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东兴
(博讯2004年6月25日)
    

     送交者: 陈路 (博讯 boxun.com)

    汪东兴是江西省弋阳县人,出身贫农。1932年参加红军,历任排长、干事、特派员、指导员、教导员、第2野战医院政委、两延河防司令部组织科科长、白求恩国际和平总医院政委、中共中央社会部三室副主任、二室主任。

    1947年,汪东兴担任中央直属队司令部副参谋长、中央书记处办公处副处长兼警卫处处长,从此警卫毛泽东30年。

    1947年毛泽东撤离延安前,问汪东兴敢不敢留下来等敌人?汪东兴说:“怎么不敢?只要主席下命令,我就留下来等敌人。”毛泽东给汪东兴一个连,汪东兴只带了一个加强排,在王家湾和敌军打了一仗,这一仗没有多少意义,只不过是毛泽东浪漫气质使然,但也体现了汪东兴还是有胆量的。几天后,毛泽东对汪东兴说:“刘戡的部队寻找中央前委机关在王家湾扑了个空,现从小河镇向延安方向撤走了。我想再给你一个连的兵力,尾追敌人,深入敌后,再打一仗怎么样?”汪东兴表示:主席你下命令,我什么样的仗都敢打!毛泽东说:“我看你很勇敢,能打仗。王家湾一仗是阻击战,你敢于面对敌人以小量部队阻住了大量的敌军,仗打得漂亮。这次任务是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还是以小部队插到敌后去,在安塞、延安之间袭击、扰乱敌人,让敌军睡不好觉,吃不好饭,不得安宁,疲劳不堪。一方面进一步给刘戡造成错觉,搞不清我们到底有多少部队与他周旋;另一方面也是在实战中锻炼我们的警卫部队。”汪东兴又带了一个加强排,在敌后呆了一个多月,完成了任务。

    1949年,汪东兴负责毛泽东访问苏联的安全保卫工作。

    汪东兴和毛泽东朝夕相处,毛泽东和汪东兴有过很多谈话,例如评论《水浒》、中苏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井冈山斗争、与张国焘的斗争等,在开国将帅中,汪东兴与毛泽东的接触最密切。建国后,汪东兴历任政务院秘书厅副主任兼警卫处处长、公安部八局副局长、九局局长、公安部副部长。实际上一直负责毛泽东的安全保卫工作。1955年获少将衔,是少将中唯一没有军内职务的人。1958年,汪东兴曾出任江西省副省长。

    杨尚昆被批判后,汪东兴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文革开始后,他的形象一直是“正确路线”人物。1966年底,汪东兴组织了一份材料给毛泽东,题目为《刘少奇的罪行大事记》。涉及到刘少奇、朱德、邓子恢、谭震林、黄克诚、叶飞、刘震、饶漱石、周小舟、陈少敏、舒同、陈丕显、曹荻秋、周扬、夏衍、彭真、伍修权、叶季壮、罗瑞卿、高岗、陈云、安子文、陆定一等人。毛泽东看后说:“谁说我们的老粗不能搞材料,汪东兴同志搞的材料很有说服力,一下子就把问题点明了。”

    1967年,毛泽东叫汪东兴去找刘少奇,毛泽东说:“只要刘少奇能够认识他的问题,我们还是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政策。我历来反对将人一棍子打死的政策,那样不得人心嘛。现在全国的红卫兵和造反派都要批斗他,他不检查过不了关嘛。我也不好说话呀。他总得叫我好说话嘛。凡是同群众对抗,同党中央对抗的态度,都是不可取的。”汪东兴和戚本禹带着中南海造反大队给刘少奇的《勒令书》去了刘少奇家,汪东兴向刘少奇传达了毛泽东的话。汪东兴对刘少奇说:就我而言,我不希望你的问题继续升级,而是早点结束。这对全党全国都有好处。你的问题已经牵连了好多人了。你还想看到无辜者再跟你挨批挨斗吗?

