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李慎之先生逝世周年
(博讯2004年4月28日)

——学习李慎之先生重要文章《中国文化风雨苍黄五十年》

     子牧 (博讯 boxun.com)

    2003年4月22日,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中国大陆的思想先驱李慎之先生告别了自己深爱着的国家和人民,与世长辞。他的逝世是中国思想界不可估量的损失。

    李慎之先生早年就投身延安、信仰马列,是“革命的元老”,但追求真理,热爱中国、热爱人民的赤子之心使他从“信仰马列”转到追求民主自由博爱、转到为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而奋斗;他热诚地希望中国,告别封建专制“而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路。----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路,新民主主义的路”。他后期的许多文章和与同志友人的通讯均可以反映和说明这个转变,他说他早已“不信马克思主义,但从未公开批判过。”。这是一个可贵深刻的转变,也是我们许多共产党人和信仰者共同有的转变。他敢于否定自己,说到“最大的不同是心情,是脑子里的思想,跟五十年前比,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了”,而不是文过饰非,打扮成“一贯正确、永远正确”。他也敢于探索真理、吸收人类共同的精华,讲真话;所以他曾直率通俗地说,中国的“现代化就是美国化”,而这其中是蕴含很深的思想理论。以他的“革命资格经历”,要享受高官厚禄是不成问题的,但由于讲了真话,50年代就被打成“右派”,15年前“不愿在刺刀下做官”,而又辞去了副部级的“官职”,他的资格和经历在高层都是罕见。13亿人口的大国竟然只有慎之先生这样屈指可数的人在讲真话,实在是悲哀!他不愧是真正的中国之子、中国的良知!

    李慎之先生的思想是非常全面的、深入的,有关政治哲学的各方面他都思索过了;作为关键的问题,他很早就在思考∶“国家如何组织,权力如何获得,权利如何保障……”(日本政治学丛书序言1989年),他有庞大的命题范围和写作计划,然而死神的早至终成千古遗憾,没能一一完成,但留下的大量著作和思想足以让我们后辈学习和继承。他的文章和著作由于被封锁,难能与读者见面。著名的《中国文化风雨苍黄五十年》也仅在去年先生生后才有传播,同时也才读到先生的少部份其它著作和通讯。21世纪的电子信息时代,还进行这样的封锁禁言、正映衬了先生思想的高尚和远见之处!

    在《中国文化风雨苍黄五十年》一文中,先生提出了许多重要思想。

    1,1949年的“解放”是“打扫龙庭做天下”的封建专制朝代的更替,并不是什么“解放”和“革命”。“许多最重要的事情都被掩盖了,埋藏了。五十年前,为了向天下宣告新中国建立后的大政方针。毛××写了著名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其中很重要的一段说:“‘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说对了,我们正是这样。”最初读到的时候,心头不免一震。但是马上就想,这不过是毛××他老人家以其特有的宏大气魄表达马列主义的一条原理而已。一直到一九五六年苏共二十大以后,我才看到意大利社会党总书记南尼提出的公式:“一个阶级的专政必然导致一党专政,而一党专政必然导致个人专政(独裁)。”后若干年,再回想在西柏坡的时候,听到传达毛××的指示“要敢于胜利”,“要打到北平去,打扫龙庭坐天下”;又再过若干年,听到毛××说“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才憬悟到,其中有一个贯通的东西,有一个规律,那就是阿克顿勋爵所说的“权力导致H腐败,而绝对的权力绝对地使H腐败”。而那是我在开国的时候不但理解不了,而且想像不到的。”。“毛××一生的转折点就是胜利、建国,而是作为新中国的建国大纲和建国方略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从一九四零年开始就宣传了十年的“新民主主义”从来就没有实行过,毛××后来说社会主义从建国就开始了。当然物质建设总是有进步的,几千年前埃及的法老还造了金字塔,秦始皇还筑了万里长城呢,何况人类的技术发展已到了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化也已经搞了一百多年。”

    2,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是奴役之路∶“‘革命吃掉自己的儿女’这条残酷的真理居然应验到了我身上!然而这还仅仅是开始。”,“四十年来,真是风狂雨暴、苍黄反覆,不知有几个人曾经预见到。”,“在《论人民民主专政》明确宣告不能“施仁政”以后,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几乎没有间歇过。”;

