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谭伟东:打破黄宗羲定律,需要理论突破,政治突破,思路突破 (VII)
(博讯2004年4月20日)

-改革设计理论家与实际工作者的挑战


第三部分,思路突破


四,以动态内在自卡自推进改革取代闯关外推的阶段停顿乃至回归改革

     历史上成功与失败的改革与创新的根本性标志,就在于改革的结果是否逐步引进了动态自卡自推进升级的经济革命,即系统彻底系列的经济创新与经济文明升级。商鞅变法奠定了秦统一其余六国,并因秦皇汉祖及汉武帝等形成了秦汉中华原创性中原文明,从而变法图强最终演变成了中央集权统一强盛文明的出现与发展。英,法,德,美,比利时等工业革命前一系列变革的真正意义,是最终使英伦三岛,美利坚先后形成了单元机悈工业革命与大众化全方位产业科技经济革命。改革的战略意义不在于一般性的观念转变与政策平衡和调整,而在于形成一种能自卡自推进自提升的新的更高级经济文明制度机制。

     人类社会动力机制来源于:(1)社会力量对立与协同:(2)社会力量区域差异剃度;(3)社会矛盾政治性激化;(4)社会角色在各种行为诱导下能量释放与放大。改革就是要在下述机制生成上造成突破性发展:压力机制,剃度辨识与驾御机制,利益诱导与平衡机制,矛盾自辩与缓和机制。

     新改革思路就是不再重复以往那种近乎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单项应对突破式改革思路,而是在终极价值规范锁定前提下,旨在形成自组织协同机制,以便将上述各种动源引人经济秩序系统与运作系统之中,从而造成启动与腾飞完成以后的自主循环,自适应与自动提升,以便保证改革的高阶性,自生性与内协性。

     通过高阶性,保证改革引致产业,企业,产品,社会的升级换代,保证中国经济在国际舞台和国内市场上的高点,高值竞争,保证高价位市场实现经济的出现。从而逐步使中国经济,东方经济成为世界主流经济而非国际市场上西方经济的一种附属。

     通过自生性,保证中国经济内生推进源泉不断从自反馈,正反馈循环流转中自行生成,并打破政府行政力量及其它社会分利集团可能会造成的对创新及其扩散的向后拉回与向下驱动,保证贫困循环不再发生。这方面情况全国的义务教育,农村的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分制教育急待重大突破。包括农村在内的全国统一一律的义务教育不应分权与下放。应有战略设计,尽快使中国的人力资源大国成为“头脑或智力大国与强国”。以往的教育产业化并没有创造出公平竞争的环境。没有坚实与特色的自主教育,就不可能有自己坚实的原创科技与文化。技术与一定意义上的管理可以引进,但科学,文化与制度是无法引进,而必须在自身文明基础上进行创造;同国际接轨应当是技术规范层面上的接轨,而不是文明与制度的接轨。

     通过内协性保证各系统,子系统,各层极,各部门,各利益阶层共赢与协同,把内耗降到最低点。久远可考的内协作来自于良序社会的内在互动。良序社会的大前提是足够活跃的自主空间与社会基本公正的动态平衡。任何人都应有创业和富有的自由,但经营发展的自由是以不侵害他人利益为前提。而且应在冷酷的西方企业文化规式的“道德沉默”基础上,强力发展人类的普遍关爱。把社会关注发展成超越“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带有功利色彩的更高层级。从而使速度经济,效率经济,‘金钱交易经济’这些硬邦邦冷冰冰的硬性经济,充满着人类在非交换经济领域,如家庭,亲情,友谊等等,所建立和形成的经济伦理。这不但具有极大的功能价值,更具有深厚的目的价值。西方的路,中国不能走,也走不通。东方的文明完全可能在近代西方文明基础上生成新的未来世界伟大文化。


