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社会各阶层吃点啥——饭局一览
(博讯2004年5月19日)
    何呵哈/饭局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特色,注重等级与和谐的伦理型文化。这话有点玄,但好理解:《红楼梦》里就是既有等级,也有和谐,又有伦理,沾点文化。《红楼梦》……噢,谁不知道呢,就是吃。再说阶层。这“阶层”两字有点拗口,但还是不能叫“阶级”。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当家作主,哪有什么阶级可分,在红旗下生活的都叫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明白了吧?分几个“阶层”呢?收入状况如何,吃的便是什么饭。因此按收入来分,分为退休阶层、离休阶层、失业阶层、农民阶层、打工者阶层、致富农民阶层、个体户阶层、一家两制阶层、公务员阶层、官僚阶层。因为据说现在饭店里公款消费也不少,再分一“层”,叫做“公款饭局”,名字有点特点,但叫“公款阶层”,会让吕淑湘老师劈头盖脸骂娘的。

     退休阶层 (博讯 boxun.com)

    这一阶层一般从六十周岁开始,但现在也有从五十五岁或更早一点退起的,内部叫“内退”,虽然国家劳动人事部门颁文不允许,但企业自己管钱,钱都自己管,人还不是我的管?所以五十五岁“内退”也有道理。因为这一年龄还有点余热,饭局还可以,吃肉骂娘的不良习惯,时有发生;偶有手脚不太麻利,就煮“康师傅”,虽然比自己的清汤挂面好许多,但也一边咽下去,一边担心防腐剂;偶而上街买点小虾米、小鱼,与摊主计较一二毛钱,回来闹不愉快,饭局的快乐总是很少;有时孙子孙女上门,中午的饭局很快乐,但中午过后,一数钞票,牢骚又来了,闷闷喝乡镇企业的水酒。

    离休阶层

    一般来说是这个社会牢骚最多收入又不错的一个群体,但又让人尊敬。一般来说是这个社会社会最无后顾前顾之忧的一个群体。一般来说这个群体一年总有几次能坐在一起吃饭,喝酒,议论。最让人不解的是,他们喜欢议论本地节目上,在电视新闻节目的重要位置上出现的重要人物,说这个人又拿了什么什么东西,然后等着那个重要人物来喝酒,劝他别太累了你的工作我们都看得见。他们的饭局一句话能够概括,就像那个重要人物说的那样,你们想着吃什么就吃什么,劳苦功高,别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

    失业阶层

    这是电视报纸最关心的群体,就像关心“人民教师”。叫他们“下岗工人”,但不能叫“人民下岗工”,语法上有矛盾。以已之矛攻已之盾了。他们吃饭的动作叫“扒拉”,像冯巩的张大民吃人家的面条似的,还不能露出愁脸,让正在上学的小子失去“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信心。早上一顿稀拉的稀饭,外加三分之一的咸蛋,中午不知在什么地方将就,晚上一家三口钞一盆青菜,儿子说,妈,肉都看不见了。妈说,营养好着哩,肉都熬到菜里去了长身体。没听老师教过。老师懂什么,只会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顶替是没得顶了,你长大了要学畜牧专业,妈再给你加一点。

    农民阶层

    农民就是拿着锄头种地的人。这一点现在的小孩生活幸福有点不懂,以为中国农民就是像新闻联播里那样成天开着联合收割机在田头窜来窜去,那也叫工人,叫农业工人,不是农民。他们多是吃自己种的菜、萝卜、豆、葱、蒜。过去这些年他们也可以到市场上去卖菜,以前不允许;卖了菜买了肉,邓小平让农民就是这样先富起来的,但粮还得交,村里还得提留,据说负担很重,“民怨沸腾”,快要煮了。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赶猪,两不耽误。有时端着饭碗到人家家里,随便得很,把人家舍不得吃的东西当作人家吃不完的东西吃了,还要说我比你们烧得好吃,然后拍拍屁股走了,人家吹胡子瞪眼,算了算了。如果要说他们也有饭局的话,大概是闺女出嫁儿子迎娶的好,那是要精心准备的。厨房间的叫“局房”,洗碗的叫“出水”,分工明细,紊丝不乱,大有考究,全村的人来了,也是人人吃得下坐得下,皆大欢喜,事先收礼。酒店每桌一千元,自己办大约五百元,甲鱼(当然是养殖的)、河鳗(当然是养殖的)、基围虾(当然是养殖的),这些不错的东西都搬上来了。晚上算帐,差的盈亏相抵略富余,好的还可以给媳妇一笔钱,那真是最好也不过的事情了。夜晚,小俩口入洞房;当娘的,做梦去吧,抱孙子。第二天有人来催农业税了。

    打工者阶层

    他们的“饭局”就是没有饭局。车站边、马路旁、脚手架下,冷不丁有一个人直掏腰身,吃下去咽不下。吃什么就不用说了,认识几个中国汉字,透过字面一望而知。有时,工头捧出一盆红烧肉,差不多旁边电视台记者的摄像机比你的筷子举得还快,一个快乐无邪的女主持人快乐无邪地说:“各位观众,在这里过春节的民工今天又吃上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而你,口中的那块肉骨头把你的眼泪都啃出来了“你看,那位憨厚的民工今天很激动,流下了泪水。”主持人的眸子真像的家乡的月亮啊。

