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海壁:对郑义台湾观点的批评
(博讯2004年6月08日)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很久之前,笔者就看过郑义先生所撰写的小说《老井》和所改编的同名获奖影片。对郑义先生的正义感和人道主义精神有很深刻的印象。後来又拜读了郑义先生回忆文革的文章《红色纪念碑》,回忆六四的文章《等待审判─我在八九民运中应该承担的责任》,宣传环境保护的文章《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等等,对郑义先生优雅的文笔和崇高的正义感由衷的敬佩。在笔者的心目中,郑义就是正义,是中华民族正义感的化身。不幸的是,笔者这些美好的印象被郑义先生的大作《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博讯2004年6月03日,多维观点也曾转载)击得粉碎。鉴於对人所共知事实的严重扭曲,笔者体会到郑义先生的观察有严重的偏见。郑义先生的文章不可信。这对於笔者而言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震憾。笔者非常希望郑义先生能实事求是的面对下面的问题,能用事实说明笔者的上述印象是错误的,郑义先生依然是正义的化身。 (博讯 boxun.com)

    §§是谁在“撕裂族群”

    在1895年满清政府把台湾割让给日本之前,尽管台湾岛上的人群在台湾岛登陆的历史长短不同,并没有人主张“台独”。许多人对自己被中国中央政府无端地出卖给日本人当亡国奴不满意,组建了独立的《台湾共和国》与日本侵略者对抗,所定的国号却依然是《永清》。并不打算就此割断与中国大陆的血脉联系。1945年根据波兹坦公告和开罗宣言,台湾回归中国。台湾人民对此并没有反对,对当时的中国当局派上兵上岛也是欢迎的。可派来"劫收"的中央大员根本就不想补偿台湾人民被自己祖国出卖五十年的悲惨遭遇。反而官逼民反,制造了228惨案。惨案之後,更以反台独为名,抓捕和伤害了无数主张民主进步的热血人士,其中就包括当今台湾民选的正副总统。由大陆人民选举产生的国民代表大会既然不能统治大陆,那又有什麽权利统治台湾人民呢?这就撕裂了台湾人民,把台湾人民分成本省人和大陆人两类。前者完全没有权力,而後者独占了全部权力。在这种情况下“有压迫就有反抗”,产生了第一波的台独运动。苹要看一看当时“台独”人士在美国出版的刊物,就可以知道他们主张1947─1949年大陆对台湾的移民是殖民统治,应当像对付日本侵略者一样把这些大陆殖民者赶出台湾。

    正如马英久先生所说∶“十多年来,国民党政府诚心平反「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时期案件与「美丽岛事件」”,造就了“台湾在定期选举、新闻自由与政党轮替方面”的“民主经验”(马英九∶《民主--两岸趋同的历史选择》2004-6-4)。众所周知,所谓“十多年来”正是李登辉先生在蒋经国先生的支持下上台执政的时期。民进党上台执政以来,又一再宣称∶“回想数百年前,我们的祖先跨越黑水沟,渡海来台寻找安身立命的所在。不论先来後到,尽管来自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语言,甚至怀抱不同的理想,最後都在这里落地生根,彼此命运相同、休戚与共。不管是原住民、新住民、旅居海外的侨胞、注入新血的外籍配偶,包括在相同的太阳底下辛勤流汗的外籍劳工,都对这一块土地有不可抹灭的奉献,也都是台湾新家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指出∶“台湾是一个多数移民的社会,不是少数殖民统治的国家,没有任何一个族群应该背负莫须有的历史包袱。在今日的台湾,不管你出生在广东或者台东,不管我们的母亲来自越南或者台南,每一个人都拥有同样的地位和尊严。阿扁认为,不管是认同台湾或者认同中华民国,其实都是相同的归属。「族群多元、国家一体」是台湾这一块土地上最美好完整的图像,没有本土和外来之分,也没有少数和多数之别,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应该是一个命运相同、荣辱与共的整数。”(陈水扁∶《为永续台湾奠基》2004年5月20日就职演说)。

    陈水扁和马英久分属绿、蓝阵营,政见不同,但对於这段在李登辉、陈水扁的领导下,通过民主化来弥平族群分歧的历史却有相同的认知。可是到了郑义先生的笔下,这段历史却变成了“李登辉当政之前,尚无“族群撕裂”现象,同学之间亦无“省籍情节”。现在的“外省人”後代,小小年纪,在学校已经被骂成猪了”。事实上,在国民党的威权统治下,台湾人不但不能当选、制定法律,连讲地方方言的资格都没有。而在民主政治下,大陆裔公民不但可以宣传一国两制,甚至可以举著大陆的五星红旗示威。据说在高雄的某次群众集会上,有人喊了一声“中国猪”。民进党的前主席林义雄先生当即表示如果查明喊的人是民进党员,就立即开除出党。而林义雄先生本人的全家老幼则因为他对台湾民主化的政治主张而惨遭杀害。这是何等的胸襟、是何等的气魄。也口口声声主张民主的郑义先生对这样的英雄泼脏水,难道就不自惭形秽吗?

