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横眉:妈的!我情愿我从未赢过这场打赌!
(博讯2004年6月06日)
    十五年前的五月,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五月,就象某首歌中的第一句: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那些天里,身在海外的我们,心里充满了激情。天天在电视上、报刊上看到全中国人民似乎都站出来了,他们支持改革开放、要求民主,反对官倒、腐败,要那些不支持人民正义要求的高官下台,我们仿佛觉得又快迎来了第二次打倒四人帮时的那种喜悦。

     但下旬当局宣布了戒严,军队围住了北京城。北京人民自发地出来拦住军队,不让他们入城,一时双方弩拔弓张,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很快见到在市民的劝说和慰问下,军队放弃了强行进城的计划,我们又松了一口气。 (博讯 boxun.com)

    我生意上的其中一个拍挡是一个美籍犹太人,生意头脑很好,但是和许多犹太人相似,在钱财上计较得紧,对员工有时近似刻薄,我们为此常起争拗。这次由于受到我们中国人的感染,他也关注起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事,甚至和我们讨论下一步局势发展的可能性。

    看到兵临城下的局面,他忽然问我:你觉得中共当局会接纳学生们的要求吗﹖如果互不相让,你觉得军队会用武力镇压吗﹖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决不会开枪的,这是和平请愿。反而中共很有可能叫李鹏下台。他想了一下,说:我觉得中共不会对学生让步,可能会动武,我和你打个赌,一百美金怎么样﹖我一口就答应了。想到他竟敢在中国问题上和我打赌,又想到当这个生性吝啬的人要出点血时的“痛苦”嘴脸,不禁暗暗好笑。

    不料枪声真的打响了,还加上隆隆的坦克车的轰呜,电视画面上那血红血红的火焰、戴着钢盔端着冲锋枪的军人的身影,令人怀疑这一切不是真实的,只是一场恶梦!真有一个声称代表人民的政权会用这样血腥的手段对付只有二十多岁、手无寸铁、以为自己在关心国家命运的青年学生﹖尤其这还是发生在76年天安门事件已得平反之后。歌词竟是一语成谶: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这鲜花掩盖着志士的热血…

    我输了这场打赌,输了一百美元!但我输的何止是一百美元,我输掉了对共产党在打倒四人帮后所恢复的一点信任、期望甚至是幻想!而且为有这样一个所谓代表中国的政权感到羞辱!曾在国内生活多年的我竟然还不如一个老外了解中国共产党﹖我甚至觉得就是这场荒唐的打赌导致了这次屠杀!

    我走进那家伙的房间,用力把一张美元大钞拍在桌上。他一下跳了起来,但他未如我预期那样露出胜利者的神情,而是满脸惶恐,嗫嚅地说:“实在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妈的!我情愿我从未赢过这场打赌…”,我无意再听这位“财迷”虚伪的表白,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当我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桌上放着两百元美金,同时注意到电话上正在闪烁的留言灯按钮。“我真的不是期望你们的政府会开枪的”那家伙说,“只是当时见到你那样自信,那样肯定,我忍不住要与你赌一把。但我也觉得这次我是不可能嬴的,想不到真的发生了…如果我收下嬴你的一百元,我会终生充满罪恶感。我情愿我是输了这场打赌的,所以请你收下我的一百元,如果这能对受害者帮上什么忙的话…”

    多少年过去了,这场曾令打赌输嬴的双方都恻然神伤的情景始终不能被忘怀。尤其是每次见到中共以寡廉鲜耻的嘴脸说出什么政府及时采取果断措施时,我就会想起那位“财迷”拍挡嬴钱时那种真正痛苦的表情……

    还什么“人民的儿子”﹖呸!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横眉:最后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前中共官员成绶三
  • 横眉:六四开枪是事非得巳吗﹖—兼答网友游客3
  • 横眉:六四平乱,中共有什么错﹖
  • 横眉:中国扶贫致富之秘诀:贫困地区的帽子摘不得!
  • 横眉:谁要做死在爱国黑社会枪下的闻一多﹖
  • 横眉:香港三位名嘴是因中共而“封咪”吗﹖
  • 横眉:书生报国无它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 横眉:阿扁自毁长城、断己后路,何其蠢也!
  • 横眉:小心由台独走向独台!
  • 横眉:民运自扫门前雪,休顾台独瓦上霜
  • 横眉: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保障﹖
  • 横眉:阿扁当选的启示:苛政猛于虎!
  • 横眉:真也好,假也罢,阿扁都是枪击案的最大受害者
  • 横眉:台湾的独立是对中共的重创吗﹖
  • 横眉:“民为贵,社稷次之”,阿扁知否﹖
  • 不锈钢横眉:英文中国日报恼羞成怒为那桩?
  • 不锈钢横眉:SARS横行、潜艇失事,江泽民犹如雪上加霜
  • 不锈钢横眉:“以身试疗”,高度评价。“曲突徙薪”,倍受冷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