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崔說事——大話燒餅(央视关于“烧饼工人周祖德”的报道)(图)
(博讯2004年6月09日)
    

     央視國際 2003年10月06日 13:54 (博讯 boxun.com)

      臧鴻:麻花、燒餅。

      崔永元:賣燒餅嘍。

      臧鴻:大家品嘗品嘗。

      臧鴻:有點兒意思。

      崔永元:我來給大家介紹,這是咱們京城著名的叫賣大王,臧鴻先生,歡迎您。

      崔永元:好吃啊 這燒餅。

      臧鴻:那是啊,油酥的 各種燒餅都有。

      崔永元:北京是不是燒餅品種特別多。

      臧鴻:蒸的,炸的,煮的,烙的,這屬於烙活兒。

      崔永元:您剛才一吆喝,現場的氣氛就特別好,我覺得好像這麼一吆喝,這個燒餅賣得就比平時多一點。

      臧鴻:當然了。

      崔永元:但是為什麼現在市面上吆喝的(人)很少呢。

      臧鴻:因為現在全都是自由市場,各商場、超市都在那兒坐商了,過去走街串巷,衚同裏頭就得吆喝,你不吆喝,您坐在屋裏,誰知道你過來了,挎著個大元寶筐子,不光是燒餅、油條、麻花,艾窩窩,什麼驢打滾、豆面糕、糖耳朵、麻花、子,挎著個大元寶筐子,打棒子,所以走街串巷,吆喝起來,燒餅、麻花。

      臧鴻:梆梆梆梆,賣早點的過來了,買倆燒餅弄個焦圈,來倆窩窩,弄點驢打滾,豆面糕,是這意思。

      崔永元:治安巡邏的也過來了是吧。

      臧鴻:那會兒沒有。

      崔永元:人家還沒醒你喊什麼喊。

      臧鴻:一般都是六七點鐘。

      崔永元:剛才我就在後面忙著吃了,我沒聽見您喊的是什麼。專門說燒餅的叫賣應該怎麼喊。

      臧鴻:燒餅得加麻花跟焦圈。

      崔永元:單說它還不行。

      回答:咱們有好多種燒餅,過去燒餅鋪,清真教講究京東大廠的,烙出那燒餅來,分多少種,有鹹燒餅,有芝麻醬燒餅,有糖燒餅,有吊爐燒餅,有馬蹄燒餅,我小時候吃的花市燒餅鋪的燒餅,你數去吧,咬開了,十九層,一層一層的。