    “这些,按马列主义理论来讲,还算是针对阶级敌人的,但是一九五五年四月的潘汉年案和五月的胡风案(还未提至今没见人说得清楚的同年二月的高饶案)就已经反到自己的营垒里来了。偏偏就在一九五六年上半年发生了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揭发斯大林的事件,随之发生了柏林事件、波兹南事件,冲激波扩大,在下半年又发生了波兰、匈牙利的“反革命事件”。毛××觉得大势不好,又运筹帷幄,定计设局,“引蛇出洞”,在一九五七年上半年公开宣布“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基本结束”,今后必须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在下半年就发动反右派运动,无端端地打从人民内部“挖”出了五十五万犯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的右派分子。然后,乘反右胜利的东风又在一九五八年发动了超英赶美的大跃进运动与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的人民公社运动,三年之内饿死了几千万人,为大炼钢铁而剃光了不知多少个山头,中间又为给大跃进鼓劲而在一九五九年发动了“反右倾运动”,反到了开国元勋、建军元帅张闻天、彭德怀这样的人头上。以后又因为伤害的人实在太多,经济实在太困难,刘少奇、周恩来等人不得不出来为毛打圆场,弥补一下错误,搞了一个三年调整时期,元气才稍有恢复。偏偏毛又怕把柄被人抓住而反戈一击,从一九六六年开始了大革一切文化之命的文化大革命,时间长达十年,当时八亿人口中受牵累而遭殃者竟上了亿。斗争的矛头越来越转向内部,从刘少奇直到林彪,最后,刀锋甚至直逼现在已被某些人讥为“愚忠”的周恩来的头上,只是因为周毛先后谢世,斗争才没有来得及展开。

    因此到一九七六年为止,共和国几近三十年的历史都可以说是腥风血雨的历史。”

    3,1989年的“六四”∶“调动部队镇压学生却是无可饶恕的罪行,我还清楚地记得“六四”刚过,四十年一直是中国的老朋友的(日本)井上靖发来电报说:“镇压自己的人民的政府是不能称为人民政府的;开枪射杀赤手空拳的学生的军队是不能称为人民军队的。”

    “遍及世界的谴责者还不能理解中国人民更深沉的痛苦:‘六四’的坦克不但射杀了弄不清有多少老百姓的生命,同时还压杀了刚刚开始破土而出的中国人民觉悟的嫩芽。历来有‘以天下为己任’的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从此几乎销声匿迹了。”

    “今年不但是“十一”五十周年,也是‘六四’十周年。为当局计,其实大可乘这个日子大赦天下,并且抚恤受难者,这样不但可以收拾全国人心,给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建立新的基础,而且可以大大提高中国的国际声望,使中国的改革有更好的外部条件。然而他们竟视若无睹,轻轻放过。另外,就在今年春夏之交发生的法轮功聚众与打砸美国使馆两件事已足以证明党和政府的控制力大幅度下降。照中国传统的说法,‘天之示警,亦已至矣’,然而我们的领导人却置国计民生于不顾,是事与愿违。”。

    4,至今,中国的意识形态和体制并没有变化∶自三中全会“改革开放”后和15年以来的“发展”变化,“但是每一个有公民权利觉悟的人,只能认为体制实质上并没有变化,意识形态并没有变化,还是毛的体制,还是毛的意识形态。中国人在被‘解放’几十年以后不但历史上传统的精神奴役的创伤远未治愈,而且继续处在被奴役的状态中。”

    “在改革开放之初,邓××曾表示过要改革政治体制的意图,也提出过一些很好的意。但是‘六四’以后,政治体制改革就完全停摆了。当局虽然有时也还说几句政治改革的话,如要实行‘法治’之类,但是既然领导一切的党可以高踞在法律之上,司法又根本不能独立,这样的话也就无非是空话而已。这就是为甚么邓××在一九九二年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以后,经济改革虽然大大红火了一阵又归于蹭蹬不进的原因,更是民气消沉、人心萎靡的原因。”

     “反思文化大革命,由此上溯再反思三十年的极权专制,本来是中国脱胎换骨,弃旧图新的最重要的契机,也是权力者重建自己的统治的合法性(或曰正当性)的唯一基础,可是在‘六四’以后,竟然中断了这一历史进程。十年来当然也出版了不少有关反右、反右倾、文化大革命……的书,然而大多成了遗闻秩事,缺乏理解的深度,谈不上全民的反省,更谈不上全民的启蒙。”

