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从“孔繁森嫖妓”谈起(新闻点评)
(博讯2004年6月15日)
     这些日子,互联网上很长时间在传播一条新闻,这就是“孔繁森也曾经嫖过妓女”。这条新闻的来源出处何在?新闻线索是否可靠我不知道,但以后刊登这种小道新闻,为了增加民众的可信度,一定要提供明确的新闻线索。否则,会适得其反,降低你其它新闻的可信度,这是任何一家新闻报刊和新闻网站的大忌。

     首先声明,我并非中宣部或新闻出版署的检查官员,特地来审查你这条新闻的可靠性。根据中国民间的传统,普通民众对传播上层官吏的任何小道社会新闻,从来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而且,最终的结局都是证明了十有八九,却有其事。 (博讯 boxun.com)

     今天,我只是尝试从另一个角度,推论“孔繁森嫖妓”这则新闻是否可信?

     我为什么要如此重视这一则新闻?因为,孔繁森是国家执政党的中宣部在大约二十年前一手扶持起来的领导干部中的样板人物,能够抬到如此高度的样板人物,建国以来仅为第二例。第一例是河南兰考的县委书记焦裕禄,发生的时间是在四十年前。

     一个拥有6千万执政党员,同时拥有4百万各级领导干部,他为自己众多的党员领导干部提供的学习样板,只有四十年前的一个焦裕禄,二十年前的一个孔繁森,今天又抬出了一个任长霞,虽然最后这一位还远远没有达到领导干部的标准“县团级”。

     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一个号称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意识形态,代表世界未来方向,统治了中国大陆达到半个世纪的中国共产党,按理应该每年抬出60个新雷锋,每百万名党员中出一个;每年抬出40个新焦裕禄,每十万名干部中出一个,你才可以对全国十三亿平民百姓有个交待,说明你确实“先进”,不是骗人的,也没有在腐败,你当之无愧是全国人民的带头人,是货真价实的“三个代表”。

     可是你从来没有抬出来过,难道从每百万党员中间找出一个先进的党员,从每十万党员领导干部中间找出一位尚未腐败的先进党员领导干部就是如此的困难么?

     竟然困难到每二十年才出一位,真给人以“江郎才尽”的感觉。

     现在再回到孔繁森,你知道孔繁森现在的价值有多么重要了吧?否定了孔繁森,你就否定了中宣部二十年来的全部心血,砍掉了自焦裕禄以来全党全国唯一一面模范领导干部这面大旗。

     以提升职务一至数级,高工资和提前退休为奖励,鼓励内地的干部到西藏去任职“援藏”,这是中央制定的数十年来的一贯政策。

     孔繁森受这项政策的安排,背井离乡,到数千里之遥的西藏执行援藏任务,先住在首府拉萨,后移住边境小镇阿里,虽说是充任当地的领导干部,但环境的恶劣,生活条件的艰苦,比内地一小县城还不如。

     这里出现一个实际问题,孔繁森去时正值壮年,如果夫妇长期两地分居,那么他正常的生理需求,说白了,性需要的问题怎么解决?你又无法公开体现“组织关怀”,为他解决一位临时夫人。就像红军时期,中央军委出面,为来华的军事顾问李德,找了一位身强力壮的临时夫人,以解决这位洋顾问旺盛的性需求问题。

     此外,一些中共最高层领导人个人私生活不检点,喜新厌旧,频频换妻,也成为人所皆知的“秘密”。地位越高的革命领导干部越是“不拘小节”,这成为当时,也是现在的一种时尚,但是只发生在高层领导人当中,不过进入改革开放以来,中下层各级领导干部纷纷仿效,所以给平民百姓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宁可信其有”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当然,孔繁森久居西藏,虽然做了不少人们称颂的好事,但他终究是个凡人,还是凡胎肉骨,没有在西藏修炼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活佛高僧。就是有了任何凡人都具有的生理需求也属正常,只要不是那种极为反常的性需要。我们不能过分苛求孔繁森,就因为他是个领导干部,就失去了解决自身生理需要的各种渠道。

     从人的生理上讲,长期的性压抑,性需求的不到解决,会使这个人行为怪异,性格暴躁,势必影响到他所负责的具体工作上。利用职权优势,自己亲自出马,通过现在社会现行的各种渠道,使自身得到性发泄的快感,这是今天各地各级许多领导干部的一大特点。

     现在有许多党政军领导干部和大中国有企业的老总,平时傍小蜜(女秘书、女司机),每逢周末必找小姐,这已经成为某些上层公职人员的一种生活“惯例”,最熟悉这种情况不过的,应该是那些负责“小姐”的公安刑警们了。只是“为尊者讳”,这种事情不能公开说出去而已。