      崔永元:您看我烙的這個怎麼樣。

      臧鴻:您烙的這個,反正是現代化燒餅。

      崔永元:現代化燒餅,這燒餅還有現代古代之分。

      臧鴻:為什麼剛才我說,過去的老北京的燒餅(大家)愛吃呢,過去吃燒餅不像你這麼吃,過去吃燒餅得這樣,接這芝麻,您數吧,十九層,賣的是手藝,好吃,一層一層的。

      崔永元:最後這麼統一地吃一下。

       臧鴻:對。

      崔永元:做燒餅的都是些什麼人呢。

      臧鴻:人家專門是打燒餅的。

      崔永元:您說如果烙燒餅的手藝好,他還能做什麼呢。

      臧鴻:那可多了,這個燒餅鋪,不是光烙燒餅,你比如說,燒餅裏面麵食的東西,剛才我說的芝麻醬燒餅、糖燒餅,還能做糖火燒。

      崔永元:實際上還是做面點。

      臧鴻:對,面點。

      崔永元:我是說他還能做什麼,能不能做其他的職業,比如說他能不能當節目主持人。

      臧鴻:這個東西是專職。

      崔永元:那我再問您一下,如果@個人的燒餅烙得特別好,他能不能當翻譯。

      臧鴻:當翻譯,就是說如果國際友人吃這個燒餅,說說這個燒餅的特點。

      崔永元:行嗎。

      臧鴻:那也可以。

    崔永元:您看看,真有這麼一個人。

      崔永元:讓我們歡迎來自江蘇的周祖德先生。

      崔永元:您好。

      臧鴻:您品嘗品嘗燒餅。

      崔永元:請坐。

      周祖德:這個我也會做。

      臧鴻:您也會做。

       周祖德:當然了。

      臧鴻:那得嘗嘗您的。

      崔永元:剛才片子裏說您能背一萬兩千個英語單詞。

      周祖德:對,這是完全真實的。

      崔永元:我做的這個燒餅上面一共是一萬兩千個芝麻,您現在數數,看對不對。

      周祖德:不會有一萬兩千個芝麻的。

      崔永元:我看這個題目就特別吸引人,叫“燒餅工當翻譯”。

      周祖德:對。

      崔永元:您當時是專職的燒餅工嗎?

      周祖德:我當時是專職的燒餅工,是我們店裏做燒餅的第一個主力。

      崔永元: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學英語的?

      周祖德:上高中就學英語了,下鄉的時候一直就沒有中斷,可以講我一天都沒有中斷過。我記得有一天沒有看書,到同學那玩去了,夜裏十二點半我才回到自己的宿舍,我說昨天這一頓書沒看,我雖然很累了。

      崔永元:書都論“頓”。

      周祖德:我一定要把昨天沒看的補回來,我看了一個小時才睡覺。

      崔永元:當時是一個什麼念頭驅使著你一天都沒有中斷。

      周祖德:我就是想,我是號稱知識青年,可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知識,我就要不斷地充實自己。

      崔永元:想到過以後英語會對你有用嗎?

      周祖德:那個時候想不到,真沒辦法想到。但我就是有一個強烈的願望,要充實自己。

      崔永元:後來回城以後就開始上班。

      周祖德:回城以後我被分配在北京羊肉館,在案子上打燒餅。

      崔永元:您喜歡打燒餅嗎?

      周祖德:我很喜歡打燒餅,我後來離開了羊肉館以後,我到了南京大學後來到了江蘇水產局以後,星期天我都要回到店裏,我就能替一個工友,他就可以放假回家了,我就來頂班,我就來做半天(燒餅)。

      崔永元:要重溫一下過去的那段歷史。

      周祖德:我喜歡勞動,要是好久不幹了就覺得不對勁了,所以我有的時候要去發泄一下體力,(展示)我自己做燒餅的技藝。

      崔永元:您的手藝怎麼樣?

      周祖德:我當然是第一流的了。

      崔永元:烙燒餅有什麼行業標準沒有。

      周祖德:有行業標準。比如講一兩兩個的 “劑子”是七錢一個,是吧。

      崔永元:七錢一個。

      周祖德:如果是一兩一個的,“劑子”是一兩四錢一個,我要把稱放在那裏,我下二十個“劑子”,正好這個稱到中間。我非常準確的。

      崔永元:一揪準。

      周祖德:一揪準。

      崔永元:做了多少年?

      周祖德:我做了將近不到四年。

      崔永元:四年,有沒有統計大概做了多少個燒餅。

      周祖德:我算了有三四百萬個。我喜歡算數。

      崔永元:三四百萬個。

      周祖德:我喜歡算數。

      崔永元:在做燒餅的過程當中忘了多少單詞呢。

      周祖德:不但沒有忘記可能還有增加,我不可能忘記的。

      崔永元:在做燒餅的過程當中還在繼續學英語。

      周祖德:當然了,我不能夠中斷,我不能放鬆自己。因為沒有人監督,如果放鬆自己,能放鬆一個禮拜,就能放鬆一個月,能放鬆半年那就完了。

      崔永元:怎麼被南京大學發現的。

      周祖德:那個時候社會上急需要招人才,它那個地方需要聯合國文件的翻譯人才,我去招考,就被他們選中了。

      崔永元:他們知道您是做什麼的嗎?

