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今钟:土马克思与洋马克思──历史的回顾与反思
(博讯2004年6月24日)
    【看中国报道】伴随著揭露文革的伤痕文学,大陆中国人开始了对历史的反思,使我这个当年(1957)把大学三个同班同学批判成右派的左派调干学生(干部入学有调干助学金,我属甲级)获益非浅,也渐渐开始了对历史的回顾与反思。

     1·麻克思,妈克思与骂克思 (博讯 boxun.com)

    文革以前,地方上党委系统大多是刘少奇的人马,共产党权力高度集中,中央在各地设分局,如中共中央华北局,东北局,华东局等等,都是党中央设的分局,稍高一级的党委书记们为显示正统,都模仿刘少奇一派留学过外洋的腔调,不说马克思而是撇著洋腔叫“麻克思”或“妈克思”。尤其当时天津市委书记楚云同志带著浓重的河北省申县口音常常提到“骂克思呀!”模仿洋腔怪调令人想笑。

    “解放”前,中国人都认为死后会见到祖先和父母,“解放”后流行“见马克思”的说法,但不是一般老百姓,得够得上级别,在高干圈中是口头禅,都不说死亡,而是说“去见马克思”,把念念不忘“梦见周公”的孔夫子打倒,鄙视地叫他 “孔老二”,难怪辛灏年先生所著<<谁是新中国>>一书中称共产党人为马列子孙,说他们不认祖宗。其实当得也糊涂,他们心目中的马,恩,列,斯,毛只是偶像,其实的洋卡尔马克思和他们口中念念有词念念不忘的土马克思,差之千里,谬以万里。

    2·卡尔马克思的见义勇为

    文革前在大陆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手稿汇编>>中有如下一段故事:马克思与恩格斯并座在马车上穿过伦敦市区,忽见一个人在打老婆,揪住头发,凶狠地揍,而众人围观,马克思大怒,“弹子一般地弹出车去,把男人猛揍,结果遭到夫妻两人合力的痛打,尤其挨丈夫打的英国女人把马克思的犹太血统的黑胡子当做进攻的目标,死死揪住”,恩格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马克思解救出来,但实在难以解释清楚马克思介入夫妻纠纷的理由。

    当时我只从好的方面想:这是马克思的天真保护妇女的绅士情怀,至多有点象和风车作战的西班牙呆侠客堂吉诃德。

    “解放”前中国人形容因饱学而狂妄的书呆子,叫做“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就是中间不懂人事”。马克思至死也不会明白为什么那位英国女人为什么不感谢他这个救难的恩公,反而揪住象征他权威的黑胡子子不放,帮助打她的丈夫痛打“恩公”。

    这样的书呆子竟然要给人类规划未来,给全世界工人指出一条“明路”,让苏联,中国,东欧,朝鲜,越南,古巴,几乎世界三分之一人口迷迷糊糊迷信了整整一个世纪,是因为根本不让人知道马恩列斯本人是怎么回事,什么德性?

    与周恩来齐名的已故印度总理尼赫鲁曾说:“中国人看到的是自己人翻译的马克思,不是本来面目”其实,马恩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中就反映出当时世人批判过马克思的治世药方,说只能造就出一个“懒人社会”。

    马克思回击说:“正是资本主义社会才是劳者不获而获著不劳的”:马克思一直以为资本家不劳动,连孙中山先生也看出这种否定策划,管理等脑力劳动创造价值的荒谬。而实践中,在苏联与中国厂长都拿工资,但只能贪污,不能多占,文革后期,工厂都雇农民临时工装卸火车,而工人“师付”们在喝茶,看报。

    马克思由逻辑推理诞生的乌托邦理想社会在苏联东欧垮台,在中国大陆变质,其实马克思在伦敦挨揍时,就早已显出了其学说不可操作的反实践性,可惜这故事只藏在不公开发行的书中,不让大家都知道,毛的大跃进与文革不仅是自己的异想天开,他在创造性的执著于“真马克思主义”。毛氏戎马控骢,白白忙活了一生,看看今天中国大陆制究竟共产到了谁家?

    3·“劳动创造世界”

    我于1953年因伤病,从朝鲜回国疗养,在大连劳动公园竖立的巨石中,赫然见到凹刻的红漆字,“劳动创造世界”工人们路过无不鼓舞自豪。当时都以为这是不言自明的真理,谁也不曾细想那没有人类以前的世界是怎么来的?谁劳动创造的?

    真实正是提出这个口号的马克思本人终生不事谋生的体力劳动,他是大律师家庭中的公子哥,他的呆气,很像鲁迅说的自己小时候看待穷苦的劳动者就象观察笼中的禽鸟。马克思从大学毕业后,当过短期的<<莱因河日报>>的编辑,由于碰到“木材问题”发现对经济学无知,此后就再也没有干过正经职业,马克思的体格是强壮的,但一天也没从事过他所提倡的神圣的体力劳动,穷到唯一的儿子病死在他的怀抱里,尽管马克思说写作<<资本论 >>所得的稿费只够他吸雪茄烟。

    全家五,六口人的生活全靠资本家恩格斯支付,这方面<<大纪元时报> >上一篇<<真实的马克思>>有详细的介绍。至于四,五口人繁重的家务劳动,马克思更是不动一根手指,正是中国共产党批判不已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那种人,什么“劳动创造世界”,“劳动创造人类”“劳动创造一切”对于马克思,从来没身体力行过。提倡“不劳动者不得食”,而马克思全家靠寄生于资本家恩格斯,不劳动者而得食了一辈子。