     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的刑警们讲过这样一件事。

     两年前的这个季节,也是刚刚入夏不久,西郊香格里拉饭店对面有一所空军医院,当时,刚上任不久的该院院长,有着大校军衔的张某某晚上出去嫖妓,因为不太熟悉周边环境,警惕性不高,被海淀刑警当场拿获。海淀刑警不相信这位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然是一方军事首长,于是,核对电话打到空军医院,接电话的政治处干事忙得手脚不停,急忙通知医院政委,连夜将院长从公安那里接了回来。

     你以为这个嫖妓被抓住的院长是当到头了吧?错了,这个院长仍然高踞在他的宝座上,纹丝不受影响。为什么?就因为这位张院长当年是现任空军司令乔清泉的个人保健医生,在出了这件不光彩的事情后,张院长当即送了乔司令一辆小轿车,这件送车的事情保密工作做得不好,弄得全院从干部到士兵人人皆知。这样的丑事还有很多。

     中国的干部阶层腐败到什么地步,这永远是一个最高级的秘密,详情谁也说不清,我举几个正面的例子,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一下。

     人们记性好的话,应该记得,在不久之前,除了焦裕禄、孔繁森,和今天的优秀公安局长任长霞这些众所周知的全党样板人物之外,中宣部还曾经树立过几个不同行业的先进样板。

     比如,在检察系统,树立的是“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山东泰安模范检察长公丕汉。公丕汉在省检察长的坚决支持和直接指挥下,以搬到当时的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而闻名,当胡建学被执行死刑之后,众多国内媒体再去采访公丕汉,这位“英雄人物”躲躲闪闪,战战兢兢,摇头摆手,王顾左右而言他,心虚的犹如做贼一般,从此罢手,销声匿迹,再无一点“光辉事迹”可言。

     河北地区还有一位被誉为“黑脸包公”的姜瑞峰,这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一手抓的典型人物,在中纪委多年来的直接关怀和培养下,姜瑞峰从一个乡镇工商所的所长,高升到了今天石家庄市纪检书记。大家都知道,河北的第一巨贪,是河北省委第一书记程维高,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正在同程维高苦苦较量,不幸身陷囹圄的时候,这位昔日的“黑脸包公”此时已然踪迹全无,退化为河北官僚集团中的一员。

     现在你明白了,中宣部树立“先进共产党员领导干部”的样板,为什么都要死去的人,不敢再用活人,就是因为要“盖棺论定”,板上钉钉,因为只有死人是不会再变化的,只有死去的干部不会再腐败,那些尚且在活着的党员干部,哪怕他地位多高,目前多么“走红”,都是靠不住的,只要他有一口气,你就无法保证他明天不会滑落到周围腐败的泥坑中去。

     在这一点上,中宣部是对的,它把自己的党员领导干部了解得很透彻,它从根本上信不过他们。二十年选出一位优秀共产党员样板,而且还都是彻底告别人世的,中宣部的用心良苦,寓意深远,现在你终于领会了吧。

     再回到“孔繁森嫖妓”这个话题,西藏不是一方净土,按照中国的国情和规律,越是在贫穷的地区,腐败现象越是严重。你可曾在孔繁森众多的光辉事迹中,找到他反对腐败,惩治贪污受贿的点点纪录,可是没有,可惜没有。在现阶段的中国,一个不以身作则严惩腐败的“清官”绝对是一个假的清官,树立一个同腐败现象心安理得,和平共处的“清官”样板,中国的平民百姓除了厌恶和鄙视之外,没有丝毫的好感。

     那些真正同贪官污吏犹如“冰炭不相容”的官吏,不知道现在还剩下多少,他们是否还能生存下来吗?令人担忧。

     这就是“孔繁森嫖妓”这则来历不明的新闻给我们带来的全部启示。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为官者要学会承担责任(新闻点评)
  • 言信:两位俄罗斯人的故事
  • 言信:造成“六四”血案和平反困难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一党制现状
  • 言信:自由从来就是昂贵的
  • 言信:记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两起大屠杀
  • 言信:记学长岳家骏先生
  • 言信:企盼言论自由的日子
  • 言信:关于十五年前的几件往事
  • 言信:一段如此熟悉的叙述——小人物于福生的故事
  • 言信:从廉洁的人被下岗谈起
  • 言信:调侃中国——告诉你怎样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
  • 言信:再从戴晴谈到“六四”的最终平反问题
  • 言信文章: 花旗银行存单的故事
  • 言信文章:在捉放吕加平先生的背后
  • 言信文章:社会主义社会与历史真实性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