22位院士去年底的公开呼吁吧:
    
    “在艾滋病的面前,似乎无所不能的人类,只能万般焦急而又无可奈何地看着被艾滋病夺走了生命。”
    
    “艾滋病危机实际上是一座海洋中的冰山。艾滋病患病者是露出海面的那一部分,藏在水下部分要大得多。这"藏在水下的部分"便是身上已经携带艾滋病毒但还没有表现症状的人们。他们在发展成为艾滋病人以前外表看上去很正常,但能够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鉴于艾滋病潜伏期可长达六七年,甚至十多年,有的人可能已经被HIV感染了而自己却不知道。”
    
    “艾滋病是可怕的,因为它不可治愈,100%的死亡率,令人绝望。但更可怕的是感染者无法向周围的人坦白病情,包括亲人和朋友。他们常常被认为是由于自己所犯的错误而咎由自取,没有机会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们在忍受疾病带来的身体痛苦的同时,也在同类的如寒剑般的冷漠和歧视中遭受精神的煎熬。”
    
     “艾滋病感染者正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递增。如果不能采取很好的预防措施,到2010年,艾滋病感染人数将超过1000万。到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艾滋病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景象将重新出现中国大地,艾滋病的流行将成为国家性灾难!”
    
    “中国艾滋病预防和控制已经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如果2010年全国感染艾滋病毒人数达到1000万或更多,在此基础上有关专家测算,在艾滋病低流行的情况下,到2010年,我国将产生13.8万艾滋病孤儿;在中度流行情况下,到2010年将产生20万艾滋病孤儿;那么在高流行情况下,2010年将产生26万艾滋病孤儿。失去父母的孤儿将面临失学、营养和医疗保健水平下降,以及无人照料和教养的威胁,也将造成严重社会问题。”
    
    “如果我们有机会通过我们的努力改变艾滋病的流行进程,减少艾滋病的蔓延,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这种人性的关怀将是何等的伟大!”
    
     中国已经到了动员全社会参与艾滋病作斗争的紧要关头,人类除了团结起来共同抗争之外,别无选择。”
    
     值得充分肯定的是,中国政府也积极行动起来,温家宝总理、吴仪副总理去年12月2日看望了艾滋病患者,并伸出关爱的手与艾滋病患者握手慰安;2004年2月27日,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成立;今年的中央财政投入计划是4.7个亿,专用于艾滋病的防治;民间也早有虽然微弱,但不屈不挠的仁人志士在艰难地默默工作着。
    
    但是,我还是本着良知只问一句话:面对如此巨大无比的人道主义灾难,“黑祸”“黄祸”“白祸”一起来,这个贫困而悲惨的世界,谁有能力来拯救?!
    


4、增长的极限:人类早就走上了自我毁灭的不归路
    
    遗憾的是,人不但是物欲的奴隶,而且还是观念的奴隶。
    
    看看吧,就是这些我们自以为是终极真理的谬误,把你我他,把我们的亲友至爱,把我们的子孙后代,把整个人类引向了一条“通往自我毁灭之路”!!!
    
    达尔文进化论宣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导致了这个世界赤裸裸的暴力主义,实用主义,新旧现实主义;伏尔泰启蒙主义冲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桎梏,却让人类自以为是地相信:理性至上、科学至上——结果,理性至上走上极端,导致“理性的滥用和衰败“(哈耶克语),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怀着崇高的理想“解放全人类”,却悲壮地践行了一条“通往奴役之路”;科学至上带给了人类物质进步,却狂妄地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把物质主义、核武器、生化武器、基因武器等等一咕脑儿掏出来,破坏了自然平衡,耗尽了地球资源,促使人类走向了自我毁灭的不归路;尼采无知地狂嚣:“上帝死了”,几个世纪的人跟着萨特等人呐喊:“存在即合理”,结果人类灵性泯灭、无知者无畏,唯物主义、虚无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性解放兴起,人们物欲横流、信仰缺失、道德败坏、黑白混淆、醉生梦死,“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国家中心主义、民族主义、族群主义泛滥,虽然在一定时空条件下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却被政客们自觉不自觉地当作了蝇营苟谋的工具——其实,人类学家历史学家早已证明,哪来的国家、民族、族群?全是“想象和虚构”出来的!人类只有一个祖先:要么是亚当夏娃,要么是非洲猴子,地球村的人全都是兄弟姐妹!!!亨廷顿之流短视无良的学者,却截取历史长河的短暂片段,炮造出“文明的冲突”来替代意识形态之争,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苏、东集团倒塌后,福山一群人匆匆忙忙跟着狂吠:“历史的终结”、“文明的终结”,连基本的哲学思维都违背,却从来不深思远瞩——就这样耍下去,人类就快终结了!!!
    
