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龚平:人权与中共官员之命运
(博讯2004年4月11日)
    今年的联合国人权会议,因为美国的人权提案而显得格外不同。尽管美国措词温和,只是对北京当局表达关注、建议与鼓励之意,北京方面仍然反应强烈,试图尽一切手段阻止提案通过。一方面,中共代表团在日内瓦大肆声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另一方面,大量动员甚至由政府官员领衔的所谓「非政府组织」,对各国进行游说,同时不惜耗费巨额钞票收买一些国家的支持票。

     仔细想来,这些积极表现的官员与「非政府组织」人士,真不知道他们是为谁奔命为谁忙,为谁跋扈为谁狂。他们也许不会想到,在他们为中国不断恶化的人权极力掩盖辩护时,也就在酿造自己日后必需品尝的苦果。他们以为自己是体制内的受益者,他们的辩护「功劳」将成为日后升官奖赏的资本,但他们可能完全打错了算盘。 (博讯 boxun.com)

    不用去回溯更长的时间,就是共产党建国以来的55年,那人权记录也是惨不忍睹。从三反五反,到大跃进,到文革,开始斗的是明确的「阶级敌人」,地主富农资本家,后来就是知识分子,无辜的普通百姓,最后就是自己体制内最忠诚能干的官员将帅。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没有直接或间接受到迫害的人,大概不会太多。 因此,在没有人权保障的体制下,在没有人权观念的最高权力者的统治下,不论你是多么权高位重,多么死心塌地,忠心耿耿,都没有办法放心地享受自己应有的权益,甚至很难避免突遇其来的没顶的人权灾难。

    曾经号令百万雄兵、站功赫赫的彭大将军,后来不得不在编造的反党、里通外国、抗日作战不力的罪名中,经受难以想像的体罚与审讯,毫无辩驳的机会。在他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同志」、部下,或朋友。党内第二号人物刘少奇,在被批斗时,曾高举一本《宪法》,大声抗辩:「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但那丝毫没有减少他被迫害的程度。背负著「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他最后在极其凄惨中被摧残致死,死时他枯瘦如柴,白发蓬乱有二尺长,嘴和鼻子都变了形。

    也许有人认为那些令人无比伤痛的历史都已成为过去,但看看那些连对无辜死去的孩子表达母爱都不被允许天安门母亲,看看那些因为追求「真、善、忍」而被迫害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再看看那些因为无奈上访而被打击报复的最底层工人农民,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还有什么理由去为江泽民治下的人权状况涂金抹粉?看看被软禁15年的八十四岁的赵紫阳,至今据传罹患肺炎、生死未卜,却不能被自己的昔日部下探视,又有谁敢相信,没有人权保障的历史已经成为过去?又有哪个官员,敢担保相同的厄运、甚至更悲惨的命运,就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我们所必须质问的是,人权到底对那些官员们有什么不好?他们为什么要去为没有理智的独裁者这样卖命?上头的命令值得他们这样效忠吗?因为没有基本人权保障,没有公平的规则,他们随时可能被上边一脚踹掉,甚至身家不保,因而不得不在官场中观上级颜色行事,曲意逢迎,八面玲珑,夹著尾巴做人,他们有自己的尊严吗?他们有自己的人权吗?那套连那么多政府官员、中共高干都迫害过的体系,能真正维护他们的利益吗?能是他们可以放心依靠的保护伞吗?他们没有彭德怀、刘少奇那样的权高位重,更没有后者的精明强干与群众基础,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他们又有什么理由相信自己就一定能够逃脱劫数?很清楚的事实是,在一套只相信暴力与谎言的体系下,没有人能够真正维护自己的利益与安全,这一点在很多程度上注定了大多数官员最终的命运结局,如果那套体制不能被改变或完善的话。对肆意侵犯人权的专权者、政策路线、权力体系的尽忠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长远的好处,相反,当问题出现时,极权者首先抛弃的就是这些可以被随便拿来垫背、推卸自己责任的人。没有人权保障而出现的屈打成招,栽赃陷害,甚至杀人灭口,同样随时可能落到他们身上。

    在当下的中国,可以不过分地说,人权仍然只是最高权力者的专利。整套体制,真正保障的不过就是少数一些人的利益。更多人,都在不同程度地处于被压迫当中。那些了解真相的官员,有几个人敢象蒋彦永一样为六四公开陈情?有几个敢象丁石孙一样表达不赞成镇压法轮功的意见?其实,那些在体制内沉默的官员,又何尝不是被迫害者?那些表面的高官厚禄,丝毫无补于违背良心后的郁闷与苦痛。

    也许有人认为自己没有经历过什么不公,可以泰然处之,漠然视之。但正如马丁·路德·金说的,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都是对所有人的不公。那不是口号,而是智慧。在中国,每次政治迫害中,往往开始打击都是很少的一部人,到最后范围就会越搞越大。二战期间希特勒屠杀中的幸存者马丁·内莫勒牧师曾说过一句名言:「当他们把魔掌伸向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把魔掌伸向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把魔掌伸向贸易联合主义者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贸易联合主义者;当他们把魔掌伸向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他们把魔掌伸向了我,这时,已经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为别人说话了」。

    因此,那些官员的最终出路,不是愚忠于毫无理智迫害自己百姓人权的最高权力者,而是以不同方式促成人权的改善,建立切实的人权保障体系,那才是他们身家安全的最可靠保证。如果每个人,包括那些政府官员,都在力所能及范围之内作出哪怕是一点点微薄的贡献,我们未来的命运就会有更好的保障。如果只图自己短期的利益而沉默,甚至为罪恶辩护,那么最后就是走向集体的沉沦,更没有挽救的希望。屈服于最高权力者的淫威,带来的只会是更大的灾难。

    目前北京当局通过强大国家机器打压不同声音,得到的不过是暂时的无奈与沉默,丝毫阻挡不了百姓怨气怒火的积蓄燃烧。它试图通过金钱游说、虚假参观、人质游戏等手法来玩弄国际社会与国内民众,其实是饮鸩止渴的妄想,在资讯日益发达今天,没有人能够长久行骗。那些表面的姿态,带来的只是暂时的期盼,但当期盼走向失望与绝望的时候,抗争就将空前激烈。如果没有真心实意的改善人权的努力,危机最终总会爆发。

    每一个朝代,当民众大规模起来反抗的时候,前朝的统治者都是人头纷纷落地。高压下的爆发,就是这样的残酷。当江泽民等继续玩弄权力对老百姓不择手段进行打击的时候,他是否想到自己哪天很可能也会以同样的方式被别人打击?当那些官员漠视民众的困苦,甚至为暴政辩护的时候,他们明天的人权也很可能遭到同样的剥夺,重复他们前任、前辈们的宿命。当上边要他们当替罪羊的时候,成为牺牲品的时候,他们甚至连辩护的机会也不会有,尽管他们也会高声喊冤。我们无法想像,当中共官员面对愤怒的群众,面对无耻的主子,他们是否还能说:「请尊重我的人权」。

    岁月无情,任何个人的权力之塔都将消散为虚无,天道威严,任何作恶者都难逃惩罚。维护别人的人权,就是在维护自己的人权,剥夺别人的人权,也就是剥夺自己的人权,残害别人人权的人,最终也会残害到自己。因此,真正聪明的官员,应当积极支持民间的人权呼声,加入到民间维权努力中来,这才是真正保全自己,改变自身不测命运的明智做法。

    转自大纪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