      周祖德:他當然知道了,我是做燒餅的。

      崔永元:您也不回避。

      周祖德:我為什麼要回避呢,我很光榮的。

      崔永元:但是您說您是做燒餅的,可能這個學校會猶豫。

      周祖德:那我就不知道他們了。但是他們並不是因為我做燒餅來找我的。

    

    崔永元:聽說了您外語特別好。

      周祖德:因為他知道我有這樣的能力,並不是因為我做燒餅來找我。

      崔永元:後來您看這個報紙上都登了,燒餅工人當了南京大學的英文翻譯,是不是有很多人議論這件事?

      周祖德: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崔永元:都有些什麼說法呢?

      周祖德:在學校裏面,當然知識分子在這個地方就會想,哎呀,你這個水準會不會夠,這個對我來說,我倒沒有這種壓力,因為要靠自己的實力來說明這件事。

      崔永元:我聽說收到了很多信?

      周祖德:對,那只能用公斤來算吧。

      崔永元:收到了很多公斤女青年寫的信。

      周祖德:那倒是也不少。

      崔永元:這些信您怎麼處理的?

      周祖德:這些信都是我妻子來處理。

      崔永元:您告訴她們您已經結婚了,是吧。

      周祖德:是啊,而且我覺得對我妻子也是一個很好的教育,你看別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你已經捷足先登了,夢想成真了,我真羨慕你啊,我說恭喜你了,而且我叫她不要擔心,像我這種情況,我說你要珍惜這個家庭,我保證跟你團結合作,五十年不變。

      崔永元:您最近還回過您的燒餅鋪嗎?

      周祖德:南京市現在建設規模很大,把我們那個店完全徹底拆掉了,現在建起了幾十層的高樓。現在我這樣的好手藝已經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了。

      臧鴻:那就等於是大燒餅鋪了。

      崔永元:沒有地方做燒餅了。

      周祖德:沒有地方了。

      崔永元:說了半天燒餅,咱們現在見識一下燒餅。

      崔永元:臧鴻先生,咱倆現在一起考考周先生。就是您說一個我說一個,咱們說燒餅的名字,讓他翻譯成英語,驢打滾。

      周祖德:I do not know(我不知道) 。

      崔永元:沒有專門的翻譯方式嗎。

      周祖德:方言是沒辦法翻譯的。

      崔永元:那我們先說簡單的吧,糖火燒。

      周祖德:sugar(糖),很難講,還是cake(蛋糕)吧,cake with sugar inside。

      崔永元:您再給出一個題。

      臧鴻:吊爐燒餅。

      周祖德:真的沒有辦法講。

      臧鴻:馬蹄燒餅。

      崔永元:您再幫我們翻譯一個常用語,叫“天上掉餡餅”。

      周祖德:Pies fall from sky

      崔永元:您看我翻譯得對不對,叫“Day down pizza”。

      周祖德:對。

      崔永元:我們說的天上掉餡餅是天降喜事,一件大的喜事。最近江蘇有一位朋友叫孫啟勤,他就遇到這麼一件喜事,買彩票中了五百萬,有請孫先生,歡迎。

      臧鴻:恭喜,恭喜。

      崔永元:請坐。

      臧鴻:恭喜,恭喜。

      崔永元:這是我們在報紙上看到的,中了五百萬,是吧。

      孫啟勤:對。

      崔永元:而且聽說在這之前,您欠著債呢,是吧。

      孫啟勤:是這樣的,我是在江蘇海安墩頭鎮醫院裏面工作,前幾年單位裏都在搞三產,那時候我就跟我們醫院裏的一個同事下海了,和人家拼湊了十多萬元,當時廠子就倒了,倒了以後,我還是回到醫院上班,上班以後,債權債務,這是醫院裏的廠,好多人就找醫院打官司了。

      崔永元:有多少錢?