结语:下跪与鞠躬

     从毛泽东的“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和“人民万岁”到胡锦涛,温家宝等数次向一线人民鞠躬。这是领袖的一小步历史的一大步,是中国的皇本主义,官本主义的本统,法统,政统的根本转变与瓦解。但无论是这一小步与一大步的历史进程都不但来之不易,而且在艰难曲折地前行。从《中国农民调查》到网上的《毛主席教我们不下跪》人们看到了贪官恶吏,“暴发户”的“无法无天”下的一些受冲击,遭剥夺,受不公的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弱势百姓的无助与无奈。他们为了自己的权益而不得不再行已经绝迹的“拦轿含冤”“下跪祈公”。

     跪下去的行动是可悲的,但更可怕。而最可怕的是跪下去的意识与文化。中国长期数千年的皇家本位基础上与官本位基础上的国本主义,輔之以亘古不变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营造了深深的披上仁义礼智外衣的“只须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民怕官”,“官官相护”,“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文明与心理氛围。人们拜神求祖,祈判青天大老爷秉公办事,求拜观音菩萨,赵公元帅,关公人神保佑,借助钟馗打鬼,用鞭炮驱邪保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与“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在社会伦常与法律上并行,而且基本上前者为幌子或偶尔为之;后者方通行一切。

     这种官管相护,权贵结合尽管每每受到绿林好汉,结义帮会,揭竿而起的农民起义的挑战。但每次撞击甚或改朝换代后都不可避免地在或长或短的时间里走向本质上回归与复辟。就其根本,一是没有先进的政党;二是不懂得革命;三是统治阶级专权的必然。西方人认为中国人具有根深蒂固的反抗性格但却没有革命意识。这有道理。但既不全面也乏深刻。中国的这种民族性格与其说是民族文化品格,毋宁说是中国官本位封建王朝几千年存在造成的后遗症。没有人的解放,没有每个个体人的彻底解放,就决不可能有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真正腾飞。要彻底砸碎“民怕官”的精神枷锁,彻底埋葬“老板文化”,使社会正义公平的旗帜在神州大地,在五湖四海到处飘扬。

    跪下去的是弱势百姓,但民族整体跪下的却是整个的知识阶层与中坚决策层:企业家阶层在国外“巨大的资本规模,全球化网络,雄厚的原创体系”面前找不到自我;政府官员在高品质发达国家及其区域生活,运作,规划流程面前,被就业,区域繁荣,高速增长的压力压垮了,“病急乱投医”;知识阶层在国家物质,科技,技术差异及其动态差异面前首先顾及自己的物质地位与利益的爆发式的改善与国际接轨,靠知识的‘国际长途贩运’来提高自己的身价,尽快满足自己的要求。而这一切又都是在与国际接轨的进一步改革与开放的旗帜下的“理性自由主义”选择。

     “海龟”与“土鳖”不但“较量”而且“对阵”。但所争的均非国人的原创,民族的兴盛,而是个人的“名与利”。精英们感觉甚佳;精英打扮包装堪称一流。但原本的国家栋梁,民族魂支撑的精英意识却丧失殆尽,荡然无存。“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坯子文霸”被“中西合壁”“古洋”文化经典的当代包装所取代。文化品味媚俗,趋众,追低化;民族英雄被拉下马,踩在脚下,还要泼上一头污水;历史罪人被奉为至宾;贵族意识在主流文化,上流文化的“神圣光环”下肆虐;放开的文艺在几尽煽情之能事,通过宫廷皇家的腐朽糜烂与当代西方红灯区与色情业的结合,把个中华大地至少是一些局部地区搞得是“前腐后继”,“繁荣娼盛”。女性的独立,自尊,自强不息正在经受严峻的考验。“二奶”这种港台垃圾在大陆泛滥,且败坏社会风气。并终会引发社会灾难。

     笔者曾同一位驻大国领馆的高级参赞有过一次交谈。期间参赞问及中国如何超过美国。笔者主要集中在经济与商贸上讲述看法。参赞以为经济尽管重要但不难,其它领域更难。最终归结到,美国有钱有势,在各方面领先,养了各种各样的思想库。所有可能的战略策略统统一应俱全。。。这不抵说优势积累,胜卷叠加。这种感觉,见解不能说没有相当的对比了解和包含相当的合理成份。但就其根本上不但是误判,而且是精神缺钙证的典型表现。

