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萨达姆受审重温旧文:伟大的战争/幻影
(博讯2004年7月03日)
    送交者:幻影 似乎已经有了上千年、上百年、或是近一个世纪、半个世纪,那无边的黑暗、那沉重的黑暗伴随那些耀武扬威、欺骗人民,欺压人民的偶像长久淤积重压在我们的心上。不仅仅是萨达姆,而是那股劫持人民,利用宗教,利用善良和趋同存在本身的众生恣意妄为。12年来,败军之帅的萨达姆如同一个魔影一样在我们的心中挥之不去。我们困惑、我们压抑,我们感到愤愤不平而又无可奈何,我们甚至迁怒于全力遏制这股邪恶势力的源头的不彻底。当上次“海湾战争”结束后,人们一直希望伊拉克人民能借助正义的力量自己起来推翻暴戾的萨达姆政权。但这些希望全都落空了。还过劲来的萨达姆政权不仅是更残酷地镇压反对派、什叶派穆斯林,扑灭那些起义的火种,还置伊拉克人民受制裁的苦难于不顾,貌视世界舆论的监督,建起了更多的宫殿和偶像。

     像世界上许多独裁者一样,为了维护自己残忍的统治、为了乌代和库赛的横行霸道,萨达姆培植武装了更多的秘密警察、共和国卫队---特别共和国卫队。当他眼晴都不眨地诱杀掉自已反目的女婿时,他仿佛是在向全世界示威----我是不可能容忍反对者的,哪怕是悔悟的家眷,大义灭亲,也在所不惜。当老布什在民主的大选中落选后,欣喜若狂的萨达姆手持自动步枪冲天鸣响,也向世界宣示着----最后的胜利仍是我,我是安拉的再世、我是伊拉克人民的选择,看谁笑到最后吧!这样有着众多反对派的专制者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记者丹.拉瑟的采访时竟添不知耻地说,这是伊拉克人民的选择。曾信誓旦旦要学古巴比伦王尼布甲撒尼亚将以色列毁灭掉的他----拯救巴勒斯坦的他,此时也食言道:巴勒斯坦并不重要。杀人成性、侵略成性的他竟也会说涂炭生灵,毁灭学校一类的话了。 (博讯 boxun.com)

    本来,伊拉克如要当阿拉伯世界有影响力的大国,利用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丰盈的石油资源加之古巴比伦悠久灿烂的文明,完全可以做到这一步,而萨达姆选择的恰恰是相反。当一位教授从电视新闻中目睹了受奴役的伊拉克人民在美军装甲车的帮助下群起拉倒萨达姆的铜像时,激动地呼喊道:这是自89民运受许多年的压制后,感到最扬眉吐气的一天。而另一位人们一度很尊敬的卷进左派“反战”签名声明的学者也硬挺着道:我现在就更反战了。他的自尊和他出卖自已的私利,是不允许自已承认错误的。他甚至令人奇怪地肯定,左派的《反战声明》里有谴责萨达姆反人类、反人道的内容,这真是令人哑然失笑。《反战声明》中充斥着反美反民主并把萨达姆政权说成是反抗“强权”英雄的腔调,是路人皆知的。而这位以鲁迅先生为榜样的教授竟也染上了左派分子任意颠倒黑白的恶习----指鹿为马。该学者本身就是专制体制的一个受害者。但是他如果堕落到了粉饰专制的地步,那我们完全可以借用当年钳制他言论自由的上旨:这样的人还能当教授?

