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989年河南大学的六•二一大示威
(博讯2004年6月20日)
    河南大学是中原腹地民主思想的摇篮。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该校就在著名青年诗人陈寿中(著有《老龟》等批判僵化的毛泽东思想的诗作)等人带领下掀起了中国高考恢复后的第一次学潮,影响波及全国。1989年六月二十一日,在中共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和平示威的学生市民之后的第十七天,忍无可忍的学生再次冲出校门,走上街头,掀起了一场抗击中共暴政的大示威。据悉,这是六四遭到血腥镇压后,中国高校的最后一次针对六四大屠杀的大规模示威游行。

     1989年的民主运动,得到了河南大学的师生的积极响应和广泛参与。学生们一部分前往北京,支持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一部分留在学校,游行示威,发动市民。前往北京的学生人数最多时达数千人。当中共从全国抽调兵力包围北京城时,河南大学在京的部分学生主动请缨,前往南苑机场,试图以乡情打动从河南抽调来的空降兵部队。中共血洗天安门广场时,河南大学的学生和其他高校的示威者一起一直坚持到最后才撤出。 (博讯 boxun.com)

     六四大屠杀之后,全校笼罩在一片悲愤之中。学生们抬着花圈,高举挽幛,佩戴着黑臂章,继续游行,一直坚持到六月八日。这之后,学生们被强行赶回教室,学习中央文件,反思自己的言行,还要向审查组无休止地交待问题、写思想汇报。学生们中间产生了强烈的反感和抵触情绪。

     六月二十一日,时任河南省省长的程维高一行来到河南大学,大谈北京“平暴”的伟大胜利,号召师生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的胡言乱语激起了听众的无比愤慨,讲话一次次被暴怒的倒掌打断,最后在愤怒和嘲讽的倒掌和口哨声中,灰溜溜下了台。可是听众们的愤慨却难以平复,学校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当晚七时许,学校北部的学生宿舍区首先发生了骚动,有人敲起了脸盆等器皿,有人高呼起口号。二十分钟之后,便有大批的人潮涌向了校园中心大礼堂前的广场。这里曾经是学生运动期间的信息和活动中心,六四大屠杀之前,这里每天都有露天讲座,学生自治联合会的广播站就也设在这里,及时向全校通报全国学运的情况。

     八时许,大礼堂前的广场上已经是人头攒动。似乎没有人组织,也没有人带领,人群自动排成了长队,浩浩荡荡地从大礼堂前出发,冲出了校门。

     队伍沿着校门前的大街西行,进入市区。一路高呼口号,“打倒李鹏!”“血债血还!”“民主万岁!”等口号,引得惊讶的市民纷纷走出家门观看。不少人主动加入了游行队伍,和学生一起声讨中共血腥镇压六四学生运动的暴行。人数最多时约有上万人,一度堵塞了市中心的主干道。

    现在看来,那时大部分人对六四屠杀充满了仇恨,因为游行队伍冲出校门时,似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进入市区时,也没有警察拦截。来往的车辆看到游行队伍,都主动停在路边,有的还鸣笛致意。

    游行持续到晚上十二点之后才结束。经过长时间的徒步跋涉人们都很困乏,可是也都很激动。因为他们又一次响亮地喊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表现出了对屠夫们的蔑视,也宣告了中共洗脑政策的彻底失败。

    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河南省公安和国安机构的车队开进了河南大学校园。下午,公安部和国安局的车队也接踵而来。从此,河南大学进入了白色恐怖时期。他们用人人过关的方式排查六二•一大示威的参加者,没有参加的人也要找出证人证明当时没有在现场。对于参加者,他们百般威胁,利诱,试图找出示威的组织者。

    大约一周之后,侦破工作终于有了进展。二十八日,国家和河南省及开封市的公安部门联合在河南大学礼堂举行公捕大会,声称“六二•一是一次性质严重的反革命事件”,是由少数漏网暴徒和反革命分子操纵的。公捕会上,逮捕了从北京流亡到开封的学生领袖杨涛(二十一名被通缉学生领袖之一),保护杨涛的开封市工人自治联合会的领导人和河南大学的学生领袖,以及他们认定的游行组织者。

    公捕大会虽然戒备森严,出入口都由荷枪实弹的警察把守,便衣警察在走廊来回巡视,但是,参加大会的听众依然无畏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憎。他们不断地鼓倒掌,吹口哨。那时礼堂里还没有装备固定的摄像头,无奈之下,警方只好用肩扛摄像机反复朝台下的人群拍摄以示恫吓。

     六二•一大示威被疯狂地镇压下去了。但这次大示威表现出的不屈不挠的坚强民意和怒对屠刀,心向自由的民心,将永远激励中原学子勇敢地担负起推进民主自由,拯救民族于水火的重任。

    附注:仅以此文纪念十五年前的六•二一大示威。该文资料由朋友提供,如具体细节有与事实不符之处,谨向河南大学参与六•二一大示威的师生致歉。 _(博讯记者:刑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