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幻影:拨开污“六四”迷雾--兼击马悲鸣谬说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4年6月02日)
    

     有关马悲鸣的文章,本不想为此大谬浪费什么笔墨,因为对这类政治泼皮晓之于理、唤起所谓的“民族大义”,实在是与虎谋皮,与狼共舞,而且为这等顽劣“小人”费心思实在不值的。但在雨果笔下,暴政最凶恶的鹰犬沙为也有良心发现的最后一刻而心灵忏悔投河自尽。马悲鸣自然也会有这一天(如果他的良心还在)。当然至于他投河还是投粪坑或是山泉湖海,那要看他的造化了,因佛教的因果报应毕竟还是存在的。 (博讯 boxun.com)

    马氏最著名的文章莫过于惊人之语:《共党万恶,唯善六四》了,此文看过也早忘了,因这等谬论你实在记不起什么来,只记得当时读罢此文就加了几句跟帖也就随他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人理采他,就让他自已躺在被窝里手淫去吧。近来,在“六四”真相经过这么多年艰难的揭露与澄清的时刻,马悲鸣愈发显得疯狂和穷凶极恶了,他的悲鸣也愈发变得颠狂和歇斯底里起来。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这是他内心极度虚弱的表现—是在为自已的歪理将要被事实击破而破产感到恐惧的失态。

    用别人说正我必说反的谬论来获得碰头彩,就如同一个年老色衰的没落演员想要靠丑闻来提高自已知名度那般,厚颜无耻起来,而一个人一旦堕落到无耻的地步除了想煽他两个大耳刮子,你实在不知要和他说些什么。实际上,马悲鸣心里是比谁都清楚他是在胡扯,但他就如同《水浒》中的泼皮牛二硬梗着脖子耍赖道:你敢砍我试试?马悲鸣为了要让自已的胡说八道说得更能让人认同,甚至不惜把王小波给他的私人信件也拿出来给人展览了,并摆出一副“本不想这样,而是迫不得以”的凛然嘴脸。这种把死人的信件拿来为自已说事,不用说是否死无对证,单就是对一个自称是朋友的幽灵来说,也是大不敬要遭天打五雷轰的。当然,早就丧失了人性和正常思考的马悲鸣是不在乎这些的,大义灭亲也在所不惜。这就如同同样是粪坑里的石头何新把名人给他客套的回信也拿出来云遮雾罩一番而大行骗局。

    我并不认为王小波给马悲鸣的e信是假的,但那不过是就事论事的说辞而己。因小波生前对一切貌似权威和假门假事的人都有过嘲讽的俏皮,所谓的学生领袖在运动中也一度被人们晕架成那个样子,也是事实。那时,勇气更多的是超过智慧的,出类拔萃的真正领袖人物由于受多年政治运动的恐怖惧怕并未走到前台,记得当时一日本记者采访我时,我就说过,如果不是产生一个菲律宾恩里莱和拉莫斯式的人物,单靠学生是异想天开。但那时人们的内心里都渴望祉求上苍还天地人间一个公道。

    民运分子有许多让人失望甚至愤怒的表现,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学生运动在历史上来看就是一根导火索,谁也没指望将来的内阁总理和总书记会在这些人中产生。但他们的历史功绩就在于他们在重压和恐惧中站立了起来。它让逆来顺受的顺民们振奋了一下,清醒了一刻。而且在客观中它在国内外历史上一切平民的政治抗争中坚持的时间最长、显示出的斗争智慧也最出色。这就如当时境外一知名人士写的一篇文章所说的,许多年来,所有的人都以为中国快要完蛋了,但中国大学生们却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而让人们看见了希望。王小波的同学秦晓阳(马悲鸣)不是去悟小波文《沉默的大多数》是什么意思,却一味的吹灰找缝自以为找到一根救恶稻草,这就如同在绝食抗争中有人不去看一个接一个晕倒在地的学生,而是别有用心地去寻找一两个吃东西的人,也许他这个被小波称为剃着羊剌子式头的人以为只有他一人是小波的朋友。

