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节明:驳“历史的必然 ”和“历史不容假设”
(博讯2004年5月30日)
     “历史的必然 ”和“历史不容假设”,这两个观念荒唐透顶。正是这两个似是而非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观念,长期以来不知阻止了多少中国人的头脑对历史作出努力的分析,进行正确的反思,这也是自辛亥以来,中国人难以吸取历史教训,老走弯路的重要原因。

     首先,“必然”,指预定的唯一结果;所谓“历史的必然”,指某段历史发展的预定唯一结果。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历史按照某种既定“规律”发展,而事实上唯有马克思本人宣称发现了这种“规律”,可见“历史的必然”这一观念的确符合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只是这源自“历史规律”的“预定唯一结果”实际上是马克思臆想的产物,根本不是经过验证的科学。历史的结果真的是可以预定的吗?读一读中外历史的通史,敏感的人不难发现:几乎每一段历史的结果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博讯 boxun.com)

     按照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更本无法解释在不同地区,甚至在同一地区 ,不同国家历史形态和历史进程的千差万别。有些历史结果实现了“预定”-依逻辑预见而定,如满清覆灭,英,法封建王朝倒台;但更多的历史结果却无可预定,甚至不合逻辑,如满清入关,法国大革命后的反复,拿破仑的异军突起,共产革命在中国这样的落后大国获胜,建立起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这些让人大跌眼镜的历史结果,实际上早就否定了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

     可见,历史发展的某一具体阶段的结果是很不确定的,几乎每一个历史结果之前都存在多种现实可能性,而成为既成事实的那一个结果也不一定是所有现实可能性中最合理的那个,这有点接近中国的一句古话“不以成败论英雄”。

     可见,所谓“历史的必然”实际上是强加到历史上的某个人的臆想。用历史必然性的观念来解释历史,实际上是以结果的既成事实性来证明结果的唯一性和正确性的强词夺理。典型的强词夺理如:共产党领导中国是历史的必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历史证明,共产党是唯一能够自我纠错,不断进步的党;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够真正地搞经济建设等等。

     中国历史研究的另一大心魔是“历史不能假设”的荒唐观念。这一貌似客观公允的的观念其实远比历史的必然性经不起推敲,居然没有几个中国学者怀疑过它,看来戈培尔的名言”谎言强调一千遍就成了真理“,确实抓死了人类的弱点!

     没有假设就没有思辨的余地,没有思辨的余地,任何学术就难有进步。所以,所谓”历史不能假设“实在是一个蛮不讲理的观念,在智力上属于小儿科的档次。四九年后如同僵尸般的中国古代史研究(近,现,当代史研究的停滞可以归咎于政治环境,与现存体制利害无甚关系的古代史的状况就不好归咎谁了),就是对这一观念危害的验证。

    不过,从政治欺骗上说,“历史不能假设“就不是”小儿科“了,而是老谋深算的意识形态策略。明眼人不难发现,”历史必然性“与”历史不能假设“相得益彰,配合默锲,一个定性,一个不许怀疑,以历史唯物主义科学的名义,诱使人们放弃独立思考;以意识形态观念诱使人文科学研究误入歧途,从而达到政治控制人文科学的目的。毕竟,没有多少文化的人民大众好糊弄,对于知识分子,”谎言强调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诚然历史的既成事实是无法改写的,从维护人类文明延续出发,历史的记载也是绝不能改写的,否则是对人类精神的犯罪。所以”历史不能改写“是真实的,而所谓”历史不能假设“恐怕是对”历史不能改写“的恶意篡改。

     而我们恰恰看到中共在高喊”历史不能假设“的同时,自己却将世界历史,特别是中国的近现代史篡改得面目全非,至近仍在迷惑着年轻辈的人。这从反面的行动中显示了所谓”历史不能假设“的荒唐可耻。

     这两个荒唐可耻的观念造成了中国历史研究的巨大混乱,至今仍在毒害着中国的人文学者。为了今后中国少走弯路,非驱除这两个观念不可。

     -曾节明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节明:新中国-中华联邦国名,国旗,国歌方案及其说明 (图)
  • 曾节明:试论中国国旗沿革及变革方案
  •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六)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五)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四)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三)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二)
  • 曾节明:自由是第一生产力(一)
  •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