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末碎语:芬兰的洪水/唐夫
(博讯2004年7月31日)
    唐夫

     时而骑单车,偶然驾摩托,我每天去工作之路,要经过一座小桥,桥面长约二三十米,桥下是泌泌流水,从赫尔新基北面下来入海,在这里水流湍急,礁石嶙峋,河面宽阔不就十几米,因为落差大,另成景色。平常偶见几个渔翁持杆摇线,悠闲如斯,象在逗水下嫦娥,鱼虾无涉。顺流下去河面展开,不远处又另一吊桥,似有几百米,钢绳斜牵,排排射线,背景阔开,森林原野依然,蓝天白云成揽。绿树环绕,清波荡漾,俨然一幅美妙水天奇景,令人看着就想停步。水面冬天冻结,便是庞大冰场,游人旋足捉情,乐在银装。现在嘛,当然是玉鉴琼田,扁舟游艇,海鸥戏浪。 (博讯 boxun.com)

     最近雨水骤然密集,引来上游下注,水流滔滔,钓鱼的不见,游景的倒趴栏杆上,顺站岸边,一三五群,二四六团,竟然观赏水激浪遏,声掏卷雪。今天周末,我到此忽然来兴,也停车放眼:水浪揎上,斜阳西坠,神韵自然,心会幽然。

     惶然间想起儿时在长江边游泳,那满江泥水,黄浊泛沫,水疾似箭,眼空无物。暴涨时惊心动魄,人畜恐魂,恰似庞然大物,凭天而降,又如倒海翻江,奔腾狂啸。霎时间,暮色苍茫,落霞逃孤鹜,秋水恨长天,尽淹寰宇,倒绝人寰,满城胆颤,人人目张。最煞风景的是,死猪与浮尸并流,房顶合圆木相撞,把一江的怨怒,展现得鬼哭神嚎,凄厉昏然。我偶尔戏浪冲流,碰到这镜头,被吓得游兴了无,浑身鸡皮疙瘩,拼命钻水潜游,唯恐不得逃之夭夭,被厉鬼抓去抵命。那唐家沱(重庆下游一洄水处)就是死神的归宿。

     我常想,这长江来自青藏高原,何时何地得以冤鬼沿途东下,直到重庆之后才得以“善终”?那时候没有老外内旅,尸兄弟姐妹们可流离长江千里,时而近岸,时而中流,说不定:才见八阵图,又听赤壁赋。唯听人评论其仰卧:知男女也。除此而外,那就是最自然的自然。

     想着那童年长江情景,年年如此,甚是怅然。 正回忆中,听得两个芬兰情侣在旁边说:真是罕见的洪水!

     洪水!

     我想都不敢想就走开。

     2004/7/31 凌晨三点后修改二稿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夫:批倒判臭说鲁迅
  • 国殇之日谈: 七一(作者:唐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