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扬:江泽民、胡锦涛和政治改革
(博讯2004年4月23日)
    江泽民在“六、四”事件后,从一个上海市委书记跃升为第三代领导人。当时海内外的舆论大多认为,没有雄厚政治根基的江泽民只能是一个过渡人物。然而江泽民凭借自己的头脑和政治手腕,不仅最终坐稳了“龙椅”,甚至接近于成为一个独裁者。这本身就说明江泽民确实有过人之处,大量的事实证明,江泽民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有着上海阿拉式的头脑。从江泽民重用的那些智囊们是什么人来看,就说明江泽民是个有开放头脑的人。

     江泽民不是不想搞政治改革,而是他执政期间,对形式的估计是经济改革能够正常进行,那么政治改革可以拖后,因为在中国大陆的政治改革风险莫测,建国几十年的教训,让江泽民畏政治改革如虎,甚至可能引起他的政治地位不保,而这是江泽民最不愿意看到的! (博讯 boxun.com)

    临近退休前,江泽民提出了一个政治口号:三个代表。这个理论引起众多的非议,但这却是江泽民的唯一的政治改革,所以江泽民不希望此理论被否决。因此中共政府从上至下开展了唯心式的学习“三个代表”,众多高官虽然不解其意,却让各自的智囊和秘书们写出了一大批的党八股文章。结果是“三个代表”越学,对“三个代表”质疑声音越高!

    中国共产党在宪法和党章中,都明确提出了自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可是现在之中国大陆,待业、失业工人及其家属大量存在,市民们上街对抗党和政府已成漫延趋势;而广大农民们则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成了中国社会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是否还是工农组成和支持的,已经不再是一个疑问,而是一个现象———中国共产党不再代表工农利益!

    面对新形式,中国共产党必须转型,否则中国共产党的存在将从理论上受到质疑。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就是应运而生的新理论,不再提以工农联盟为基础,而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虽然有强奸民意之嫌,但却可以摆脱目前尴尬的局面,为继续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创造理论基础。由于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么在“三个代表”理论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对资产阶级开放门户,资本家们和个体私营业户在中国政治上有了自己的发言权!这是中国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产生的必然结果!

    “三个代表”让中共面对全体中国人开放门户,不再以意识形态来区别对待,这就是党内政治改革。但就是这种类似强奸民意的理论,在中共党内也引起轩然大波,众多老革命纷纷退党,没有退党的左派也强烈抨击江的“三个代表”。如果不是江泽民拥有一个类似独裁的地位,恐怕他的下场……

    外界讽刺江泽民是个“戏子”,一是指他多才多艺,二是指他喜欢出风头。江泽民确实希望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一笔,因此重大活动和事件都愿意参与其中。例如江泽民最后一次出国去见小布什时,他自己和他的医生都知道,江泽民已经没有了那个体力和精力,根本无法完成这一政治任务,于是江泽民带了自己的替身以备不时之需;而为了掩饰替身的存在,不仅带去了几百名随从人员,甚至包下高级酒店的几层。事实证明这种准备是正确的,江泽民的替身去了小布什的农场吃烤肉,结果被美国媒体和FBI发觉。

    江泽民如此重视自己的历史使命,当然会尽全力维护自己的政绩。他曾经提出“胡锦涛是否让人放心”?江泽民的疑虑,一是被下届否定执政的经济发展,二是被下届否定自己的政治成绩。因此江泽民确实一直希望有个放心人接替自己,故而对胡锦涛严加监视和了解,一旦发现胡锦涛非我族类,那么必然去其接班人的角色。而外界戏称胡锦涛是个“孙子”,就是胡锦涛发现了自己的危险地位,所以面对江泽民门派的打压,从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采取了中庸内敛以求自保;所以,在江泽民的执政期间,胡锦涛并无任何把柄让江系人马抓到。

    江泽民认为邓小平指定自己为第三代领导是正确的,那么就存在一个逻辑问题,既然邓小平指定江泽民是正确的,为什么指定胡锦涛是第四代领导人就是错误的?!在这种局面下,江泽民没有放肆推翻邓的临终决定,而胡锦涛的性格和作风,也让江系人马无懈可击。正是胡锦涛的低调作风,才使第三代和第四代的交接班比较和风细雨,没有发生国内流血事件!在中国政坛,一旦发生高层的政治斗争,那么必然引起社会的动荡,接着是大规模冲突,然后是武力镇压。2003年算是结束了中共政府五十多年的恶习!

