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育田:本人退出为清水君家人募捐援助活动的声明——敬请网友民运共评说
(博讯2004年6月12日)
    清水君更多文章请看清水君专栏

     在这里我要再次感谢所有参与营救清水君声援活动过程中那些来签名的民运人士、著名作家和网络友人。 (博讯 boxun.com)

    在这近半年的时间里,我是靠着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才把营救清水君的活动顺利地做到了现在,作为一项声援海外民运人士、救助落难英雄清水君的正义活动,我们能表明的就是海外的民运和正义之士仍然在坚持不懈地同独裁专制进行抗争、正象杨建利、王柄章、杜导斌等英雄一样,他们为国家为民主进步事业所付出的代价才是我们最值得盛赞的。然而,英雄落难还需众人助,热血侠义的人们数不胜数,假如没你们热情的帮助这正义的力量又如何展现。

    在这近半年中,我和小溪、兰剑等网友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把营救清水的呼吁活动在一时热血沸腾和冲动的情况下就做起来了,在那时谁也没去想要为此所付出的精力和时间,但我们已经努力地做了,因为英雄是无辜的,是可敬可念的!

    最近一段日子以来清水君的案件已面临常州中院的第一次审理,而我此刻也因诸多原因退出为清水君的募捐呼吁,但案件的进展我仍然会继续关注,并会以我的能力及时地向网友报道。虽然我退出为清水君的募捐活动,但就声援呼吁过程中所发生的若干问题在这里却要向所有网友做个交代,尤其对陈泱朝先生污蔑我动机不良、另立帐号的问题做个详细的答复。但求所有的网络人士都能自由评说。

    关于清水君募捐活动中产生的谣言事件和我的答复

    (一)起因:

    5月31日,我在《博讯》网站上看到网友小溪的文章《答陈泱潮万言檄文》之后又去《新世纪》网站翻看了陈泱潮先生的《万言檄文,痛斥“民主跳蚤”》一文,看过陈泱朝先生这篇文章后,其骂人语言之恶毒下流也的确让我感到意外和不平。对此我就在当晚发表一篇题为《也致陈泱朝:请别玷污海外民运的清白》的文章,如此这般即遭来陈泱朝先生的连续的恶毒报复,甚至是对清水君募捐呼吁活动的破坏。

    6月4日陈泱朝先生先发表一篇《正告周育田》,6月5日又发了一篇《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在此我建议网友都能去看看以上文字的内容到底是《正告》《通告》还是下流的恶毒骂街。请众网友公论。

    我在这里也再次强调。我对泱朝先生并无人格上的任何偏见,只是对他政治上的观点和骂人行为感到不平,尤其是在泱朝先生自称是个“民运前辈”的情况下还要称呼“江贼民”为“圣人”,这样异常怪哉倒错的概念我认为完全是错误的。但是我认为政治观点上的不同是很正常的,错的是他不该去对给他提出善意意见的人进行卑劣的人身攻击。

    (二)6月4日陈泱朝在《正告周育田》和6月5日《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的内容中说我“在明明知道清水君家人银行帐户的情况下,紧锣密鼓,计划周详,继6月1日发出《呼吁关注清水君经济困难》之后,于6月2日,居心叵测企图以募捐营救清水君的名义另开帐户诓钱,”一事,并且最近泱朝又经常发文来证明我知道清水家的银行帐号,对此问题我的答复如下:

    1、 水君家中的电话众所周知早已被中共严密监听,我会幼稚到和他们在电话中谈论帐号的问题吗?相信大家都明白,假如中共知道这个公开帐号的话,谁会认为这帐号是安全的。

    2、 昨天是6月11日,晚上我与清水家通了电话,清水的父亲在电话里多次强调他们没告诉我关于帐号的事情,而他胞妹家的电话就是没人接听,我想其中的隐情大家也就一目了然了。这也算是泱朝的功劳吧。不过泱朝既然已经公布了清水家的电话和帐号了,我也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能亲自打这个电话,问一下看清水的妹妹是不是告诉了我银行帐号。顺便多说一句,希望捐款的朋友还是和〈博讯〉联系的好。这样比较安全一些。

    3、 大家注意:在募捐活动还没开始以前我就先向〈博讯〉建议由他们代收捐款,并且我也告诉了他我有国内×知名人士的银行帐号,并请他代转,鉴于当事人的安全我在此不说出他的名字。而这个帐号在后来我已转交给了博讯,这是和〈博讯〉商议捐款过程中我唯一谈到的银行帐号。

    4、 另外,泱朝在〈清水君的通告〉中说我在“6月2日,居心叵测企图以募捐营救清水君的名义另开帐户”,但6月2日可是世界性的佛诞节,泰国全国连续放假三天,银行根本不开门!请问那天泰国银行是谁下命令让他们开门营业的?既然在丹麦的泱朝先生很清楚我在2日就去了银行另立帐户,请问是哪个银行?证明人是谁?那帐号在哪里呢?此为笑谈就不说了。

    5、 这个募捐过程是我周围很多网友都知道的事情,我在4号以后曾经以个人的名誉发出去了很多给清水君的募捐信,但我在该募捐信中强调的是让捐款人自己与〈博讯〉联系具体的捐款办法。对此有谁能证明我告诉过他银行帐号了?起码我立了帐号应该有人知道呀,否则这帐号立的意义在哪里?