    倒是马克思的二女儿及女婿法国共产主义者拉法格,实践了这一信条,夫妇二人老年失去劳动能力,双双服药自杀,以行为实践了共产党人的信条“不劳动者不得食”。而以马克思为号召的一代代共产党人,尤其今天中国大陆的贪官群体,贪得无厌的吸血虫愈来愈多。难怪马克思临终前说了句实话:

    4·“我从来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共产党领袖们教导工人与青年常说的什么“共产主义道德品质”“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大公无私的无产阶级思想”差不多都是鬼话,从马克思到嫖妓染梅毒的列宁,从被歌星控诉被他霸占的斯大林到中国大陆被吕加平先生揭穿的臭事,从全家鸡犬升天的罗马尼亚党魁齐奥赛斯库到外域银 存款若干亿的古巴党酋卡斯特罗,从中国的巨贪江家父子到北朝鲜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孙的日费万金,可以说言行不一,表里相反,上梁不正下梁歪,从祖师爷马克思就已开始。

    这里节录一下大纪元网站的程映虹教授所著马克思的私生子:

    “每当马克思一家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和朋友们去伦敦郊区散步或郊游的时候,他们的身后都跟著一个身材壮实的女仆。她挎著沉颠颠的装满食品的篮子,背著塞满杯盘碗盏的包裹,到了目的地还要张罗吃喝,收拾残汤剩羹。

    她叫海伦德穆特,马克思一家叫她琳衡。她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幼年时就到马克思的丈人威斯特华伦家做佣人。到了燕妮出嫁的时候,她被当作陪嫁。对人的异化深恶痛绝的马克思并没有拒绝这份活礼,而是照单全收。或许他认为雇佣劳动是万恶的,而无偿奉献则可以受之无愧。

    马克思一家对这个女仆倒是十分信任,除了让她包下一日三餐和家常杂务,还把紧巴巴的财务交给她。于是琳蘅白天要操持一家数口的衣食,晚上还要在灯下把一个铜板掰作两半。对主人的几个女儿她更是视同己出。

    但是琳衡对马克思的奉献还超出了家务和财务。1850年,琳蘅怀孕了。马克思和燕妮之间于是爆发了可怕的争吵。当孩子出生时,马克思说服了他的忠诚战友恩格斯去承担这个责任。他需要为这个孩子说清来龙去脉,不能让人以为琳衡怀的是外面的野种,那样他倒是没了干系,但却有辱工人阶级导师的家风。因此频繁地出入他家门而又是单身汉的恩格斯成了理想的入选。这个婴儿取名为亨利弗里德里希德穆特。"弗里德利希"就是恩格斯的名字。

    马克思当然不让这个私生子留在自己的家里,于是这个叫亨利的婴儿被送到一个工人家里寄养。后来小亨利倒是可以去探望自己的娘,只是不能走正门,而必须从厨房的边门进去。

    恩格斯死在马克思之后。虽然在马克思的葬礼上,他把这个半辈子靠他的钱生活的思想家赞美成了完人,但对一件事始终耿耿于怀。他患喉癌而死,临死前不能说话,在一个纸盘上写下了:“弗来迪是马克思的儿子,图西把她的父亲理想化了。”弗来迪就是那个男孩,而图西是马克思的女儿,当时在恩格斯身边,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洁白无瑕,亨利真的是恩格斯的儿子。

    琳蘅死于1890年。她在马克思家里干了一辈子,到头来两手空空,什么都不是,连"雇佣劳动者"都不是。她的儿子后来倒是当了机修工,成了名副其实的雇佣劳动者。但他没有像他父亲严密推理的那样对革命有兴趣,而是改良主义工会的成员。 ”

    法国大作家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中长篇小说中描写过十九世纪西欧贵族奴役,性虐待女仆的罪恶,被主人当作性奴使用怀孕后,还要干繁杂不已的体力劳动,尤其害怕女主人知情报复,一个女佣就这样在劳动中生下孩子,躺在地板上,血流如注。全世界的共产党人怎会知道,他们的师祖马克思就是这样剥削奴役<<国际歌>>中所唱的:“起来,饥寒的奴隶,全世界的醉人!”

    5·斗争哲学的来源

    1949年军政大学一位政治教师(抗日中奔赴延安的印尼华侨)讲过一个故事:马克思女儿对父亲有一系列提问(如同记者采访一般)其中包括:

    最喜欢什么颜色?答:鲜红,因为是战斗的色彩,象征革命和流血。

    最喜欢吃什么食物?答:鱼,吃鱼是一场战斗,既要吃掉它,又不能被鱼的防御武器鱼的骨刺所伤。

    6,马克思身边朋友谈真实的马克思

    如今已经在弥留之际的大陆名作家巴金,早年留学法国时崇拜无政府主义者男士巴枯宁与女士克鲁泡特金,取笔名为“巴金” 。这个巴枯宁是马克思的朋友,他曾正面评价马克思: “马克思是当代伟大的经济学字和社会学家,我生平遇到过许多学者,但没有看到一个人像他那样有学问和造诣深。”

    巴枯宁对马克思的性格也作了如实的绍介: “马克思是个非常自私,好嫉妒,爱动所和好报复的人,他俨然就是人民的上帝,他不能容忍除了他之外,还有别的什么人是上帝!”

    马克思是教皇,独裁者,幻想家,是国家和权力的崇拜者, 马克思在人民统治的名义下,宣布人民对国家的奴隶般的依附。 他不仅仇恨资产阶级,而且仇恨一切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为了打击不同的思想,他认为使用一切手段都是允许的。

    他要人们象神一样崇拜他,把他作为偶象项礼膜拜,否则就大肆挞伐,或阴谋迫害。”

    看官:这里有没有其门徒斯大林,毛泽东的影子?

    苏联作家高尔基曾提出社会主义需要新的宗教, 共产党人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吗?共产主义是不是高尔基所说的新的宗教?历史会有定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