    “难道是中国无人吗?不见得。这主要是领导上禁止人们知道,禁止人们思考造成的。当局一不开放档案,二不许进行研究。它的代价是全民失去记忆,全民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在我们这一代是昨天的事,在今天的青年已懵然不晓,视为天方夜谭。掩盖历史,伪造历史,随著这次五十周年的大庆的到来而登峰造极。五十年间民族的大耻辱,大灾难统统不见了。” “积重难返,二十年前要纠正毛××的错误有何等困难?然而在这方面出过大力,立过大功,而且按照中国宪法曾担任过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胡耀邦、赵紫阳,连名字都在五十年的历史上不见了,甚至也当过两年‘英明领导’的华国锋也不见了。历史剩下的只有谎言,然而,据说我们一切的一切都要遵从的原则是‘实事求是’。”

    “……‘一个民族想要登上科学的高峰……是一天也不能离开理论的研究的。’而我们居然生活在谎言中。没有理论的指导,我们又怎么能进行改革呢?”。

    5,建立民主制是世界潮流,是中国的当务之急∶“‘六四’已经过去十年,邓××也已死了两年。中国进一步改革的条件不但已经成熟,而且已经“烂熟”了。不实行民主,人民深恶痛绝的贪污腐化只能越反越多。”

    “……孙中山的话:‘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问题在于要看清甚么是世界潮流;全球化是世界潮流,市场经济是世界潮流,民主政治是世界潮流,提高人权是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已经走出了决定性的两步,再走一两步,改革的大业应该可以基本完成了。以后的路当然还长,但是那是又一代人的任务了,是全新的任务了。”

    6,革命政党要向宪政政府交班∶“……党要千秋万代是不可能的,变化是辩证法的铁则,对于一个革命政党来说,能完成和平交班,向宪政政府交班,就是大功告成,功成身退的理想结局了。……已经预告了共产党的灭亡。在全世界现代化的浪潮冲激下,中国要开放报禁、党禁是必然的,不可阻挡的。能够吃准火候,抓住时机,顺乎大势,与时推移,就是中国传统中所说的‘圣之时者也’。”

    “……名言是‘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很快就要到二十一世纪了,在这世纪末的时候,在这月黑风高已有凉意的秋夜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著孤灯,写下自己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希望与失望……最后写下一点对历史的卑微的祈求,会不会像五十年前胡风的《时间开始了》那样,最后归于空幻的梦想呢?” 这篇文章,大气磅礴,冠誉千古;其文字说理深刻,寓意哲学原理,以逻辑长,导之以理;既气度恢宏,又婉曲动人,英雄情长,情韵流动,泣出心血,发自肺腑,情入九霄幽冥之间,与天地日月共长,其感人一何之深;先生文中还有其它重要思想,由于环境形势的原因,虽不能以哲学论文的形式来论述,但以很好地提出了当前中国思想界最重要的理论问题。先生“卑微的祈求”,也是中国人的祈求,会不会“归于空幻的梦想呢?”愿先生安息吧!

    2004.4.22(未完 第二部分暂删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丘岳首:从胡平到李慎之---近二十年中国自由主义的艰难历程
  • 丘岳首:后极权中国社会与李慎之现象
  • 丘岳首:从胡适论陈独秀想到李慎之——李慎之现象沉思之四
  • 丘岳首:万山挡不住的思想溪流——李慎之现象思考之三
  • 戳瞎双眼而后见光明——李慎之现象沉思之二
  • 张耀杰:李慎之的败笔和曹长青的圈套
  • 许良英 :痛悼挚友、同志李慎之
  • 丘岳首:思想者李慎之——就李慎之晚年思想的评价请教曹长青
  • 丁学良:中国大陆自由主义的首席发言人──对李慎之老师的迟缓追忆
  • 曹长青﹕李慎之是不是思想家?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李慎之的提醒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雪球:李慎之的宗教情结使他没有成为自由主义者
  • 戴晴评李慎之(2)
  • 何清涟: 剔骨还父,唯大智者大勇者方能-悼李慎之先生
  • 我们欠李慎之先生一笔债 ——沉重悼念李慎之先生
  • 戴晴评李慎之(1)
  • 昝爱宗: 李慎之先生走了,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 华尔街日报:李慎之去世是政策之过
  • 李慎之先生逝世,新华社为什么20天后才发消息?
  • 不甚风雨苍黄 李慎之因肺炎在京谢世(图)
  • 李慎之先生于2003年4月22日上午10点零5分时在北京逝世。
  • 知名学者李慎之肺炎病危住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