    6、 强调一下,我发出募捐信的网友有北美的,也有欧洲的朋友,相信他们也会来〈博讯〉看到我此刻的这个说明。有谁会证明我曾经告诉他们捐款由我提供过的帐号收?那么又请问泱朝,假如我真的知道清水君家的帐号又能代表什么?代表我想在这个帐号里往外拨款吗?呵呵,又是笑谈。我倒希望所有知道清水家电话的人们都打电话去确认一下,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要记住呀,其实你说的这一点我早就考虑到了,就因为担心会引起坏人的猜测和破坏,所以我从没和任何人谈起过帐号的事情,除非是我转交给〈博讯〉的帐号是唯一的。并且我在事先就向〈博讯〉做了说明。

    7、 以下是我发出募捐信的原文请诸位收到此信的朋友们参考一下,看是不是我发出的原文内容:

    〈给友人的募捐信〉

    诸位我熟悉与不相识的朋友:

    你们好!

    大家都知道爱国英雄清水君目前面临着被当局的一审判决,但目前他的经济状况面临非常艰难的境地,所以我在此就斗胆向你们来求助,当然了,钱不在于多和少,一个美圆都是雪中送炭。在这个时候就请你原谅我的唐突和冒昧。这是我向我所有熟悉和不熟悉的朋友都在募求款项。不当的地方请你多原谅!此活动我将在最后用感谢信的方式在几个中文网站上只记名不记数的登出。捐款汇寄请联系《博讯》网站。

    坦白的说,这事对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但考虑到清水君目前是到了最难的关头我也只能厚颜上阵了。

    中国的民主事业靠大家共同的支持!

    伸手援助爱国的英雄,让我们团结起来与中共斗争到底!

    祝你们工作愉快!

    周育田敬上

    2004年6月3日

    8、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不太明白,泱朝在〈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中一股脑的把郭律师和清水君家里的电话、手机全都公之于世了,你征求过他们本人的意见吗?想过会给他们带去的不安全隐患吗?是不是希望中共国安更加严密地监视监听他们与境外的联系?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在呼吁营救清水君的整个过程中你却一直不说出清水君家里的电话?怪哉!!!对你现在这样的举措我们真是感到吃惊和意外。(以上我的说明完毕)

    最后我要说的是,半年来我和小溪、兰剑等网友为清水君的呼吁有目共睹。能尽心尽力的地方我们都各尽所能的做了,而此刻,声援清水君的活动早已达到比预期还好的目标,这全是靠〈博讯〉网站所有前台背后的工作人员以及海外民运的各位前辈的热心支持,还包括国内朋友们的签名帮助。

    没想到的是,此刻在为援助清水君的募捐活动中泱朝先生却如此的激动,并亲自发布〈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来对我造谣中伤,看来这锅粥已经被一颗老鼠屎坏了,与其这样那我也宁愿放弃,只好告退了。在此也诚请泱朝继续发布新的公告。而我也明白的说,无论是信不信有神的人大家都知道,人必须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当然了,这也包括因果的报应。

    做朋友要做君子,做义举要靠侠肠,告别清水的募捐呼吁我认为是时候了。我现在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于泱朝几次在网上散布的谣言和人身诬陷的文章我都已经下载完毕整理归档,在必要情况下我会通过其他正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最后结论。

    除了以上的感谢和说明以外我也会在下次写写整个呼吁营救清水君活动过程中所发生的感人故事和清水君案件的背后疑问。这也感谢清水过去的组织内的朋友在和我通信交往中所提供的一些情况。

    能做的都做了,半年来的付出有目共睹,我和小溪、兰剑可是从没想过有谁会给我们发工资给补贴。需要说明的是,自我和友人共同成立《中国政治民主人士危难救援会》以后,在今后我们类似的声援将会继续做下去,呼吁营救中国的民主英雄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再次感谢所有关心清水君的民运前辈和诸位网友。
〈中国政治民主人士危难救援会〉

    周育田
[email protected]
2004年6月12日星期六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