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焦国标挑战中宣部背后的利益与好处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4年4月13日)
    焦国标教授对中宣部意见特别大,特别多,自称是“我跟泼妇和泼皮一样破口大骂,没有一点风度和修养”,看看他的文章,他倒是没有说假话,随处可见诸如 “冷血弱智病”“各级毒瘤”“混蛋”“冷血和愚昧封锁”“庇护恶棍和腐败分 子”“吃里扒外”等等词汇。

     老实说我对番邦经济学把人看作“经济人”是有意见的,不过用来分析中国精英 群体的行为还当真是恰如其分,几乎百不失一,这“经济人假设”经过网友指点 ,说我是用“阶级斗争”眼光看人,看来阶级斗争理论的最后支柱也是“经济人”,因为我一用这个理论分析中国精英阶层,别人就说我是“极左”在搞“阶级斗争”。虽然把中国精英阶层假定为经济人,受到许多网络上面的“民主派”和 “自由主义者”的破口大骂,但是由于分析比较能够切中中国的实际,本人一时 也找不到更好的替代方法,所以我在这篇文章中间还是“老办法”对付“新问题 ”,关键之关键在于分析的结果,要经得起“实践”的检验,欢迎网友们对我的 分析进行监督检验、批评指正。 (博讯 boxun.com)

     对于焦国标教授的这些愤怒和言说,我首先把他作为知识精英一分子,决定使用 “经济人假设”来进行分析,其实也就是要问自己一些问题,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么说是追求什么利益和好处?他想要确立一个什么样的姿态?他挑战中宣部 真的是出于义愤吗?他的真敌人和真朋友又是些什么人?

     根据毛泽东的判断,中国知识精英是依附在“五张皮”上过活的,按照今天的说 法就是靠“傍大款”的言说方式过活的;这样的大款毛泽东列举了四种:帝国主 义(今天也许可以代之以国际垄断资本)、封建地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民族 资产阶级;五张皮里面毛泽东列举的第五种是小农经济,这就奇怪了,小农经济明明不是大款,为什么中国知识精英也如此吹捧呢?直到1990年代中国农民在极 其沉重的负担之下,也仍然无法对精英阶层的过度提取形成有效的反向制约的时 候,我才明白了,原来小农经济天然的分散性和难以组织起来,使得精英阶层实 施低成本低风险搜刮成为可能。这才最后明白毛泽东为什么把性质完全不同的“ 大款”和“小农”,要列举在一起的原因,总的说来,毛泽东的“五张皮理论” 完全符合番邦经济学的“经济人”假设。因为有毛泽东的定论在先,作为指导, 再来分析焦国标教授的言说就比较省事了。

     作为一个经济人,在行动之前除了要考虑收益之外,还要考虑风险和成本。焦国 标教授确实是非常理智的,他断定这个“破口大骂”即使有风险,也是风险不大 ,还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考虑到收益的存在,有一点风险也是可以承受的 。同时得罪“甲大款”,如果能够受到“乙大款”的欢迎,也不见得就不值得, 更何况“乙大款”说不定比“甲大款”更富裕和出手阔绰,不同的大款之间也存 在着替代关系。

     焦国标虽然骂中宣部,但是决不骂和中宣部穿同一条裤子、掌握媒体的那些知识 精英群体自身,我们虽然不是专家,但也不是闭目塞听的人,中宣部有的那些问 题,媒体人身上也一样存在,而且除了少数高人之外,多数人看到的首先不是中 宣部,而是记者和编辑们的腐败和无耻,假新闻卖钱的事情人人都知道。原因是 不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先放在一边,事实是一样的,为什么却采取两种截 然不同的态度,反而为他们打抱不平,这就需要纳入经济人视野进行分析,这就 需要进行追问。请看焦大教授先骂中宣部不给记者们撑腰,说 “记者屡屡被打, 从来没见中宣部站出来为记者说话,给记者撑腰。修理记者的办法一套一套,层 出不穷,可到记者需要你为他们鸣冤撑腰讨公道的时候,你乌龟王八脖子一缩, 生死由他去,屁都不放一个!”其次为那些发财没有到位的人叫屈,说中宣部是 “嫉妒贤德,谁冒头就封杀谁,谁的正义感突出就‘活埋’谁。现在中国不能有 畅销书,哪本书畅销接着必有中宣部跑步“灭火”。理由冠冕堂皇,内心阴暗无 比。”由于市场推广方面的价值,据我们所知,许多人写书卖不出之后,就去给 出版局的人说情,要他们发一道禁令,然后好多卖的,禁书似乎成了一种营销手 法,难道焦大教授反而不知道吗?

