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觉:回应(任畹町)诽谤
(博讯2004年4月19日)
    方觉更多文章请看方觉专栏

     2004年4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今年2月和3月,中国大陆一个叫任畹町的可疑分子,蓄谋已久地采用滥发电子邮件的卑劣方式,在互联网上对我进行政治诽谤。

      任畹町的政治诽谤,完全使用中共警察机构的语言和逻辑,诬称我“有罪”。这种低下的诬陷除了再次证明了任畹町的可疑身份之外,并没有其它价值。

      我从来不屑于接触任畹町这类可疑分子。

      1998年春天,当我起草并发表的《中国需要新的转变——民主派的纲领意见》在国际社会引起积极关注后,任畹町委托他的一位朋友,主动给我送来几篇他过去写的浅薄、过时的文章,并表示希望同我建立联系。在此之前,我早已获悉,至少自90年代后期起,任畹町一直为中共警察机构提供秘密服务。所以,我决定不理睬这种政治品质恶劣的可疑分子。

      2002年7月,我因政治原因被中共政权非法关押4年出狱后,任畹町又主动给我打电话,再次表示希望同我建立联系。我仍然不予理睬。

      不独如此。2002年7月,任畹町的合作者、同样为中共警察机构提供秘密服务的人,也几次给我打电话,希望同我面谈。我一律回绝。

      2003年1月,经美国政府同中国政府交涉,我被从中国军队管辖的秘密监狱直接送到美国。一年之后,任畹町的另一个合作者、也是为中共警察机构提供秘密服务的人,从中国大陆主动给我打电话,提出内容可疑的“活动建议”。我继续不予理睬。

      任畹町及其合作者们一再主动与我沟通的目的,一是为中共警察机构了解我的政治动向,二是试图将我引诱到为中共警察机构提供秘密服务的轨道上。任何一个具备民主理念和政治头脑的人,都不会走进这种拙劣的圈套。

      任畹町及其合作者们对我的沟通、引诱一次又一次失算后,于是对我发动了政治诽谤。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谁是这一政治诽谤的幕后主使者?

      任畹町们的政治诽谤是中共警察机构的政治伎俩。长期以来,中共警察机构竭力收买或控制民主活动分子。一部分“民主活动分子”的确被成功地收买或控制。但是这些被收买者和被控制者,通常是投机分子、无业游民、奸商或嫖客。他们既缺乏政治力量,又缺少国际影响。对那些难以收买或控制的民主活动分子,中共警察机构就采取攻击和压迫的手段。政治诽谤是中共警察机构惯用的攻击手段。任畹町们正在履行政治诽谤的秘密任务。然而,这种低下的政治诽谤,无论在中国主流社会还是在国际主流社会,都无法引起任何反响。

      中共警察机构的另一个政治伎俩,是力图将它收买或控制的政治渣滓,伪造成“民主活动分子”,从而达到由警察机构操纵“民主活动”的目的,以此阻挠新的民主政治的代表人物的出现。任畹町是中共警察机构正在伪造的“民主活动分子”。中共警察机构还在伪造其他几个“民主活动分子”。但是,这些伪造的“民主活动分子”,既得不到中国主流社会的认同,也得不到国际主流社会的认同。

      中共的高级领导层,历来对那些伪装成“民主活动分子”的政治渣滓十分轻蔑。未来的更为开明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更不会重视同保守的警察机构秘密合作的政治渣滓。仅仅是中共警察机构的某些低层官员,热衷于玩弄收买或控制“民主活动分子”的卑下伎俩。因此,即使从中共的体制内改革的角度看,为警察机构提供秘密服务的政治渣滓的政治前景也是暗淡的。

    毫无疑问,成长中的中国主流社会和成熟的国际主流社会,都期待着中国出现新的民主政治的代表人物和健康力量。他们也只会支持新的民主政治的代表人物和健康力量。我们正在为此努力。

    (全文完)(This article represents Mr. Fang's personal opinion, Boxun publishes opinions of both sides. Boxun does not hold any responsibilities for any consequences as a result of opinions published on Boxun)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和任畹町关于联名信的误会
  • 徐水良: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 周育田:与任畹町交心的话----容大舍小与罪名!
  • 任畹町:回《博讯》编辑的忠告
  • 任畹町:贺“黑手”陈子明光复研究所
  • 杨天水直接否认参与任畹町攻击中国人权的联名信,以及否认撰写关于王炳章的文章
  • 任畹町:《博讯》网 惧怕暴露“方觉现象”
  • 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