    1969年3月,准备召开中共九大,林彪特意对毛泽东说:“汪东兴同志是个好同志,他参加中央政治局对中央的工作有利,他对主席忠心耿耿,是个难得的人才。”在中共九大上,他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成为中央领导人之一。

    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汪东兴在华北组发言说:“中央办公厅机关和8341部队在讨论修改宪法时,都热烈希望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建议在宪法中恢复‘国家主席’一章。这是中央办公厅机关和8341部队的愿望,也是我个人的愿望。”会后,陈伯达拉着汪东兴的手说:“你的发言很好,字字句句讲到了要害处。”汪东兴的讲话登在全会第6号简报上。江青对此很不满意:“你汪东兴什么时候也学会讲演了?”

    在此之前,毛泽东在武汉曾找汪东兴谈话,明确说:“宪法中不要设国家主席这章,我也不当国家主席。”并由汪东兴回北京向中央政治局传达毛的意见。毛泽东曾要汪东兴打电话给周恩来说:不要设国家主席;设国家主席,那是形式,不要因人设事。为此,毛泽东找汪东兴:“看到6号简报了吗?”汪东兴回答看到了。毛泽东说:“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都已经来过了,他们说6号简报影响很大,把人们的思想都搞乱了,这里有你的一份功劳。不过我不给你记,让别人给你记吧。这么一来,你们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们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们的当,看你们怎么办?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毛泽东严厉地说:“你汪主任了解我不当国家主席的意见,还派你回北京向政治局传达过,你怎么又让我当国家主席呢?”汪东兴做了辩解,毛泽东说:“不当国家主席,就不代表群众吗?你强调群众拥护,难道我不当,群众就不拥护了?我就不代表群众了?”

    汪东兴为此写了检查报告,文内有“我没有听毛主席的话,我干扰了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也违反了政治局会议的意见,这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动,我的内心极感沉痛”之语。汪东兴的检讨,印发给了全会。之后,在庐山上,林彪按毛泽东的指示,召集陈伯达、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汪东兴开会,林彪在会上说:“今天,找你们开个会,你们在会上为什么要在同一个时间发言,为什么都引用了同样的语录。你们要坦白,要交代。”这样的会还开过一次,但林彪没有通知汪东兴参加,毛泽东说:“不要你了,说明你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

    在华北组会议上,汪东兴做了检讨,他按毛泽东的指示请了假,把毛泽东转移到只有周恩来一个人知道的住处。

    1971年8月,毛泽东南巡,点名要汪东兴陪同,江青建议不要带汪东兴去,怕他走露消息,毛泽东说:“我看不会,这个人听话。正因为他在九届二中全会上犯了错误,我才更要使用他。我就是喜欢那些不干不净的人,干净的人倒是很危险的。”毛泽东先后同刘丰、刘建勋、王新、华国锋、卜占亚、刘兴元、丁盛、韦国清、许世友、韩先楚、程世清、南萍、陈励耘、熊应堂谈话,汪东兴每次都在场。之后,汪东兴护送毛泽东回到北京。

    9月12日晚,林立衡向8341部队张宏副团长报告林彪可能要出走,汪东兴将此情况报告了周恩来。林彪的飞机起飞后,吴法宪从西郊机场打电话找汪东兴,说林彪的专机已经起飞30多分钟了,飞机在向北飞行,即将从张家口一带飞出河北,进入内蒙古。吴法宪请示要不要派歼击机拦截?汪东兴请示了毛泽东,毛泽东说:“林彪还是我们党中央的副主席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要阻拦,让他飞吧。”

    党的十大,汪东兴当选政治局委员。

    毛泽东去世后,汪东兴忠心辅助华国锋。华国锋和汪东兴开始了紧张而绝密的准备工作,制定先发制人,整治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的计划和部署。汪东兴将这个计划告诉了李先念,汪东兴说:中央警卫部队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不需要从外面调动任何部队,问题是采取了动作以后军队的工作,要有准备防止军队内部发生内讧,因为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在军队里还是有市场的。在叶剑英和李先念的支持下,华国锋和汪东兴借口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逮捕了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

