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徐水良: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博讯2004年4月10日)
    这个签名信,搞的人是任畹町,自大狂一个。这次连王希哲也发声明反 对他。这种人,别理他。现在海外没有人认真当个人看他。国内朋友也 请互相转告,不要理这种人。 过去国内也有不少朋友,包括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给我打招呼,说 任这个人名声太臭,千万不要和他来往。我听从劝告,很少来往,但有 多次仍然忍不住,劝他几句。这个人,你好意劝他一次,他可能恶意攻 你几次。前一段时间,他多次发来攻击方觉,刘青等文章,我没有发表, 写信劝他不能这样做,还告诉他根据我掌握的内部材料,方觉是政治犯, 抓他经济问题,不过是借口。结果他很不高兴,接着矛头就指向我了。

这段时间,也有其他朋友发来批评他的文章,我也没有发,一方面是与 这样的人争论,很无聊;另一方面,也是给他一点改正时间,不料他却 闹得更凶。

民运的情况确实是异常复杂,早已经是沦陷区。通过这些年教训,我们 最后才认识到,正确的方法,不是努力找出那些是对方的人,而是努力 找出那些是自己人。因为是对方的人太多了,东欧是56%,57%,根据 中共习惯采用人海战术等等办事特点,中国肯定更多。不要对整体民运, 包括某些名声很大的人抱什么希望。当然,方励之,严家其,刘宾雁这 些名气很大的老人,他们都是可靠的。不要相信你不是深度了解的人。

有些名气大的,如果不是自己努力,包括打破海内外媒体封锁打出来的, 而是媒体采访报道(包括以反面批判方式),或别人帮助树起来的,往往别有背景。现在的中文媒体,包括西方政府的中文媒体,全被不同程 度渗透。海外中文网站,绝大多数也是对方建立控制,它们只是表面反对中共。中文媒体都为那些可疑人士造势,封杀打压真正的异议人士。

我个人的名字和文章,海外中文媒体几乎一致封杀。而象鲍X,谢XX, 正义党这样的,海外中文媒体,包括世界日报等大报,美国之音,BBC 等电台,这些年却大捧特捧,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我们缺乏自己的媒体,所以我才非常艰难地搞一个小网刊《网路文摘》, 在中共打压下艰难生存。所幸过去发表的不少东西,例如最近在《网路 文摘》首先发表的焦国标《讨伐中宣部》,过去的王静案,王威发案, 反对教育医疗的所谓产业化,即全盘商业化,全盘私有化,以人为本, 人本主义,以人为中心,人和社会全面均衡协调发展,批判马列及经济 为中心等等,成为国内全国性的热门话题,甚至影响和改变中共决策, 成为中共被迫接受的东西,也算略有安慰。

这里再就中文网站说几句。一些中文论坛,表面上非常反共,象过去的 北美自由论坛,汉奸论坛(现在改名罕见论坛),但他们究竟起什么作 用,明眼人是不难了解的。北美自由论坛後来异议人士共同开新闻发布 会揭发,大家也逐步清楚它是什么货色,(网上说FBI也查它),後来就 垮了。接着出来一个汉奸论坛。以反共或者异议人士的面目,自认汉奸 卖国贼,搬出马列主义阶级国家的理论,反对爱祖国,说祖国是中共的 国家。你只要想想它起什么效果,就可以明白它是什么货色了。那时中 共拼命攻击异议人士是汉奸卖国贼,但没有人相信,汉奸论坛的客观效 果,当然是帮中共坐实民运反对祖国、甘当汉奸卖国贼的罪名,定成 “铁案”。後来还在其他问题上拼命打压攻击异议人士,真正的异议人 士後来终于忍不住,相约不上这个论坛,该坛接着垮台。不久又重开, 人们以为它会有所改变,实际上却是变本加厉。

此外,中共还把那些狱中竹筒倒豆子的,几乎全搞成他们的力量。他们还根据“做窝养鱼,筑巢引鸟”的方法,把异议人士引到他们的窝中, 把异议人士掌控玩弄于股掌之上。不少80年以后产生的民运,很可能一 开始就是中共筑巢掌控。看着异议朋友被中共地下势力掌控包围,玩弄 于股掌之上,你却没有办法让他们摆脱,心里总是非常难受的。