      孫啟勤:大概加上有二十多萬。院長就找我說怎麼辦?我說到時候我跟你一塊兒上法庭,我來還,他說你口氣挺大的。

      崔永元:拿什麼還。

      孫啟勤:拿什麼還。我說到時候再講吧。

      崔永元:我聽說在法庭上,法官判你應該還人家這二十萬的帳。你就說一定要還。

    孫啟勤:我說我來還,他們說你拿什麼還,我說我買彩票中獎了還,法庭上當時都很沉默,沉默了一會兒大家都笑了。

      崔永元:法官沒說你蔑視法庭。

      孫啟勤:沒有這樣講,法官也笑了,原告他們也笑,原告那個律師當時講,說你是開水不怕死豬燙,死豬不怕開水燙。

      崔永元:他的幻想把原告律師都弄暈菜了。

      崔永元:簽字畫押怎麼寫的,就這麼寫的。

       孫啟勤:簽字畫押的時候,我寫了一個條子,我說保證還這筆錢,跟我們醫院沒有關係,就這樣講。

      崔永元:後來過了多長時間就中了這個獎?

      孫啟勤:就是這一年的春節,是這樣的,我們每年都回城裏過春節,我家住在城裏,我們那個時候在鄉下買彩票,在醫院裏面是很緊張的,醫院裏面有(出)救護車了,有人出車了,反正一個星期都得買兩到三次,每次都買。

      崔永元:您當時買完了就覺得要中獎了 是嗎。

      孫啟勤:不是這樣,是很巧合的,就是說這一年很特殊很特殊,28日我回城裏,當時是大年三十,中午我在家裏忙著做菜,在切菜的時候我想起來了,我說彩票還沒有買,趕快,當時是12點半鐘,就把刀往旁邊一放,就騎著破車子到彩票點去買彩票,回來以後的那個晚上,咱們一家人在家吃飯,我就講,我今年要中彩了,要成為百萬富翁了。第二天早上我們全家在一塊兒,他們都笑話我,說百萬富翁你早啊,恭喜你發財了,實際在這個時候,我已經是百萬富翁了,為啥呢,那一年電視臺開這個獎很早,我沒有看到這個節目,以前我每次都看的。初三我們回單位了,那天早上起來,發現彩票沒有了,咋回事啊,買好的怎麼沒有了,就找啊找,最後找到了,在再一件大衣裏。這天早上下了很大的雪,早晨走的時候,我叫我媳婦跟我小孩,她們兩個人做了一輛二輪車,然後我就大衣一裹,當時外面下了很大的雪,就跑到彩站,到了彩站以後,我看到彩站的人多得不得了。我就把我的彩票拿出來對了,固定號碼沒有中獎,也中了,好像是五塊,把隨機號碼拿過來看了,看了以後,第二組,前面的幾位數對了。對了以後我再看一看,後面的數也對了。當時反正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也很緊張。

      崔永元:當時血就涌上來了。

      孫啟勤:當時血壓就高得不得了了,我本來血壓就高,當時就把彩票放在兜裏面,我就拿出手機跟家裏通話了,我說我中獎,家裏人講中什麼獎啊,他們懂也不懂,說中什麼獎啊,我說中五百萬了,那不是開玩笑嗎,說你趕快回家,我說好的好的就回家。這個時候我也就不客氣了,我就跟我媳婦她們講,你們兩個坐一個三輪,我一個人坐一個三輪,就很風光地回家了。

      崔永元:來的時候坐了一個三輪,回去的時候,坐了兩個三輪。

      孫啟勤:就坐了兩個三輪了。

      崔永元:你應該多坐幾個,包下來。這五百萬拿回去怎麼花的。

      孫啟勤:那個時候中獎了,中獎了以後血壓也高了,毛病也多了,幾天幾夜我都不能睡覺。要是說我知道中獎有錢這麼難,我當時就不要這個錢了。這麼多錢,回家以後很難支配,我家姊妹幾個,他們個人有個人的觀點。當時我就講這個事,我說我以前講過,明年春節到我那邊過春節,我說給你們每人買一套房子。

      崔永元:給哥哥姐姐。

      孫啟勤:哥哥姐姐還有妹妹。

      崔永元:哥哥姐姐妹妹每人買了一套房子。

      孫啟勤:每人買了一套房子。

      崔永元:買傢具了嗎。

      孫啟勤:一個人買了一套紅木傢具。

      崔永元:裝修了嗎?