     焦大教授把大官骂了一顿之后,对官员的大多数是另外一种态度,说中宣部是“ 媒体老总们的是非感、正义感、文明感的戕杀者”,这样就成功的争取了99%以 上的同志。明明是中国精英阶层没有摆脱“经济人”的限制,发生整体道德滑坡 ,唯“财”是举,结果倒打一扒,却说这是中宣部的责任,“当下中国社会,之 所以精神创造力枯萎,道德沦丧,正义泯灭,邪恶势力猖獗,正气弱如游丝,中 宣部要负百分之九十九的罪责。中宣部败坏了中国政治道德和社会道德。”掌握 中宣部的人当然也是精英阶层的组成分子,凭什么别人就不能当“经济人”,难 道资格不如焦大教授骂?显然不是,而是中宣部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知识精英阶 层利益的最大化,如果仅仅说是为了知识精英的共同职业利益去嘛中宣部的,未 免小看了焦大教授,下面还要谈到。

     为此焦大教授提出“上策,撤消各级宣传部。美国有宣传部吗?英国有吗?欧洲 有吗?都没有。”焦大教授的依据看起来很充分,凡是美国没有的限制,我们都 不应该有。理论上的问题既然已经解决了,政策实践中间就单看是不是符合强势 群体的利益和意愿了。为了争取官僚精英群体的多数,焦大教授用了一点点手法 ,提起那些最让官僚精英群体不愉快的历史人物,以强化“我们知识精英群体与 官僚精英群体是一致利益的”的印象,这不能不让人佩服,焦大教授不是单纯的 发感慨和牢骚那么简单,是要玩政治,准备在新的基础上重新进行政治整合,他 提醒官僚精英群体中人注意,“中宣部挟王明、康生、张春桥极左历史的余威才 这么凶顽,它的极左根子从未被清算。”你看看,你看看,不是我焦大教授提个 醒,你们这帮子糊涂蛋还在梦中!焦大教授作为一介书生,都已经把“统一战线 ”工作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怎能不表示佩服和敬意呢?

     人世间的事情也难免有出人意料的时候,不过焦大教授早就准备好了,成本收益 的算盘特精,短期利益最大化和长期利益最大化之间可以相互置换和替代,许多 人就是拘泥在短期利益中间出不来,在这一点上面不能不佩服焦大教授。他的算 法是这样的:“不就是蹲大狱吗?没准还捞个‘秦城待遇’。蹲秦城是以肉身存 银行,有利息,不贬值。现在凡叫得上名字的老人物,有几个没蹲过秦城?”

     其实还有一种算法,失之东隅可以指望收之桑榆,东方不亮西方亮嘛,焦大教授 向来就不打算在一棵树上吊死。中宣部的大款反正是傍不上了,因此对自己的正 面收益为零,讨伐中宣部的风险和成本,看来又是可以承受的,那么显然还可以 就此机会对西方的大款抛一抛媚眼,这一本帐到底还是算得过的。

     最精明的人永远不能所有的大款都得罪,而是只能得罪那些对自己无法带来预期 收益的大款,对可能给自己带来收益的大款那是一定要“暗送秋波”的,因此即 便是歪曲一点点事实也在所不惜。焦大教授说“中宣部是冷战思维的衣钵传人。 中宣部吹风,凡涉美国,必是敌意。‘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 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至今仍然是中宣部对外宣传和事关欧美新闻报道 的指南。”笔者确实对媒体运作不甚了解,但是要说中宣部控制的媒体不正面宣 传美国,而且比美国的媒体做得更差,这只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老实说我对 中宣部意见也很大,其中一条就中宣部控制的报纸对美国过分友好,而美国又完 全不肯照章办理,按照咱乡下人的说法,完全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咱们草头百 姓跟焦大教授不同,自己不是什么权威,所以说话是需要依据的。下面是我这么 说的依据所在:

     俗话说有比较才有鉴别,有一位翟峥先生(北京外国语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助理教 授)专门比较过中宣部控制的最大报纸《人民日报》和没有宣传部控制的《纽约时报》,“经过对1998年度这两份报纸的新闻报道进行分类统计,《人民日报》 以美国为主要内容的报道共有1037条,即平均每天有2.84条这类报道。《纽约时报》以中国为主要内容的报道共有713条,即平均每天有1.95条这类报道。……《 人民日报》有关美国政治的报道比例最多,约占全年报道量的42%。其中,在中美 关系方面,仅有7%为负面报道,而65%为正面报道 或"赞赏口吻"的纪实性报道。 这样的报道态度比例给读者留下的印象自然是中美关系良好。有关美国国内政治 的报道共有226条,比有关中美关系的报道(211)条略高。这表明,《人民日报》 十分关注美国的国内政策与政治。另外,在美国国内政治报道这一类别中,比例 最高的要属"美国与其他国家关系",这类报道共有169条,占全部美国国内政治报 道量的75%。这种偏重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人民日报》承认美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的重要地位。”

     没有宣传部领导的《纽约时报》是怎么处理对中国报道的呢?“我们发现,《纽 约时报》与《人民日报》相同,最为重视政治类报道。这类报道占当年总报道量 的48%。然而,两份报纸对待对方国家的态度则有天壤之别。在有关中美关系的报 道中,65%的报道是负面报道或"带刺"的纪实性报道,而仅有7% 的报道采用较为 积极的口吻(这一比例与《人民日报》刚好相反)。这样大量的负面报道自然给人 留下中美关系紧张的印象。中美两国的争端与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常常成为报纸的 热点话题。有关中国内部政治的报道量(165条)略低于中美关系的报道量 (175条 ),而这类报道大多也集中于西藏和人权之类的问题。有关体育和文化的报道量位 居第二,占14%。这类报道中很多是正面报道(共28条)。这种正面报道主要是缘自 对中国文化(通过报道在美国举办的一系列中国文化展览)的赞赏。有关中国经济 的报道占全年报道量的12%,排名第叁。《纽约时报》对中国国内经济状况的关注 程度(55条报道)稍高于对中美贸易与合资企业的关注程度(30条报道)。从栏目角 度看,该报还比较重视刊登非专职记者对某一问题的看法。读者来信和专栏文章 总计有105篇,占全年报道量的15%。由于这两个栏目中的绝大部分为针对政治性 问题的看法,所以这类文章的基调多为负面的(73%为负面口吻或"带刺"的纪实性 报道)。”

     “某出版社编辑报一个选题是《看美国人怎样治国》,总编辑一看题目,急了,问:‘你什么意思?’总编辑这话的意思是,美国人的政治文明是不可赞美的。 中宣部训话会一贯讲究的就是这样的导向。”我相信焦大教授的人格,他不是伪 造事实的骗子,也愿意相信有一个出版社的编辑是他说的那个样子,但是焦大教 授没有提供任何事实依据,就一口咬定是来自中宣部“训话会”决定的“导向” ,其实按照我的“经济人”分析法,完全可以是出于编辑自己没有产生“傍美国大款”的诉求所致。

     至于焦大教授说“美国的政治文明是人类文明前进的方向,当你把它诬为臭狗屎 的时候,实际上你已嗅着向真正的臭狗屎靠近或正在进食。心地光明磊落一些吧 ,中宣部!恢复正常的嗅觉,把狗屎称为狗屎,把香饽饽称为香饽饽才是你的出 路。否则必然身败名裂,自己将自己挂上历史的耻辱柱。”前面我已经列举了证 据,说明中宣部在妖魔化美国的道路上,与美国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但是针对这 样的事实焦大教授还有这样的说法,从“经济人”的分析起点出发也非常好理解 ,马克思曾经说过在“暗送秋波”之外还有一种选择,就是“职业的谄媚者”。 看来对于靠“傍大款”为生的人来说,庄子总结的“舐痈定律”是要起作用的, 《庄子》一书中间,有个故事讲到某国君给医生开报酬的方法,如果医生选择的治疗痈疮方式越下作,国君给的报酬就越多,看来使用语言越无耻,可以预期得 到的报酬就越高,焦大教授好好努力吧。 二○○四年四月十一日/作者老田,原载《乌有之乡》 http://laotianlaotian.yeah.net/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