    今天,经过这么多年的精神洗礼、欺骗与反欺骗,控制与反控制,迫害与反迫害,磨炼与磨难,人们的内心已达成一个共识:六四平反是早晚的事。蒋彦永医生的上书、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不屈不挠的呼吁与一个又一个知识分子不再抱幻想的抗争,早已显示出了中国人的尊严和勇气。而除了披露的杨尚昆外、包括被认为是六四刽子手的李鹏和陈希同都想脱离屠杀干系,认为是被迫的,只有马悲鸣自已还在那里穷凶极恶地狂吠。你说“共党万恶,唯善六四”,现在又来了“学生有罪、政府没错”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恶论。其实,他那些所谓的据理分析大可不去看,单就是“共党万恶,唯善六四”这个标题和后面的“学生有罪、政府没错”连起来一串就可串出此君逻辑混乱、自相矛盾、自难其说的谬处。首先,如他所说的“万恶”的话,何以又存在着反抗的“违法”与“有罪”,因若是万恶的话就应彻底的推翻和埋葬,歌中不是常唱着要消灭吃人万恶的旧社会吗?辛亥革命推翻腐朽的满清王朝不仅没罪,而且是福泽黎民桑田的天地大德。用共产党的话来说“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消天独裁的蒋家王朝,也是其所说的“中国人民从此站立了起来”,何罪之有?而用群众运动与抗议希望政府改变一些错误的政策与体制又有何罪?中国的宪法明文规定人民有游行示威结社和言论自由的权力,违法的人恰恰是肆意贱踏反对这宪法的人。公然把抵御外敌的正规军、集团军驾着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更是天大的违法。50多年来,共产党所干的知法犯法、违法乱纪、凌驾法律之上强奸民意的事例举不胜举、罄竹难书。且不说“反右”、“文革”、“一打三反”、“四清”、“反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等这些大的整人杀人的政治运动哪一次是在法律层面进行的,“造反有理,砸烂公检法”这些口号曾喊得震天价响。

    及到了“六四”前后,胡耀邦、赵紫阳这两个党的总书记都被垂帘听政的人肆意剥夺权力,又何从是按照法律行事的。如今连赵紫阳这对改革开放有过贡献的人都不能被媒体提起,又是哪一条法律规定的?抗萨斯的英雄蒋彦永因上书平反“六四”一夜被封、刘荻、杜导斌、刘水因言获罪、胡佳纪念碑前献花被抓(纪念碑就是纪念死者的,献花是天经地意的事),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们揭露事实真相被捕等事件哪一件是依法的。人大和政协成了橡皮图章是妇孺皆知的事。特别是当当局一旦感到某些法律条款于已不利立刻就进行修改、追加。马悲鸣想煞有介事地在法理的层面上混淆视听、胡搅蛮缠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马悲鸣还说过“共产党打下了天下云云”,言外之意是想表明你们没那个杀人放火的本事,就别来抢班夺权了,要在枪杆子下老老实实忍受吧!但马悲鸣似乎忘了丘吉尔和戴高乐都是赫赫有名的“二战英雄”,但在战争结束后,都在声望和权力的颠峰中大选选了下去。若干年后经过奋斗又选了上来,而环绕着他们能上能下的民主体制并没有变,人权国运昌盛的政治基础也没有变。一个人、一个政党和一届政府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和整体人民。

    马悲鸣和其他一些“正义人士”还批评一些民运人士,没有硬骨头,四处亡命国外,他甚至嘲笑王丹装病屈就跑出来避难。其实在历史上这类逃亡又有什么了不得的。戌戍变法失败,康梁出走;二次革命后,孙中山等人奔逃海外;共产党举行的“南昌起义”遭挫折包括周恩来等人也出逃日本,为保存实力,此举是上上策也。王丹的“解放”当然是在国际人权压力下的结果,“装病”不过是给对方一个借口和死要面子的台阶,你煞有介事的自以为聪明什么?

    马悲鸣的嚎叫本不值得一驳,但由于该君太过精神错乱,用他的话来说他的恩怨是和郑义个人结下的,郑义究竟对他说了什么我至今也不知道。也不知怎样就把小心眼的他逼到了如此不顾千百人被杀的血淋淋事实的疯狂地步。身处国内在重重压制下坚持抗争的我们,每人看到蒋医生的信和丁子霖的死难者调查报告都会热泪盈眶,我们都坚信在邀天之助的感召下,事实一定会大白于天下,冤魂也一定会奔向天堂,死去的学生、市民和军人都是受害者,他们被迫进行了一场不该有的自相残杀。

    “六四”的历史功绩是伟大的,这个率先在共产党体制起来革命抗争的壮举引发了苏联和东欧整个共党体制的崩溃。也许开枪者以为别人会效仿他杀一儆百,但他全没想到,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每个人都清醒了,齐奥塞斯库被枪毙了;“八一九”政变失败了,尽管对改天换地的政局与恶化的经济环境人们都存有不同的看法,但没有一个人想要回到过去,共产党组织在大选中一败再败已足以说明了人心向背的现实。我们生活在国内的人最恨的就是那些拿着绿卡、吃着洋面包、呼吸着民主自由的空气却又在那里大放装神弄鬼、胡扯八道的蹶词的王八蛋,马悲鸣可说是这代表人物中的一个小丑,他必将会随着历史的进程与人类的进步而进入历史的垃圾堆---而且我相信也没人会记住这个垃圾堆中的粉碎物。悲呼。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