      孫啟勤:都裝修好了。

      崔永元:墻上沒貼些錢什麼的。

      孫啟勤:墻上沒有。

      崔永元:現在覺得是有錢之前快樂呢,還是有錢以後快樂呢?

      孫啟勤:當然是沒有錢的時候快活。那個時候幹啥事,我們生活也比較安定,早晨到市場買買菜,回家燒點菜,現在就不行了。

      崔永元:我聽說您很長時間都不上班了。

      崔永元:每個人買了紅木傢具。那個時候你有沒有想過,以後不工作了,開始花這個錢了。

      孫啟勤:那個時候就想了,這一輩子不用工作了,不需要工作了,我們能辦退休就及早辦退休了。醫院裏面他們還是希望我回去上班, 我在醫院裏面上了一段時間班,又不上班了。為啥有這個想法呢,當時沒事就經常看到電視,看到劉老根兒辦山莊,我當時也有這個想法。

      崔永元:你也想做一個旅遊山莊。

      孫啟勤:我現在已經是“莊主”了。

      崔永元:現在已經辦起來了。

      孫啟勤:已經辦起來了,我就想到,有這個錢我也要回報社會。

      崔永元:您那個錢現在花得也差不多了吧?

      孫啟勤:現在又成為一個普通的職工了。

      崔永元:都花完了,是吧?

      孫啟勤:該花的都花完了。

      崔永元:那有沒有想過再去買一個五百萬回來?

      孫啟勤:我現在一直在買彩票,以前一段時間不買了,現在又買了,為啥,我為了要把這個山莊辦好,我的格言就是說,只要有堅定的信念,就有事業的成功,我一定能中獎成功,辦好山莊。

      崔永元:周先生有沒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這種事。

      周祖德:我可能沒有這個運氣,我從來沒買過。

      崔永元:都是靠艱苦的努力。

      周祖德:對,但是他講得對,你不參與就沒有份兒,你參與了才有這個機會。

      崔永元:臧鴻先生有這種意外之財嗎?

      臧鴻:我偶爾有時候買一張兩張三張彩票,結果一瞅沒有,就算了吧。我兒子、兒媳婦他們都買。

      崔永元:您做夢夢見過中五百萬這樣的事嗎?

      臧鴻:根本那個沒有,做夢有時候(夢見),這回退休費多給漲六十元吧。

      崔永元:那咱們今天就白天做一回這樣的夢,假如您現在有了五百萬,您準備怎麼花?

      臧鴻:我想真要是得了五百萬的話,我想救濟救濟災區,救濟養老院,您看我平時我演出,到各個敬老院,我都是義演賠車錢,所以說我真要得了五百萬的話,能幫助殘疾人、什麼貧困的、低保的。

      崔永元:您這個想法挺好,但我怕拿到了五百萬以後變了主意。

      臧鴻:你真要有了這五百萬,你倒吃什麼都不香了。

      崔永元:周先生,我把這個題也出給您,如果您現在有了五百萬,您準備怎麼用?

      周祖德:假如我有這些錢的話,我就到我們的郊區蓋一個養老院,解決一部分老年人的老有所養的問題。

      崔永元:孫先生,如果您又有五百萬。

      孫啟勤:有五百萬,我肯定一個不差地投給山莊,只要辦好。

    (編輯:唐峰)

    http://202.108.249.200/program/xcss/20031006/100322.shtm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烧饼工人周祖德的回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