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修订本前言(下)
(博讯2004年4月09日)
    (博大出版社供稿) 笔者的人生轨迹也因为这本书而被迫改变。在1998年到1999年间,中国朝野对清除腐败多少还抱有一点期望,笔者的生存空间还只在深圳受到各种政治限制。但当中国最高当局发现腐败已经成了不可清除的政治之癌,笔者的批评自然也就成了“扰乱人心”之言,继“陷阱”之后,笔者写的一系列批评中国政府腐败的文章,尤其是《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一文,深深激怒了中国当局。

     在经受了特务长达两年多的全天候监视及其他种种政治迫害后,笔者不得不忍痛逃离中国。这两年当中种种噩梦般的经历,至今笔者都不愿意多去回想。曾有朋友要求我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但我却一直没有写作的冲动。除了种种不得不顾及的因素之外,最主要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在梦中,我还是常常不由自主地回到中国,也常常因梦中“回去的经历”而被惊醒,浑身冷汗。过去几年的创痛,要想从心中彻底清除,恐怕不是短期内能够做到的。 (博讯 boxun.com)

     民众的心态,尤其是精英的心态在这五年间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犬儒主义已经成了一种普遍奉行的生存哲学。不少中国人已经不愿意面对现实,他们的想法是:“只要我过得好,别人怎样,不关我的事。哪个社会都有失败者。”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让人们将自己的良心负担轻轻卸掉。

     就在前几天,两位刚刚回大陆探亲的朋友对我谈到过他们回国的经历,一位已经功成名就的名牌大学教授对他们谈到:“‘陷阱’写的虽然都是中国的现实,但我看着就觉得堵心,写这些干什么?我已经不再年轻,也不想在自己年纪渐老,竞争能力与承受能力都弱化的时候,再在乱世中度过。有些事情,眼不见心不烦。”我无意责备这位教授,也相信持这种看法的人不是个别。

     但我却清楚地知道,这种心态并不能让他们就此自外于中国的风风雨雨,该来的一切最终还是要来。只要这世界上有一个“奴隶”存在,每个人都有可能沦为“奴隶”,因为罪恶的“奴隶制度”还存在,任何人就不能保证自己以及自己的子子孙孙能够不成为奴隶。

     这位朋友谈到的另一件事情让我为之动容,尽管我见惯了“黑夜”。她谈到,与她父母同住一所军队大院的一位女孩,其祖父是军队高干,其父母都是高校教师,女孩大学毕业前夕在公司实习,受到上司的性骚扰,愤而离去。回到学校宿舍与同宿舍的女同学谈起此事,结果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劝她:“你可要想清楚呵,这是个机会,别后悔啊。”这位女孩痛苦莫名,其父母亲也愤怒伤心,无奈中得出一个结论:“就算是父祖两辈保住了中上层社会地位,但儿孙辈在这样一个社会中怎么活啊?难道真要当婊子?”

     我想起了美国与美国民众。我来美国之后不久,美国经历了“9·11”劫难,但美国人民让我看到了什么才是伟大的人民。我曾经两次到一位美国农民家里做客,男主人年事已高,不能够再从事农活,现在帮电脑公司设计软件。夫妇俩为人和善,心态开放,对美国的政府、政治以及国际形势都有自己的看法,中国许多大学教授的看法未必比他们高明。

     我喜欢他们,当听到他们从容不迫地纵谈天下大势时,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我们中国的民众如果也能象他们一样,能接受好的教育,能够告别怯懦,不再崇拜权势,可以无所顾忌地自由批评政府与总统而没有任何担心,那该有多好啊。我还想到了美国人的祖辈,是他们的负责任与勇于牺牲,使得他们能够在地球上建立了一个自由的国家。

     我读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波士顿倾茶案”发生之时,移民们就要不要与英国这一宗主国开战发生了争论。最后的结论是;战争也许不是近期内必须的,但在未来也不可避免。既然只是迟与早的问题,那么就让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不要将它留给我们的后代。 鸣谢

     我还必须提到Scholar at Risk与the Scholar Rescue Fund这两个项目,及其负责人Rob Quinn先生的热情帮助。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他们给了我及时的帮助,为我从国内逃出来的最初两年提供了必须的生活条件与学习条件,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期。我还要感谢芝加哥大学与纽约城市大学斯塔腾学院,以及我在复旦的同学夏明教授,我来美国的前两年是在这两个大学度过,这段时间使我能够学习英文并从身心交疲的状态中得以恢复。

     我还要感谢宋永毅先生,普林斯顿大学与Perry Link教授,他们给我提供了我亟需的帮助。由于许多原因,还有一些曾给予我许多帮助的朋友,我不能一一列他们的名字,但我将永远记住他们的慷慨与热情。在时下的中国,锦上添花之举随处可见,但能够雪中送炭的朋友却是越来越少。

     我希望有一天,我,以及与我命运类似的其他流亡者都能够在免除恐惧的状态下,有人格尊严地回到中国。因为那样一个中国,正是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无数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的目标。

     2003年7月上旬写于美国东部

    欲购此书,可向经销书店、各地大纪元办公室或博大出版社购买。邮购价(美国国内)USD$20.00, 加州邮购者请付$1.65销售税。支票抬头:Broad Press Inc;地址:P.O.Box 70456, Sunnyvale,CA 94086, USA;支票兑现后寄书。电话:1-408-472-9980; 传真:1-206-350-0947;电邮:[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修订本前言(上)
  • 何清涟:中国房地产业暴利从何而来?
  • 何清涟:警惕包裹在“学术”外衣下的谎言
  • 何清涟:爲了走出黑暗,必须控诉黑暗
  • 何清涟:2003年中国“新闻媒体改革”改了什么?
  • 何清涟:中国的“媒体改革”真的启程了吗?
  • 何清涟:为什么说现政府是人类历史上非常堕落的政府(图)
  • 何清涟:「六四」是中国改革的分水岭(图)
  • 何清涟:中国改革的分水岭
  • 何清涟: 剔骨还父,唯大智者大勇者方能-悼李慎之先生
  • 何清涟:第四代领导人不会改变既有的社会格局
  • 何清涟:第四代领导人不会改变既有的社会格局
  • 何清涟:读任不寐的《灾变论》
  • 何清涟:读任不寐的《灾变论》
  • 何清涟:第四代领导人不会改变既有的社会格局
  • 何清涟:当前经济政策是权力市场化
  • 何清涟:中国改革的得与失
  • 何清涟: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警察国家
  • 螺杆: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 留美学生不自由 何清涟费城演讲一再受阻
  • 何清涟华府演讲:中国GDP神话如何造出来?(图)
  • 张清溪、何清涟同台演讲:中国经济现状与趋势(图)
  • 何清涟看中国:宁愿当年的预测是错的(图)
  • 博大出版社近期推出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修订本一书
  • 何清涟研讨中国制度性腐败的影响
  • 何清涟:中国现状 无官不贪 地下经济泛滥
  • 何清涟:1999年中国政府政策明显转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