    胡锦涛虽然为人低调,可并非象外界传说的那样是个“孙子”。胡锦涛之所以成为邓小平指定的第四代领导人,就是因为胡任西藏自治区领导期间,在西藏部分地区发生暴乱;而胡锦涛头戴钢盔站在最前沿指挥“平叛”,这一举动不仅打动了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者们,也引起了邓小平之类老人的高度重视。胡锦涛此举让自己成了第四代领导人。这和温家宝类似,温家宝利用工作之机,调查研究了绝大多中国的市县,打动了朱容基等老常委们,使自己登上了国务院总理的位置。

    胡锦涛在没有成为正式党的总书记前,并没有只是一味退守自己接班人的地位。他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仅是默默地考察中共政府自上而下的官员们,而且对自己施政后如何采取行动也一直存在思考。但这一切都是在不显山不露水的情况下进行的。面对江系人马的打压,胡锦涛也是在寻找有利机会,希望登上政治的最前沿,完成自己的政治抱负。胡锦涛成功了!

    沦为汉奸的国民党领袖汪精卫,曾经嘲笑一个国民党元老的政治主张:党外无党、党内无派。汪精卫说:“你这么大岁数真是幼稚的可以了,要知道在中国,三个中国人就能分成两派。。。。。。”汪精卫所言不虚,国民党执政时期,确实党外存在无数党,党内存在无数派。就是新中国建立后,虽然毛泽东执政时期,是个绝对的独裁者,然而在他之下,仍然是派系林立,党内派系间的斗争也一直是你死我活的。到了上届江、朱、李的执政时期,这种派系间的争斗越演越烈。胡锦涛正是基于这一客观存在的现象,在当“孙子”期间就开始了党内政治改革的思考。

    最近中共高层和海外,流传出了胡锦涛的政治改革方案,大约有点象日本的自民党的党内形式。这个外泄的消息是准确的,胡锦涛确实准备象日本的自民党那样,对中国共产党进行党内改造。把一直存在的派系斗争公开化、明朗化,并使之成为不成文的规章制度;任何派系在执政期间犯了错误,那么就由党内各派系间的连横全纵决定谁下台、谁上台;这样做的结果,可以落实岗位责任制,有利于推行官员问责制,避免狗操猪———稀里糊涂!

    胡锦涛的政治改革说白了是中共党内的政治改革,是中共党内的民主化,而国家和国民的利益得到保障只在其次,仅仅是中共党内政治改革的间接受益。为什么胡锦涛准备在“七、一”公布的政治改革最后没有公布?读者们只要看一下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引起的震动就知道了!江只是在理论上提出了党的转型,而且比较隐晦,可是面临的嘲笑、抵触和反对,差点让江泽民吃不了兜着走。如果胡锦涛把党的转型落实到行动,估计胡锦涛的地位难保!

    江泽民希望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改革有自己一笔,可拿的出手的只有“三个代表”,还不敢明说其含义!但这种情况下,江担心胡的政治改革会淹没自己的理论成绩,当然要反对。但胡锦涛面对的阻力可不仅是江泽民,毕竟两人都决定中共应该进行政治改革了!胡锦涛面对的是自上而下的反对声,中国人向来是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中共党内派系林立早已是共识,但没有人希望把这种情况公开化,所谓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而以胡锦涛现在的政治基础,是不可能排除这种反对的压力!

    所以在“七、一”后,所有希望进行政治改革的人都对胡锦涛充满了失望情绪。胡锦涛能当了那么多年的“孙子”,就不会在乎再忍几年。因此胡涛锦没有把思考多年的政治改革端上台面,在我的意料之中,胡锦涛不是一个蛮干的人,否则也不会有他今天上台的局面!就算胡锦涛在自己的任内进行了改革,估计也就是在市县级上的开展,因为以中共政府多年养成的恶习,很难让胡锦涛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胡锦涛做为国家主席,温家宝做为国务院总理,此二人的性格和作风,必然会引起中共政治的新局面,但正是二人的性格和作风,也导致我们不可能看到雷厉风行的激变!!!

    2003年7月6日,首发于《新世纪》

    邮编:116000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看自行车) 李 扬 BP:(0411)126传129092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扬:布什家族推翻萨达姆的持续努力
  • 李扬:布什家族推翻萨达姆的持续努力
  • 李扬:温家宝成为总理前的风波
  • 李扬:我所知道的林彪之死
  • 李扬:中国工人的窘境
  • 李扬:在2004年,六四事件余波未了
  • 李扬:中日两国存在激烈对抗的隐患
  • 李扬:户口管理制度改革之我见
  • 李扬:不知敬畏的人,将是邪恶的人
  • 李扬:不要卷进中共的政治斗争
  • 李扬:从江泽民重用贾庆林谈起
  • 李扬:何新 VS 张五常背后的政治斗争
  • 李扬:如何判断你掉进了国安的网阱
  • 李扬:形势大逆转,泛绿羸了
  • 李扬:漫谈中国的私有化之路
  • 李扬:日本人凭什么尊重中国人?
  • 李扬:论中国人自我毁灭的才能
  • 李扬:浅析美国在伊拉克的战略走向
  • 李扬:中共是中国文化的掘墓人
  • 李扬:江泽民的历史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