    致富农民阶层

    说他们是农民,因为户口簿上这样写;说他们不是农民,因为他们已经住在城镇、城市里了,让田荒着。他们连自己的屎也不拉到自家的田里了,拉到抽水马桶里去了,一点乡土气息也没有了。但在饭局上,农民的本色,他们依然没有变,大碗喝酒,大口吃饭,有时也保持着吃咸、吃辣的本性,来不得半点甜的。有时呼朋唤友家里坐着,猜拳比拼,吆五吆六,喝下去喝下去,脸就红彤彤了。在外面吃就不一样了,也吃肯德基、吃奶油,还比知识分子还知识分子,掏钱也能爽快,虽然嘴巴里嘀咕,一个鸡腿、鸡爪子,咋就那么贵?但依旧笑咪咪看可爱的服务员。走出门骂娘:我以为是吃什么呢,不如小葱拌豆腐。他们中也有赚了钱的受资产阶级思想污染的兄弟,老婆基本不用,找小姐去用。他们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吃了饭喝了酒,就去叫人把小姐找来“打炮”,不像别的阶层,悄悄来,还要开发票报销。有的小姐很聪明,虽然不似杜十娘、柳如是,却也知道这兄弟票子大大的,就早早来到酒桌上扮温柔,插科打诨,趁机坐到兄弟的大腿上去,多赚点分。弄得好还“包养”些时日,有个底薪,也算是纵横卑阖了。这种饭局一般在某酒店的包厢,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可称为“特色饭局”。

    个体户阶层

    最大的特色是快餐,一块红烧排骨、一碗汤、米饭。边吃边应付生意。他们的店要赚钞票,所以打很晚,所以基本上是快餐。他们边吃边骂娘:这点东西竟收我10元钱,黑心死了。边说边把一件讨价500元的“名牌”西服,50元出手了。

    一家两制阶层

    这概念从“一国两制”中演化而来,一般指家庭中配偶中有一方的外商企业中当白领。毫无疑问这是当今最有“中国特色”的家庭。从本质上讲,这类家庭与中国大多数家庭没有多大差别,主食基本上也是米饭,菜基本上也是鱼、肉、蔬菜,花生米、豆腐、小虾米。但关键是饭局的氛围会有所不同,多了餐巾纸,抹桌布肯定也肯定干净得多,动作也显得富有教养了,没有音乐细胞的,也会来点据说能刺激食欲的音乐。有时禁不住脱口而出:“这麻辣鸡丝味道还真是蛮不错哎。”让还在这一“制”的人口瞪目呆,变得好快哦。有时那一“制”的人外出活动,据说是进行“社交”活动,这一“制”的家伙开始还兴高采烈,脸上好有面子哦。“社交”多了,饭局一个人次数也多了,烦恼“油然而生”,想起不知哪本书上说过“社交以后,接下去就是性交”,想起外国人喜欢性骚扰,饭局上的音乐首先不放了。沉默是金。沉默是为了生存。反正现在是开放的社会,一根树吊死一个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公务员阶层

    社会的精英据说大部分都在这里。中坚。看样子毫无疑问也是吃得最舒服的一个阶层。至少之一。他们能分房子,能货币化分房,能加工资,能奖金,能福利,能旅游,能工作外出有车坐,能开到家门口,能开到小菜场;他们与农民、工人相比,一个也没有少,一个也不能少,他们的饭局就不用我说了。

    公款饭局

    这样的饭局在路边小店,在五星级宾馆都有,你经常可以看到,在这些小店大馆前停着的车基本上都是公款购买的,吃饭还需要自己付钱吗?局长高兴了,招呼一群人去酒店住几天,化几万元钱算什么?这样的自由是一种极致。可怜布莱克夫人乘火车不买车票,也要补缴赔礼道歉,让人一顿臭骂,真是一点自由也没有。吃了点算什么,漂亮的小姐才有味道。这样的饭局要算还有特色的话,就是这些小姐了。据说有许多人拜死在小姐的石榴裤裆下,那是他们不会玩。三菜一汤,四菜一汤。规定出了很多,但什么作用都起不到,有什么用。十个人一桌四菜一汤就是四十个菜十个汤,还嫌多,报道起来就是艰苦奋斗,勤俭节约,都是跨世纪干部。让小姐陪陪,娱乐市场才能繁荣嘛,不是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嘛,这才是一条捷径。卡拉OK也有利发展文化事业,提高人民音乐素质,陶冶情操嘛。情操个屁。一年吃2万算什么东西,一年吃他个二十万还赚。大言不惭,吃了一肚子坏水,把命都丢了算什么呢,我把办公大楼都抵押出去了,公仅公仆,总算趴下了。哎,说不清楚,我搭上老命让上边来的人来吃,下边来的人来吃,让外边来的人来吃,还不是为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谁能了解我,谁能了解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