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不仕为隐
(博讯2004年7月30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现今的中国,造假的太多了,什么东西都敢假冒,甚至连古代流传至今的格言名言也有人在重新造假。我在最近刚刚出版的一些书中,正在上演的一些电视剧中,看到了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新造的名词“大隐于朝”,看到这个假冒古代名言的新名词,就像在北京的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地摊上,看到了一件不伦不类的假古董一样,虽然修饰的崭新锃亮,却让人心里感到别别扭扭的。 (博讯 boxun.com)

     自古以来,中国只流传“大隐于市,小隐于野”这句古话,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隐于朝”这句自相矛盾的名词,此话从何而来?源何因由?有何典故?皆不得而知。此句新名词的创造者连“隐”为何含义都没有搞清楚,就自作聪明地创造了这句让天下明白人捧腹的“大隐于朝”,创造者不知道他现在精心制造的这句名词其实是在当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何谓“隐”者?“隐”是指“隐士”或“隐居”,含义是指“深居不仕的人”。《论语》中(季氏)“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说的是一个人有治理国家和地方的才能,或者有满腹的才学,崇高的声望,而又或者身居于乱世,或者头顶上皆是腐朽朝廷的黑暗统治,此人不愿意自污自辱屈尊效忠于当权者,自身才能为当权者所用,于是把自己隐藏起来,或隐身于山野田庄,混迹于农夫田家,渔樵耕牧之中,或隐身于市井街巷,混迹于都城百业之间,或如亭林先生顾炎武,或如船山先生王夫之,宁可受穷于市野,不肯入朝为官,这等求志气、保操守、重气节的高风亮节,“大隐于市,小隐于野”由此而来。 由此引伸,在中国进入权势横行,社会全面大腐败的今天,有多少人“出污泥而不染”, 既没有卑躬曲膝去屈从权势,没有以手中的权势参与害人,为虎作伥;也没有受到一切公职人员所必经的,主动或被动的腐败环境的熏染,没有参与糜耗,挥霍,吞占,刮分国家与集体的财产,发“国难财”;没有借助“小金库”这种公有单位通用的腐败方式,化公为私中饱私囊。总之,他们自愿选择作一名腐败年代的受害者而不是害人者而深感自豪。

     “隐”的前提就是一个含义:绝不入仕朝廷,为当权者效力,这也是做一个“隐”者的先决条件,如果一旦入仕朝廷,无论做了多么大小的官吏,也从此再不能称为“隐”了,因为它已经破坏了“隐”的最起码的道德底线,突破了“隐”气节操守的含义界限,不能再隐身于朝廷之外了,也就是说,不能再称之为“隐”了,否则,就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两头的好处都要占,天下哪里有这样不知羞耻的“隐士”,看到这里,“大隐于朝”令人喷饭的滑稽可笑之处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吧。

     揭穿了“大隐于朝”不伦不类的婊子身份,现在的问题是,这句话从何而来?为什么在历史上那么多年都没有被古代的文人们炮制出来,现在竟然一下子露面了呢?原因何在?

     还是那句老话: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不论在哪一个国家,不论那个国家自我标榜的社会性质及意识形态有多么先进,每一阶段的社会文化思想所能够达到的高度,都是那一时代的社会性质,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果的现实再现,一切皆有根可据,有源可查。社会腐败,章法全乱,道德界限混乱不堪,导致人们的思维糊涂,判断失误,利令智昏,“大隐于朝”一词的出现,就是当今这个极度腐败和混乱的社会时期,一群官迷出窍的文人思想一个十分丑恶的具体体现。

     今天,有多少满腹文字的执笔书生,明明白白地看到了在今天的官场上,那些大小的官吏们有多少的好处受用不尽,有多少的威风抖撒不完,有多少的权势看不到边,只要你步入官场,唯嫌官小,不嫌丢人,会用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小官“做”大,新时代的中国官场,凭空增添了古人所不知道的一切升官发财的手段,唯独不知道礼义廉耻为何物,就是这样丑恶不堪的当代官场现行记,促成了“大隐于朝”这句当代官场真实写照的名词的出现,在这句违背社会常理的名词后面,当代中国官场的腐败景象就这样一清二楚地展现在你的面前。

     是好是坏,是喜是忧,个中滋味只有你自己知道。

     可笑,“大隐于朝”。

     可耻,“大隐于朝”。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扩大国内民主政治的渠道在于及时依法建立全国性社团组织
  • 言信:从目前中国国内收入的不平等看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社会的不稳定状况
  • 理论札记:社会主义问题研究/言信
  • 言信:独立思考是人的一种美德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言信:一场不该被遗忘的战争
  • 言信:关于妓女的话题
  • 言信:中国社会的信用危机——谈谈今天中国官方的可信度问题
  • 言信:关于共产党政权最终结局的一点思考
  • 言信:中国共产党在当代走向全面腐败的起点问题
  • 言信:回顾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问题
  • 言信:什么是中国的好人与坏人
  • 言信:谈谈中国的新闻检查制度
  • 言信:对目前中国国家安全问题的几点看法
  • 言信:中国社会的官场恶势力现象
  • 言信:解读今年的国家审计报告
  • 言信:谈谈中国人的宗教情结
  • 言信:我们领导的接班人
  • 言信:“右派分子”姚成滨—— 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故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