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别拿俺河南人乱打渣子
(博讯2004年6月27日)
    啥?河南又出典型了?别给我胡打渣子吧!这不,杨新海、黄勇不是都枪崩了吗?这一页子都揭过去了,还有啥典型?……哦,我明白了,黄勇杀了几十个学生娃,人都枪崩过了,你猜又咋了?在他家院子里又挖出尸体来了!是不是越挖越多,那戴大盖帽的脸面没地方放了?

     噢?还是好典型?我才不信哩!要说以前啊,河南的好典型可是一嘟噜一串,人民公社是咱先搞起来的,炼钢铁,放卫星,咱都没落过后,村东头陈二杆子他爹给牛刷牙,还上了《人民日报》呢。苦日子的时候,咱出过焦裕禄,搞阶级斗争的时候,咱出过杨水才,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时候,咱出过赵春娥……喇叭上说,报纸上念,全中国都知道哩!这几年落后了。人家一会儿开发东部,一会儿开发西部,一会儿开发南部,一会儿开发北部,咱河南不东不西,不算个“东西,”勉勉强强有口饭吃就中了,还当啥典型哩? (博讯 boxun.com)

    咦!支书说哩!那货打小儿就是个捣叽毛,当了支书更是分不出哪是屁眼哪是嘴了,我才不信哩。

    哼!支书从大喇叭里说哩?那有啥稀罕!那大喇叭跟他自家的一样,从那儿一说,瞎话就变实话了?你忘了,那一年他对着大喇叭吆喝咱们去卖血,说是“胳臂一伸一圈,现钱五十大元,”“要想富哩快,赶紧把血卖。”这不,卖出来半个村子哩艾滋病人,他回扣塞了一腰,倒装聋作哑不吭气儿了。

    哦!支书转播哩中央广播电台?掐了天气预报,那玩意儿谁听啊!跟咱支书家大喇叭差不离儿,就是它那个是无线,咱这个是有线。一九八零年实现农业机械化,二零零年实现四个现代化……哪个不是它说哩!七九年过年,大家伙儿馋得看见一头畜牲就跟娃娃见了奶子似的,恨不得扑上去就咬一口。商量着干脆把队里的几头瘦牛杀了煮汤喝,反正过罢年就实现机械化了。亏得咱村李二先生读书多,见识广,拦着没让杀。要是杀了,开春只好自己拉犁了。

    嗯?中央电视台也放了?你这一说我明白了。我约摸过了,咱河南轻易不上电视,连小平死那一回,全国都上中央电视台哭了,就差咱河南,咱哭哩不中咋的?可是啊,每年割麦时候,保准会有个河南哩镜头。

    啥?不是割麦?是专说这个事儿哩?那还真稀罕哩!那快让咱也瞅瞅!

    哟!是个女的?你等等,我想起来了。该不会是高耀洁吧!要说英雄那才是真英雄。全省成千上万的艾滋病了,上头还捂着不叫说。全仗着人家高教授才把这事儿捅出去了。可是,话说回来,上头也不会让她当典型啊。你想想,她这么一说,把克林顿都给说到中国专讲艾滋病来了。人家老克包了二奶都没事儿,咱这儿好多人打了半辈子光棍儿倒染上了。显得咱中国人多没洋气啊!

    乖乖!还是个公安局长?公安局里也出好人?局长咱没见过,一般哩大盖帽可是没少见。“腰里别着盒子炮,手里拿着哇哇叫,兜里塞着避孕套……”没好货!俗话说,“恶狗没善主儿,”见过这样的狗,我才不信主子能好到哪儿去呢。

    歪日!是登封哩公安局长!登封我知道,年前儿我还在那儿打工哩。满街坑蒙拐骗的小商小贩,满山没执照的小煤窑。这公安局长也能当典型?要让我说,应该把北京申奥那会儿当局长的那主儿弄成典型,那年我在北京打工亲眼看见,平常过街地道里头卖唱哩、讨钱哩、算卦哩……乱得像个稀屎洞,过了一黑地儿,连个人毛儿也没了,比狗舔哩还干净。那才真叫治安。

    嘿,俺看明白了。是登封市女公安局长任长霞,很多老百姓还都叫她任妈妈呢!瞧着她可能真是个好人哩。可是叫妈这事儿俺可不敢轻易相信。咋说哩?认识局长的老百姓才有几个?就是认识也不能乱叫妈呀。河南人穷是穷,可也不是有奶便是娘那号人。记得不?那年九一•八小日本在珠海糟蹋咱中国娘儿们,可是咱河南爷们看不下去了才给捅出来的。

    哎哟,瞧瞧,还有这么多人吭吭哭!真哩假哩?有一年,电视台来拍俺村哩养牛大王李三脚,把全村哩牛全拴到他家院子里不说,还让他扮着个哭相感谢党哩政策。他娃子没洋气,眼泪没挤出来,倒吓得裤裆先湿了。张大娘老糊涂了,出主意说:“娃儿,你心里想着六零年试试咋样?”让支书听见了,直勾勾瞪了她老半天。还是咱支书点子多,从屋檐底下拽个干辣椒,手里一揉,再往他眼里一抹,你瞧他哭哩,比他妈死的时候还痛。有时候,俺看着电视心里就瞎捉摸,你说这录音机、录像机全有了,咋不发明个录味机呢?要是有那玩意儿,咱下次再看见谁在电视上哭哭啼啼哩谢天谢地,保不准还能闻见辣椒、生姜、大蒜味儿呢!

    咳,说起这个辣椒、生姜、大蒜,俺这个肚子就饿了。这不,刚刚收了麦子,还算有吃的。你们先学习领会着,俺得弄点儿东西填填肚子了。

    对啦,我说你们中央那当官儿的,别净拉俺河南人出洋相,弄得俺们酸不酸臭不臭,左右没个人样儿。俺一年里头大半年都在外地打工,你也得给俺留点儿脸面不是?前年冬天,俺在深圳打工,瞧见垃圾筒里有件衣服不错,刚扒拉出来要穿上,就叫一个红袖章给逮住了。吹胡子瞪眼睛哩说:“你们河南那么多优秀干部,访贫问苦的时候没送你件衣服?跑我们这里来破坏环境卫生来了!”我随口说:“焦书记不是早死了嘛。”他嘴一撇:“是啊,可是他儿子不也是你们书记吗?”你瞧瞧,你们当官儿哩光知道瞎吹牛,遭罪哩可尽是俺老百姓啊。

    结了吧!别拿俺河南人乱打渣子。俺钱袋子空,心眼子实,懒得陪你们瞎折腾。平日给哪儿投的钱多就找哪儿的人陪你们玩儿去,中不中?

    方言注释:

    打渣子:开玩笑

    哩:统揽普通话“的、”“地、”“得”三者的功能

    货:人,含贬义

    打小儿:从小

    捣叽毛:爱搬弄口舌者

    瞎话:假话

    圈:读去声,意思是“弯”

    吭气儿:吱声,吭声

    掐了:除了

    差:缺少,没有

    腰:指腰间放钱处

    约摸:观察

    保准:肯定

    没洋气:没本事

    乖乖:惊叹词

    歪日:惊叹词。歪,“我”的音变

    黑地儿:晚上

    吭吭:读“夯”,平声。拟声词,哭声

    结了:算了 _(博讯记者:刑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