     日本,南韩崛起时都没有当今中国的各方面的基础。毛泽东时代的军队与国家在任何意义上说都比自己的国内外对手力量对比上,宏观上处于绝对的劣势。和平崛起与战争胜算在根本上其决定逻辑别无二致。根本上靠得都是强大无比的民族魂的凝聚力与期望文明的伟大感召力与文明推进的自卡力。

     “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为中华崛起而努力奋斗就是当代中华魂个人抱负的核心;人本社会或经济就是人民主权的时代体现与要求。

     站起来吧,中国的知识阶层!东西储备已经具备与完成,该是以东方人的深层智慧与海内百川的有容乃大的博大胸怀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特色,东方色彩的原创性思想,理论学说,文化构造的时候了。这包括自然科学与工程学。在天体理论物理学或宇宙学,对大爆炸理论进行严格的评判或许就能成为自然科学思想解放的伟大突破口。

     站起来吧,中国的企业家阶层。这包括两岸四地的一切要在世界舞台上搏击的实业,金融弄潮儿。仅只是在各种大王,首富榜上“应考进取”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与成就感;物质上的享乐从来都是虚空的,虽然富有刺激。但实业救国,兴国,强国才是民族千秋彪业,世界万世流芳。看看日本经营之神土光敏夫,松下幸之助,即令美国的洛克菲勒也都是把事业扩大而非个人财富作为个人追求。历史与社会给以厚爱的永远是那些对社会有一颗伟大的心的杰出人物,而非经济动物。经济动物的最终结局只能是悲剧性的:孤家寡人。不但社会评价很低,家人亲朋也不会喜欢。高尚无私回报社会是人生的美德与至尊。中国的经济总量规模已经在实物经济上大致赶上了美国,剩下的只是文化,科技及其虚拟经济部分。随着强势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动态发展,中国企业家手中的经济杠杆份量会越来越重。靠市场运作,市场眼光,市场智慧为企业壮大与员工福利提升是企业家的神圣职责。只有象当年福特那样造T型车,建流水线,发高工资才能成就伟大产业业绩。而靠克扣职工是卑微的,小人之举的。

     这起来吧,中国的老百姓!党的领袖,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向你们致敬,给你们鞠躬。这不是什么礼尚往来,客套游戏。你们是国家的主人,是社会的基石。国家是你们的;社会是你们的;权力是属于你们的。通过各种維权,通过各种法治的创造性的社会良性互动,化解矛盾,保护权益,创造机会,推进发展。“只顾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是不行的。联合起来,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也为了自己的亲人与家庭幸福。绝不再跪下了。

    

    谭伟东

    

    原北大经济学教授。现为花旗集团信用卡公司副总裁,中美战略研究院董事长,总裁。曾任美国第二大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高级合伙人, 美家用国际金融公司(现汇丰(北美)银行)和第一银行(现大通摩根银行)高级分析家。著有<西方企业文化纵横> (北大出版社,2001), <公司文化> (经济日报出版社,1997) ,<经济信息学导论> (北大出版社,1989) 。编著<软科学手册>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9) 。译著<信息经济学> (中国城市出版社,1990). 发表文章若干。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谭伟东:打破黄宗羲定律,需要理论突破,政治突破,思路突破 (VI)
  • 谭伟东:打破黄宗羲定律,需要理论突破,政治突破,思路突破(I)
  • 谭伟东:打破黄宗羲定律,需要理论突破,政治突破,思路突破 (III)
  • 谭伟东:国际大格局与中国在新世界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
  • 谭伟东:毛泽东遗产的中国与世界意义――毛泽东110诞辰纪念 (III)
  • 谭伟东:毛泽东遗产的中国与世界意义――毛泽东110诞辰纪念 (II)
  • 谭伟东:毛泽东遗产的中国与世界意义――毛泽东110诞辰纪念 (I)
  • 谭伟东:国际大格局与中国在新世界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