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黑格尔的幽灵与中国「六四」
(博讯2004年5月13日)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茉莉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狂轰英伦之时,一位英国哲学家霍布豪斯写信给他的儿子,说:「在轰炸伦敦时,我已亲眼看到一种骗人的邪说造成的明显恶果。这种邪说的根据,我认为就在我面前的这本书里。」自此,西方引发了批判黑格尔的思想潮流。多年后,中国思想家顾准一言以蔽之:「事实上,希特勒是黑格尔主义的行动家。」

    当中国北京的学生、市民喋血长安街之时,几乎没有人想到这个问题,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悲剧与黑格尔何干?假如顾准还活著,六四悲剧一定会激发他深入思考:这种和掌权的共产党一起君临红朝的黑格尔主义,以其目的论的意识形态和总体主义的政治处方,结合中国传统的专制主义,如何导致了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顾准已逝,这个巨大、复杂而深刻的理论问题,就留给中国未来的哲学家了。在笔者看来,黑格尔主义不但导致统治者以「安定团结」为藉口,去「历史必然性」地镇压人民,而且,在六四之后的15年间,黑格尔主义一直影响著世人对六四的解释和评价。

    在评价六四的舆论中,有两种特别「中立」的观点值得注意。一种是把六四悲剧解释为「善与善之间的冲突」,即学生争取民主是正确的,政府维护社会次序也是好心;另一种观点是「恶与恶之间的冲突」,即中共镇压错了,学生也犯了不少错误。

    这两种观点看起来再「公正」不过了,但却仍然落入老黑格尔的窠臼。当年黑格尔在评论古希腊悲剧《安提戈涅》时,就曾经曲解安提戈涅,错误地演绎他那一套悲剧冲突理论,

    索福克勒斯的悲剧《安提戈涅》的故事梗概是,俄狄浦斯客死他乡之后,他的女儿安提戈涅返回家乡底比斯。不久后,安提戈涅的两位兄弟为了争夺王位而勾通外敌,双双死在战场,安提戈涅的舅舅、国王克瑞翁下令不许掩埋叛徒的尸体。安提戈涅不忍看著兄弟曝尸荒野,违抗命令掩埋了尸体,从而同舅舅克瑞翁产生激烈的冲突。克瑞翁下令处死安提戈涅,在处决前,安提戈涅自杀身亡。

    黑格尔认为,这部悲剧的实质就在于,冲突的双方都既对又错。一方面,国王克瑞翁依据城邦的法令,禁止埋葬普雷尼克,是对的;安提戈涅冒著生命危险,按照当时的仪式安葬了她的兄弟,也是对的。在这里,国家伦理和血缘伦理各持己见,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悲剧因此被视为「无责任者悲剧」,不能做简单的善恶判断。

    就这样,黑格尔用他的黑色逻辑,肯定了国家权力的至高无上,凡是国家制定的法令都是正确的,公民都必须遵守,否则,执政者有权动用一切手段推行他的「法令」。在黑格尔的总体看来,个体的命运并不重要。安提戈涅基于人性伦理,勇敢挑战这种「恶法」,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黑格尔看来没有多大意义。这样,黑格尔哲学就为国家权力的滥用提供了理论基础,为罪恶找到了最好的托辞,使之具有「历史的合理性」。

    今天的那些貌似公正的人也是如此,他们把镇压者和被镇压者的是非对错相提并论、等量齐观,有意或无意地为屠杀恶行做了辩护。当他们把六四看做「善与善之间的冲突」,就赋予暴力统治一定的合法性;当他们把六四说成是「恶与恶之间的冲突」时,就否定了八九民主运动的正义性。

    曾经打断康德的欧洲启蒙传统的黑格尔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之一,在共产党中国产生了强势的影响,执政者的暴力被解释为历史的合理性。中国人的民主启蒙自五四以来,有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如果我们不能在认识六四悲剧的时候,一并清算为专制张目的黑格尔主义,拒绝在所谓的「历史必然性」面前屈服,那么,我们的思想将再次陷入朦昧长夜。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茉莉:国际笔会与中国历史风云
  • 茉莉:暴君的女儿--既是宠物又是主子
  • 茉莉: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 茉莉:在捷克向哈维尔和达赖喇嘛求助
  • 徐沛: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茉莉
  • 茉莉: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 叶华实来稿:“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 时寒冰:茉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值得攻击吗?
  • 茉莉小姐对国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究竟说明了什么?
  • 茉莉: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 茉莉: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 茉莉: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 茉莉: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 保钓船满载着中华平民的高贵情义——回复茉莉 /常乐
  • 茉莉: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 茉莉: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 茉莉:各国抗疫,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 茉莉:为西藏民族献祭的象征--阿安扎西冤案的严重后果
  • 茉莉: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声援杜导斌
  • “茉莉花”原来是佛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