除了中共民运,还有流氓民运,结果正派民运人数就成为很少数,并且 由于受他们包围,影响和挑拨,互相之间分歧和矛盾很大。 所以,海外真正的异议人士,面临的压力是极其巨大的。原来在国内时, 以为国内危险,压力大。到海外後,才知道,除非你放弃从事反对派活动,否则,你受到的压力更大。你得背负巨大的经济压力,异国环境及 语言压力,家庭成员健康变故及其他种种压力,中共封锁打压的压力, 谣言攻击的压力,甚至中共地下势力骚扰的压力。前些时碰到魏京生妹妹,她说想不到到海外後,全家和子女,还要受中共这么大的骚扰和压力。其实,这也是我们不少人的感觉。而为了坚持,为了做得好一点, 打工之余,你可能往往得没日没夜干。别人忙、苦、累,也许还有个诉说的地方,而你可能连个诉说的地方也没有,一切辛酸苦辣,你都得自 己默默吞下,有时还可能还要承受某些私心大的人以己度人的误解。但是,即使你化了九牛二虎之力,效果往往仍然有限。有的朋友写草根蝉 鸣,但蝉在草根是不会叫的,只有成熟後飞上树稍才能鸣。所以我们这 些现在身处草根的人,只能仿效蛐蛐,低声而吟。今後是否有机会飞上 天空,学蝉,学鹤,学鹏,鸣于树稍,鸣于蓝天,鸣于九嗥,要看今後 媒体的变化。当然还需要自己的素质,否则,即使鸣了,人们也会厌烦, 不愿听。

有些事情,国内很难做,例如帮助国内朋友进行思想交流,发行网刊, 起个中转站的作用等等,必须由海外来做。即使象最近焦国标的《讨伐 中宣部》,国内很难发,风险也大,由《网路文摘》首发,容易迅速造 成影响,并且《网路文摘》多少能为国内朋友分担一点风险。所以我们海外的,应该勉力而为!

我很同情那些不伤害反对派而淡出反对派的人,压力实在太大了!而淡出则轻松得多。不过,人有时总想为自己的理念和民主事业做点什么。 这些年我总想发起一个自己人的小组织,避开民运沦陷圈干扰,大家共 同做点什么事。但实在太难了!我是浙大红暴及其前身暴动总部的发起人,开头的那些重要会议,几乎全是我主持。那时,发起、组织和带领成千上万人的组织,一个号召,一个会议,布置下去,全市甚至全省都 是我们的舆论。而现在,连几个人的一个组织也很难搞起来,比那时搞 几万几十万人的组织还要难一百倍。 顺便说,任畹町引用的刘国凯的文章等等,是几年前特务改造的假东西。

大家都说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冒充别人名字造了大量谣言。海外对这类东 西,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任畹町连这样的东西都分辨不了,白痴一 个。不过据说海外那个冒名造谣的人的家里人也说他有病,因为太臭, 已经有近两年没有出来了。近两年网上这类冒名造谣的东西就少多了。

徐水良 附: 国内来信之一摘要:

不知谁搞了一个针对刘青先生的信,说刘先生没资格担任中国人权的领 导,这封信你可能已经看到了。这信的奇怪之处是除了联署签名人之外, 还有潜在联署人,我不知道潜在联署是什么意思;而我却在不知情的情 况下成了潜在联署人,当这信已经公开之后,我才发现其中竟然有我的 名字,我被弄得如此尴尬,真是有口难辩,这种事不是被逼到万不得已, 又不好公开声辩。 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人的关系搞得如此复杂,这是怎么回事?

    《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订阅:[email protected]

    投稿:[email protected]

    

(Modified on 2004/4/10)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育田:与任畹町交心的话----容大舍小与罪名!
  • 任畹町:回《博讯》编辑的忠告
  • 任畹町:贺“黑手”陈子明光复研究所
  • 杨天水直接否认参与任畹町攻击中国人权的联名信,以及否认撰写关于王炳章的文章
  • 任畹町:《博讯》网 惧怕暴露“方觉现象”
  • 任畹町发起对方觉的攻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