    这场战争之所以被称为伟大的战争,是因为它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侵略与自卫的战争,不只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而进行的反击,它拯救受奴役受压迫民族出苦难的意义远远大于战争本身的意义。人权高于主权的声音已从言论与理念中付诸了实施。迄今为止已有近千名年青的美军士兵和百多名英军士兵为着这个崇高的理想献出了自已的生命。二战中,已成为阶下囚的德军元帅凯特尔在经过柏林街区时,很惊异已成了残垣废墟的柏林市。苏军将领当即质问他:元帅先生,当成千上万的苏联城市与乡村和人民被摧毁、被屠杀掉,你吃惊过吗?萨达姆政权屠戳和平、油污环境时,从末解释过他自已为什么要先这么做。近千名年轻的士兵是从一个物质生活富有、文明程度高度发达的国度里来到这个荒漠之地血洒疆场的,那些迷彩颜色中衬托出的年轻英武的英姿丧生在了这片土地上,这是多么令人悲恸而又激动万分的事。19岁的女兵林奇被俘又被救的事例显示出了悲壮的一幕(尽管这事件涂上了另一层涂料)。让我们颇感到自豪的是,在这些士兵中也有华裔的身影,这多少弥补了吾国官方“反霸”导向的误区。那个频频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受伤哭喊的男孩,在蹂躏人们善良同情心的同时,却忘了这个镜头恰恰是美国广播公司拍摄的,而且他哭叫的那个父亲就在一旁激奋地吼着反美口号,他活着,他没有死。

    历史上从末过这样的战争,每一次攻击都要事先告诉对方,然后在尽量减少平民伤亡的准备中,用精确制导炸弹打击敌方的军事政治居点。而且还要尽量少伤亡对方的军事人员,有些俘虏甚至当场就给释放了。而敌方采取的“人民战争”,甚至公开号召用恐怖的人体炸弹进行攻击,让联军都颇感头疼。但既便是在这样困难的局面下,联军仍在克制着自已。当乌姆盖斯尔与巴士拉久攻不下,也没有像萨哈夫形容的那样用更野蛮的杀人武器来大规模摧毁敌方的一切---二战中德军为镇压波兰华沙的起义,就有条不紊的把军队撤出来,然后用重炮将其夷为平地。对比起来,联军就是名符其实的正义之师、文明之师。宁愿冒着自已士兵被迫打巷战的生命危险,也要坚决贯彻这一仅是震慑的战略战术。事实上,这场正义的战争,从战前几个月的核查中,甚至是在12年的核查与反核查中,一直折磨着文明世界的民众。“九一一”事件促使人们清醒了---这股邪恶势力必须要扼制住、消灭掉,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为了让拉什迪不再被追杀,为了让妇女不再蒙头裹脸,为了让“九一一”悲剧不再重演,为了让民主科学的精神不再被践踏,在重重的阻碍中必须要杀出一条血路来。联合国不应是正义力量的绳索,而应是有令必行,有法必遵的权威机构。12年来它让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一直消遥法外,是可忍,孰不可忍。当短视善良的群体在法德俄中不识大体大局和人类理想的捣乱与破坏中进行反战示威,或是反美签名时,口口声声说是绕过联合国,实则忘了针对伊拉克的1441号决议和以往通过的其他决议都不是非联合国的决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英联军就是在强制执行联合国决议,就是在为联合国而战。科索沃战争中一直拉着美军去参战的法德两国,更远点在二战中被美英军队解放的法国;二战后,让“马歇尔计划”重建的德国,此时却为了一已私利放弃了人类理想和西方世界追求的准则。成了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和无聊的政客。位于巴格达市中心石油部大楼前萨达姆头像的被拉倒,似乎有了对这场战争诠释的多重象征意义。先是伊拉克民众自发起来去推翻这个偶像,但他顽固地硬挺在那里,嘲弄着众人,后在美军的帮助下才被拉倒。现实和战场上也是如此,萨达姆的恐怖统治逼使伊拉克人民不敢起来反抗,既便是微弱的抗争,也是无济于事的。就如同有着强权统治的纳粹制度和效忠于战时日本天皇与现今北韩金氏父子武装到牙齿的政权一样,你是不可能将其轻易推翻的。锦衣卫和东厂会将反抗的遇罗克枪毙掉、会将张志新的喉管割断,“四五”天安门事件与“六四”天安门的坦克镇压,诉求民意的声音怎又能得到伸张?战前,一位伊拉克飞行员无奈悲愤地驾着战机撞向萨达姆数十座宫殿中的一个,可视为这种绝望中痛苦挣扎的缩影。要知道萨达姆那众多的豪华宫殿,许多都是在上次“海湾战争”之后兴建的,他自认为自已是胜利者,怎又会甘心坐以待毙,府首称臣的。如果此次没有美英联军挺身而出、拔刀相助,伊拉克的黑暗还不知要延续多久。那些动辄就反对“干涉内政”的“反战”人士们希望要由专制体制内的本国人民来解决问题,是否会想到在时刻面临死亡的专政机器面前是无能为力的。布哈林在临终前控诉道:这种制度可以把任何一个中央委员和战功卓著的将军打成是一个间碟、叛徒和反革命分子----证据是要有就有的。这也就是在战争初期,伊拉克老百姓鉴于上次“海湾战争”不彻底种下的报复镇压的恶果,未敢从观望中立刻起义支援联军的缘由之一。哈维尔等人在《七.七宪章》中说,人民并不是支持现政权,而是感到面临镇压的害怕。现在这个恐怖机器终于被打碎了,人民压抑中的欢呼终于在推翻偶像的过程中爆发了出来。总有一天,这种欢呼也会延伸到推倒执迷不悟的北韩金氏王朝的铜像上。

