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良:评焦国标《讨伐中宣部》文
(博讯2004年4月24日)
    周良:为何对小鬼与阎王两般看待──评焦国标《讨伐中宣部》文

     北京大学的焦国标先生在国内是以杂文见长的,虽不能说都是匕首、投枪,但每每抨击时弊,则文笔辛辣,出手不凡,被视为国内杂文界一枭雄。此次推出长文《讨伐中宣部》果然不负盛名。文章既出,立刻通过互联网传播开去,其影响非同小可。把矛头对准中共的核心部门之一中宣部则是为别人所不敢为,言别人所不敢言,有点胆大包天的样子。笔者思忖经此讨伐,中宣部真正成了众矢之的。而中宣部和党中央的关系又是小鬼与阎王的关系,故而讨伐中宣部的烈火怕很快烧到它身后的阎王殿去。 (博讯 boxun.com)

    焦先生在该文中写道:“当下中国社会文明发展的瓶颈是什么?是中宣部(及整个宣传部系统);当下中国文明发展的绊脚石是什么?是中宣部;当下中国为邪恶势力和腐败分子撑起最大最有力的保护伞的是谁?是中宣部。”这大约是切中要害的。其实,何止“当下”?中共执掌权柄以来,中宣部什么时候不是中国发展的绊脚石?什么时候又不曾是邪恶势力的保护伞?既然是中国社会文明发展的瓶颈,是中国文明发展的绊脚石,是中国恶势力和腐败分子的保护伞,难道这样的中宣部不该讨伐?焦先生在文中列出了中宣部所害的十四种大病症,诸如工作方式巫婆神汉化与人类基本文明准则背道而驰;权威程度罗马教会化势焰熏天,莫予毒也;冷战思维的衣钵传人凡事涉美国,必是敌意,亦即一贯妖魔化美国;患了冷血弱智病以稳定为借口,不准报道全国各地遭受冤案群众的上访以及SARS期间封锁消息;庇护恶棍及腐败分子尤其不准报道中共宣传系统的贪污腐败分子;表面上是精神贵族,实为金钱奴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权钱交易,权力寻租已达猖狂地步;中国弱势群体灾难的二级制造者;媒体老总们是非感、正义感、文明感的戕杀者,等等,等等。这样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实乃百病缠身,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可以说是无恶不作,罄竹难书。焦先生在文中所列举的绝大部分病症都确确实实是它的恶行。倘若不对它彻底揭露,严加挞伐,实难以平民愤,尤其难平媒体工作者的愤恨。

    一直以来,中共依靠它的各级宣传部门,即中共各级宣传部以及它所控制的舆论工具,也就是中共自己所称的“喉舌”,一方面,强行灌输它的思想意识形态,奴化人们的思想,并极力鼓吹所谓的爱国主义,实为狭隘的民族主义,以为中共的一党专政服务。另一方面,则是借口“稳定压倒一切”而钳制舆论,封杀言论自由,甚至封杀不按它的舆论导向、不听话的报纸、杂志,频频制造文字冤狱,并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妖魔化西方民主国家,抹黑境内外为中国民主宪政的实现而奋斗的组织与人士。因此,完全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它的恶行。

    中共建政以来,一直实行极为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这也是宣传部门的重要工作。一位曾在一个省级报社的编辑曾告诉笔者,他们那里的省委宣传部有个专门的检查班子,每天的工作就是审查各个报纸所刊发的文章,若有违上级精神,轻则提出警告,重则处分有关责任人,或停职,或开除,决不手软。大家知道本来具有一些独立思想的《南方周末》已被撤换了几任总编辑。而独具一格的《南方都市报》去年曾冲破阻力报道了孙志刚事件以及当局极力隐瞒的SARS疫情,从而惹怒了上峰,最近它的负责人及总编辑喻华峰、程益中两人一个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以重刑,另一个已被逮捕,即将判刑。这就是今天在中国被中宣部控制下的媒体的现实。我想,国民党时期也有新闻检查制度,但比起老共的新闻检查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至少鲁迅的辛辣杂文还能发表么,还没有几个人因为写文章而被判刑、坐牢、杀头么。而中共在中国执掌权柄之后的几十年间有多少人只是因为写了几篇文章就被打成反革命,弄得家破人亡?而这里面,很多都是中宣部这个恶魔参与其间的。

    然而,对于焦国标先生文中的一些看法,笔者却绝对不敢苟同。他在所列出的十四大病态中竟然有所谓中宣部“背叛中国共产党的崇高理想,于行动上堕落为中国共产党的叛徒”以及“是中央精神的克扣者、阻挠者,而不是贯彻者。”这种提法是非常奇怪的。其实,中国共产党的“崇高理想”是什么?对内就是在中国实现共产法西斯主义,对外就是赤化全球,就是妄图把全世界变成中共的党天下。在这方面,中宣部对于实现中共的“崇高理想”一直是不遗余力的,绝无任何背叛的痕迹,从康生、陈伯达掌控的中宣部,到丁关根、刘云山主持的中宣部无一例外。他们是中共精神的忠实贯彻者、积极宣传者,绝对的忠实走狗,谈何对中共精神克扣、阻挠?

    笔者实在无法揣测为何在焦先生的文章中会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矛盾现象。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中宣部只是中共中央的一只忠实的走狗?不知道中宣部只是中共这个阎王殿里的一个小鬼?那他为何一方面把炮火集中在中宣部,又为中宣部的后台老板开脱?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他只打小鬼,不惹阎王。稍具思辨能力的人无不知道,中宣部完全是在中共中央的指挥下行事的,它的所有恶行都是在中共中央的知情与默许下进行的,它会像组织部、统战部一样惟中共中央之命是从。我想作为北京大学的一位副教授还不至于弱智到这种程度,唯一的解释只可能是他至今仍对中共报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认为中共还不是一座阎王殿。果真如此,则悲夫哉。

    我想无论如何,焦先生的文章必将引起震动,会出现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中国传媒界已被压抑得太久,那些敢于揭露黑暗的媒体遭到打压也太久,一些报刊被封杀,一些有良知的记者、编辑愤而出走。然而,现在毕竟是二十一世纪了,再像老毛时期那样强行镇压恐怕是不行的了。我想对中宣部不能仅仅讨伐而已,而是要把它彻底砸烂,叫它永世不得翻身。(《议报》第142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