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戴晴:“六四”不是一场民主运动
(博讯2004年6月02日)
    始于1989年4月中旬而以当局血腥镇压为终结的“六四”事件,不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它是一场由学生运动为前导的都市民众街头抗议,抗议的内容是要求信息公开、决策透明,抗议的对象是共产党自1949年以来百试不爽的政治栽赃与政治压制,接着将目标直指官员的腐败与低效率。

     这个混杂着悲壮与卑劣的事件,在5月13日(更确切地说应该是4月28日)之前,是比较典型的学生运动:纯洁热情的青年,出于公心(爱国)而呐喊;5月13日之后,行为主体虽然还是学生,行动目标和基本诉求已经搀入越来越多的群众运动甚至党派政治运动因素。它的领导层是临时涌现的勇敢份子和投机份子,事先没有长年坚持抗议的组织,决策中没有各阶层的代表参与,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两个月里也没有成熟的纲领、策略与程序——这是与前东欧国家长达十年甚至数十年、最终结束共产党专制统治的民主运动最根本的区别。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人渴望“民主”的年头太长了。在一个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哲学已经扎根两千多年的土地上,被称作“德先生”的“民主”是一个外来的概念。在中国人的头脑里——无论是在朝在野政客、还是平民百姓,甚至开始呼吸领略“夷之长技”的知识人——它是强国富民的口头禅;是向政治对手挑战时候高举的旌旗;是强国外交、政府廉洁高效、“人民当家作主”……的代名词。中国统治者高唱民主,梦想的是建立如乾隆朝般强大的大一统中央帝国;百姓呼喊民主,渴望的是在强大国家中过上和平富裕的生活。至于一个社会如何走上民主政治之途,如何在自由与平权的基础上立法并分割利益,如何以理性与包容进行协商妥协,如何以程序和手段的合法性保证自由与平权……真正动脑筋并且成功实践的,一个世纪下来,实属凤毛麟角。

    1919年北京学生走上街头,要的是主权国家的地位,是公民主人公意识的觉醒——是一场“反帝爱国运动”。中国的民主运动(确切地说是建设民主社会而开展的启蒙运动),起始于1915年前后的“文学革命”,起始于对传统专制社会基本要素的鞭笞、瓦解,和对未来民主社会基本要素的论说、推进、呵护。这些点滴努力,特别是基于政治自由(它有别于哲学概念上的自由)的理念与当政者的反复磋商、协议,虽然不如上街喊口号或者怂恿穷人打家劫舍来得激动人心,就促使社会进步而言,却是扎实的和基本的。这类努力总的说来,也是不可逆转的。

    到了20世纪晚期,确切地说是到了1980年代,基本按照“老子打天下坐天下”模式糟践了中国凡40年的共产党,自我主动开展了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反对领袖个人崇拜),使社会获得了新启蒙运动的有限空间。有志者接上了先辈在多半个世纪里时断时续的努力,再度艰难地、孜孜矻矻为未来的民主社会抟土造瓦——这是自1915年新文化运动、自连年军阀混战、二战、国共内战和毛泽东的集权统治之后,再次就民主社会诸要素(走出现代迷信、争取思想与言论自由等),进行比较深入的探讨并有限地实践。至于民主政体不可或缺的法制、自然人的基本权利、公民的政治与财产权利、对不同意见的容忍及平等协商的习惯,包括一个自立的组织不可或缺的信息与财务公开……由于“压制/暴动”模式及“全黑/全白”模式历时太久,扎根太深,且当时全部资源基本都在执政的共产党手中,根本还没有处及到。

    从1978-1989这十多年间,执政的共产党里边的优秀份子,一直与民间人士共同努力。到了1989年春天,人才正逐步养成、制度也正逐步建立、许多初步成果已经呼之欲出……。但中国社会总的说来依旧是一党专制的旧制,不少领略了新鲜空气并渴望得到更多、不少愤愤于社会不公、不少与共产党有着新仇旧恨的人,已经急不可待。

    就在这时,一个偶然的因素出现:胡耀邦去世。一些感情冲动的学生为悼念在推进民主化努力中遭到暗算的前总书记走上街头。这一行动,本可以疏导为进一步的切实努力,不料共产党又操起它的杀手锏。比感情冲动者多了十倍的人迎着这当局使顺了手的利器走上街头。这回反对的,已是专制社会更根本的东西——以语言霸权(后边当然站着全套国家机器)对受宪法保护的个体意愿的压制。这在自我改造之中的共产党史无前例地收了手,意味着它在重大原则上的让步(也就是进步)。对民主要素略知一二的人,都能看出这一冲折之中的前进有多么可贵,以及巩固这一成果尚须多少体制内外的再努力。不幸,和历史上每次可能的良性转机总是败在打着激进口号的投机者、感情冲动的冒险者身上一样,这回这一难得的机遇,也为高喊口号、希翼以逆取一蹴而就的野心家所断送。

    两千年专制的中国,到了1980年代,只因专制者开始表现其开明的一面,经其“恩准”(这词刺眼吧?但中国当时的政治格局就是这样。也只有认清这一格局,并对在这样的格局上起跳有思想准备,才有逐步取胜的可能),才有了艰难的民主之先声:启蒙。广场占据者的绝不妥协,把他政治理念中或显或隐的开明堵了回去,并为他背后阴笑着的“老革命”们奠定了气冲牛斗的“政治正确”。坦克车开过,中国开始了以专制为支撑的强取豪夺的权力变现时代——最黑暗与卑劣的“江李体制”开场。(《南华早报》文章的中文版本)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幻影:“六四”的事实还需要澄清吗---为六四十五周年而作兼鸣戴晴
  • 言信:再从戴晴谈到“六四”的最终平反问题
  • 为戴晴说句公道话
  • 彭小明:戴晴现象和浩然之气
  • 安田:戴晴,请不要在六四的旗帜上涂抹……
  • 晨海: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斥“天安门事件并非民主运动”谬论
  • 克强:天空不晴朗——驳戴晴 【六四】说
  • 戴晴:三峡工程与人权
  • 戴晴评论:中间力量的可贵
  • 戴晴:我们了解香港和香港人么?
  • 戴晴:长江的人祸
  • 戴晴:谁是三峡工程的张文康 (二)
  • 戴晴:谁是三峡工程的张文康(一)
  • 新唐人透视中国:戴晴谈中国媒体控制
  • 戴晴评李慎之(2)
  • 戴晴评李慎之(1)
  • 袁世凯能被舆论骂死?──关于戴晴演讲中提到的《顺天时报》事件
  • 戴晴: 在澳大利亚国际河流年会上的演讲
  • 戴晴:“三个代表”的光辉典范
  • 戴晴: 天安门事件并非民主运动(图)
  • 忍对黄河哭禹功(下) 戴晴
  • 忍对黄河哭禹功(上) 戴晴
  • 戴晴评论:从蒋医生被“冷冻”说起 (一)(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