    §§不管以什麽理由,谁也无权强迫两千万台湾人民去做推翻大陆共产党政权的炮灰

    在拙作《台湾国、亲两党顽固的"一中"立场是当前台湾海峡局势紧张的根源》(多维周刊总第119 期),笔者写到∶“所谓‘一中’问题,实质上就是台湾一旦挨了打可不可以向国际社会呼救的问题。如果大陆把动武条件局限於‘不独不武’,台湾既已承认‘不武不独’,那也许还有讨论‘一中’的余地。但现在大陆动武条件中还有‘外国干预’和‘长期拖延谈判’这同等重要的两条,在这两项必定动武的条件下,所谓的‘一个中国’就肯定谈不成”。

    在前述马英久先生的文章中,马英久先生也写到∶“无论在任何情况下,请你们都不要支持以武力解决两岸问题的方案,因为战争苹会激发人性最丑陋的一面,招来见猎心喜的野心家,留下无法弥合的伤口;相反地,我们可以共同扭转局面,各自进行长期的民主建设,让後代子孙感念我们,而不是责备我们”。因此和平是台湾海峡问题的关键。如果大陆也能实行民主制度,大陆和台湾有共同的文化,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祖先,五千年共同的历史,怎麽会统一不了呢?不管名称上是两个中国或者是一中一台,都绝对阻拦不了人民要统一的愿望。大陆一定要实行专制制度,实行了民主制度的台湾人民不能接受,要争取全世界人民支持自己坚持民主制度,就把延续了五十年的历史事实讲出来,怎麽能说成是“撕裂社会,制造仇恨”?

    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中共政府沿十里长街对和平请愿的北京学生和市民开枪,而且漫无目的的伤及许多无辜的人民群众,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上开创了超越台湾二二八事件的特大惨案。在随後的白色恐怖中,郑义先生於5月26日离开北京。郑义先生很自责,觉得自己是“没有自觉承担历史责任”(郑义∶《等待审判》,旧文重贴於《独立评论》网站)。除了郑义先生自己,谁也无权这样去责备他。因为谁也没有权硬逼著郑义先生单独对抗整个共产党政权。现在台湾人民也面对著同样的处境。不愿放弃专制制度的大陆政权用几百枚导弹对准台湾。鉴於它对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学生都敢开枪,从来没有人敢担保大陆的军队不会攻打台湾,更何况大陆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台湾的武装威胁。面对著这样的专制政权,郑义先生偷渡逃到了美国。那麽台湾人民为什麽就不能用宣告独立来请求国际社会的支援呢。事实上,一旦面临大陆直接的武装威胁,就用公民投票宣告独立是台湾各党派的共识。为了实现这样的共识,在大陆不放弃武装威胁的前提下,就决不能承认台湾和大陆是同一个国家。否则就是事先用不准干涉内政来拒绝世界各国的支援。就是中了大陆的圈套。

    有些人一方面要推翻大陆共产党政权,另一方面又强迫台湾接受一国,他们这样做,除了引发台湾和大陆的武装冲突之外,很难理解还有其它目的。已所不欲,勿施於人,难道强迫两千万台湾人民做自己推翻共产党政权的炮灰就是正当的策略吗?

    在安徒生的童话中,有一个王子用脚踢伤了老人,士兵就上前逮捕了这位老者,因为他“用胸脯碰伤了王子的脚尖”。国民党中许多人从大陆到台湾,世代当官,欺压人民,现在一下子变成了平民百姓,而且扮演著被人看不起的“少数派”,心理上得不到平衡。就恶毒咒骂通过民主选举上台执政的台湾人民。这笔者可以理解;有些人被中国和台湾的官僚资本家贪污到美国的黑钱迷住心窍,纣犬吠尧,坚决反对台湾的民主化,这笔者也可以理解。可是笔者心目中正义的化身郑义先生为什麽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去颠倒连笔者这个从未去过台湾的中国人也看得清清楚楚的事实,笔者就完全不能理解了。这就是笔者写这篇文章呼唤郑义先生的原因。(原载《多维网》2004年6月5日)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