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再从戴晴谈到“六四”的最终平反问题
(博讯2004年5月19日)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谈起戴晴,大体上分为两个观点截然不同的阵营。 (博讯 boxun.com)

     居住在国外民主环境里的人,包括在美国、欧洲、日本的人,思想比较开化,对戴晴持肯定的态度,其中不乏无限崇拜、无限敬仰者,这就有点走极端了。笔者一位长年居住在旧金山的朋友,一位文笔极好,也极有才华的女士,就对戴晴抱有非常敬仰之情。

     居住在国内的人,包括戴晴大批的亲戚和老熟人,大都对戴晴持一种政治上否定,甚至鄙视,社会生活中疏远、提防、猜疑、批判的态度,相互一再警告自己的亲戚朋友,严禁与戴晴往来交流,以免受到其影响和伤害。一些以前认识戴晴的老干部每当谈起戴晴,总带着一脸不屑的神情说:“啊哈,那个反党分子,------”

    

     一个人,出于政治信仰的原因,她没有贪污受贿,没有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等一切腐败活动,更不会参与盗窃、抢劫、嫖娼、卖淫等刑事犯罪活动,也没有得罪上司,完全是由于政治斗争的缘故,就被强行剥夺了一切,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所有的经济收入和福利待遇,也失去了正常的社会交往生活,出于偏见误解,亲戚朋友避而远之,唯恐受到牵连,后患无穷。戴晴已经完全落在井下了,身边是苦海茫茫,头顶上落石不断,无论换了哪一个人,不是被迫远走高飞,躲避到海外,就是心灰意冷,随波逐流。

     孰知这一切的人,大都对戴晴的所作所为感到迷惑不解:有着这么好的工作条件和社会地位,多年来打下这么好的社会文化基础,为什么还要舍弃这一切非要去“反党”不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行。真是不可救药。一时间,戴晴成为亲戚朋友家喻户晓,老幼皆知的反面教员。

     许多年来,我曾经有许多次远远地遇见过戴晴,她也像每一个普通人那样极力打扮着自己,挤坐普通的公交车,既没有自卑自怜,自暴自弃,也没有自傲,自诩为社会狂士,她始终头脑清醒,努力维持着做人的,做一个正常人的起码的尊严。你可以想象得到,在一个她几乎处处都要受到政治歧视和社会鄙视的复杂环境里,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正是因为戴晴竭尽全力要努力做到这一点,我对她一直充满尊敬之心。对一个宁肯舍去自己应得的一切,宁可受到清贫、孤立、打击、排斥的对待,也要极力维护自己独立的人格,维护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利,坚守自己知识分子的良心良知,对于这样一位有着浩然之气的思想界前辈,尊重她,尊重她的人格和所做的一切,也正是你自己良心良知的体现。

     当然,戴晴是人,不是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戴晴的身上,也有着一切人都具有的缺点,也许还存在着许多令人难以容忍的恶习。这是肯定的,但是不必因此而苛求于她。戴晴的最大长处是从不屑于搞某些中国人惯用的“窝里斗”,你可曾从戴晴的著作中、文章中看到她在不遗余力地攻击、毁誉某个人,哪怕是多么渺小软弱、无力还击自卫的人。对弱者、受害者永存同情之心,不顾自己的艰难处境挺身站出来仗义执言打抱不平,这就是戴晴这个人的最大长处。

     我对戴晴文章的评价是,文笔比较流畅,但还没有达到“美文”的那种境地,政治观点(政治信仰)始终模糊不清,她很善于表达某种事情的本来愿望或本意,却不善于表达政治最终追求目标的本来愿望或本意到底是什么。我总感觉她对抽象思维不是很擅长,所以在她的一切著作和文章中,理论部分总是显得很薄弱。叙述得多,总结概括归纳的少。由于有这样的思想基础,所以戴晴虽然处处显得躁动、不安分,但她在本意、本质上,原本就不是一个犯上作乱的人。“六四”之后,她之所以沦落到今天的步行结局,都是由于受到不公正的政治迫害的结果。

     戴晴的本来用意是像女娲的那样去“补天”,国内外的许多有智之士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包括头脑极为清醒的“云飞扬”和那位有些走偏激的彭小明,唯独国内政治昏庸到极点的某些高层人士就是看不到这一点,反诬戴晴是要把天捅个大窟窿,先是关押审讯,之后又批判剥夺,妄图从戴晴这里,找到“伸向天安门的黑手”,结局如众人所知,此案最终不了了之。于是,戴晴就像《水浒传》中的林教头,就这样卑鄙的“上了梁山”。

     当年,在“六四”之后小规模的清查运动中,因此而获罪的不在少数,比如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播音员度线和薛飞。

     实际上,“六四”以来的15年间,因政治信仰问题,或者退一步说,因为正直,不满上司及权势者的腐败行为而获罪上司,获罪贪官污吏团伙,获罪整个腐败体制的人不在少数,你不知道在中国有多少这样的“林教头”最终被逼上了“梁山”。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像彭小明这样的心胸,动辄就要审查“林教头”一伙的出身背景,政治立场,是否同他们一条心,你说这像《水浒传》中的谁?会起到什么后果?

     去年,2003年,戴晴说,她正在积极地寻找法律的渠道,想通过目前国内所颁布的的法律规定,起诉十几年前迫害她的《光明日报》,争取多少讨回些“公道”。谁都知道,这就像唐吉珂德大战风车,同一个看不见的强大对手在作战,远比“秋菊打官司”要难上千百倍。

     可是无论最终的结局成功与否,戴晴都要去试一试,做一个先驱者,哪怕最后遭受灭顶之灾,这也就是戴晴与众不同的地方。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戴晴说句公道话
  • 彭小明:戴晴现象和浩然之气
  • 安田:戴晴,请不要在六四的旗帜上涂抹……
  • 晨海: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斥“天安门事件并非民主运动”谬论
  • 克强:天空不晴朗——驳戴晴 【六四】说
  • 戴晴:三峡工程与人权
  • 戴晴评论:中间力量的可贵
  • 戴晴:我们了解香港和香港人么?
  • 戴晴:长江的人祸
  • 戴晴:谁是三峡工程的张文康 (二)
  • 戴晴:谁是三峡工程的张文康(一)
  • 新唐人透视中国:戴晴谈中国媒体控制
  • 戴晴评李慎之(2)
  • 戴晴评李慎之(1)
  • 袁世凯能被舆论骂死?──关于戴晴演讲中提到的《顺天时报》事件
  • 戴晴: 在澳大利亚国际河流年会上的演讲
  • 戴晴:“三个代表”的光辉典范
  • 戴晴:在全国唾骂声中死去的袁世凯
  • 戴晴: 天安门事件并非民主运动(图)
  • 忍对黄河哭禹功(下) 戴晴
  • 忍对黄河哭禹功(上) 戴晴
  • 戴晴评论:从蒋医生被“冷冻”说起 (一)(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