    称拉倒萨达姆铜像的那一刻,是自八九民运以来最扬眉吐气的教授,其心情是不难理解的。一个不容置疑的错误和镇压,在十多年间,却硬是颠倒黑白的说成是稳定大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如果用这种逻辑来推导,英美等国国内的反战示威是不是也应采取同样的镇压手段。邓小平在面对民众的诉求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指挥官时“我们还没有动用空军”的话,印证了他这个有恩于民的领袖是怎样的被陈希同之流假报“敌情”所欺骗的----我们面对的是一支“美国侵略军”。公然把宪法中规定的言论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当成一张废纸,怎样还能体现出这个党和这个国家的伟大?甚至和官方口径几乎一致的左派“反战”游行也被刁难成流产,反美的左派精英们,难道你们还自欺欺人不能幡然醒悟吗?我知道,这并非是你们真实的心声。你们当中许多人当年也都积极投身到那场突入其来的“民主运动”中,他们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并不亚于现在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他们也是在无奈中想寻找到一个新的危险性小的对立面。但他们不知这在客观上起到了对已渐弱式微的专制体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强化作用----出卖了自已也出卖了民生。认为用你反对就把你抓起来或是枪毙掉的简单统治方式的官方也应省悟,我们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强国;是对世界和平负有责任的国家。“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是我们要团结起来的歌声。“三个代表”、与时俱进的提法应真正融入到世界民主化进程的潮流中,在这个思想的基础上两岸的统一和大中国的早日出现是指日可待的。

    伊拉克战争现在还尚未结束,但不管结局如何,它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伟大的战争。诚如斯大林格勒战役和阿拉曼战役及太平洋战役同中国台儿庄的胜利,鼓舞了世界人民反法西斯的决心一样,追求自由民主富强和平国家的人民已不再怕了,他们借民主自由力量的胜利摧毁了自已内心深处的恐惧。天才的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在《列宁》的长诗中曾写过肉麻的吹捧十月革命的诗句,他错位的激情应转换到21世纪初今天的这场战争中:这是历史上惟一的、伟大的战争!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幻影:香港“七一”大游行应旗帜显明地喊出释放蒋彦永的口号
  • 幻影:悖论的人生---为蒋彦永、胡佳的自由而呼
  • 幻影:“六四”的事实还需要澄清吗?
  • 幻影:“六四”的事实还需要澄清吗---为六四十五周年而作兼鸣戴晴
  • 幻影:拨开污“六四”迷雾--兼击马悲鸣谬说
  • 邓小平言:我们还没有动用空军呐/幻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