    汪东兴极力维护华国锋的威信,他有一段著名的话:“邓小平也反对四人帮,但是他整治不了四人帮。他哪里有我们英明领袖华主席那样的本事!”叶剑英并不卖汪东兴的帐,说:“汪东兴充什么大头,在小平同志眼里,根本没有他们的地位和说话的机会。和我们相比,他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三流政客,他能当什么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简直是开国际玩笑。就是再打一百次仗,也轮不上一个警卫员出身的人当什么大头呀。他连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的本事都没有,我们根本就不和他一般见识。”

    华国锋和汪东兴提出了著名的“两个凡是”。1977年1月,北京出现要求为邓小平平反的大标语,汪东兴批示对这类反革命案件要坚决打击,为首的要坚决杀掉。邓小平曾经让汪东兴的老上级王震找汪东兴试探口气,汪东兴劝邓小平老老实实坐在家里看看书,抱抱孙子,不要再参与政治。

    邓小平复出之前,华国锋让汪东兴去见邓小平,希望邓小平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时,邓小平说:“我出来不出来工作没有关系,不出来也可以给你们当当参谋嘛。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天安门事件是一个革命事件。”邓小平对华国锋和汪东兴提出的“两个凡是”表达了不同意见。

    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上,汪东兴发言介绍了毛泽东历次对邓小平的评价,讲了邓小平工作前后的情况。在这次会议上,邓小平复出。

    1977年8月,在十一大上,汪东兴当选中共中央副主席。华国锋说:“汪东兴同志在粉碎四人帮中立了很重要的功劳。可以说,没有汪东兴同志的部署和安排,我们是不会一枪未响、一滴血未流就解决了问题的。”邓小平也说:作为一个过渡,这样的人总是少不了的。我也赞成他担任党的副主席。在开国将帅的少将中,只有李德生和汪东兴担任过这个职务。

    汪东兴当时兼任中共中央党校第一副校长,和副校长胡耀邦意见分歧,在理论修养上,汪东兴自然不是胡耀邦的对手。

    在对待《中国青年》复刊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态度上,汪东兴的表现引起很多人的不满。邓小平毫不掩饰地对华国锋说:“你可是不能尽听汪东兴的话。他的思想僵化得很,在党中央的领导同志中威信不高。主席晚年虽然有错误,但是那些错误与他身边人员 的素质不高有很大关系,汪东兴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在毛主席那里,只能是帮倒忙,而帮不了好忙。”“他动不动就打着毛主席的旗号进行活动,这是很令人讨厌的事情。”“现在要提防这个人来垄断毛主席的文件,不要让他干涉的东西太多。”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分组讨论中,汪东兴被点名批评。1978年12月25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免去了汪东兴十五、六个兼职,尤其是汪东兴失去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和中央警卫局局长的职务。

    中央政治局召开生活会,邓小平说:“汪东兴几乎每次开会都要出来唱唱反调,已经充当我们中心工作转移和平反冤假错案的绊脚石了。”胡耀邦说:“汪东兴同志这两年来基本上还是停留在过去的左的路线上踏步不前,经过了许多同志的帮助甚至批评,仍然没有足够的认识。我觉得,他继续留在副主席的位置上已经远远地不适应了。我建议在合适的时候是否调整一下他的职务。”汪东兴在会上发言说:我的观点和思想和你们的许多意见格格不入,彼此很难统一。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党的事业和党的团结,我决定还是自己辞职比较好,这样对你们更好地执行你们的路线,也就排除了很大的障碍或阻力了。”1980年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批准他辞去党的领导职务。

    1982年,在党的十二大上,汪东兴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是按得票多少排列的,汪东兴排在最后一位。1985年,汪东兴进入中央顾问委员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