    伟大的美国人民更可叹,选出了公子哥小布什,狂妄无识的总统又找了拉姆斯菲尔德等傲慢浅薄的极右分子做搭档、“智囊”,与拉登、萨达姆、金正日等魔头一唱一和,直欲把整个人类加速度拖向自我毁灭的深渊——难道在人类历史的分水岭:“911”大事件悲惨地发生后,我至爱的人类兄弟姐妹们啊,我们还不能明白,在这个小小的地球村上,在这个脆弱世代,已经再也经受不起几千年来,人类的愚昧自私、狂妄自大、冷漠苦毒、穷奢极欲了?!
    


5、周舵先生说:“这个悲惨世界需要伟大理想”!
    
    作为他的学生,我深表赞同,并且还要加上一句:
    
    这个脆弱世代亟需自由大同的新思想新观念新理想!
    
    熊彼德( Joseph Schumpeter )曾经直言不讳地讲:“统治这世界的是很少一点智慧。”面对这个可怕的“恐龙灭绝恐龙,人类终结人类”的宿命,难道我们这些关心人类命运的地球村公民和知识分子,还不能够打破一切曾经以为是终极真理的陈腐观念,深刻忏悔,自我扬弃,不分东西地融合人类历史上优秀卓越的文化思想养素,共同缔造出一种全新的自由大同理论,引领人类悬崖勒马,走向一条“通向和谐之路”吗?!
    
    是的,这个使命太艰难了。即使是上帝当初引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恐怕也没有这么艰难。狄更斯在《双城计》里写道:“人类在急匆匆地走向自己的墓地。”我把它改了几个字,更加贴切——“人类正兴冲冲地奔向自己的墓地”!正在兴头上,谁阻止得了啊,上帝!
    
    加尔布雷思( J.K.Galbraith)也说:“不幸的是,一谈到理想社会,人们便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可以预想的反映即称某人的理想是纯粹的乌托邦”。
    
    但是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认为:“某种理想的社会图景,或者对于人们致力于追求的整全秩序形成某种指导性观念,不仅是任何理性的政策不可或缺的前提,也是科学能对解决实际政策问题所能做出的主要贡献。”在《法、立法与自由》中 ,他集中表达了自己对乌托邦的看法:“不可否认,从某种程度上看,根据某种模式指导创建整全的秩序,一向都是某种乌托邦,现实只能不断地逼近它,很多人会视其为不可能完整地付诸实施。但只有坚信下面的指导性观念——通过始终如一地应用这些原则,就可以实现某种保持内在连贯性的模式——才可能建立起有助于自生秩序正常运转的某种有效的框架。”
    
    马丁.路德.金高唱:“我有一个梦想”,他实现了。
    
    我们也有一个梦想,一个地球村自由大同的梦想!
    
    “需要乃发明之母,人类并非注定没有能力从这一极不理想的处境中走出另一条路来。” 周舵说道:
    
    “显而易见,既然自由民主的国内秩序可以创设出来,而且已经在众多国家之内稳固建立;既然一战后的国联、二战后的联合国已经结出了虽然青涩,但毕竟还可以勉强下咽的果实;既然欧盟这样的超国家实体眼看着一天天走向成功——,那么,就没有什么充足的理由说,世界政府这一伟大理想注定只能是永远不可企及的乌托邦。”
    
    这个脆弱世代,正在那么迫切那么悲惨地呼唤:
    
    人类亟需真正造福于人的大思想家、大科学家、大导师!
    人类亟需摆脱宿命,走向一条“通往和谐之路”!!!
    把主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的,有萨达姆,有拉登,也有布什;投石子、吐唾沫、吹口哨的,有我,有你,也有他,有这个小小地球上活着和死去的每个人。而今,我亲爱的人类兄弟姐妹必须要做的是:
    从我做起,忏悔赎罪,信爱节制,和谐大同!
    


6、全球危机,必须全球人人行动!
    
    物欲,生命中已不能承受之轻;
    奴才为王,大地已不能承受。
    有爱,有使命的人啊,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今天,南部非洲面临人类史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明天,神州大地面临人类史上最可怕的人道主义灾难;
    后天,地球村民面临人类史上毁灭性的人道主义浩劫。
    大后天,………﹍﹍﹍
    
     赵昕
     2004-7-4不寐于北京
    
    赵昕: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子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